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财政真相来了:江西超湖南,浙江排第二,河南却

韩行长
4月前  
最新的中国财政“真相”来了:
今年前两个月,31个省市区(港澳台资料缺)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出炉,我发现了很多意外的现象:
广东隔壁的江西,中部最沉默的省份,似乎隐藏着巨大的能量,前俩月财政收入超过了GDP碾压自己的湖南。
同时,中部经济霸主河南,前两个月的财政收入竟然下滑明显,从第8名下滑到12。
当然,财政收入降幅最大的并不是河南,而是一个你绝对猜不到的,长期霸占GDP前十强的地方。
可怕的是,降幅不是个位数,而是超过30%。
疫情还在反复,利空消息频出。
深圳之后是上海,现在是广州,一线城市几乎全部中招;
受疫情影响,特斯拉、蔚来等新能源车企已经停产;
……
这关乎发放物资是压缩饼干还是鸡鸭鱼肉的地方政府“钱袋子”,今年会瘪下去吗?
今年1-2月,全国31个省市区一般公共预算收入2.34万亿元,同比增长9.8%。
其中,广东、浙江、江苏仍旧是“最有钱”的省份,财政收入超过2000亿元;
其次是上海、山东和北京,超过1000亿元。上海1970亿元,其实相当于2000亿的规模;
其他省份在1000亿元以下,宁夏、青海和西藏不足100亿元。
2022年1-2月各省份一般公共预算数据
和去年全年的数据相比:
浙江超过江苏,从第三位上升到第二位,仅次于广东;
河南下滑明显,从第8下滑到12;
湖北上升明显,从第12上升到第8;
湖南被江西反超。
增速方面:
内蒙古、山西由于能源价格大涨等原因,财政收入涨幅最大,均超过50%;
广西、重庆、云南、西藏、吉林、天津负增长。天津下滑最明显,降幅超过30%。
江西与湖南本是同根生,历史上曾有过两次江西填湖广的移民拓垦。不过一直以来,湘赣两地的经济可不像。
论经济,去年湖南GDP是江西的1.56倍。
论省会,长沙万亿俱乐部会员都当腻了,去年GDP已经是南昌的2倍。
论人口,湖南去年常住人口6622万人,是江西的近1.5倍……
几十年来,湖南的财政收入就一直领先于江西。直到去年,江西和湖南还有400多亿元的差距。
所以无论从哪个指标看,江西的财政收入几乎不可能超过湖南。
然而,今年前两个月,神奇的事情发生了:江西一般公共预算收入达到669.1亿元,是湖南的1.13倍。
这是短暂的超越还是江西新时代的到来?
查阅了大量数据后我发现,江西,这个曾经的阿卡林省,即将要逆天改命啊!
第一,税收是一般公共预算收入里的大头,主要由企业所得税、个人所得税、增值税等构成。企业发展得好,税收肯定少不了。
恰好,这几年江西规上工业企业发展实在是太耀眼了!
1-2月,江西规模以上工业企业的营业收入达到6493亿元,高于湖南的营业收入达到5809亿元。增速达到23%,在中部六省中仅次于山西。后者,仅仅是“煤超疯”带来的短期红利。
同期,江西规模以上工业企业的利润达到396亿元,高于湖南的313亿元。其增速20%,远远高于湖南的﹣8.7%,增速在中部六省中也仅次于山西。
2022年1-2月中部六省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利润总额、营收情况(单位:亿元)数据来源:国家统计局
其实在去年,江西就对湖南完成了反超:规上工业企业营业收入4.4万亿元,超过湖南,位居全国12位。
工业增加值方面,2020-2022年1-2月,江西规上工业增加值三年平均增长10.0%,高于全国平均2.1个百分点,仅低于浙江(10.5%)、贵州(10.1%),和江苏并列全国第三,位居中部第一。
那么,江西规上工业的发展,靠的是什么?
套用一句歌词:
三分天注定,七分靠打拼。
很多人对江西都有深深的误解:“环江西自贸区”、“环江西高铁圈”……自身条件不好,而且默默无闻,可能还不够努力。
其实,不是江西不努力。相反,和合肥一样,江西还是个最敢“风投”的省份,招商引资的积极性,丝毫不比上海引进特斯拉超级工厂差。
有传统光学大省背景,all in VR。2016年,南昌建成国内第一个VR产业基地,引进微软、阿里、华为等企业;
前几年搞光伏,江西新余成了“世界光伏之都”;
更早时候,江铃汽车好不容易拉来福特福特投资,终成商用车领域的明星;
……
江西一边疯狂招商引资,一边巴巴地盼着繁花盛开的春天。
这几年,江西一直在做一件事情——集群发展链式延伸,就是做产业链引进、培育,形成集聚效应。
江西对此有多重视呢?
第一,江西实施了“产业链链长制”,省长等省领导亲自担任“链长”。
也就是说,一条产业链上,地方政府相关负责人担任链长,再培育龙头企业作为链主,贯通上下游产业链条。补链、延链、强链。
江西虽然不是最早发明“链长制”的地方,但链长的级别有可能是最高的。
这是2020年上半年,江西第一次提出链长制时的链长名单,清一色省领导。
有色金属产业链,链长是时任省长;
现代家具产业链,链长是时任赣州市委书记;
汽车和纺织服装产业链,链长是副省长……
第二,产业链链长制,写进了江西十四五规划,是“加快构建具有江西特色的现代产业体系”篇里的第一句话,可见当时官方的重视。
还有一件事情,江西这几年也在不遗余力地做。那就是承接大湾区产业转移。
2021年,光是赣州一个地方,新签约大湾区项目(主要是深圳)就有219个,签约金额1214.04亿元。
作为对比,深圳隔壁的惠州,去年引进的深圳项目是118宗。
深圳北五环,名不虚传呐。
此前,距离深圳300多公里的赣州定南县,打出“深圳北五环”的口号,意欲全面对接大湾区
这两件事情最直接的体现,是吉安苹果无线蓝牙耳机智造基地的飞速发展。
几年前,吉安从大湾区拉来了立讯精密,促使后者投资建厂。立讯精密可了不得,是“果链”上的龙头,目前代工普通版AirPods的六七成以及AirPods Pro的全部。
而立讯精密AirPods Pro的生产线,6条在吉安,2条在越南,还有1条在昆山。所以说,你口袋里的AirPods,很可能就是吉安生产的。
现在的吉安,有800多家企业,18个单项产品市场占有率位居全国行业前十,产品配套率达到了80%。
如今,属于江西的年代,终于要来了。
赣深高铁开通,赣州更像在深圳五环上了——高铁两个小时就可以到,相当于深圳到珠海。
等到浙赣运河、赣粤运河开通,江西就有了取道长三角、大湾区的出海口,货运更加便利。
同时,江西独特的资源大省优势,正越来越吃香。
此前,央企中国稀土集团和中国稀土产业大数据平台正式落户江西。这可是百年一遇的喜事。要知道,甚至是山东、江苏、浙江、福建,都没有央企总部!
况且,稀土还不是一般的资源,而是堪比石油天然气的战略资源。
同时,江西的锂也了不得。中国锂资源里,锂云母基本分布在江西。宜春——亚洲锂都,有个钽铌矿,是世界上最大的锂云母矿山。
在相关产业上,江西也出现了两家头部供应商——赣锋锂业和孚能科技,前者是中国最大的锂矿厂商,老板李良彬还一举成了江西首富。后者在动力电池领域小有成就。
于是乎,在战略资源日益重要的今天,江西正越来越重要。
合肥:我有京东方和蔚来
江西:我有矿
长沙:我有中联重科和三一重工
江西:我有矿
郑州:我有进军房地产的少林寺
江西:……
相信财政收入的提高只是表象,未来江西的经济发展,还会有非常大的进步空间。
江西之外,中部财政收入大涨的省份是湖北。可能很多人会以为,这一切归功于疫情后的经济发展回弹。
的确,这一点不容忽视。不过,湖北近些年来所做的种种努力和尝试,才是主要原因。
比如说,湖北的人口变多了,带动了生产与消费,进而影响财政收入。去年,湖北新增近55万常住人口,仅次于浙江和广东。
作为对比,同为中部大省的河南,去年常住人口少了58.2万人。
省会武汉更加给力,去年常住人口增量达到120.12万人。
这一增量,是成都的4.9倍、杭州的5倍、西安的6倍,更是北上广的15.6倍。这些地方,此前都是虹吸全国人口的城市。
为何湖北会成为流量大省?我认为是近些年一直以来的经济发展、落户引才政策等逐渐释放了吸引力,叠加疫情后人口回流。
比如说武汉,早些年就提出“百万大学生留汉计划”,可最开始几年,武汉高校毕业生都往珠三角奔,华中科大更是为华为提供了大量人才。
这几年,情况又有了变化。武汉“造芯”,光谷发展,留汉的大学生越来越多。2021年,武汉新留汉大学生34.5万人,其中在汉高校应届毕业生留汉人数同比增加9.4%。
2015年、2016年,整个湖北的GDP还超过四川,从全国七八位上升到位第六位。奈何一场疫情,又把湖北打回原型。
幸好,疫情之后,湖北经济恢复得相当不错,有望继续冲第六。
今年前两个月,湖北工业41个大类行业中,24个行业保持两位数增长。
高技术制造业增加值同比增长25%,电子设备制造、医药制造、电气机械制造业增速均超过20%,新能源汽车产量更是暴增350%。
江西和湖北以外,还有一个省份财政收入增长明显——浙江,今年前两个月一般公共预算超过江苏,仅次于广东。
这一变化相当罕见。起码过去十年,钱袋子最鼓的就是广东,其次就是江苏,一直没变,直到这次浙江打破了现状。
有人会说,浙江这些年发展相当快,未来几年是不是要超过山东,赶上江苏了?
光从一般公共预算收入上看,浙江的增长相当快。
10年前,浙江就排在前五,接着在2018年超过山东,排第四,紧接着2020年又超过上海,排第三,如今又超过江苏排第二,仅次于广东。
而且不仅是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前两个月的出口规模,浙江也超越了江苏。
今年前两个月,浙江出口总额达到5370亿元,比江苏(5217.7 )高了150多亿元。
不过在我看来,超越山东倒是希望很大,超越江苏,这几年还很难。
拿一般公共预算收入来说。这次浙江也就比江苏多了80多亿元,未来10个月也充满变数。而且我猜,这次收入的增长主要靠薇娅、雪梨、林珊珊等主播的贡献,并不是长宜之计。
这两个数据外,今年前两个月的其他数据,浙江并没有超越江苏。进出口总额、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金融机构本外币存款余额、全社会用电量,浙江还是差了江苏相当一大截。
今年1-2月江浙两地主要经济指标对比
最后再说说掉队最厉害的两个地方——河南和天津
河南今年前两个月的一般公共预算收入是719.1亿元,在全国排12位,相比去年掉了4位。
不过,我看了河南近10年的财政收入,认为它在今年余下的10个月里,有很大的翻盘机会。
因为这10年来,河南的排名都非常稳定,2012年是第十,2013-2014年是第九,2015年到去年都是第八。
今年前两个月的财政收入全国排名虽然下降了,但相比去年同期仍旧是正增长的。
唯一需要担心的是天津。这个北方第二经济大市,掉落的速度相当快。
近十年来,其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在全国省(自治区、直辖市)里的排名,从2015年最高点第十,一路掉到如今的二十开外。
如果不计港澳台,全国也才31个省级行政区。天津,已经跌无可跌。
翻看天津前两个月的财政收支情况,发现情况更不乐观:
一般公共预算收入360.8亿元,比去年同期下降31.4%,是所有省级行政区里下滑最大的;
其中,地方税收收入295.6亿元,下降13.2%;
增值税133.1亿元,下降9.4%;
企业所得税65.3亿元,下降22.5%;
个人所得税30.8亿元,增长3.5%;
契税、土地增值税等地方税收66.4亿元,下降16.8%。
也就是说,税收里面,只有个人所得税微涨,其他税收收入都在降。
相对应的,天津1-2月规上工业增加值也同比下跌1.5%。这一指标,多数省份是正的,甚至是两位数的增长。
未来,天津还要在经济修复上走很长的路……
分享好友
分享好友
打开腾讯新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