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普会”成果几何 美国真正目的是稳住俄罗斯来对抗中国?

凤凰星
3月前   凤凰weekly官方账号
德国波兹坦大学国际政治学教授克莱默认为,“拜登此次欧洲行主要关注的优先目标,是要打造一个‘抗中联盟’。不管G7峰会、北约峰会,美欧之间的峰会,还有这次‘拜普会’,都能看出这一点。”
作者丨么思齐 刘嘉
编辑丨漆菲
“两位总统一握手,卢布立马升值了。”当万众瞩目的“拜普会”开启之际,俄罗斯卫星通讯社如此评价。
美俄两国元首时隔三年再度会面,寻求缓解当前剑拔弩张的关系。此次会晤双方并未达成任何重大协议,仅就战略稳定发表了一则简短声明,重申“核战争没有胜利者”。拜登和普京分别强调了各自的红线,还确定将向对方重新互派大使并可能交换俘虏。
“这次峰会从举办意义上来讲还是很重要的。”莫斯科智库俄罗斯国际问题理事会主任安德烈·库尔图诺夫(Andrei Kortunov)评价说,“因为它让俄罗斯与美国平起平坐。对普京而言,哪怕只有象征意义也是重要的。”

呼应36年前的美苏元首峰会

当地时间6月16日下午5时5分,美俄领导人峰会在瑞士日内瓦的拉格兰奇别墅(Villa La Grange)提前结束。
6月16日,普京与拜登的首次会晤将在瑞士日内瓦的拉格朗治别墅
峰会为闭门会谈,原本预期需要四五个小时,但实际会谈仅花了两个半小时。对于峰会提前结束的原因,拜登解释说,“我们的会谈涵盖了该谈的所有内容。”
据悉,此次会谈涉及新冠疫情、网络安全、气候变化、人权等多个议题,双方还就伊朗问题、阿富汗撤军问题、乌克兰问题等进行了谈判。
虽说外界对“拜普会”的期待值并不高,但其依然吸引了全世界的目光。毕竟美俄作为两个超级核大国,拥有全球90%的核武器,而眼下双方关系降至冷战以来的最低点,这让全球核安全面临严重挑战。
此外,峰会举办地也有一番深意。拉格兰奇别墅是一栋可以俯瞰日内瓦湖的18世纪别墅,而日内瓦也是苏联最后一任领导人戈尔巴乔夫和美国前总统里根36年前举办过元首峰会的地方。
本次会谈与以往的美苏对抗历史遥相呼应,预示着两国元首再度站在命运的十字路口,如果导航不当,将会造成全世界的灾难。
拜登与普京见面后,在日内瓦湖边举行了新闻发布会
拜登和普京在会后发布了《美俄总统关于战略稳定的联合声明》,称美俄将持续展开双边战略稳定对话。声明写道,“双方相信即使在关系紧张时期,也能够在确保战略领域的可预测性、减少武装冲突风险和核战争威胁的共同目标上取得进展。”
上海政法学院中国-上合组织国际司法交流合作培训基地欧亚研究所所长李新向《凤凰周刊》评价说,美俄双方非常担心战略失衡的问题。
“自2014年以来,双方在地区问题,特别是乌克兰问题上剑拔弩张。”他解释说,“对俄罗斯而言,北大西洋公约组织(下称北约)对其边界存在致命性的威胁,普京担心,一旦北约把俄罗斯逼到墙角,为了反击最终只能动用核武器,这将会造成灾难性后果。”
因此,近年来普京一直呼吁召开“五常峰会”(中国、美国、英国、法国、俄罗斯),让世界五大核国家来商讨核武器使用的问题。但美国前总统特朗普执政时对此很消极,并于2019年8月正式退出《中导条约》,这加剧了俄罗斯的担心。
李新指出,更何况俄罗斯眼下的经济环境也不足以支撑其再进行一次类似美苏当年的军备竞赛,因此普京主动延长了美俄签署的有关削减核武器的双边条约——《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New START),拜登政府也对此表示支持。
李新认为,此次“拜普会”跟上一次“特普会”(2018年普京和特朗普在芬兰举办的首脑会晤)有一个很大区别——上次几乎没有取得任何成果,这次虽然双方仍存分歧,但至少双方领导人能够坐下交谈,把自己的要求和埋怨向对方阐述,“本身已经算是成功了”。
2018 年 7 月 16 日,美国前总统特朗普和普京在赫尔辛基总统府会晤后出席联合新闻发布会并握手。
除了发表联合声明,双方在网络攻击问题上互表立场,表示将共同维护网络安全。此外,普京在会晤后称,协调乌克兰问题应以《明斯克协议》为基础,拜登也同意这一点。
《明斯克协议》指的是2014年9月和2015年2月,德国、法国、俄罗斯、乌克兰等四国为停止乌克兰顿巴斯地区战争,于白俄罗斯首都明斯克签订的停火协议。但近年来,乌克兰方面一直呼吁应修改这份协议,加强美国在结束乌东部冲突中的作用。
这次峰会还有一点让普京颇为满意——拜登将美国和俄罗斯描述为两个“超级大国”(two great powers)。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指出,在拜登努力创造更稳定的关系之际,这一形容使俄罗斯的地位得到了“显著提升”。
李新称,在此之前,无论是奥巴马还是特朗普执政时期,美方都认为俄罗斯不再是“超级大国”,而是一个“具有地区影响力的大国”。“因为除了核武器,俄罗斯其他方面都没有优势了。拜登给俄罗斯恢复名誉这一点,让普京非常高兴。”
峰会结束后,两位首脑在各自的记者会上均形容“会晤氛围积极良好”,但之所以这样表述,主要因为这场会面发生在美俄关系处于冷战以来的最低谷之际。
不少媒体指出,拜登与普京二人毫无互信可言,很多细节足以证明:包括会谈不含晚宴,两人分别举行单独的新闻发布会,而不是联合记者会。
拜登在与普京会晤后离开瑞士
拜登和普京之间显然也没有可以弥合美俄鸿沟的个人纽带。美联社记者称,除了握手时,两位总统似乎都有意回避直视对方的眼睛。
“这次峰会正值拜登入主白宫几个月,也是他第一次出国访问,而普京是应拜登要求前去会谈的。对俄罗斯来说,这当然是锦上添花的好事。”俄罗斯国际问题理事会的库尔图诺夫解读说,“此外,这也是一次正儿八经的峰会,不是在举行其他国际活动期间顺水推舟的那种短暂会面。”
对于拜登而言,此次峰会是一次关于“美国回来了”以及“我不是特朗普”的证明。但美国主流媒体似乎对峰会成果并不满意,对俄立场软弱是它们最大的担忧。
俄新社6月16日援引政治专家彼得·阿科波夫观点称,美国媒体的关切毫无疑问地表明,美国指望俄罗斯能改变其政策。“这种希望并不是由美国政府培育出来的,而存在于公众舆论之间,更准确地来说,是出现在塑造它的媒体当中。”
“这些莫名其妙的期待来自美国精英头脑中扭曲的世界图景。首先,建制派认为美国继续主宰游戏规则。其次,他们相信关于俄罗斯干涉美国事务一说,现在正在等待俄罗斯在受罚后做出改变。” 阿科波夫说。

美国欲稳住俄罗斯来对抗中国?

在拜登发出美俄峰会的邀请时,一直有西方媒体分析称,美国在寻求与俄罗斯关系正常化,主要原因之一在于中国,“稳定与俄罗斯的关系便可以全力以赴对抗中国”。
在会见普京之前,拜登也在其首个欧洲行中呼吁七国集团(G7)发起“一带一路”替代方案,制衡中国。
漫画源自网络
德国波兹坦大学国际政治学教授克莱默(Raimund Krämer)认为,“拜登此次欧洲行主要关注的优先目标,是要打造一个‘抗中联盟’。不管G7峰会、北约峰会,美欧之间的峰会,还有这次‘拜普会’,都能看出这一点。”
“从拜登近日出访的表态和公报声明来看,都指向了中俄。但他还是作了区分,把俄罗斯定位为威胁,把中国定位为竞争对手。”李新分析称,“如果与俄罗斯的关系不再恶化,美国就可以不再担心俄罗斯与中国联合,避免美国两条线作战,把主要精力放在中国上。”
拜登与普京握手
特朗普执政时期,美国似乎希望采取“分而治之”的策略对付俄罗斯和中国,他们试图模仿1970年代初基辛格对苏联和中国采取的“又拉又打”策略。
但中俄两国的专家指出,美国试图缓和同俄罗斯的紧张关系、集中对付中国的策略很难奏效。中俄都希望遏制他们眼中的美国霸权,即美国推行民主和单方面使用武力的做法。
在与拜登会晤前夕,普京接受美国全国广播公司(NBC)专访时表示,中国作为经济和人口大国正在快速发展,每个人都可以看到这一点,不必回避或者害怕,重要的是如何处理与它的关系。“我们不认为中国对于我们会是威胁,它是一个友好的国家,它不像美国那样宣布我们为敌人。”
对于记者有关“你认为你得到中国百分百支持了吗”的提问,普京回应说:“可以看到一些破坏俄中关系的企图,也可以看到这些企图正在实际政策中落实,你的提问也与此有关。我刚刚已经向你阐明了立场。”
“谈到俄罗斯会不会被美国拉过去,首要看拜登是否会解除对俄罗斯的种种制裁。如果制裁不解除,俄罗斯就不可能被争取过去。”李新直言,“更何况,美国民众、精英也不会允许拜登把普京当做友好人士来对待。”
“此外,普京非常清楚,如果俄罗斯跟美国联合对抗中国,那它也自身难保。因此不可能跟美国一起来向中国施压。”李新分析称,“俄罗斯会选择的路线更多的还是普京2019年在圣彼得堡国际经济论坛上说的‘坐山观虎斗’,维持中美俄之间的战略平衡。一旦失衡,局面就很难收拾了。”
“这是一项艰巨的任务。”卡内基国际和平研究院副院长、曾在克林顿政府担任俄罗斯问题专家的安德鲁·韦斯(Andrew Weiss)表示,“拜登政府的成员非常精明,知道普京无意就范、而让美国将全部精力放在中国问题上。”

美俄对彼此的看法很难改变

近年来,美俄之间新仇旧恨不断叠加,能在这样的时刻坐下来沟通已属难得。双方关系的转折点可追溯到2014年的乌克兰危机,根源在于克里米亚的易主。
自苏联解体、乌克兰独立以来,克里米亚是乌克兰境内唯一的自治共和国。但在俄方的支持下,克里米亚于2014年3月举行全区域性的归属公投,之后正式宣布脱离乌克兰,加入俄罗斯。
但乌克兰、美国、欧盟以及大部分西方国家并不承认此次公投。俄罗斯闪电般地接管克里米亚,突然改写了地缘政治格局,也彻底改写了美俄关系。
乌克兰危机爆发以来,美欧对俄罗斯实施了多轮制裁。有俄罗斯媒体统计,自2014年制裁开始至2021年5月以来,俄罗斯有400多名个人、500多个实体被列入美欧制裁名单,涵盖高官、商人、银行、能源公司、军工企业、媒体等。制裁理由五花八门,包括克里米亚危机,在乌克兰东部煽动暴力,支持叙利亚巴沙尔政权,干涉美国大选,对美国发动网络攻击,侵犯人权,限制媒体自由等。
俄罗斯在克里米亚的空降演习
即便是早前主张对俄“友好”的特朗普,在美国国会的压力下也于2017年7月签署了“史上最严厉”的《以制裁反击美国敌人法》,进一步扩大对俄制裁。作为回应,俄罗斯于次年出台《应对美国及其他国家不友好行为法》的反制裁法案。
与此同时,北约不断加强在东翼的防卫,在8个成员国设立新的指挥中心,旨在支持约2万人的快速反应部队。2017年,北约向波罗的海国家和波兰轮换派驻了4个多国部队战斗群,总人数达到4500人。
在加强军事部署的同时,北约亦指责俄罗斯在波罗的海到黑海之间的北约边界上采取挑衅性军事行动。另外,前俄罗斯裔双面间谍斯克里帕尔2018年在英国中毒、北约2019年发声明支持美国退出《中导条约》等事件,进一步激化了西方与俄罗斯的矛盾。
拜登上任后,美俄双方在军控领域进行了有限合作,但在乌克兰、网络安全、人权、干预选举等问题上分歧突出,对抗加剧。
今年3月,拜登在接受采访时将普京称作“杀手”,还说后者会为干涉美国大选“付出代价”,一时间让俄罗斯舆论炸了锅。
随后,美国政府于4月15日以俄罗斯进行网络袭击、干预美国大选等恶意活动为由,对俄实施大规模制裁并驱逐10名俄外交人员。次日,俄罗斯宣布驱逐10名美国驻俄外交人员,以回应美方的制裁。5月,俄罗斯正式将美国列入“不友好国家”名单,这将禁止俄罗斯公民在美国外交机构工作。
不仅如此,美俄关系也沦为美国政治内斗的牺牲品。特别是在特朗普深陷“通俄门”后,所有反对特朗普的民主党人都将俄罗斯问题视为攻击特朗普的政治工具,并呼吁对其展开全方位调查。直到现在,许多民主党人仍然对俄罗斯干预 2016 年美国大选感到愤怒,希望拜登能对俄罗斯施加最大的压力。
西方对俄罗斯的经济制裁带来的结果是两败俱伤。2019年6月,普京在与民众的连线通话活动中表示,俄罗斯自2014年以来因制裁损失了约500亿美元,而欧盟损失2400亿美元,美国损失170亿美元。
与俄美相比,俄欧之间的贸易往来和经济依存度更高——俄欧贸易额从2013年的约4100亿美元降至2020年的约2190亿美元。
这让俄罗斯只能通过加强与中国等国的经济合作寻找新出路,但这不足以解决该国经济多年停滞不前的困境。因收入水平下降,俄罗斯民众的不满情绪也在堆积。
俄罗斯人均GDP走势
经过此次会晤,美俄双方在经济制裁、乌克兰问题、北约东扩等核心矛盾上几乎都没取得进展。
美国进步中心高级研究员、跨大西洋关系专家马克斯·伯格曼(Max Bergmann)认为,“这次不像是一般峰会,只是个会议。双方都没有期望取得什么成果,因为目前美俄合作的空间不大。相反,这只是美国谋求与俄罗斯关系降温,并与俄罗斯划清红线的会议。”
但伯格曼承认,峰会成果虽小,但见面还是很重要的,双方至少商议了重启核问题谈判、重新任命大使等事务。“未来真正的考验是俄罗斯是否会改变其行为,淡化其对美国和欧洲的敌对行动。”
库尔图诺夫也认为:“普京相信美国是对俄罗斯不怀好意的敌对国家,(峰会后)他的这种看法不会改变。不过,俄罗斯有可能考虑将紧张关系降温个几度。”
“俄罗斯当然不会因为一场峰会就哭着跑回家,然后投降。”美国智库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CSIS)战略技术项目负责人詹姆斯·路易斯(James Lewis)说,“相反,为了试探拜登政府的意志,他们会继续我行我素,看看你能把我怎么样。”
(崔香对本文亦有贡献)
分享好友
分享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