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们常说,河流是一座城市的灵魂。
洛阳地跨黄河两岸,伊、洛、瀍、涧穿行其中,洛阳与河流的关系尤为密切。今起,我们就来探寻这“四大河流”的前世今生。
先说洛河。
洛河卢氏县段
洛河是黄河的重要支流,发源于陕西洛南,全长约447公里。它从秦岭深处蜿蜒而出,在卢氏入河南境,经洛宁、宜阳进入洛阳市区,东行至偃师与伊河汇流。伊、洛汇流后称伊洛河,继续东行至巩义,汇入黄河。
洛河是一条古老的河流,又称洛水。早在两千多年前,司马迁就在《史记·封禅书》中说:“昔三代之居(君),皆在河洛之间。”洛水与黄河交汇形成的河洛地区,是中华文明的发祥地。
洛阳因地处洛水之阳而得名,是河洛地区的核心,自古被称为“天下之中”,曾有十三个正统王朝在此建都。今天,沿洛河一线还保留着五座都城遗址,人称“五都荟洛”。隋炀帝以洛阳为中心开凿大运河,穿城而过的洛河即为隋唐大运河通济渠的渠首段。
“洛河自契千年运,更拟波中出九畴”,五代十国时期,宰相和凝在《宫词百首》中写到了洛书。洛书和洛神,都是洛河特有的符号。
三川大道跨洛河桥
《易·系辞上》中说:“河出图,洛出书,圣人则之。”“河图洛书”被视为华夏文明的源头,今洛宁县西长水村有“洛出书处”古碑,上面镌刻着洛书的名字。
洛神是爱与美的象征。唐代诗人徐凝在《牡丹》一诗中,还将其与牡丹联系在一起,称:“何人不爱牡丹花,占断城中好物华。疑是洛川神女作,千娇万态破朝霞。”
古往今来,洛河穿起了太多故事。行走洛河,就像徐徐翻开一部精彩的大书。
洛水自洛南县秦岭深处蜿蜒而来
洛河源头洛源镇
全长约447公里的洛河,源头在陕西洛南的秦岭深处,一个叫洛源镇的地方。
顾名思义,洛源镇就是洛河的发源地。它原来叫两岔河,因为洛河的源头主要有两个:一个是西源,在蓝田县的木岔沟;一个是北源,在洛南县的草链岭。这两条河在洛源镇交汇,共同形成了洛河的源头。
从洛南县往西约45公里,就到了海拔1350米的洛源镇。寻找洛河源头的人来到这里,有的会停下脚步,有的则会继续向北行进,前往草链岭。
草链岭地处洛源镇北部,是秦岭的主峰之一,海拔2646米。它位于洛南与华州的交界处,与西岳华山遥相呼应。
在人们的印象中,华山自古为名山,既高又险。然而,其海拔只有2154米,比草链岭低了近500米,可见草链岭的巍峨程度。
洛河北源在草链岭南麓,风光秀丽。如今,当地已将洛河源打造为景区。
与洛河相伴而生的洛源镇居民
卢氏“神禹导洛处”
洛河出陕西洛南,在卢氏进入河南境内。
卢氏地处豫陕交界处,秦岭迤逦东来,在这里分为三支,由北向南依次为崤山、熊耳山和伏牛山。洛河在熊耳山与崤山之间穿行,在卢氏县城东约16公里处的范里镇山河口,至今还流传着大禹治水时“导洛自熊耳”的传说。
大禹“导洛自熊耳”的记载,最早出现在《尚书·禹贡》中。
卢氏地势西高东低,最低处就位于山河口一带。清代时,卢氏人李宣义有《舟行山河口号》一诗,其中说:“两山环抱如锁口,洛水从中直奔走。……悬崖之上留禹迹,蝌蚪仿露剑锋芒。”
他所说的“禹迹”位于山河口下游两公里处,那里有古人留下的“神禹导洛处”等摩崖题记。
故县水库
后来洛宁修建故县水库,山河口位于水库淹没区,这些“禹迹”也随之消失在水面之下。
今天,山河口有一座单孔石拱桥横跨洛河,原来的“禹迹”已被复制在桥头崖壁上,供人观摩。
洛水润洛城,水碧天青
洛宁“洛出书处”碑
“河出图,洛出书,圣人则之。”河图洛书被视为华夏文明的源头,其中河图出于孟津,洛书出于洛宁,已得到人们的广泛认可。
洛宁的“洛出书处”,位于县城西约20公里的西长水村。这里有两通古碑,一通上有“洛”字,学者推测刻于曹魏时期;另一通上有“洛出书处”四字,落款“河南尹张汉书”,刻于清雍正二年(公元1724年)腊月,由当时的永宁(即今洛宁)县令沈育所立。
上任不久,张汉就沿着洛河一路西行,寻访古迹。在洛宁的西长水村,他看到了一通“字形漫灭不尽识,岁月唯有苍苔知”的古碑,上面只有一个大大的“洛”字清晰可辨。
古碑西边不远处有龙头山,山上有禹王庙,相传昔日大禹治水功成,有洛龟呈瑞,因此立庙而祀。龙头山再往西是阳虚山,有仓颉造字台……张汉对这些遗迹进行考证后,认定西长水村就是“洛出书处”,并刻碑为记,与“洛”字古碑并立。
历经岁月沧桑,这两通古碑被完好地保存了下来。如今,河图洛书传说已被列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张汉题“召伯听政处”古碑
宜阳“召伯听政处”
召(Shào)伯是周武王的弟弟,又称召公。他勤政爱民,曾与周公“分陕而治”,即以陕塬(在三门峡市陕州区)为界,东边周公主政,西边召公主政,后来的“陕西”便由此得名。
史书中关于召伯的记载不多,不过,《诗经》中有《甘棠》一诗,表达了人们对他的怀念之情。
甘棠又称棠梨,多生长在荒郊或路旁。召伯曾在宜阳的甘棠树下为民解忧,后来,这个地方渐渐形成了甘棠村。东魏时期,宜阳县称甘棠县,隋朝时又改称寿安县。
甘棠村旧有召公庙,唐初李泰编《括地志》对此有记载:“召伯庙在洛州寿安县西北五里。召伯听讼甘棠之下,周人思之,不伐其树,后人怀其德,因立庙。”
清雍正二年,张汉来到甘棠村的时候,甘棠树和召公庙都已不存。他命当时的宜阳县令郭朝鼎寻访故地,并亲自书碑,撰写《召伯甘棠记》一文。
今天,张汉留下的这通碑仍立在甘棠村的广场上,上书“召伯听政处”5个大字。
白鹭择洛河栖息
运河中心与新潭
隋大业元年(公元605年),隋炀帝迁都洛阳,并“自西苑引谷、洛水”作为通济渠的起点,以洛阳为中心开凿南北大运河。
营建东都时,隋炀帝有个创举,就是引洛河横穿洛阳城,这也被称为隋唐大运河通济渠洛阳段。今天的洛河走向与运河故道基本一致,它从洛阳市区向东与伊河汇流,最终在巩义汇入黄河,全长约50公里。
运河的主要功能是漕运。隋唐时期,国家粮仓设在洛阳,运河上终日“漕船往来,千里不绝”。到武则天称帝时,南临洛河的北市一带已是“天下之舟船所集,常万余艘”,河道拥堵严重。
公元701年,武则天下令“引漕渠,开新潭,以置诸州租船”。新潭与北市相接,面积很大,今天人们只能推测出它的范围。唐人王泠然有《新潭赋》,称“国之天府,名曰河南。水有清洛,涨乎新潭”,又称“星月沉浮乎其内,烟云洗沸乎其表”,其景色之秀可见一斑。
如果你想有更直观的感受,可以到洛邑古城走一走,那里有新潭遗址的一部分,就在文峰塔旁边。
三川大道跨洛河桥
洛河与“五都荟洛”
今天,洛河上的桥越来越多了。洛阳桥、牡丹桥、凌波大桥……它们姿态各异,美不胜收,是洛阳城中一道道不可或缺的风景。
在古代,洛河上最有名的桥当数天津桥。隋炀帝营建东都时,引洛水穿城而过,河上架桥,取名“天津”,以连接洛水两岸的宫城、皇城及里坊区。它是隋唐大运河留下的重要遗迹,堪称“大运河上第一桥”,“天津晓月”便是洛阳八大景之一。
洛阳是十三朝古都,有长达1500年的建都史。今天,在洛阳盆地腹心的伊洛平原上,沿洛河一线分布着五大都城遗址,从东到西分别为偃师商城、夏都二里头、汉魏洛阳城、隋唐洛阳城和东周王城。它们的东西距离只有30多公里,如此密集的都城分布举世罕见,人称“五都荟洛”。
“五都荟洛”是洛阳独有的城市标签,也是历史对这座城市的丰厚馈赠。其中,隋唐洛阳城出现最晚,之前的四座都城遗址都在“河洛之间”,有的部分已被洛河淹没。
伊洛河入黄河,水乳交融
洛汭与伊洛入黄
洛河一路向东奔流,在偃师一带与伊河交汇后称伊洛河。
伊洛河继续东流,在巩义的河洛镇汇入黄河。《水经注》中称,伊洛河“东北流入于河”,“谓之洛汭,即什谷也”。这里流传着洛神“洛伯”的故事,也有“河出图,洛出书”的传说。
据《竹书纪年》记载,“洛伯”应为洛水之神,曾在这一带“与河伯冯夷斗”。夏代时,太康耽于游乐,被羿驱逐,其兄弟五人曾带着母亲逃到洛汭,在这里作了《五子之歌》。
洛汭是伊洛河入黄河口,也称洛口。隋代时,这里设有国家粮仓洛口仓,其仓城“周围二十余里”,可藏粮3000窖。隋末瓦岗军起义时,李密和翟让夺取洛口仓,开仓放粮,赈济饥民,使起义军的队伍迅速扩大,也为隋王朝的灭亡敲响了警钟。
洛河源头
画外音
洛书非遗传承人
这两天,符少武又应邀去讲课了。他的微信名是“洛书第六代传承人”,除了平时在“洛出书处”为来访者进行讲解,外出讲课也是他义不容辞的责任。
符少武今年60多岁,是洛宁县西长水村人。他在讲课时用电脑播放课件,图文并茂,讲解生动,这使我想起了2013年到西长水村采访时的情形。
那时候,我见到的是符建林老先生。他是符少武的父亲,那年85岁,穿着蓝色上衣,站在“洛出书处”碑旁,说着关于保护古碑的一些事情。
西长水村有两通与“洛出书处”有关的古碑,20世纪50年代村里划宅基地时,将古碑所在的院子分给了符家。从此,符建林便肩负起保护古碑的责任,直到去世。
符少武接力保护古碑,并多方学习、搜集与“河图洛书”有关的知识。如今,听他讲解的人越来越多,如果你前去观摩古碑,也可以请他为你讲解。
洛神庙
洛神与洛神庙
尽管《竹书纪年》中记载,洛水之神也可以是男的,比如“洛伯”,但在大多数人心目中,洛神是一位象征爱与美的女神。
传说洛神本名宓妃,是人文始祖伏羲的女儿。曹魏时期,才高八斗的曹植从京师洛阳东返封地,傍晚时分行至洛水边,恍惚间看到水面上有一位丽人,“凌波微步,罗袜生尘”,遂作千古名篇《洛神赋》。
曹植笔下的洛神原型,有人认为是他的嫂子甄氏。东晋时,画家顾恺之根据《洛神赋》绘了《洛神赋图》,使洛神的形象更加深入人心。
今天,洛宁的“洛出书处”碑旁有洛神庙,每逢农历三月庙会时,有村民来祭拜洛神。清代时,新安人履吕恒写有剧本《洛神庙》,主人公名叫何寅,是一名洛阳书生。
甘棠村的召伯听政雕塑
知府张汉的故事
在行走洛河的古人中,张汉是比较有名的一个。从卢氏到巩义,他的足迹遍及河南境内的洛河沿岸。
据史料记载,张汉生于公元1680年,是清康熙年间进士,雍正二年(公元1724年)出任河南知府,来到河南府的治所洛阳。当时,河南府下辖10县,分别为洛阳、偃师、巩县(今巩义)、孟津、宜阳、登封、永宁(今洛宁)、新安、嵩县和渑池。
洛阳文物古迹多,张汉上任伊始就四处考察。洛宁县西长水村的“洛出书处”碑、宜阳县甘棠村的“召伯听政处”碑等,都出自他手,至今仍在。
重修河南府文庙时,他不仅立了“孔子入周问礼”碑,还刻了两块诗碑,分别为朱熹的《河图赞》和《洛书赞》,都是他亲笔书写的,落款为“后学石屏张汉立石”。(首席记者 张广英 记者 曾宪平 文/图)
分享好友
分享好友
更多精彩内容进入 [旅游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