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州地铁5号线的“失联者”和遇难者

红星深度
2月前   红星深度官方账号
目前,部分“失联者”已经在医院被找到,他们从“失联者”变成了遇难者。家属承受不了这种打击,“就是下班坐个地铁,人怎么就没了?”
7月20日,郑州暴雨,一场意想不到的悲剧在地铁5号线上发生,12位乘客不幸罹难。
因为没有公布遇难者名单,一些遭遇亲朋“失联”的人陆续在网上发布求助信息,寻找郑州地铁5号线上的“失联者”——
乘客刘畅想给朋友惊喜,从山东枣庄来郑州给朋友过生日;
乘客邹德强和同事从上海来郑州出差,同事获救,他失联了;
乘客沙涛看着地铁里的水不断上升,发微信让妻子报警;
乘客肖捧捧最后一条发出去的信息是,“被困在地铁里了,但是已经开始往外疏散”……
目前,部分“失联者”已经在医院被找到,他们从“失联者”变成了遇难者。家属承受不了这种打击,“就是下班坐个地铁,人怎么就没了?”
【一趟日常的下班路】
辨认是她后,表弟仍不敢相信
肖捧捧,30岁,公司行政人员
7月21日晚10点多,李路赶到了郑州市第二人民医院。这是那晚进的第几家医院,他已经记不清了。表姐肖捧捧失联后,李路和亲戚朋友拿着照片,将郑州大大小小的医院找了个遍。
一天前,因暴雨积水,郑州地铁5号线列车在海滩寺街站和沙口路站隧道停运,雨水倒灌入地下隧道和列车内。随后,一场紧急救援牵动着无数人的心。据官方通报,郑州地铁共疏散群众500余人,其中12人经抢救无效死亡。
此前,肖捧捧的亲人朋友在网络上发布关于她的寻人信息。图据微博
雨还在下,路灯也灭了,洪水侵袭郑州市第二人民医院的痕迹还来不及清理。李路踩着淤泥进入医院大厅,两名工作人员在等着他……
身份信息都对上了,但李路还是不敢相信,“下班坐个地铁,人怎么就没了?”眼中噙满泪水,他先是用手扶住膝盖,最后干脆蹲了下来。
肖捧捧的家人正开车从外地往郑州赶,李路没敢把确认死亡的消息告诉他们。他们始终认为肖捧捧可能受伤住院了,或者手机被水泡坏了,一直没办法联系家人。
肖捧捧的妹妹贝贝向红星新闻记者回忆,7月20日下午5点20分,她听说郑州下暴雨,就给姐姐打了一个电话,姐姐说正在地铁上,到家了给她报平安。
肖捧捧,30岁,在一家公司做行政,每天坐地铁5号线上下班。事发当天,她从公司附近的中央商务区站上车,按照平时的节奏,地铁开过7站,到达沙口路站,她出地铁再走一会儿就到家了。
22日的郑州地铁5号线沙口路站,这也是肖捧捧生前每天上下班都要出入的站点。红星新闻记者 潘俊文 摄
然而,距她下车不到一个站、在海滩寺站和沙口路站中间时,列车停了下来,水开始涌进车厢。慌乱中,肖捧捧还算镇定,下午6点20分左右,她在公司同事群里发了一条消息:“被困在地铁里了,但是已经在往外疏散。”同事们纷纷表达担心,她又回复道:“疏散到安全地方就给大家报平安。”
可是最终,公司同事没有再收到她的信息,贝贝也没有等到姐姐的电话。肖捧捧最后的身影定格在同事手机里——下班前,她身穿白色T恤,头发用蓝色发圈扎起短马尾,和同事们有说有笑。
肖捧捧留在同事手机中的最后的身影。图据微博
【一次揪心的出差】
同事获救,他至今失联
邹德强,38岁,网络教育从业者
邹德强,38岁,在上海从事网络教育行业。过去这些年,他经常在全国各地跑,为一些教育机构提供软件服务。
邹德强。受访人供图
7月20日,他和一位同事从上海到郑州出差。结束当日的工作后,他们准备回酒店休息,但是雨太大了,两人在郑州人民医院附近的路边等了好久,始终没有打到车。
邹德强发在同事群里的视频中,他和同事两人站在路边台阶上,鞋泡在水里,他们看着路上奔涌的水,还开玩笑地说,“这是条大河吗?”
乘坐地铁前,邹德强和同事在街边打车时拍摄的视频。受访人供图
后来,查看地铁信息发现地铁还在运行,到他们所住的酒店只有两站,他便和同事从郑州人民医院站上了地铁5号线。没想到刚经过第一个站,列车就停下了。
据一起出差的同事王元龙回忆,他和邹德强原本挨在一起,后来大家听从列车长指挥撤离,先从车厢出来沿着轨道往外走,但是后来水很急、很猛,大部分人走到一半又被迫返回车厢,也正是这个时候,他和邹德强被冲散了。
当晚,王元龙被救援人员安全救出,送到安置点。因为长时间用力,他的胳膊已经没有任何力气,身上也留下多处伤痕。手机坏了,他通过工作人员联系到家人和公司同事,并一直在询问邹德强的情况。
邹德强失联后,公司上上下下都在想办法寻找他,领导派了两位同事开车赶往郑州,其余同事有的在网上发寻人信息,有的不停给郑州各个医院打电话。但是,截至7月22日中午,依然没有邹德强的消息。
【一次心惊的老友聚会】
失联一天多后,她打来电话报平安
刘畅,24岁,蛋糕店老板
刘畅,24岁,在山东枣庄开了一家蛋糕店。她热情开朗,爱笑,失联时身穿蓝白色条纹上衣,背着一个白色帆布包。
7月19日,刘畅从枣庄搭乘高铁到郑州新郑市的一家蛋糕店给朋友过生日。她没有和任何朋友说起过这趟旅程。“她想给我一个惊喜,所以直到她出现在店里,我们才知道她来了。”刘畅的朋友阿咪说。
此前,刘畅和阿咪同在郑州一家蛋糕店工作,两人关系很好,后来刘畅去枣庄开了自己的店,阿咪去了新郑市,但两人一直保持着联系。
阿咪记得,7月19日下午3点,新郑下着小雨,刘畅抵达蛋糕店,她们一起做蛋糕、一起吃饭,第二天下午,刘畅乘坐高铁前往郑州。
根据刘畅和朋友的聊天记录,阿咪推测刘畅当天下午乘坐了地铁5号线:20日下午5点左右,刘畅发了一段暴雨的视频,视频中,街边的一个井盖被冲开,不断有水涌上街道,积水淹过汽车轮胎。阿咪认出了拍摄视频的位置,其附近就是地铁5号线城东南路站。
刘畅失联前给朋友发的小视频。受访人供图
朋友根据视频中出现的商铺名,推测她20日曾搭乘郑州地铁5号线。受访人供图
“你还安全吗?”“请务必回复我的信息”……从那天下午5点开始,阿咪和朋友都曾多次给刘畅发送信息,但均未得到回复。
后来,郑州地铁5号线积水的新闻出来,她们更是担心。一边通知刘畅的父亲,一边在网上发布寻人信息。阿咪在微信朋友圈连续发布了4条寻找刘畅的信息,“小妹独自在郑州,已经超过24小时联系不上了。”
7月22日早上,一夜未眠的刘畅父亲接到了刘畅的电话,她被困在郑州一家酒店当中。此前,因为断电和通讯信号不畅通,她无法联系家人。刘畅父亲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听到女儿声音的一瞬间,他整个人都踏实了,他叮嘱女儿赶紧给朋友们报平安,“毕竟,有那么多人都在帮助我们呢。”
“失联者”变成了遇难者
肖捧捧、邹德强、刘畅,同一班地铁上的三位乘客,有的不幸罹难,有的至今杳无音讯,有的最终被证明有惊无险。而除了他们,网上还有其他郑州地铁5号线的“失联者”信息——
紧急寻人:姓名:芦笛;身高:170;性别:女;从20日下午在5号线地铁失联到现在。
寻人:沙涛,33岁,身高181cm,体重145斤,自乘坐5号线后,便与其妻子失去联系。乘坐地铁时身穿白色T恤黑色短裤,黑色凉鞋。
红星新闻记者询问失联者的情况,对方表示他们医院没有邹德强或沙涛,除了他们医院目前还有另外两家医院也在处理相关工作。
如今,部分“失联者”已经在医院被找到,他们从“失联者”变成了遇难者。
据媒体报道,7月21日下午5时许,芦笛已经确定遇难。她丈夫告诉红星新闻记者,他们现在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手机也快没电了,谢谢大家关心。第二天赶到郑州的肖捧捧家人,也给记者发来了信息:人已经确认没了。
7月21日晚,在李路与郑州市第二人民医院相关工作人员谈话时,工作人员透露,除了李路的表姐肖捧捧,还有一位遇难者等待家人辨认。
红星新闻记者 潘俊文 实习生 林倩冰
编辑 李彬彬
【版权声明】本作品的著作权等知识产权归【红星新闻】所有,深圳市腾讯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享有本文的信息网络传播权,任何第三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分享好友
分享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