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一公民非法入境印度被捕,家人披露内情,曾被怀疑是间谍

凤凰WEEKLY
一个月前   凤凰WEEKLY官方账号
去年,印度出现大批小额贷爆雷的时候,很多中国人被抓,田女士也考虑过关店,当时怕一些背景复杂的住客会连累到旅店。但丈夫认为,新装修的成本压力太大了,自己也没有做违法的事情,所以坚持营业。
文/张楠茜 编辑/漆菲
最近一周,中国人何均维的拼音名字,频繁出现在印度各大媒体的新闻报道中。据称,何均维6月10日试图从印度和孟加拉的边境进入印度,他的入境证件不齐全,被印度边境安全部队当场抓获,因偷渡被拘留在当地。
6月16日,他的妻子田女士告诉《凤凰周刊》,指控何均维非法入境的案件已于当日开完庭,法院给予10天时间进行延期调查,将于6月25日再次开庭。
何均维来自河北,在印度古尔冈经营旅店,去年12月从印度回国。田女士称,何均维此次去印度是因为一起电话卡金融诈骗的案件。他曾被印度反恐部门怀疑为“间谍”,后又称涉及金融诈骗,而被下了逮捕令。
何均维非法入境印度时被逮捕
此前半年内,他多次和印度反恐部门进行电话、whatsapp、邮件的沟通,申请签证却遭拒绝。再去印度,一是为了自证清白和解决案件,二是出于对被捕入狱近半年的中国员工、印度董事的担心。
中国驻加尔各答总领事馆在6月12日就此事发表声明称,对该中国公民个人信息在网上被大肆发布,印度媒体直接将涉案人员称为“间谍”以及将案件列为“重大成就”,表示不满和失望,强烈要求印度有关部门确保案件审理公开、公正,并且及时负责地发布相关信息。
“他只是想去把两个同事换回来”
6月11日,印度多家媒体报道,有消息人士称,中国公民何均维试图自印度西孟加拉邦马尔达边境地区入境时被拦截,随后被拘留在马尔达地区。
印度边境安全部队发在社交媒体上的一篇帖子称,何均维身上有一本中国护照,一台笔记本电脑,两部iPhone手机,一张孟加拉国 SIM 卡、一张印度 SIM 卡和两张中国 SIM 卡等物品。
多家印媒还称,由于印度北方邦首府城市勒克瑙的反恐小组(ATS)已对何均维发出了逮捕令,他无法在中国获得印度签证。因此他从孟加拉国和尼泊尔获得了签证,来到印度边境。
田女士告诉《凤凰周刊》,他们夫妻二人在印度古尔冈经营一家华人酒店,她和丈夫先后在2020年的3月和12月回国。截至2021年1月,店里有一名中国员工、20多名印度员工。
古尔冈离首都新德里只有几十公里距离,是新德里的卫星城。不仅是北印度最大的IT和高科技中心,也是大部分外资公司在印度的总部所在地,被称为印度的深圳。中国的很多基建公司、手机公司和IT电信公司都聚集在古尔冈,因此这里也是中资员工在印度的最大聚集地。
今年1月24日,店里的中国员工孙江被印度反恐部门带走,说他是间谍。一个多月后,在另一座城市的印度董事Prushan也被带走了。与此同时,在中国的夫妻二人也被印度政府下了通缉令。
近半年来,夫妻两人一直生活在巨大的压力之下。不仅开旅店的钱打了水漂,看着和自己共事的中国员工、印度董事入狱,却无能为力。
田女士称,5月20日,印度董事Prushan的母亲因为身患新冠肺炎而去世,何均维为他请的律师希望申请假释,让他回家吊唁,最终却没能申请下来。Prushan在狱中状态糟糕,一度通过电话讯息告诉何均维称自己要自杀。而中国员工孙江入狱快五个月了,一直无法和家人通电话。
据田女士称,何均维多次联系过印度反恐部门,表示可以配合调查,也希望他们出示证据,但没有结果。印度反恐部门的一位领导让他回印度解决事情。何均维申请签证,包括商务签、工作签证,先后被拒绝。
为了两名员工的事情,他们联系过中国大使馆,试过申请领事保护,也找过印度的律师、小有威望的印度官员,向中印两国的媒体发声,但都没有进展。
“他想回去把两个人换回来,这个决定是很错误的,但也有难言之隐。”田女士说,丈夫离家前还说,只是去广州和金华出差,“但没想到他还是执拗地去了印度”。
何均维被捕后,中国驻加尔各答总领事馆在6月12日发表《关于中国公民在印度和孟加拉边境被拘留的声明》称:“令我们强烈不满的是,该中国公民的个人信息,包括护照复印件、个人资料照片和视频,被无视隐私权地在网上大肆发布。一些媒体在没有正当法律程序的情况下,直接将涉案人员称为‘间谍’,将案件列为‘重大成就’。”
同时,中国驻加尔各答总领馆强烈要求印度有关部门根据《维也纳领事关系公约》和有关政府的法律法规,立即采取措施,维护涉事中国公民个人隐私的合法权利;确保案件审理公开、公正,及时、负责地发布相关信息。
被指控“利用电话卡搞欺诈”
让何均维冒险入境印度、夫妻二人被下通缉令的,是一起涉及印度电话卡的案件。此前,他们被印方认为是间谍,主因是倒卖印度电话卡。
“在印度,SIM 卡是实名制的,有人会去印度农村收身份证明,可以办一堆东西(电话卡、银行卡、网络贷款等等)。”据一位在印度生活多年的知情人士介绍,倒卖电话卡有着巨大利润,不少中国人和印度人都在这个灰色产业里运作。
而对于何均维夫妇来说,“电话卡的噩梦”始于2020年9月,他们的旅店开始为回印度的中国人提供上门收行李、发行李的服务。
据印度媒体Dnaindia报道,“何均维和他的同事过去常常把 SIM 卡藏在内衣里,然后寄到中国。这些 SIM 卡被用来入侵账户并进行多种金融欺诈。他们的目的是欺骗人们使用 SIM 卡从货币交易机中取钱。”
对于上述指控,田女士予以否认,坚称丈夫和自己都没有犯罪。据她介绍,行李有寄回国内的,也有寄到全球其他地区的。行李送到海关会扫描验视,有清关单、正规发票、单号,收货人也可以提供证据,证明他们没这么做过。此外,还有一个中国女生的EMS行李退回印度,这些都可以证明他们的清白,但有关部门并没有去查过。
田女士回应称:“第一,当时在我们酒店搜查,没有找到所谓买卖的电话卡;第二,没找到所谓买卖电话卡的收付款记录;第三,没有找到所谓的接收人;第四,他们说是谁谁谁给我们电话卡,但这个人怎么给的,他们没有证据。”
“一开始将我们这个案子定性为‘恐怖组织’、‘间谍案’,后来没找到证据,又成了‘网络犯罪’、‘经济犯罪’。”田女士说,印度相关部门压根就没有完整的证据链,而让他们夫妻二人蒙受了不公平的待遇,“印方在没有实质物证的情况下随意逮捕人”。
“每天活在巨大的无助感中”
何均维2008年大学毕业,第二年就来到印度,先是公司外派,后来做外贸,开旅店,在印度生活超过10年。
2019年6月,他们决定把原本24间房的旅店扩张到100多间房,再对两个餐厅、一个宴会厅重新装修。到了2020年1月,装修还没完成,疫情来了。等到2020年6月装修完成,酒店靠送外卖、蔬果、鱼虾来贴补员工的工资,其间也发过行李,最终勉强存活下来。
疫情期间,基本所有的华人酒店都关门了,他们的酒店却帮助了一千多位中国人回国,提供接送车、做核酸检测等服务。去年,印度出现大批小额贷爆雷的时候,很多中国人被抓,田女士也考虑过关店,当时怕一些背景复杂的住客会连累到旅店。但丈夫认为,新装修的成本压力太大了,自己也没有做违法的事情,所以坚持营业。
田女士说,随着中国疫情管控解封、孩子要上学,她于2020年3月回国,后来她的罪名成了“畏罪潜逃”。何均维通过签证延期、获得离境许可批准后,于2020年12月回国,却成了印度官方口中的案件“主谋”、“畏罪潜逃”。
去年4月,何均维作为在印度德里的华人接受过某视频网站的采访,介绍了印度当时疫情管控手段强硬,现在他被抓的事情曝光后,当时接受采访时说的话,“真实的印度并没网上说的那么糟”,让他再度成为被攻击的对象。田女士表示,会保留追责无良媒体和网友,侵害其丈夫隐私权和名誉权的权利。
田女士说,在孙江和Prushan被抓之后,他们一直感到十分愧疚,一直在帮他们找律师、联系各个部门。35岁的孙江来自河北农村,未婚,父母一直盼着他回去,何均维甚至不敢告诉他的父母,和其他亲戚联系处理他的事情。而Prushan的母亲去世后,是其父亲在为他的事情和有关部门交涉。
上述旅引人士分析称,从去年开始,有不少中国公司在印度被爆出诈骗案,也有印度人因此家破人亡、上吊自杀的新闻。
在此背景下,印度警方在处理类似案件的过程中,一是办案心急,因为不了解这些诈骗的商业模式,容易抓错人;二是中国公司愿意花钱把人捞出来,所以抓中国人、赚好处费,变成某些警察局的生财之道。
之前为了让中国员工和印度董事能平安出来,田女士和何均维找过多个律师。她说,印度律师看钱办事,目前已经总共花了40多万人民币,连案情记录也要花钱买。现在,丈夫又进去了,她背着巨额债务,还要管老人、小孩,每天都活在巨大的无助感当中。
“奋斗了十几年、投资千万人民币在酒店里,现在全部都搭进去了。”田女士说,“我现在对印方就一个诉求,那就是公平执法、不掺杂任何政治因素。”
(文中孙江、何均维均为化名)
分享好友
分享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