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普会”余波荡漾,美俄关系将如何演变?

纵相新闻
3月前   纵相新闻官方账号
从日内瓦会晤之后白宫的动作和动态看,今后拜登政府对俄战略与策略将立足于三个方面:一是进一步劝说,二是适时适当施压威压,三是不择手段地诱拉。三者将会在不同的情势和场景下贯穿实施,但能否见效,要看今后的互动,而并非拜登一厢情愿可以实现的。
东方智库首席研究员 周远
美俄首脑在日内瓦湖畔的会晤,引发国际舆论持续高度关注。美国CNN报道说,就连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恐怕也很想问问拜登在会晤中究竟对俄罗斯总统普京说了些什么,拜登对此次会晤有何感悟,因为目前的阵势看似简单,但又很有些让人捉摸不透。
(图片说明:6月16日,美国总统拜登(左)和俄罗斯总统普京在瑞士日内瓦的拉格朗热别墅举行会晤。新华社发,Pool图片,丹尼斯·巴利布斯摄)

所谓的“大三角”关系会改变?

其实,人们真正感兴趣的不只是日内瓦会晤,而是此次会晤后的美俄关系将会如何演变,因为这与当下和未来国际局势的演变密切相关。美中俄历来被认为是国际“大三角关系”,这种关系的任何变动都是有重大影响的。华盛顿试图以自己的战略需要和图谋改变这种“大三角关系”,但恐怕没这么容易,俄罗斯是有很强的战略定力的,普京对于牢固的俄中新时代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已经不止一次地强调和阐释,美国破坏不了。普京在会谈后的次日在莫斯科表示,“拜登是专业的领导人,与其打交道需要非常小心”。
是的!此次美俄首脑会晤,既正常也不正常。从“正常”来看,美俄举行过多次首脑会晤,仅普京上台以来就与美国四位前任总统举行过会晤,但往往是场面热闹或舆论喧哗一阵就过去了,美俄关系依旧未见实质性变化,相反还引起国际舆论尤其是美国舆论大哗甚至质疑。
从“不正常”来说,美国过去几届总统上任后,基本都是首先忙于处理内政和外交问题,而没有在上任之初就急匆匆地提议与俄罗斯总统会晤,此次拜登算是开了先河,且此次会晤是他首先提议并坚持推进的。论政治、外交资历,前几任美国总统显然都是无法与从政多年并一直身居美国政治外交核心圈的拜登相比的,也即拜登如此老谋深算的人是不可能意气用事犯傻的。
国际形势风雨如磐,变化多端。各种力量的对比和格局的演变是常有的事。美国作为世界超级大国,虽然无法左右国际局势和格局的演变,但作为国际主要力量,美国对于国际和地区局势总试图呼风唤雨,影响局势,试图竭力维护美国的全球利益和世界霸权地位。

美俄首脑会晤:既正常也不寻常

国际局势的演变,看似乱象万千,波诡云谲,但实际主要是世界大国关系抑或大国力量对比的演变,而美中俄作为世界主要政治、外交和军事、安全力量,在世界的演变中始终是主要的力量抑或支柱,至于经济、贸易和科技的竞争发展及其给世界带来的各种影响变化,固然也很大,但并非世界演变的决定性因素。
拜登属于说的有点儿好听,但城府很深,做得相当阴险缜密。如果说特朗普骨子里毕竟只是个商人,更多考虑的是商贸利益的话,则拜登是个职业政治家、外交家和战略家,他在国际政治中不断强调所谓的美国“民主人权”价值观,使得国际关系更加错综复杂。
美俄日内瓦会晤并不像一些新闻说的那么简单,它深藏了很多东西。会晤的影响也会慢慢释放,后果也会慢慢显现,拜登是老谋深算的,现在看来,至少会晤前的很多悲观预测是错误的。
随着美俄日内瓦会晤的结束,各种内幕不断被挖掘,日内瓦会晤前因后果的轮廓也进一步清晰。但美俄关系的真正内幕,外人是不得而知的,这个核心机密仅仅由美俄两国首脑掌握,而且这种机密是必定会随着国际局势的进一步演变而演变的。美俄两国外长虽都是各自总统最信任的首席外交官,但在拜登与普京一对一会谈的两个半小时里,他们并没有被允许参加。
(图片说明:这是6月15日在瑞士日内瓦拍摄的拉格朗热别墅。新华社记者 郭晨 摄)

研判今后美俄关系演变的四大关注点

拜登虽注重领导人交往的密码,但从目前美方双方已透出的各种信息看,美俄日内瓦会晤及之后的动向,有四点是值得高度关注的,它们预示着今后美俄关系演变的大方向和大概率。
1、拜登急于举行美俄首脑会晤是其本人和华盛顿当局的一步战略大棋。美国一些媒体分析说,拜登从政多年,虽身居高位,但从未大权在握,即便是给奥巴马当副总统并主管美国外交外事,也基本是听人吆喝,主要是根据奥巴马的指令办事,有不少事情是违背其本意和判断进行的,拜登因此很不甘心,有时还感到些许憋屈。
对此,拜登本人在上任后首次与七国集团、北约组织和欧盟国家领导人首次进行视频连线会议时,实际也表达了这种心迹和心态。拜登自认为是有国际局势大观察、国际战略大智慧、大视野和大格局的人,他要向国人、盟友和世界同时强烈展现“美国回来了”。
美媒分析说,直到去年11月美国大选结果揭晓,美国政坛都有许许多多的人认为拜登的一生也就如此了,不可能圆上总统梦,而他却不无出人意料地入主了白宫。如今大权在握,拜登发誓要亲自谋划操刀美国国际和外交大局,以美国掌门人的身份与世界大国领导人会晤,“直接目视和审视他们的神态,由此感知他们的心理心态”。
拜登把普京视作其最想见并希望最早见到的外国领导人。拜登自己直白地称,其实国际外交没有那么复杂,关键是与国家领导人打交道,事在人为,只要掌握好这个密码,其他一切都可以迎刃而解。拜登试图通过与普京的直接接触,给他的美国前任总统、美国国民甚至世人看看,他们也许不敢想和搞不定的事,他是如何做到的。美媒这些分析不无道理,但这些决非拜登提议并竭力推动美俄迅速举行首脑会晤的全部想法。
(图片说明:这是6月15日在瑞士日内瓦拍摄的拉格朗热别墅外围拉起的警戒铁丝网。新华社记者 郭晨 摄)
实际上,拜登此举是在默默观察国际风云变幻几十年、对美国当下及未来的国际竞争博弈全方位进行利弊权衡后,所做出的重大战略性决策,他下一盘美国乃至世界战略博弈的大棋,以给美国留下他的政治外交遗产。
拜登的这盘大棋既有别于当年的美国罗斯福总统、也有别于当年的尼克松总统和特朗普总统,他既想避免当年美国战略失败失误的覆辙,又想以自己的世界观和价值观重新塑造国际秩序、美国外交和国际关系,力图改变目前对美国严重不利的国际竞争博弈大环境。
因此,尽管美国舆论对于拜登首先提议和急于与普京举行首脑会晤有各种非议质疑,但拜登仍坚定不移地推进,而且厚着脸皮主动给普京打电话约会。
虽然目前美国舆论特别是特朗普及其支持势力,仍在不断嘲笑攻击他,指责他从日内瓦归来两手空空,而让普京得到了他所要得到的一切,但拜登根本不这么认为,他自称把想办的事办成了;他见到了久别的普京,目测了普京,把脉了普京的心态,并且把他想说的话当面说了。至于特朗普之流那些冷嘲热讽的话,在美国和国际政坛都是掀不起大浪的,就连被认为与特朗普关系“很铁”的普京,也认为拜登与特朗普有很多不同之处,是一个经验丰富的美国领导人,而特朗普虽不无才能,但过于冒冒失失。
2、美俄日内瓦会晤只是美俄新一轮首脑接触的开端,后续美俄顶层和高层互动还会继续进行。对于日内瓦“拜普会”的成果,虽然不乏各种舆论嘈杂,但从目前美俄两国总统的直接表态评价、美俄主流媒体和国际主要媒体的报道和分析评论看,这至少是一次出乎事先各种悲观预测的比较顺利的首脑会晤。
至少有三点可以说明问题:一是美俄首脑会晤如期如愿举行了,这本身就是美俄关系的一大动向和不寻常的变化;二是拜登和普京都公开表示了满意,并都作了较高和较为客观的评价;三是会晤是务实高效率的,期间讨论了美俄关系中的各种问题,彼此都把立场观点拿到了桌面上讨论,虽有明显分歧,但并无激烈争议和争吵。
在美俄互相攻击和敌对了这么多年,尤其拜登上任以来美俄关系进一步恶化,两国总统互相人身攻击和嘲笑的恶劣背景下,能出现这样比较平和的首脑会晤气氛,非同寻常,这至少表明无论是拜登还是普京,都注重美俄关系缓和改善的大局,而不希望进一步扩大矛盾,激化分歧,进行新的冷战和热战。同时,也表明美俄首脑彼此在一定程度上是相互尊重的,也是愿意听取对方不同意见和诉求的。对于不该谈的事或分歧过大的问题,如乌克兰问题等,双方很快就避过了。
其实,无论是拜登还是普京,两者的立场、价值观和追求诉求相差太远,彼此心里都很明白,也许他们永远也不会达成真正的一致,但出于策略考虑的需要,暂时缓和气氛缓是可以做到的,也正因为此,美俄双方得以进行了长达4个小时的单独会谈和小范围会谈,并尽力在某些方面达成某种共识。
拜登与普京的首次会晤不在于具体达成了多少共识和一致,而是为今后的进一步接触和首脑、高层会晤奠定了基础,营造了进一步外交接触和较量运作的空间。从这个意义上讲,美俄双方都达到并超出了预期。双方虽然没有联合举行记者会,也没有发表整体性的联合声明,但就稳定美俄战略关系发表了联合声明,对美俄双方来说,这个分量已经足够了。稳定美俄关系,抑或稳定俄罗斯,是当下及今后拜登对俄战略的底线和主要目的,对此要害要看清楚。
3、拜登大概率会继续积极推进对俄战略、策略与关系改善政策,并试图竭力把美俄关系引导到美国全球新战略、美国新竞争和新对抗的战略轨道之中。从日内瓦会晤之后白宫的动作和动态看,今后拜登政府对俄战略与策略将立足于三个方面:一是进一步劝说,二是适时适当施压威压,三是不择手段地诱拉。三者将会在不同的情势和场景下贯穿实施。而拜登发力的重点对象无疑是普京,但能否见效,要看今后的互动,而并非拜登一厢情愿可以实现的。
美国当局的战略图谋是赤裸裸的,但拜登在国际上的表现方式与特朗普相比是诡秘的,因而具有很大欺骗性。拜登对俄罗斯明显在采取求同存异的诱拉手法,他在日内瓦会晤后不回避与俄罗斯的各种矛盾分歧,但表示“在我们有分歧的地方,我想让普京总统了解我为什么说我所说的,为什么做我所做的,以及我们将如何应对损害美国利益的特定类型的行动”。
拜登还称,“我告诉普京总统,我的议程不是针对俄罗斯或其他任何人,而是为了美国人民,抗击新冠疫情,重建我们的经济,重新建立我们与世界各地的盟友和朋友的关系,以及保护我们的人民。这是我作为总统的责任”。这些似乎直白的话,莫斯科比较能接受。
据报道,拜登在与普京会晤时没有直接谈及中国,但在事后的记者会上称,“中国正在前进,一心想要竞争……寻求成为世界上最强大的经济体和世界上(规模)最大、最强大的军队”。而俄罗斯“正处在一个经济正在挣扎的情况下,需要以一种更积极的方式来推动它,包括在经济增长方面”。拜登因此相信,“我不认为他(普京)在寻求与美国进行冷战。我真的相信他是这么想的,他明白这一点”。
4、美俄基本矛盾和根本分歧将延续,这是两国历史与现实、国际与国内的诸多因素决定的,但美俄关系在特定情势和格局下发生某些变化、出现某种缓和是可能的。前者并非美俄首脑就能决定,而后者是拜登和普京都可以把控和有可能调节的,除非他们没有这样的心理、动机、目的和需要。
舆论注意到,俄罗斯总统新闻秘书佩斯科夫在日内瓦会晤后的次日表示,无论在峰会前还是峰会期间,美方未对俄罗斯发起任何指责,这是积极向好的。“昨天确实是非常紧张的一天,特别对于总统普京而言。在长期的筹备之后,仍有相当多的工作要做,而且我们知道不仅是俄方这样,美方也如此。我们从一开始就预言不要对这场峰会抱过高期望,但现在我们可以说,基于总统的评价,峰会的结果总体是向好的。”他认为,“鉴于两国元首有机会直接向对方阐明立场、或多或少地了解了可以在哪些方面相互协作、目前哪些方面由于意见分歧而无法相互协作,峰会富有成效”。

美俄关系的改变并不取决于美方

美俄关系今后的走势,抑或改变,显然不取决于美国一方,而取决于美俄双方。美国特别是拜登设法威压、诱拉俄罗斯的目的和动机是明确的,而俄罗斯对于改善与美国以及通过美国改善与整个西方关系也是有现实需要的。
既然如此,那么需要思考的问题是,莫斯科会无视华盛顿当局的喊话和诱拉,如果继续与美国对抗冲突的动机和目的又是什么,利益又在何处?看清拜登设的棋局,看清美国的战略意图,再研判美俄关系的本质,对今后美俄关系可能的演变脉络也就基本清楚了。
对任何国家而言,国际关系和外交都是要立足于自身,而不指望和受制于任何其他方面。自身的国力和实力不断壮大、战略的坚定不移和国际感召力的不断增强,才是排除各种干扰和不利因素,立于不败之地的关键。
分享好友
分享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