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战期间,日军在东南亚为何重点屠杀华侨?中华铮铮铁骨令敌胆寒

小昊的开心
4月前  
二战期间,特别是太平洋战争爆发以后,东南亚华侨人口锐减。据国民政府侨务委员会编《三十五年度侨务统计辑要》的《抗战时期部分地区华侨人口死亡统计》披露,抗战时期东南亚华侨死亡数字如下:印尼(荷属)死亡2.7万人,马来亚(英属)死亡7.1万人,菲律宾死亡1.2万人,暹罗(泰国)死亡7.5万人,安南(越南)死亡9000人,缅甸死亡1.9万人,北婆罗洲(英属)死亡1000人。共计死亡21.4万人。除了生老病死和参加抗日武装战斗死亡以外,多数死于日军灭绝人性的大屠杀。
在日军铁蹄践踏下的东南亚,华侨被屠杀的惨案随时随地都可能发生,罄竹难书。
新加坡旧称“石叻”“星加坡”,是中国沿海居民“过番”(赴南洋)落脚最为集中的地方,华侨人口远超其他族裔。七七事变后,新加坡成为东南亚华侨支援祖国抗日救亡运动的策源地和领导中心。当年华侨领袖陈嘉庚领导的“南洋华侨筹赈祖国难民总会”,就设在新加坡。
日本法西斯侵占东南亚后,针对华侨进行了灭绝人性的大屠杀。其间最骇人听闻的,是日军攻陷新加坡以后实行的所谓“大检证”。
在太平洋战争时期,日军第二十五军司令官山下奉文指挥马来亚作战。他率领日军用55天时间占领马来半岛,又用大约两周时间迫使新加坡英国守军白思华中将率部无条件投降。日本传媒称其为“马来亚之虎”。他就曾得出这样的结论:“要不是有华侨的支援,早就解决中国问题了!”日军在新加坡对华侨的大屠杀,一是为了报复华侨之前对中国抗日救亡运动的大力支持,二是报复星华抗日义勇军参加新加坡的保卫战。
1942年2月17日,山下奉文命令新加坡警备司令河村三郎:“将潜伏着的持敌对态度的华侨连根铲除,以绝我军作战的后顾之忧。”参谋长铃木则明确指示:“判定出敌对分子后,当即处置(死刑)”。由此,拉开了“大检证”的序幕。
在新加坡实施的“大检证”,就是通过一些蒙着面罩的原英国警察、印度警察和马来亚共产党变节分子的指认,从被控制华侨中甄别和擒获所谓“反日分子”“敌性华侨”。日军占领新加坡几天后便发布布告称,要求所有18岁至50岁的男性华侨,到4个地方集中以领取“良民证”,继而派出宪兵,挨家挨户驱出华侨居民,在集中之地露宿于街头,男女老幼均不得免,华侨在死亡的恐怖中,心惊胆战地等待着审查。“大检证”自1942年2月18日开始,此后数日,有幸通过者,即发给一张印着紫色“检”字的小纸片,凭纸一片放行回家;而被指认出来的所谓“反日分子”“敌性华侨”,则未经任何审判程序就被处死。其手法、手段极其残忍,令人发指!有的被日军捆绑拉到海边,惨遭重机枪射杀;有的被捆绑装船,运到离海岸10公里左右的地方将人推到海里淹死;有的令其自己掘坑,再强迫服毒自尽或用机枪射杀、军刀砍杀;还有一些未被处死的华侨,则被送到泰国建造“死亡铁路”,也是有去无回。
臭名昭著的战争狂人辻政信当时正担任日军马来方面作战处主任参谋,他也是“大检证”的主要推动者。1942年2月22日,辻政信巡视了负责惹兰勿杀地段“肃清”工作的日军部队。在听说大西觉的分队只甄别出了70个“反日分子”“敌性华侨”后,辻政信大为光火,严厉斥责道:“你还在磨蹭什么?我是要全新加坡一半人的命!”这一句话便让大西觉的分队一口气抓了几千人,塞满了几十辆汽车,送至樟宜海滨杀害,顿时使风景宜人的旅游胜地变成血肉横飞的屠场。至2月25日,日军所实行的“大检证”方告结束。
日军在新加坡到底残害多少华侨?1945年9月,英随军记者博比·杰克逊报道,“大检证”遇害华侨平民达5万人;《星洲日报》社论引述日据时期《彼南日报》数字称,遇害者达7万余人。
为了记录遭日本占领的惨痛经历,新加坡设立了二战纪念馆“日据时期:战争与史迹”,以提醒国人珍惜得来不易的和平与稳定,共同维护国家主权。
早在2000多年前,马来亚的土地上就有中国人的足迹。到二战前,中国移民已成为仅次于马来人(巫族)的第二大族群,分布在各州城乡及大小种植园。1937年中国抗日战争全面爆发,马来亚华侨万众一心,投身轰轰烈烈的抗日救亡运动。各阶层各行业纷纷举行义捐、义卖、义演、义唱活动,筹集钱款支援祖国军民抗战。从抗战全面爆发到太平洋战争开始马来亚沦陷的4年多时间里,马来亚华侨为祖国筹款占到了东南亚华侨赈款的2/3。还有一些热血青年告别亲人回国参军参战,走上抗日战场,仅参加陈嘉庚领导的南侨总会招募的华侨机工回国服务团的马来亚华侨就达1000多名。华侨的这些正义之举,大大惹怒了对东南亚虎视眈眈的日本法西斯,为日后日军的大屠杀埋下“祸根”。
太平洋战争爆发后,日军在马来亚犯下了哪些罪行?根据广州新马侨友会编印的《马来亚人民抗日军》一书第二章《日军侵占马来亚,实行血腥的法西斯统治》记载:
“日军在马来亚各州,也先后进行大检证、大逮捕、大屠杀。”
“在马来半岛受害最惨的地区是柔佛州的巴株巴辖和文律一带。1942年2月20日开始,日军数次围捕、屠杀无辜平民1300多人,男女老幼一律刺杀、烧杀或枪杀,婴孩被刺刀挑起抛进河港或火屋中。巴力士隆、张厝港由日军挑拨唆使受蒙骗的暴徒,杀害无辜华侨数千人。2月13日,日军屠杀士乃、德茂村男女老幼900余人。麻坡屠杀300余人;振林山数次屠杀千余人。哥打丁宜2月23日—25日屠杀3100多人;十四碑先后4次屠杀500余人。3月20日—30日,在居銮前后屠杀2000多人。丰盛港屠杀400余人,新山东山屠杀百余人。每次屠杀,伴随强奸、烧屋、抢劫。”
“其他各州,无一幸免。马六甲州3月21日大检证,群众被杀300余人,逮捕2000余人,其中被刑杀、冤杀和病死狱中数百人。亚沙汉被围屠198人;火锯厂工人被关木屋中烧死156人。马捷区屠杀200余农民及其老幼;吉山被屠杀157人。热水湖被刺死50余人;野新区被围住枪杀27人。森美兰州知知港余朗朗村在3月18日被数百日军包围,不分青红皂白,残杀1680人,全村侥幸逃脱及轻伤治愈者仅数十人。马口、冷宜一带农村、胶园的群众被残杀1000多人。见农底打士被屠村,死者數百人。霹雳州美罗地区被集体屠杀数百人。宋西埠被杀150余人。金保新路被屠杀200余人。冷甲被围屠后,关在屋里烧死儿童16人。弹丸小镇高乌、仁丹被枪杀37人。吉打州3月21日在双溪大年地区屠杀300余人。亚罗斯打等地也杀200余人。彭亨州文德甲、淡马鲁、直凉各地,被检证屠杀数百人。较大城市槟城4月5日以后3次大检证,逮捕5000余人,超过半数当场被屠杀,在狱中被刑杀或病死千余人。吉隆坡及雪兰莪州各地被捕杀近千人。”
分享好友
分享好友
更多精彩内容进入 [历史频道]
打开腾讯新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