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愁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读苏一峰近作有感

艺投
2月前  
作者:张廷波
著名艺术评论家,中央美术学院博士后、教授
仔细算来,初见苏一峰兄的作品,应在十多年前。那应该还是我在广州美术学院求学的时候,那时的我们都在执着探索于各自艺术实践之路上。或许缘分未到,虽常听朋友赞叹其对艺术之热忱、执着与天分不俗,却终究未能与一峰兄进行过当面的深入交流。这里面或许亦有年龄因素,一峰兄在年龄上要长我十多岁,算得上是位老大哥了。尽管未曾谋面,却经常能够在大大小小不同展览中见到一峰兄的作品,可谓真正意义上的神交已久。予我最深印象者,莫过于清晰记得,有这样一位艺术家,其用笔率意而不拘于形式,用色轻松而不失于浮媚,造型洒脱而不流于世俗,思想独立而不刻板与偏执。他的作品,予观者最直接之感受,便是虽有较强的观念性与实验意味,却并未有艺术说教与人为情绪强加之后的感官负累与视觉强迫。而在语言探索上亦能于不同媒介与形式之间自由穿行,且无牵强与生涩之感。
《花朵》 圆珠笔
后来,我北上京城求学,读完博士又做了博士后,见到一峰兄作品的机会便逐渐少了。未曾想十多年后,却再次有幸赏鉴到一峰兄大作,激动与熟悉之余,仍然倍觉亲切与感动。从严格的艺术探索轨迹与实践演进历程看,一峰兄是有着明确学院教育背景的。他立足岭南文脉,以广州美术学院为学术策源之主阵地,不断尝试在不同学术领域、不同创作媒介、不同图式风貌与不同情境意趣间寻觅着独属于他自己的,迥异于同时代艺术家之风格语汇。且从其较为系统的创作语言与形态分类看,他显然从未停歇过自己执着探索的坚定步伐,更不会满足于自己已经熟悉的创作模式与风格类型。
《雾渐散去》圆珠笔
200cm × 160cm
对一位充满革新精神艺术家的学术探索历程进行系统考察,则会使我们不仅惊讶于一峰兄极为清晰的独立思考,更感佩于他不断自由穿梭于不同画种之间的勇气与智慧。更为重要者,还在于他能在不同领域探索出独属于自己的艺术语汇,这恐怕是现代艺术家最难做到的。整体而言,从严谨的学术梳理层面考察苏一峰持之以恒的艺术探索,为我们提供了以下几方面值得深度思考的因素。第一,苏一峰从不会刻意且人为地停滞自己坚定的艺术求索步伐,而是不断地在艺术的已知与未知领域间穿行,并最终为艺术界呈现出一个十分值得研究的艺术家成熟个案。
《马大哥》岩彩
180cm × 97cm
第二,他虽然广泛涉猎于版画、综合材料、岩彩、传统壁画、油画与国画之间,却从不曾失却自身独有的价值判断。他的兼容并蓄与开放自由,极好地为我们在新时代语境之下,诠释了真正意义的调和东西与借古开今。
第三,一峰兄虽然有着清晰的学院成长背景,且在学院教育的滋养之下为其本人提供了丰富的灵感源泉、审美素养与学术积淀,但他却从不会被较为规范化与固定化的学院体系所捆缚。相反,他总是能够在不自足,不自满的状态下,勇于超越自我,确立全新的艺术新坐标。
《五个果》 岩彩
42cm × 51cm
《石窟双人像》 岩彩
42cm × 50cm
第四,独立思考的精神,是一位优秀艺术家能够获取探索成功之真正灵感源泉。苏一峰的独立思考精神,并非构筑在空洞遐想与盲目冥思前提之上。从其较为系统的艺术探索我们能够深切感知到东方哲学与西方美学在其绘画中的交织与互渗。
第五,永不停歇与敢于做艺术独行者的勇气与决心,使得苏一峰与同时代艺术家相比较,总是能够使其作品多一份实验性、前瞻性与思想性。而这种甘于沉寂与无惧寂寥的心境,使得我们在深读其作品时由衷体味到一种透彻心扉的感动。
《前面有光》圆珠笔
2m × 1.8m
苏一峰的作品,予我最为真切的感受便是他以一种舒缓、朦胧、含蓄、毫不刻意,更不会带有任何歇斯底里的情绪感动着观者。他不是有意碰触我们内心最敏感的神经,却又总能在我们内心最深处留下感动的痕迹,恰如他的一幅作品之画名——《前面有光》。的确,苏一峰正处在一位优秀艺术家最为黄金的创作年龄段,他已经在艺术前行的道路上为我们留下了一片片灿烂与光明。我们同时又对他充满更多更大的期待,期待他创作出更多能够触及观者内心与灵魂的优秀作品。
《自画像》 油画
200cm × 160cm
苏一峰
SU YIFENG
苏一峰,自由画家。1970年出生于广东省阳东县,毕业于广东西江大学。先后跟随广州美院原版画系主任王文明老师,广东美协副主席、广州美院中国画学院院长张彦老师,世界教科文组织专家库专家陈文光老师学习。
分享好友
分享好友
更多精彩内容进入 [新国风频道]
打开腾讯新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