高富帅不敌经济适用男,泸州老窖滑至行业第五

星视距
3天前  
2015年,泸州老窖在迎来新任董事长刘淼之际提出了“重回前三”的口号,并将之写进了2016年年报。然而7年过去,泸州老窖非但没有重回前三甲,行业老四的位置眼看着也要坐不稳了。据泸州老窖发布的2022年一季度报告显示,报告期内公司实现营业收入63.12亿元,同比增长26.15%;净利润28.76亿元,同比增长32.72%。虽然各项指标均超预期,但以高端产品走天下的泸州老窖营收却是白酒前五企业中,唯一没有登上百亿规模的。业绩的掉队也反映到二级市场上,相比去年同期,山西汾酒已超越泸州老窖,成为A股白酒企业市值新季军。
高端产品屡停货提价,被疑饥饿营销
财报显示,泸州老窖2021年中高端产品的收入占比达到89.12%,产品毛利率高达85.70%,仅次于贵州茅台,与此同时其销量却下滑了35.64%。量下去了,利润却增加了,唯一的解释就是价提上去了。据悉,白酒前五大巨头中,泸州老窖是提价最频繁的一家公司。停货、涨价,已经成为泸州老窖市场经营的常规手段,不过这种“小步快跑”的经营模式却引发了不少消费者质疑其饥饿营销。
据不完全统计,2016年期间,泸州老窖针对国窖1573实行停供、涨价达9次;2017年期间,国窖1573同样经历了9次调整。同样的操作也出现在2018年和2019年的春节前夕,而在2020年中秋国庆节前夕,泸州老窖也曾宣布全系列产品节前停货。据《每日经济新闻》报道,自2021年年底至今,泸州老窖已经多次宣布停货涨价,公司停货与涨价频率提升明显,范围明显扩大。在2021年12月15日的调价通知中,国窖1573计划外配额供货价上调70元,调整至1080元/瓶。这个价位,已经追平了五粮液普五的同类产品。进入2022年,泸州老窖依然频频停货,据多方消息称,泸州老窖新一轮提价已在酝酿之中。
低端二曲类产品遭遇“新国标”,销量营收均下滑
去年5月,新修订的《白酒工业术语》《饮料酒术语和分类》国家标准中,对“白酒”进行了重新定义,明确了白酒不得使用食品添加剂;液态法白酒和固液法白酒不得使用非谷物食用酒精和食品添加剂;同时将调香白酒归属为配制酒,与白酒类别明显区分开来。白酒“新国标”的出台,无疑是对“调香白酒”的灭顶之灾。作为泸州老窖低档酒的代表产品,售价十多元的泸州老窖二曲酒系列正是调香白酒。面对“新国标”的压力,泸州老窖于2021年停产了低价的老二曲,但新产品黑盖二曲由于售价问题并未赢得市场好感,低档酒的销售颓势直接影响了泸州老窖的整体销量和库存。
据统计,2021年泸州老窖销量下滑了35.64%,在A股白酒公司众排倒数第一。其中低端产品更是遭遇了产销量断崖式下滑,财报中“其他酒类”产量下滑47%,销量下滑52%,营收下滑8.74%。虽然泸州老窖凭借1573在高档白酒领域冲入前三,但其低端短板仍需补齐。
库存创历史新高,仍要扩产
年报显示,2021年泸州老窖产能利用率100%,生产量为94818.24吨,同比下降14.90%。与此同时,其库存量增加47.41%至52852.55吨,存货周转天数不断增加,从2016年到2021年,泸州老窖的存货周转天数分别为327天、371天、404天、467天、532天、730天。库存创新高的同时,泸州老窖却没停下扩产的脚步。2021年年末,泸州老窖发布公告称,泸州老窖全资子公司泸州老窖酿酒有限责任公司以自有资金不超过5.7亿元,购入四川泸州白酒产业园区的土地使用权,用于生产建设项目。此前,泸州老窖还追加14.63亿元用于酿酒工程技改项目,而该项目的主要目的之一,就是将用于生产中端产品的老窖池置换出来专注于生产高端产品国窖1573的基酒,可这也被外界质疑可能会影响泸州老窖中低端产品的品质。
债务规模扩大
数据显示,自2019年至2021年,泸州老窖总负债分别为97.54亿、118.27亿元、150.74亿,增幅分别为26.29%和27.45%。与此同时,截至2021年末,泸州老窖合同负债35.1亿元,比上年同期的16.79亿元,增长了18.31亿元,增幅达到109.08%。面对债务规模的扩大,泸州老窖解释称主要系随着销售规模的扩大,预收货款相应增加影响所致。
分享好友
分享好友
更多精彩内容进入 [美食频道]
打开腾讯新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