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工作组入驻恒大:除了化解债务危机,另一个工作就是保交楼

财经十一人
2月前   财经十一人官方账号
恒大2021年中报披露,其负债总额为1.97万亿元。银保监会在12月3日晚发布的答记者问中提到,恒大集团全部债务中金融债务占比约三分之一,由此推算,恒大金融债务约为6600亿元。另外,恒大虽然对外宣称复工复产,但其在珠三角地区部分工地上,还是出现人手不足、工程进展缓慢的现象。
政府向债务危机企业派驻工作组,一般有三种方式,恒大属于中管控模式。
文 | 张光裕 陈嘉瑶 王博 桂澜珊
编辑 | 王博
12月3日晚间,中国恒大集团(3333.HK)发布公告称,集团收到一笔2.6亿美元的担保义务通知,若未能履行担保责任,可能导致债权人要求债务加速到期。鉴于目前的流动性情况,本集团不确定是否拥有充足资金继续履行财务责任。
这意味着恒大很可能无法履行担保责任。
当晚9时许,广东省政府官网发布消息称:广东省政府对恒大无法履责高度关注,立即约谈了恒大集团实控人许家印。应恒大地产集团有限公司请求,为有效化解风险,保护各方利益,维护社会稳定,广东省人民政府同意向恒大地产集团派出工作组,督促推进企业风险处置工作,督促切实加强内控管理,维护正常经营。
央行、银保监会、证监会等监管机构当晚也在官方渠道发表答记者问,称恒大事件乃个案风险,不会影响中国资本市场稳定。
央行称,恒大集团的风险主要源于自身经营不善、盲目扩张。个别房企出现风险,不会影响中长期市场正常融资功能。
证监会称,当前房地产行业总体保持健康发展,大多数房地产企业坚守主业、经营稳健。

政府工作组入驻意味着什么?

一位曾参与过华夏幸福债务重组的业内人士透露,政府向债务危机企业派驻工作组,有三种不同的工作方式。
一是强管控,事关公司资产、化债的决策都由政府工作组全面接管,代表公司如海航;二是中管控,让公司管理层正常发挥作用,工作组发挥协调和监督作用;三是,弱管控,即政府只派少量人手牵头,大部分工作由外部聘请的专业律师、会计人士完成。
该人士认为,此次恒大工作组将执行中管控,“恒大面临这么重的债务、这么大的保交房任务,政府不可能让他的管理层作壁上观。”此外,要保交楼,政府也需要恒大管理层支持,毕竟盖房子交楼,恒大自己的高管更专业。
一位前恒大运营人士透露,德勤今年下半年曾对恒大的资产负债情况进行过统计,结论是资产可以抵债。但广东省政府对统计结果存疑,已经又指派中金再次梳理恒大的资产负债情况。
一位代理过多起地产行类似业务的律师认为,政府工作组会出面组织境内投资机构沟通,尽量避免境内债权人集中主张债务提前到期。
工作组入驻后除了化解债务危机,另一个主要的工作就是保交楼。
《财经》记者在采访中发现,恒大虽然对外宣称复工复产,但其在珠三角地区部分工地上,还是出现人手不足、工程进展缓慢的现象,另外也有业主对缓交楼的赔偿,以及地方政府会公开恒大监管帐户的进度表示不满。
银保监会答记者问中明确提到,广东省有关部门正“积极推动项目复工复产建成交楼”。
对于广东省政府的行动,央行也表示,将继续配合广东省政府、相关部门和地方政府,做好风险化解工作,维护房地产市场的平稳健康发展,维护住房消费者合法权益。
据悉,八九月份起,一些地方政府已指导城投公司,研究介入恒大项目的实质方案。工作组介入后,城投接盘可能会加速。

违约2.6亿美元担保义务,后果有多严重?

自2021年6月后,恒大就被债务危机所累,其供应商款项、员工工资、银行开发贷等支付和偿还都出现困难。但恒大一直避免公开投资市场上的实质违约。
11月11日,恒大踩在30天宽限期的最后一天,支付了1.48亿美元债券利息。
Wind数据显示,恒大现存海外债共15笔,总金额约155亿元,其中15亿是可转债。并没有单笔金额为2.6亿美元的债项。
一位接近恒大人士透露,这是一笔境外发行的私募债,债权人主要是海外资金方,现已到期。
沟通协商过程中,恒大认为债权人提出的要求不合理,目前状况下,必须出于公平性原则,通盘考虑大部分债权人的权利,因此无法答应其要求履行担保义务。
按行业惯例,有担保的金融债务到期时,债权人一般会先要求担保人还款。如果不成,会退而求其次,要求在现有基础上再附加新的担保。
北京柏治投资管理公司总经理李根是一位债券基金管理人,长期关注美元债市场。他介绍,按行业惯例,每一笔债券发行时,一般都会有加速到期条款,申明只要发行方有任何债务逾期未兑付,该债券可视为立即到期,由此保护发行时间靠后的债权人。
他认为理论上恒大这笔2.6亿美元的到期未付,会立即触发其现存的所有海外债到期。且国内债券同样会与海外债联动,一同触发交叉违约。
一位头部房企多年从事债券融资的人士告诉《财经》记者,企业一般会在募集说明书条款上想办法,避免境内外债券市场联动。
对此,前述律师解释道,除了其它债券发生违约,加速到期的触发条件还包括信用评级被下调等。有时要各条件都满足,有时满足一项条件即可。
但毋庸置疑,境内外债市联动,没有防火墙。现在境内投资机构也一定会争取先下手为强,2021年7月广发银行冻结恒大银行存款一事便是证明。
李根说在实际操作中,往往是境内债权先清偿,才是境外,这和海外融资输入境内的方式有关。由于结汇、审批等限制,海外融资不容易直接打回国内,企业常采用“外保内贷”的方式。
即把融到的钱先存入某银行的海外分行,再以此为担保,在境内的分行得到等额贷款。因此如果国内债务不清偿,其在海外的存款也会被银行锁住,无法动用。
因为恒大的不少债务发生在表外或关联公司身上,因此难以精确统计其债务规模。
据接近恒大人士透露,这笔2.6亿美元债,占公司债务总额不足0.5%。据此估算,恒大金融债务在3300亿人民币以上。但这可能只是恒大的海外债。
恒大2021年中报披露,其负债总额为1.97万亿元。银保监会在12月3日晚发布的答记者问中提到,恒大集团全部债务中金融债务占比约三分之一,由此推算,恒大金融债务约为6600亿元。
监管层在此时迅速出手,为恒大化解这些债务危机释放了积极信号。
作者为《财经》杂志记者,研究员郑慧,实习生张笑语对此文亦有贡献。
分享好友
分享好友
更多精彩内容进入 [财经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