链游这四年,从零到一到无穷

艺术商业
7月前  
2020年元宇宙还是陌生词汇,但2021年以来,“元宇宙”相关商标申请信息超过240条,相关股票在年中经历了大涨,即便是没有元宇宙规划的游戏公司,因为有了进入相关市场的可能性,也被投资客们抬高了市价。
其实在4年前,相关市场曾经火过一段时间,只是那时还不叫元宇宙,是其雏形——链游。
2019年:头部链游600玩家
2018年、2019年区块链行业有过很多在游戏上的尝试。当时中文区块链社区很热衷于游戏这事。后来没有达到大家的预期,没有现在资产价格疯狂上涨的刺激,新涌进来的玩家特别少。当时一个游戏能找到600个玩家,就可以称为很头部的游戏。这样不大能够支撑游戏项目方去运营、去不停地开发、去生存。后来这个事随着行情变得凉下去了。我觉得这跟行情有关系,跟各方面监管政策都有关系,跟技术成熟度也有关。
虽然链游没有火起来,但NFT技术在那波游戏热潮中进步了很多。它进步了之后,当大家的热情起来了,积极性来了,才有了后面大家知道原来它可以干这么多事,才有了元宇宙、加密技术。过去的失败不是没有价值的。
我们现在热起来的这波NFT,实际上是伴随着最近的一次简单模式重新开始的。让大家对NFT这个概念更明白了。如果没有那时候的努力,大家不会在去年那么快理解,原来NFT可以有那么多玩法。
我在推动区块链游戏那段时间,其实成长也很大。今天我再来做一件事,要是觉得它对行业有价值,即使会失败也要上。不做就不会知道正确的路在哪。
2019年一款叫做《加密骑士团》的游戏
海外的链游新热潮
今年Gamefi(即Game Finance,可译为金融游戏化)的概念一下子传开了。这是有很多前置条件的。首先要有牛市,有了钱,有了热情,人们才愿意去参与新事物;然后要有新的技术支撑功能和想象力发展,NFT是一方面,DeFi也一样重要;随后才是观念转变。
Axie成为现象级产品,月收入已经超过了《王者荣耀》,极大推动了链游发展。相比2019年,以Axie为代表的这一波链游热主要发生在海外。目前看下来,觉得游戏机制上虽然创新幅度不大,但是观念上的影响很重要。比如在2019,大家会偏负面地认为区块链游戏主要是投资者本着逐利目标在玩,纯粹的消费者极少。在今年这一波,人们开始用积极的心态看待Axie里的各种参与角色。在Axie中,玩家可以自在地玩,投资者有足够的收益机会,甚至在一些低收入国家,Axie的打金工作室发展到了解决当地棘手经济问题的程度。
比较可惜的是这一波链游热中国已经非常边缘化了。
Axie游戏截图
Loot首先是艺术品
9月份最有建设性的NFT项目应该是Loot了。如果我们把Axie的成功看作是链游这件事实现了概念验证到商业价值的从零到一,那么Loot可以被理解为重新回到零看看区块链世界可以容纳多少种类。
Loot生成原理
Loot究竟是什么是个有趣的问题。项目创始人是独立游戏圈老前辈,顺其自然很多人觉得他就是链上MUD,有人说这是一个共创游戏的基础组件,有人觉得这就是元宇宙的资产抽象形式,有人说"Loot是更好的DAO"。
我倾向于认为Loot首先是艺术。它摆脱了多数加密艺术作品对美术问题的执着。可以认为是把观念提炼成了艺术语言。这意味着Loot此刻已经非常具有价值。这是我的主观判断,并非投资建议。实际上我非常不建议多数人现在购买热门NFT项目。
一份Loot的样子
之所以说Loot回到零,是因为它足够抽象足够基础。它提炼了构成游戏装备的基本属性,并把设定权开放给所有人。在这之上有机会长出来很多东西。虽然实现这些路径很难,但可能性已经被提出来了。
Loot之上我们看到的是与WEB2.0完全不同的游戏图景。很可能未来基于原规则构建游戏,甚至构建次生元规则就是核心玩法。我们可以把这样的东西叫元宇宙。不同于Roblox,这是另一个大话题了。
Loot诞生后迅速出现了很多高关注度衍生项目
链游这件事在具体性和抽象性两个维度都发展得越来越快。对我来说,从2019年看不清链游的样子内心很多疑问,2020年比较怀疑,到2021年因为 Gamefi 看清了一些,然后因为Loot又变得看不清但很期待,越来越喜欢这个世界的进化速度。
王兴的加密艺术项目《数字巴别图书馆》
撰稿人
王兴
区块链投资者、自媒体作者、资深概念设计从业者、加密艺术家
艺术商业编辑部
文:王兴
编辑:岳岩、凡琳
图片来源:王兴
分享好友
分享好友
更多精彩内容进入 [科技频道]
打开腾讯新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