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生活|那些与“虎”有关的文物

文创生活家
5月前  
虎年
说虎
虎乃“百兽之王”,也是中国传统文化中的祥瑞之兽,是正义、威武、勇猛等美好品质的象征。虎虎生威、生龙活虎、如虎添翼……人们习惯用各种带“虎”的词语,赞扬生活中的人和事,表达中华民族的精神面貌。我国的“虎文化”源远流长,全国各地博物馆里也藏有大量和虎相关的文物,虎年已至,让我们一起了解一下博物馆里那些与虎有关的文物。
青铜虎蓥(中国国家博物馆藏)
虎蓥,是圆明园被掠夺的稀有西周青铜器,距今约3000年。虎蓥,是“蓥”类青铜器的一种。有研究认为,与一般被用作祭祀的青铜器不同,在周代,“蓥”是一种用来盛水的实用器具,类似于今天的水壶,现存于世的“蓥”只有七件。
2018年4月11日,虎蓥曾在英国拍卖,23分钟拍出41万英镑。2018年12月11日,曾在英国被拍卖的圆明园文物青铜“虎蓥”正式入藏中国国家博物馆。
错金杜虎符(陕西历史博物馆藏)
长9.5厘米,高4.4厘米,厚0.7厘米,重0.08千克。杜虎符为左半符,虎作行走状,昂首,尾巴蜷曲。背面有槽,颈上有一小孔。虎符上有错金铭文9行共40字,字体为小篆。大意是:右半符掌握在国君手中,左半符在杜地军事长官手中,凡要调动50人以上的带甲兵士,杜地的左符就要与君王的右符相合,才能行动;但遇上烽火报警的紧急情况,不必会君王的右符。
虎符作为中国历史上调兵遣将的凭证起源很早,信陵君“窃符救赵”的故事说明至少在战国时期虎符已经行用。而且从记载可知战国时期各国君主为把持军权都实行了类似的制度。
虎纹金牌(新疆博物馆藏)
虎纹金牌,公元前5世纪产物,1977年出土于乌鲁木齐县南山矿区阿拉沟30号墓,同墓出土8件。圆形,纹样基本相似,利用金片捶揲出浮雕纹样。躯体反转呈圆形,头高昂,前爪抬至颌下,后爪至脑后,极富动感。
商代伏鸟双尾青铜虎(江西省博物馆藏)
1989年出土于江西省新干县大洋洲。长53.5厘米、高25.5厘米,重6.2千克。立体圆雕,内空无腹底。该文物为存世最大的青铜虎。虎首平视,口张露齿,獠牙尖长,双目圆凸,眉粗横行,两耳竖张,背伏小鸟,腹部略垂,内空无腹底,双尾曲卷,呈伏蹲欲纵的姿势。虎身遍饰花纹,脸部、腹部装饰卷云纹,背部装饰云雷纹,鼻部、正脊、尾部与四腿下部装饰变形鳞纹,四腿上部为醒目的雷纹。虎行体大,造型奇特,外表威武、勇猛的神情,形象生动,将虎的神性和人对虎的崇尚之情表现到极致。
虎首铜像(北京保利艺术博物馆藏)
虎首铜像质地为铜器,其制造年代在清乾隆年间(1736-1795) 。原属北京圆明园西洋楼海晏堂前大水法的十二兽首铜像之一。在1860年“火烧圆明园”事件后被掠夺并流失海外,后被中国保利集团公司购回。
宋代磁州窑虎形枕(铜陵市国盛民俗博物馆藏)
宋代文物。31厘米。枕面部分用白漆土覆盖一层,在白漆土上面绘制花朵。老虎的花纹用黑釉绘制,黑白对比强烈鲜明,也是阴柔与阳刚的一种结合,此虎形枕创造性的将绘画技术与制瓷技术进行了结合。
黄缎钉金线虎头小袷鞋(故宫博物院藏)
虎头鞋以杏黄色缎为鞋面,其上用绦带钉绣云纹及虎头纹,金色与黑色的搭配使得纹样生动亮丽,鞋的式样小巧可爱。
虎头鞋与虎头帽一样也是中国传统的儿童服饰,均具有驱祸避邪保平安之吉祥寓意。虎头鞋与虎头帽多同时穿用,且有男穿红、女穿绿之俗,而寓含其中的“无病无灾长大当官”“望子成龙”“望女成凤”等吉祥寓意则表达了父母对孩子的美好愿望。因此,无论是宫廷还是民间,人们都喜爱为孩子穿上美观大方的虎头鞋,以祝福孩子健康成长。这件黄色钉金线虎头小袷鞋当是清代小皇子所穿。
齐白石虎图轴(故宫博物院藏)
纸本,设色,纵68厘米,横33.6厘米。
此图打破了传统以虎的正面形象面向观众的画法,仅绘以虎的背影,但通过虎背扭动的身影仍可感受到其躯体的健壮与强悍,虽然虎身两侧秋草摇曳,仍可感受到其不为周围环境所动、唯我独尊的王者风范。
齐白石先生以画果蔬、花卉、人物以及鱼虾蟹类题材最多,也最为人称著,他画虎的作品极为少见,此图展现了齐白石先生于其常规题材画外的另一种风格,并且以独特的表现方式诠释了其注重创新的理念。
布老虎(故宫博物馆藏)
布老虎,清,长36厘米,宽16厘米,高20.6厘米,尾长42厘米。清宫旧藏。
布老虎头颅硕大,尾巴颀长,造型雄壮。全身彩绘虎斑,头顶上饰“王”字,憨态可掬。其眼内原嵌有眼珠,现已脱落。这个布老虎白天能当玩具,晚上也可以用作枕头,既美观又实用。
布老虎是中国传统的手工艺玩具。因为老虎被认为可以驱邪避灾,带来平安吉祥,所以当孩子出生时赠送布老虎就寄予了希望孩子健康成长的美好愿望。人们还认为虎食五毒,所以在端午节时也有送布老虎的习俗,表达了人们驱邪、祛病和祈福的愿望。
玉虎形佩(故宫博物院藏)
玉虎形佩,商,长6厘米,宽1.5厘米,厚0.5厘米。
整器已受沁为鸡骨白色,看不出原来的玉色。玉虎为扁身片状,呈匍匐状,四爪前伸,动感十足。“曰”字形眼,卷耳。口及尾部均钻一孔,孔为两面对钻,可系挂。
商代玉虎较为多见,有片状也有圆雕件,一般形体较小,安阳殷墟就出土有多件类似的玉虎形佩。
错金银铜虎(南京博物院藏)
长43.7厘米,宽10.6厘米,高20.7厘米。
刘非墓出土。铜虎一组两件,基本保存完整。整体模铸,比例协调,极具写实性。虎昂首瞠目,威猛雄健,眼珠镶以黑色矿料,通体以错金银工艺饰虎斑纹。虎在中国古代社会一直被视为兽中之王,虎的形象在汉代壁画、画像石及各类出土器物中均有体现,但内涵各不相同。一方面,虎与青龙、朱雀、玄武共同构成四神形象,在象征方位的同时,更多发挥辟邪功能;另一方面,它的写实造型常被用于铜镇、铜帐座等日常生活用品,与现实生活紧密相连。刘非墓出土的两件铜虎造型精美,装饰奢华,极可能为其生前喜爱之物。刘非本人极为尚武,这两件铜虎展现出的王者之气恰与其性格高度契合。
虎饰匕形器(山西博物院藏)
首宽4.6厘米。1959年石楼县桃花者出土。商代晚期“方国”青铜器。匕面一虎,大头长尾,衔物前行,虎目嵌绿松石。
鎏金虎镇(上海博物馆藏)
年代:西汉(前206—8年)。尺寸:高10.4 厘米,长17.2厘米。
这件虎镇作卷卧状,昂首,口微张,长尾从腹部向脊背弯卷,身躯刻有虎斑花纹。虎颈戴一项圈,饰以贝纹,近后脑处设有半圆环。整体鎏金,虎体内灌铅,以使其更加稳重。全器重3600克。
在秦汉及其之前,人们主要的起居方式是“席地而坐”。为了避免起身落座时折卷席角或牵挂衣饰,从而影响仪态,出现了席镇,即压席四角的重物。
黄地黑彩雁衔芦苇纹虎枕(上海博物馆藏)
年代:金(1115-1234年)。
尺寸:长36.1厘米,宽15.9厘米,高10.7厘米。
枕作卧虎形,背作枕面,前低后高。模制成型,为左右两半粘合而成。虎身先施白色化妆土,再罩黄彩,黄彩之上又以黑彩描绘虎斑,笔法生动活泼。枕面未施黄彩,在白地上以黑彩绘雁衔芦苇纹。待所有彩绘完成之后,再罩一层透明釉。
福建漳州招财纳福辟邪年画(上海博物馆藏)
年代:清代(1644-1911年)版。
尺寸:纵45.5 厘米,横35.7厘米。
质地:木版套印。
虎为百兽之王,千百年来深受民间百姓喜爱,既是驱邪避灾的镇宅神兽,也是象征财富的金钱虎,具有镇宅、生财等民俗文化内涵。
此幅年画中的老虎嘴中衔有“招财进宝”铜钱,身前亦有装满珊瑚、如意、“春招财子”铜钱等各类财宝的聚宝盆,虎背上方印有“太极”八卦,以上吉祥图案皆反映着百姓求财求富、驱邪避灾的心理追求。整体造型生动活泼,借老虎身体扭动之态,以静显动,用色对比强烈,体现了鲜明的民俗文化特色。
灰陶卧虎(河南博物院藏)
商代,高6.2,长10厘米,1954年郑州二里岗出土灰陶胎,模制,前半部两爪及吻部伏地,瞠目露齿,口腹均有孔直通腹腔。
金箔虎形饰(三星堆博物馆藏)
尺寸:宽11.6cm,高6.7cm。
系用金箔捶拓成形,遍体压印“目”字形的虎斑纹。虎头昂起,张口作咆哮状,眼部镂空,前足伸,后足蹲,尾上卷,呈奔跑状。金虎呈半圆形,可能原来是粘贴于其他器物上的饰件。中国古代民族多有崇虎的习俗,三星堆出土的金虎及青铜虎,造型以简驭繁,气韵生动,说明蜀人对虎的观察相当仔细,而且虎的形象在其心目中有十分重要的地位。
猛虎图轴(旅顺博物馆)
清,高其佩 141cmx85cm纸本 设色
作者简介:高其佩(1660—1734)清代官员、画家,指画开山祖。字韦之,号且园、南村、书且道人。别号颇多,另有山海关外人、创匠等。奉天辽阳(今属辽宁)人,隶籍汉军。康熙时以荫由宿州知州迁四川按察使,雍正间擢都统,后罢去。工诗善画,所绘人物山水,均苍浑沉厚,尤善指画,晚年遂不再用笔。
清末湘绣白缎地老虎斗方(湖南省博物馆藏)
布帛类 1905年 35.5×28cm。
白缎地绣老虎构成这一斗方的全部。这一斗方中的绣虎是湘绣中常见而传统的刺绣题材。绣品中的老虎,选色典雅高洁、浓淡得宜,绣工精湛,充分展现了老虎虎虎生威的王者风范。而后逐渐兴盛并发展起来的湘绣独特刺绣针法——鬅毛针在这一绣品中也可寻见踪影。
宋虎纹铜镜(湖南省博物馆藏)
年代:宋,直径15厘米。
八出葵花形。钮下方饰以细线刻画的老虎,张牙咧嘴,正面视人,尾巴上翘,四足腾起,胡须张开,钮左方为三株草叶纹饰,上方长方形印章式方框内有四列12字铭文:“人有十口,前牛无头角,后牛有口走” 。合在一起分析为一字谜即“甲午造”
寄语互动
文化 | 旅游
创意 | 设计
艺术 | 教育
资料文献|关注可取
分享好友
分享好友
更多精彩内容进入 [新国风频道]
打开腾讯新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