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历经20年的终极博弈,《巴黎协定》为何如此重要?

隆基股份
3月前  
距《巴黎协定》的通过已经五年了。
回望整个过程,我们会发现,达成这一共识,绝非易事。
《巴黎协定》的主要目标是将本世纪全球平均气温上升幅度控制在2℃以内。确定这一目标的谈判并非一蹴而就,各国谈判者对2℃的讨论长达20年,成为了一场漫长的拉锯战。
从1995年,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IPCC)第二次评估报告(AR2)首次提出2℃;直至2015年,各国才终于围绕“2℃”形成国际共识,签署了《巴黎协定》。
至此,20年的纠葛终于告一段落。‍
▲ 2015年,巴黎气候变化大会通过《巴黎协定》
“法比尤斯先生,祝你好运!”当法国被推选为气候大会主办方时,代表们纷纷对担任大会主席的法比尤斯送来“祝福”。
几个月后,法比尤斯终于理解了这句“祝福”的含义:在大会期间,他们曾连续几天不眠不休,“甚至到文件通过的最后一分钟,我们都在说服那些不情愿的国家。”
2015年12月12日,195个国家在气候变化巴黎大会通过了《巴黎协定》,为地球的‍‍‍‍‍‍‍“脱衣散热大计”共同谋划。这是历史上第一个关于气候变化的全球性协定,显然也是21世纪伊始签署的“最重要的国际协定”。
在《巴黎协定》设立的“将本世纪全球平均气温上升幅度控制在2℃以内”的目标后,还有这样的半句补充:“并努力将温度上升幅度限制在1.5℃以内。
它透露出的是诸如图瓦卢一类小岛国的心声:为其国土存亡问题奔走呼吁着1.5℃减排目标。但从科学计算的减排路径来看,这是一个完全不可能达成的目标。
▲ 当地时间2020年12月11日,支持积极应对气候变化人士在柏林勃兰登堡门前点燃蜡烛,拼出“为1.5℃而战”的口号
《巴黎协定》签署五周年之际,2020气候雄心峰会以视频方式举行,75国政府首脑出席,代表着占世界经济体总量约70%、占全球二氧化碳排放量约65%的国家。
其中,45个国家更新或提高了《巴黎协定》中提出的国家自主贡献目标,24个国家提出了“净零排放”承诺,以及20个新的适应和复原力计划。
▲ 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在气候雄心峰会上发表讲话
但是,许多国家的政策执行力度和预期结果并不如人所愿。例如,澳大利亚曾承诺,到2030年该国碳排放量与2005年水平相比要减少26-28%。但根据2019年底的预测显示,按照目前的减排进度,2030年澳大利亚的碳排放量将仅比2005年的水平低16%。
澳大利亚并非个例,欧盟也曾因原定的40%目标无法实现2050年的碳中和,于2020年9月将2030年温室气体的减排目标增加到了至少55%。
可见,实现《巴黎协定》的2℃目标仍道阻且长
今年一月份,联合国开发计划署(UNDP)公布了一份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关于“气候变化”的民意调查结果——在全球120多万受访者中,近三分之二的人认为气候变化已构成“全球性紧急状态”,应采取更有力的行动来应对这场危机。
加速能源转型、推进绿色经济发展无疑是目前最有力的行动和解决方案。
联合国环境规划署《2020年全球可再生能源投资趋势》显示,新冠疫情对化石燃料行业造成严重冲击,而可再生能源相比以往更具成本效益,为各国在经济复苏中优先考虑清洁能源提供机会,使世界更接近实现《巴黎协定》的目标。
相信新能源的发展一定能为世界的“减碳控温”提供更多的机遇与可能性。
▲ 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
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表示:“未来十年是拯救地球免受气候灾难、污染和物种破坏的最后机会。”
2℃的共识,达成已是艰难,守住更是不易。
最后的0.8℃,未来的10年,我们一起努力,守住地球给人类的最后底线。
参考资料:
United Nations Development Programme (UNDP): The Peoples' Climate Vote
Frankfurt School-UNEP Centre/BNEF. 2020:GLOBAL TRENDS IN RENEWABLE ENERGY INVESTMENT 2020
China Dialogue:“动态”的《巴黎协定》是否足以应对气候变化?
UNFCC:The Paris Agreement
联合国:《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京都协定书
生态环境部对外合作与交流中心:气候变化框架公约和京都议定书简介
新浪财经:2009年哥本哈根气候大会简介
央视新闻:世界周刊丨《巴黎气候协定》的目标能实现吗?按下“绿色开关”需要你!
新华网:综合消息:领导人气候峰会聚焦创新方案应对气候变化
新华网:巴黎气候大会通过最终协议:控制温度升高在2度之内
中国青年报:法国宪法委员会主席讲述巴黎气候大会幕后故事:《巴黎协定》成功通过 中国扮演重要角色
新华社:参与《巴黎协定》4年谈判 这位气候谈判专家所经历的国际较量
凤凰网:气候雄心峰会线上举行 碳排放大国澳大利亚被“静音”
维基百科:《巴黎协定》
分享好友
分享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