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买了一辆蔚来汽车,选择了电池租用,你车上的电池是谁租给你的呢?
是蔚来汽车?不全对。实际上是武汉蔚能电池资产有限公司,把电池租给了你。
资料来源:蔚能
武汉蔚能电池资产有限公司(下称蔚能),目前持有上万块电池。这笔超过20亿元的资产,都在车主车上或者是换电站里。
这不就是大家说的“电池银行”吗?
蔚能认为不是。
在蔚能总经理陆荣华看来,金融业务只是蔚能的一部分,并不足以概括蔚能的全部能力。
7月21日,顶着似火骄阳,《电动汽车观察家》来到了武汉蔚能,与陆荣华进行了一场长达2个多小时的深度沟通,试图揭开这家电池资产公司的神秘面纱。
武汉蔚能电池资产有限公司总经理陆荣华
蔚能自我定义是:数字化资产运营公司。目标是不止服务于蔚来,目前正在向外拓展业务,已与蔚来体系外的公司合作。
蔚能还有一个宏大目标:2025年管理1000亿电池资产,既有蔚来的,也有其它品牌的。
1
在探索中前行
2020年8月20日,蔚来正式发布了电池租用服务BaaS(Battery as a Service)。
就在BaaS模式上线的前两天——2020年8月18日,蔚能电池资产有限公司也正式成立。
武汉蔚能由宁德时代、蔚来汽车等发起成立
看起来是水到渠成。但是蔚能的成立,其实是在不断摸索和考验后成立的。
陆荣华回忆,李斌2012年开始考虑造电动汽车,考虑的补能方式之一就是换电。
陆荣华2016年入职蔚来,分配的工作之一就是做车电分离的规划,但一开始阻力是很大的。
当时,国家对换电政策没有那么明确。随着换电模式的发展,逐渐被行业,被消费者认可,政策也越来越明确,蔚来又将车电分离模式提上日程。
关键是谁来背这个资产。他表示,蔚来早期没有想成立一家资产公司,考虑的是找金融机构直接合作。
摸索几年后,他们慢慢意识到,缺了一个打通主机厂和金融机构的角色。
陆荣华表示,有了资产公司,蔚来与金融机构的合作确实就顺了很多。因为有一个独立实体,只承担资产的运营和管理,权责明确。
“真正明确下来要做一家独立的电池资产公司,”陆荣华记得很清楚,是在2020年的1月21日。
两天后,武汉就因疫情宣布“封城”,因此陆荣华记忆犹新。由于第一次筹备会议是在上海召开,武汉“封城”并没有对他们带来实际影响。只是随着疫情的发展,他们将会议转到了线上,持续推进。
最终,还是蔚来作为发起方,与其他7家股东一起创立了蔚能。
蔚能落户在武汉,也是蔚来汽车与武汉的渊源的延续。
蔚来与武汉最早结缘是在2016年12月。蔚来与当地开发区、产业基金,关于电动汽车产业进行产业化发展的合作。
后来,2017年蔚来又与地方签约,就蔚来能源项目展开合作。负责蔚来能源业务的蔚来能源(NIO Power)的注册地也放在了武汉光谷。
作为早期支持蔚来发展的重要地区,蔚来对武汉的感情极深,湖北省科投又是蔚能的重要投资方,因此他们首先想到的就是武汉。
2
核心能力不只是金融
电池资产公司成立了。但是,没有先例可循,蔚能要怎么做?
只能是摸索着来。
陆荣华认为,蔚能最核心的出发点还是解决一个根本性的矛盾:车和电池寿命不一致问题。“电池的衰减带来的贬值,电池维护是很专业的事情,电动汽车车主不应该承担这些烦恼。”
因此,蔚能关注电池的全生命周期,包含电池包的标准化、上车、梯次利用,到最后电池回收。
当然,蔚能还是以车电分离中,电池资产持有者和出租方,切入整个生态的。从外界看来,蔚能就是一个“电池银行”形象,向车主出租电池为首要业务。
蔚来汽车官网关于电池租用的介绍
其实对于“电池银行”的称谓,陆荣华觉得这种说法并不完全和准确。陆荣华认为,如果定位为“电池银行”,过两年电池成本再稍微低一点,可能就没有存在意义了。
陆荣华认为,他们的能力体现在两方面,一是电池技术,二是资产运营。
资料来源:蔚能
技术层面,首先体现在数据
蔚能的每一块电池,每天会上传上千条关于电池数据。一年下来就是非常庞大的资产数据容量。他们的工作,就是对这些数据进行横向和纵向的比较,通过不断刻画电池资产属性画像,数字化提升管理和运营资产的能力,使电池资产能够价值最大化。
其次,蔚能也在电池资产全周期管理技术上做了多方面的探索。
比如蔚能对于电池标准化推广的探索。蔚能认为,当通用电池包有一定规模时,就能降低成本,提升使用率,增加运营收入,也便于规模化梯级利用、回收利用。再比如蔚能也会在研究正极材料的再生利用领域着力。如何在能耗更少的情况下,快速回到电池的再生产过程中,都是之后蔚能在电池全生命周期管理技术上的思考。
资产运营层面,蔚能公司始终站在客户的身后,配合客户,为消费者提供无感服务。消费者在购车时,根据自身实际使用需求选择租用不同容量的电池包,按月支付服务费,并且和电池购买用户一样,享受“可充可换可升级”补能体验。
目前,蔚能服务的主要人群是蔚来汽车的客户,但是陆荣华预计2023年开始会有更多的客户与蔚能进行多方面的合作。
3
电池资产的风控和增值
一个资产公司要持续发展,前提是资产安全和增值。
电池作为一项资产,面临的风险有很多,除了衰减,还有自燃、召回等极端情况。
这样的风险如何管控?
陆荣华用12个字概括,“质量的归质量,保险的归保险”。
陆荣华表示,如果是质量问题,电池供应商会负责,意外事故则由保险覆盖。他们已经与多家保险公司有合作。
而要做到增值,需要从两个方面着手,陆荣华将其概括为,全周期和标准化。
全周期是指从生产到回收,整个产业链进行统一管理。
据陆荣华介绍,他们增加收入的方式之一,就是尽量延长电池在车上的应用时间(寿命)。
在他看来,这比从车上拿下来做梯次利用,效率高得多。
标准化是指打造出通用电池包。陆荣华希望经过几年发展后,电池包将会分为几个型号,类似于92#、95#、98#成品油。
陆荣华虽然没有做进一步阐述,可以想象的是,电池包型号的统一将在各个环节节省大量资源,对电池资产的管理也会更加简单,在梯次利用环节也会更高效和便捷。
“通过这两种形式将庞大的电池资产运营起来,这样能够创造不一样的价值了,这是个体用户无法获取的价值。”
除此之外,原材料的价值更不容忽视。陆荣华举了一个例子说,运营接近1年的时间,他们资产公司名下差不多有2000吨的镍钴锰材料,到明年年底很可能突破1万吨。
这些金属材料的价格,市场上都是明码标价的。
4
目标:2025年管理千亿资产规模
这个模式要走通,单靠蔚能一家也不行。
在陆荣华看来,当市场上有2-3家电池资产公司的时候,才是电池租用模式的成功。而对于蔚能来说,市场份额做到最大才算成功。
目前蔚能的电池包,每月在以几千块的速度增长。在蔚能的未来远景中,将有更多的车企与蔚能合作,采用电池租用模式,届时全行业会有50%以上的用户都感受电池租用模式带来的补能体验。
陆华荣也给自己定了一个5年小目标:到2025年,蔚能的资产规模要接近1000亿。
目前蔚能员工数量为20余人,管理资产规模超过20亿元人民币。陆荣华认为,达到千亿资产的时候,蔚能的员工数量也只是过百人,即大概是平均一个人管理10亿资产。
蔚能的起步依靠的是蔚来的BaaS模式,天然的关系为蔚能的发展奠定了高起点,但是可持续发展,则需要独特的竞争力。
或许在早期构想中,蔚能应该是一家管理资产、对接金融的公司,但是随着对业务的认识更加深刻,他们将自己的禀赋定位在电池技术和数据智能,而非只是金融领域。
在蔚能看来,金融业务更应该是银行、金融公司的强项,光有金融不足以支撑一家资产公司的高速发展,因此,他们毅然选择电池技术和数据智能作为金融外的主攻方向。但这两项更像是电池制造企业的竞争壁垒,蔚能是否能构成第三方电池资产公司的核心竞争力,或许需要时间来给出答案。
——END——
分享好友
分享好友
更多精彩内容进入 [财经频道]
打开腾讯新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