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已近4万人离开香港,其中前往深圳的多日保持在400人左右

财经杂志
4月前   财经杂志官方账号
3月1日至11日,共计有近3.7万人次香港居民出境。其中,约2.9万人次通过机场出境,其他两种人数相对较少的方式(数百人)则分别为通过深圳湾及港珠澳大桥。
受隔离酒店数量限制等因素影响,中国香港特区前往深圳的人数从3月起由四位数下降至三位数,且多日保持在400人左右的规模
图说:截至目前,内地与香港之间的航班不实行“五个一”和“熔断”等防疫制度,乘机前对核酸检测结果的细节要求亦不如经陆路苛刻。图为3月7日傍晚一辆由香港新界开往深圳湾口岸几无乘客的B2巴士。《财经》记者 焦建/摄
文|《财经》特派香港 记者 焦建
编辑|苏琦
进入3月后,虽当地第五波新冠疫情仍在持续快速传播,但中国香港特区出境人次数字继续保持了今年前两个月的增加趋势。
3月12日,《财经》记者统计发布相关信息的香港特区政府入境事务处最新数据显示:3月1日至11日,共计有近3.7万人次香港居民出境。其中,约2.9万人次通过机场出境,其他两种人数相对较少的方式(数百人)则分别为通过深圳湾及港珠澳大桥。
该处发布的数据亦包含内地到港访客的相关情况,以3月11日当天的数据为例:经机场离境的内地访客人数为36人次,经深圳湾离境63人次,经港珠澳大桥离境19人次。
受内地严格执行隔离期等检疫安排的影响,以往深港两地之间较为普遍的单日往返甚至单日多次往返现象已不太可能出现,故相关数据可大致被估算为离境人数。
当地媒体3月初公布的另外一项相关数据则显示:今年2月,有6.5万左右香港居民净离境(出境总数减去入境总数),1月的相关数字则为1.4万左右。
香港特区政府民航处发布的航空交通统计最新数字,亦可佐证相关离港人数的增加:统计2022年1月香港国际机场民航乘客中,离港4.9万人次。
2021年1月,这一数字接近4.4万人次。同比近五千人次的增长,是在中国香港近期出台各类防疫政策、航班数量减少的情况下出现的。
除了主观因素,一系列相关统计反映出的出境人数增加现象,应部分与中国香港为应对疫情作出的一系列调整有关:2月22日,香港特区政府行政长官林郑月娥宣布全港中小学包括国际学校、幼稚园提前至三四月放暑假,以便利用校舍作为香港进行全民检测时的检测站。对于部分家长来说,借机陪孩子到外地过提前的暑假,是一个较好选择。
而对于当地的大学生来说,同样因香港第五波疫情持续未见缓和,香港中文大学、香港科技大学等当地知名高校亦宣布该学年的第二学期全面改为上网课。在此因素推动下,部分来自内地的学生亦改变了其原有计划,希望返回内地家中通过网络方式继续上课。
对于将目的地定为前往内地的这部分人而言,乘机离境需求的增加,则部分与经陆路离境的防疫要求不断提升有关:
按照目前相关规定,从香港经口岸入境深圳必须持有相关认可机构发出的核酸检测阴性结果纸质报告(必须注明采样时间及注明采样方式为鼻咽拭子或鼻腔咽喉混合拭子,旅客必须在采样后的规定时间内通关),以及隔离酒店预约系统“健康驿站”在过关当日的有效预约确认书。
今年春节期间,经深圳湾口岸前往内地的人数由农历年初起上升,由月初每日900多人,增至2月8日有2170人经深圳湾口岸前往内地,2月9日亦有2141人,远超深圳健康驿站每日预约名额。
因隔离酒店“一房难求”,网上曾以各种形式出现过真真假假的“代抢”服务,服务收费则从千元到数千元不等。而对于不愿意付费的人来说,一系列“如何先到口岸再现场排酒店”的攻略亦一度层出不穷。
对此,深圳市政府口岸办公室曾发布公告称:健康驿站持续额满,严重超出接待能力,有部分未预约的旅客滞留。为避免口岸造成聚集堵塞,令病毒传播风险增加,提醒过境旅客要遵守预约规则。
此后,受相关隔离酒店数量限制等因素影响,进入3月后,香港前往深圳的人数由四位数下降至三位数,且多日保持在400人左右的规模。
相较之下,内地与香港之间的航班目前不实行“五个一”和“熔断”等防疫制度,乘机前对核酸检测结果的细节要求亦不如经陆路苛刻。因此,乘飞机前往上海等内地通航城市落地隔离后再前往真正的目的地,是香港居民从新冠疫情传播至今返回内地的一种重要交通方式,并已持续经年。
作为中国最大的对外口岸之一,上海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间承担了全国约四成的入境国际和港澳台航班。据3月11日《财经》报道:3月4日至3月10日,上海共接纳了39班来自香港的航班。
面对持续增长的机票需求,上海当地航司往返香港的航班数量并未增加。据上海市卫健委官网数据显示:截至2022年3月10日24时,累计境外输入性确诊病例在院治疗612例,其中481例来自香港,占比接近八成。
一个值得注意的细节是:目前执飞沪港往返航班较多的香港航司亦未增加航班。从1月起,香港特区政府为堵塞防控漏洞,开始收紧对机组人员的检疫安排。因缺乏员工执勤,香港一家主要航空公司近日宣布在3月底前其客运运力只能维持疫前2%水平。
内地城市之外,《财经》记者咨询香港的数家旅行代理机构提供的信息亦显示:受已相对恢复社交秩序、新冠确诊者死亡率数字亦较低等因素推动,新加坡也是部分可远程工作的中国香港居民“避疫”的较好选择。
据新加坡樟宜机场的抵达航班信息系统显示:3月12日,由中国香港前往新加坡的航班总数为3个,分别由酷航(1个)及新加坡航空(2个)执飞。
在此之前,中国香港曾与新加坡讨论实行“航空旅游气泡”计划(因疫情反复等原因相关计划并未执行)。2月中旬,新加坡的相关政策进行调整:2月25日起,启动中国香港疫苗接种者旅游通道,已完成接种疫苗的旅客可申请通行证,免检疫入境(持有中国香港特区护照的香港居民赴新加坡,可享受1个月之内短期逗留免签证待遇)。
同日起,从中国香港出发的旅客可以途经樟宜机场转机前往其他目的地,则成为受香港国际航班大量削减但有前往欧美等地需求居民的新选择。
在此之前,因在疫情期间保持了多条国际航班,香港曾是内地学生及商务人士前往欧美目的地的重要转机枢纽。而按照目前中国香港的相关抗疫政策,其至4月20日前实施的地区性航班熔断机制的指定地区名单为:澳洲、加拿大、法国、印度、尼泊尔、巴基斯坦、菲律宾、英国、美国。
分享好友
分享好友
打开腾讯新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