困在新乡暴雨中:天就像破开了口子,堤坝被冲开水深近两米

界面新闻
3天前   界面新闻官方账号
夜里11点半左右,我看到窗户外面有红灯在闪,又听到人讲话的声音。轰轰的雨声里,听到人讲话的声音,感觉像梦一样不真实。
视频:河南新乡遭遇特大暴雨:最大雨量超500毫米 消防员跳进河中修堤坝,时长约1分6秒
暴雨中心已从河南省郑州市转移至新乡市、鹤壁市。
2021年7月21日8时至21时,新乡市西北部出现暴雨、大暴雨、局地特大暴雨天气,监测到最大降雨量达372.2毫米。
据新乡新闻网消息,新乡市区牧野站2小时降水267.4毫米,超过7月20日郑州两小时最大262.5毫米的降雨量。
7月22日10时40分,新乡市气象台继续发布暴雨红色预警信号,预计未来三小时内,辉县、新乡市区北部和卫辉北部降水量将达100毫米以上,强降水可能引发城市内涝和山区地质灾害。
界面新闻采访了新乡市及周边村镇的居民,他们讲述了自7月21日暴雨来临至今的受灾状况。他们的当中的许多人目前仍在求助,等待救援。
辉县胡桥乡南云门村,村里的房屋一楼几乎都淹没在水中。受访者供图
新乡市红旗区
我是新乡市第二人民医院的护士。7月21日晚7点多,天就像破开了口子,雨哗哗地落。
我们住在新乡市老城区的和湾胡同,整个胡同长不过150米,非常窄,只有约两步路宽。胡同里的房子大多是砖房,年头比较久了。雨这样落下来,没一会儿,胡同里就满是积水。
因为地势较低,往年夏天胡同也会积水,当时我没太担心。可暴雨下起来没完,吃过晚饭,水已经从胡同漫进我家房间,很快就到了膝盖的位置。
我想,一楼肯定不能待了,得带着我妈上楼才行。我们住的是老房子,要想上二楼,需要走房屋外侧,绕到铁质的楼梯架,沿着在房屋外搭建的楼梯上楼。
胡同里的水已经到了我大腿的位置,我们蹚水大概20米,抓住楼梯架,上了二楼。雨还是不停。等到晚上9点左右,我从窗边看下去,水已经涨到把一楼全淹没了。
那时我才感觉到害怕,房子太老了,我怕它有随时坍塌的风险。我在微博上发了求助,希望能有皮划艇来把我们载出去。
紧接着,我收到了志愿者的四、五十条电话和信息。有河南本地发来的,有江苏、江西的,大家都来问我们当时的状况,也帮忙联系救援队。
夜里11点半左右,我看到窗户外面有红灯在闪,又听到人讲话的声音。轰轰的雨声里,听到人讲话的声音,感觉像梦一样不真实。
那时,我也听不清来救援的人说了些什么话,只大概记得他们介绍自己是附近派出所的工作人员。
他们没有带救生艇,我们最后被救生圈带出胡同。整个胡同是黑漆漆的,没有一家亮灯,可能许多人都在涨水之前搬出去了。
从胡同出来后,附近的健康路上,水有膝盖那么深。我们在路上找了家酒店,里面已经没有空房,但我们也没力气再走,就凑合在酒店的大堂里待了一夜。
现在,这里停水停电,等跟你打完这通电话,我的手机应该就自动关机了。
新乡东环,107国道上的积水漫到人的小腿。摄影:高佳。
辉县市
我今年20多岁,是辉县的一名幼师。
我姥爷今年80岁,他现在一个人住在村子里的老房,水漫到他的膝盖。
他所在的村子是辉县胡桥乡南云门村,他的房子在村里算地势较高的,从房里出来会经过一个斜坡,现在斜坡处的水位已经到人脖子那么深了。
我听姥爷说,村支书昨天夜里和今天早上都提醒过村民。不少人收到下暴雨的通知后,去了村里礼堂避水,但他没去。他年纪大,心也挺大,没想过会来这么大的水。
现在他只能待在涨了水的房子里,我一想就觉得心疼。我现在在新乡市区,离他只有十几公里远,但城区也淹得厉害,地下道里漫出水来,私家车无法通行,公交车也停运了。
我舅舅和姥爷住同村,但两家之间隔了一座桥,桥也被淹了,舅舅无法走到姥爷家。
舅舅的儿子工厂里积了两米多深的水,昨天他去厂里查看情况,到现在没了消息,完全失联,舅舅也正焦头烂额。
我刚才给姥爷打电话,感觉他的精神状态还可以,但家里现在没水没电没燃气,吃饭成了最大的问题。姥爷存在家里的米、面之类又都浸了水,估计这一天根本找不到什么吃的。
我给我们当地的救援队打了电话,但一直不能接通。整个辉县情况都不好,他们可能顾不上像我姥爷这样的个例。而且看到那些比姥爷家水位还高的,我现在真不知道该不该麻烦救援队。
新乡北环。摄影:高佳。
新乡市凤泉区
我刚高中毕业,9月份就要去上大学了。
我们村叫秀才庄,属于新乡市凤泉区,村里的水是今天早上10点钟左右涨起来的。
我们村算个大村,人口近万,耕地有6600多亩,因为处在太行山冲积平原,有围村护田堤。
今天早上,堤坝被冲开了。只有两三个小时,村里房屋的一楼就完全被淹没,现在路面水深接近两米。
村里人分别扎堆聚在一起,家里房屋地势矮的、或者楼层低的,就到邻居家暂避。
我们家现在有20多个人,其中有7、8个小孩,小的还在上幼儿园,大的读中学。还有3个老人,其中一个生病卧床,生活不能自理。
现在,我们这里的雨还没停,街上的水流还是很急。可能因为凑在一起的缘故,大家情绪上都没出现什么问题,不紧张,也能谈笑说话。但也因为聚在一起人多,家里吃的东西顶多能撑两天。
村里现在已经停水停电了,信号时断时续。朋友帮我联系本地的救援队,有一支救援队回复说,他们没有皮划艇,目前过不来,其他的救援队都说需要等。
下午两点多钟,我收到志愿者的信息说,可能有三辆汽艇可以进村载人,但目前还没确定消息。
我现在拿着铁锨,正准备把屋里的积水往外舀,虽然可能起不到什么效果,但现在也没有什么别的能做的了。
记者 | 高佳
编辑 | 翟星理
【版权声明】本作品的著作权等知识产权归【界面新闻】所有,深圳市腾讯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享有本文的信息网络传播权,任何第三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分享好友
分享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