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低迷,楼市反而火热?各国央行若加息,房价是涨还是跌?

中国经济周刊
3月前   中国经济周刊官方账号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孙晓萌|编译
据经济学人5月11日报道,虽然当下全球笼罩在经济下行的“乌云”中,但许多国家房地产市场却打破记录。
美国和英国的房屋销售速度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快。自疫情开始,加拿大房价已经飙升了 26%。新西兰的平均房产成本可能超100万新西兰元(约合64万美元),较之2019 年增长近46%。
然而,利率变化正在酝酿之中。5月5日,英格兰银行预测,今年晚些时候,英国通胀率可能超过10%。基于此,英格兰银行第四次上调政策利率至 1%。据华尔街日报,5月5日,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将基准利率提高了0.5个百分点;5月12日,美联储主席鲍威尔获得连任,他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如果经济运行符合预期,6月和7月将再各提高0.5百分点。投资者预计,到2023年初,美国联邦基金利率将升至3%以上,是目前水平的三倍多。从加拿大到澳大利亚,发达国家的大多数央行要么已经开始对货币政策“踩刹车“,要么正在准备“踩刹车”。
经济学家认为,今年不太可能出现像2008年一样的全球房地产崩盘。但是因抵押贷款利率产生的房价波动会因国家而异。在澳大利亚和新西兰,2021年房价上涨了20%以上,房价已经隐隐失控,甚至可能对利率的小幅上涨都很敏感。咨询公司Capital Economics的分析师认为,在美国和英国,利率可能必须接近4%才会使房价下跌。
除价格水平外,其他三个因素将有助于确定房地产是放缓还是崩溃:房主使用抵押贷款的程度;房主选择浮动利率抵押贷款,而不是固定利率贷款;以及家庭承担的债务金额。
首先,是一个经济体中抵押贷款持有人的份额。完全拥有自己房产的房主越少,加息的影响可能就越大。丹麦、挪威和瑞典的抵押贷款持有人比例相对较高,且它们为应对疫情而放宽了借贷标准。在瑞典,对房主的税收减免进一步推动了抵押贷款买房的热潮;并且,当地以高价(和非法)转租为特征的功能失调的租赁市场,也在促使更多租户转向购房。这些都使北欧的银行处于棘手境地。在挪威和瑞典,住房贷款占银行总资产的1/3以上。在丹麦,它们占贷方账簿的近50%。房价一旦发生急剧下跌,就会引发银行的损失。
与北欧国家相比,中欧和东欧国家的许多家庭在上世纪90年代购买房屋时没有承担债务,因为房产非常便宜。在罗马尼亚等国,超过4/5的家庭完全拥有自己的房产。在南欧,无抵押家庭也很普遍,尤其是西班牙和意大利,房产继承或家庭支持购房很常见。就德国人而言,他们更有可能租房而不是购房。因此,加息对房价的直接影响较小。
其次,抵押债务的结构也很重要。浮动利率的借款人几乎会立即感受到利率上升,浮动利率会随着政策利率的变化而波动。而对于那些固定利率的贷款人来说,他们的感受不会那么强烈。在美国,抵押贷款利率往往在两到三年间是固定的。在加拿大,近一半的房屋贷款利率固定在五年或更长时间不变。相比之下,芬兰的贷款几乎完全以浮动利率定价。在澳大利亚,大约4/5的抵押贷款与浮动利率挂钩。
若以此来看,对于贷款人来说,固定利率比浮动利率更稳定。然而,仅查看固定利率与浮动利率的借款人比例可能会产生误导。在一些国家,抵押贷款利率是固定的,但期限太短,无法保护借款人免受利率风暴的影响。在新西兰,固定利率抵押贷款占现有贷款的大部分,但近3/5的固定利率贷款期限不足一年。在英国,近一半的固定利率贷款期限最长为两年。
最后,对利率上升的抵御能力也取决于家庭承担的债务数量。在全球金融危机期间,高负债成为焦点。随着房地产价格下跌,相对于其收入而言,抵押贷款还款额很高的家庭发现自己受到了挤压。今天的家庭无疑更富有,但许多人背负着比以往更多的债务。虽然加拿大人在疫情期间增加了3.6万亿加元的总储蓄,使他们的净财富在2021年底达到创纪录的15.9万亿加元,但他们对房产的需求已将家庭债务推高至收入的137% 。并且,具有极端贷款与收入比率(即超过4.5)的新抵押贷款比例也有所上升。以上都促使了加拿大中央银行在2021年11月就高负债水平发出过警告。
欧洲的金融监管机构拥有同样担心。今年2月,欧洲系统性风险委员会警告丹麦、卢森堡、荷兰、挪威和瑞典的抵押贷款债务过高且不可持续。在澳大利亚,房主的平均债务占收入的比例已升至150%。在上述这些国家,家庭将面临更高的每月还款额,并且飙升的食品支出和能源支出也在侵蚀家庭收入。
综合所有因素考虑,美国的房地产市场在次贷危机的影响下,似乎比许多大型经济体更稳定。自2009年以来,美国的借款人和贷款人变得更加谨慎,且固定利率的房贷更流行。英国和法国的房地产市场在短期内会表现得更好,但如果利率进一步上升,它们很容易受到影响。德国以及南欧和东欧的房地产似乎不那么脆弱。相比之下,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加拿大和北欧国家的房地产市场对利率上涨最为敏感。
目前,大多数国家的房地产市场需求仍然远远超过供应。强劲的就业市场、接近购房年限的千禧一代、居家远程办公的大形势,都增加了人们对房产的需求。从全球房地产市场来看,新房产仍然稀缺,这将维持房地产市场竞争并有助于房产保持高价。与2020年初相比,英国2月份的房产挂牌数量减少了36%;在美国,3月份的挂牌数量比前一年减少了62%。
(编译自经济学人、华尔街日报)
责编:杨琳
(版权属《中国经济周刊》杂志社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
分享好友
分享好友
更多精彩内容进入 [房产频道]
打开腾讯新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