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岁猪坚强离世,相当于人类百岁!饲养员:它的坚强是真实的

封面深镜
3月前   封面新闻原创深度报道栏目官方账号
龚师傅说:“其实猪坚强,很多网友那些就是质疑说猪坚强是不是原来的。其实很简单,它的背上有几道那种黑花,黑花就是它很明显的一个标志。以前来看过它的人就知道,绝对没有换过的。那些不知道的或者说半途当中听说的人,是胡说八道。当时我就是尽量给他解释,解释说怎么区分出真正的猪坚强。我就只能这么细心地解释,信不信当然是由他了。
封面新闻记者 曾洁 杨帆
6月17日,建川博物馆官方微博发布消息称:“猪坚强于16日晚10点50分因年老衰竭往生。” 14岁高龄、在建川博物馆生活13年的“猪坚强”走完了传奇的一生。据了解,猪的14岁几乎相当于人类的百岁,“猪坚强”堪称长寿。
2008年5月12日的汶川地震中,一头家猪在村民万兴明已成废墟的家中奇迹存活36天,一时闻名全国被称为“猪坚强”。随后建川博物馆花了3008元将猪坚强买走,又捐赠了一万元资助万兴明家。猪坚强被接到四川建川博物馆生活。最后一直照顾猪坚强的是饲养员龚国成,接受封面新闻记者采访时,龚国成介绍了从2015年接手照顾猪坚强6年来的点点滴滴。
建川博物馆:计划在猪坚强“家里”放些生前用品
建川博物馆宣传负责人魏建民在接受封面新闻记者采访时说:“我也是早上刚刚知道猪坚强去世的消息,现在樊馆长正在重庆出差,上午他会和我们讨论接下来如何处理猪坚强的后事。下午建川博物馆的官方微博和微信会统一发布关于猪坚强的最新消息,请大家稍安勿躁。”
封面新闻记者问他,会不会给猪坚强修建一座小小的迷你博物馆或者纪念碑及雕塑,魏建民表示,这些暂时还未考虑,不过之前有计划等猪坚强走后,在它的“家里”放置陈列一些它的生前用品给大家怀念。
饲养员:猪坚强是一种精神
龚师傅说:“其实猪坚强,很多网友那些就是质疑说猪坚强是不是原来的。其实很简单,它的背上有几道那种黑花,黑花就是它很明显的一个标志。以前来看过它的人就知道,绝对没有换过的。那些不知道的或者说半途当中听说的人,是胡说八道。当时我就是尽量给他解释,解释说怎么区分出真正的猪坚强。我就只能这么细心地解释,信不信当然是由他了。
猪坚强它是不必要的(换的),就像那些网友说的,至于说换了几代啊什么的。我说是绝对不可能的,因为我们馆长樊总来说,首先他最终的心意是什么呢?就是一种学习的精神。觉得它有学习的精神,它死了过后就做标本展览。就不是说我们为这样那样些乌七八糟的,不可能。它是一种真正的学习精神,是真正的猪坚强。所以说很多网友的质疑是不必要的,稍微懂一点科学理论的人的话,仔细观察都觉得,这个猪绝对是真实的猪坚强。就它而言,一种就是学习精神,一种思维就是作标本展览,不可能说再去为些什么不必要的了。”
问:你是如何接手饲养猪坚强的呢?
龚师傅:我原来在建川博物馆当保安守夜。后来(饲养员)王大爷老了,退休了,然后我们馆长就找到我了,他说喊我兼职。因为我们是远方人,很不容易回家,我这条件比较好,比较适合于养猪坚强。
问:大概是什么时候?
龚师傅:15年2月1号正式接管。
问:在正式接管猪坚强之前,您在博物馆工作的时候也会要经常见到猪坚强。您刚才也提到说,它确实是最受欢迎的,就是每次游客来跟它会有一些什么样子的……
龚师傅:就是很多人喜欢它,跟它打招呼。然后他说老师心情好的话,它还要跟他互动,就是抬头看他啊,或者说嗡一嗡地叫啊那些就表示回应他们。
问:喊它它是知道的?
龚师傅:知道的。它听得懂人话,其实它还是有一定的灵性的。
问:您怎么觉得它有灵性呢?
龚师傅:就比如说,你叫它:“猪坚强,吃饭了。”它就知道了,然后就使劲向上蹭,想爬起来。这就代表它能听懂人话了是吧。然后你说:“走,猪坚强,回家了。”然后它就跟着,知道回家的路线,自个儿就掉头,朝着回家的路线走。
问:您是大概什么时候知道有猪坚强这么一个比较明星的猪?
龚师傅:最早地震的时候我就知道猪坚强了。因为地震的时候基本上天天都在关注电视,关注新闻这些。
问:那个时候您在哪儿呢?
龚师傅:那个时候我还是在成都打工,但没在这边。后来09年之后,我们在成都跑工地,那时候就跑到博物馆这边来应聘博物馆守夜。
问:您08年在成都打工的时候就知道猪坚强。
龚师傅:对。当时就通过电视新闻媒体。就说,彭州市龙门山镇有一个猪坚强,它是在废墟里掩埋36天坚强活下来。
问:还是觉得猪坚强挺不容易的当时。
龚师傅:挺不容易,坚持了30几天真的挺不容易。
问:你当时也不会想到以后会有这么一个机会跟它这么亲。
龚师傅:没想到会跟它亲密接触这么多年,而且还亲自饲养它,其实这是一件荣幸的事情(哈哈)。
问:您觉得是一种荣幸。
龚师傅:肯定是一种荣幸,因为猪坚强是一种值得学习的精神,而且很受欢迎。
问:您之前养过猪没呢?
龚师傅:养过,我们农村里肯定养。但是农村养猪不一样,随便舀点给它吃了,或者说至少把它管饱了就不管其他了。这个就不行,这个从卫生上必须要注意着,从它饮食上也要注意着。
问:卫生就是给它打扫得更干净,那饮食上有什么不一样的呢?
龚师傅:简单来说就是,能吃的才能吃,不该吃的就不能喂它。像催肥剂之类的就不能喂它,不然它长得太胖的话,走路就更困难。
问:它这个膳食,比如说你会不会给它什么荤素搭配啊,还是说怎么?
龚师傅:基本上就是吃素。
问:它最喜欢吃啥呢?
龚师傅:最喜欢吃的就是,比较好的青草啊,蔬菜叶子啊这些,它还有个习惯就是喜欢吃水果之类的。它不择食,什么都吃。
问:水果吃啥?苹果这些?
龚师傅:苹果、梨啊。原来我们博物馆不是有了果园吗,后来隔它更远了,基本上就走不过去了。
问:您说它最喜欢吃什么食物呢?
龚师傅:主食一般都是比较好的青草,它一出来就吃青草。
问:就是自己在地上找青草吃吗?
龚师傅:对。
问:您觉得它跟农村里面,您之前养过的其他的猪,有没有除了它这个身份不一样之外,还有没有一些不一样的地方?营养。
龚师傅:营养方面肯定有区别,因为这毕竟是一种观赏种,一种学习的精神,就不能喂的太好了,要保持它本身的营养,当然也不能保持太胖了,要保持它本身营养。还有一个就是说,像农村里养猪的话是随便乱喂都可以,因为它喂的时间太短了。这个就不一样,这个必须在饮食上精心注意着,卫生上注意着。只有这样它才能够长久地活下去。
问:您从什么时候开始养猪呢?
龚师傅:我10多岁就开始养猪了。
问:您今年有多大岁数了?
龚师傅:50了,70年的。
问:您养这么多年的猪,您觉得猪坚强这头猪,跟您养的其他的猪有没有一些不一样的地方?就猪本身。
龚师傅:这个猪本身很通人性。不像家里养的猪,也不能说不通人性,因为你跟它接触的时间少。这个就不一样,它基本上就是天天接触人,它能够听懂人话,很通人性,脾气很好,它从来不会伤害人。
问:家里的猪一般是多久就可以出栏了呢?
龚师傅:一般要是喂的好一点的话,半年时间。从子猪到出栏,半年时间。像这个猪坚强,我就听它主人说过,08年地震的时候,基本上就是一岁了。它主人都要准备卖它了,但是农活太忙了,就没有忙过来卖它。后面大地震就把它掩埋了,然后就救出来。我们馆长看到这个消息,第一时间就派副馆长去把它收养过来。觉得有值得学习的精神,有意义,所以就把它收养过来了。
问:它之前的主人有没有来看过它呢?
龚师傅:很少很少。就10周年的时候,专门把主人带到这儿来,跟猪坚强合影啊拍照啊这些。地震10周年的时候,专程来过。
问:那它可能都不认识了。
龚师傅:它还认识。如果跟它打招呼的话,它很亲密。就相当于家里养的宠物那样,很亲密。像一般游客打招呼,它还是听得出声音来,它也是爱搭理不搭理你的。但是它主人来,我喊,我都喂了5年了,它主人来过两次而且都是间隔比较远的距离,它都很亲密它的主人。
问:它亲密时有什么表现呢?
龚师傅:就是抬头看它主人啊,或者摇头摆尾啊。还有我们馆长和樊总,樊总给它拍那个不是建川TV吗?给它拍也是,对它很有特有的感觉。
问:我看那个樊馆,他经常在建川TV拍,我看他有拍的比较好玩儿的视频,比如就是,咱们今天开不开馆啊?猪坚强摇摇头说,那听你的,不开。咱们今天能不能开馆了啊?它点点头,就说猪坚强同意我们开馆了。这个有没有过一些彩排呢?
龚师傅:没有没有,都是临时发挥。它真的是很懂人性。
问:那您自己理解的,猪坚强它是一种什么精神呢?
龚师傅:就是说,一种在大灾大难面前不畏惧,渴望生命、很坚强,在大灾大难面前不轻易放弃。
问:您就是观察到这个游客专门来看它,有没有一些比较特别的游客,给您留下了深刻印象?
龚师傅:游客很崇拜它,相当于就是它粉丝一样。比如,我多远都专程来看你。有些是从外省来的。有好几个都是说从外省来的,说我专程来看你猪坚强的,他说我最喜欢你了。去年在农历过年之前搬过来的,当时搬过来的当天,以前都是在那边,从来没走过这么远,搬过来当天它还是很高兴的跟着走。买了点水果,把它引过来,走到这里了,它就对环境不熟悉,它就害怕,不进去。花费了大量时间,终于把它弄进来了。弄进来的第二天它就熟悉了。熟悉了,它感觉在精神各个方面比那边好多了,因为这边毕竟是新修的房子,条件都更好。然后后面樊总说,猪坚强搬过来精神都更好了还长得比原来地方好些了。
问:它现在体重好的时候有多重?
龚师傅:大概是在三百七八九的样子,好像是400斤以下。
问:猪坚强这个猪,活了这么久,这在农村里面,猪是不是算比较长寿的了?
龚师傅:最长寿的了。而且这个猪是很有特殊性的。因为猪在农村里都说是一种商品,猪是肉猪,是专门给人吃肉的,所以说它这个是很特殊了,一般农村里的肉猪的话,最多就是七八个就卖了。
问:您觉得饲养猪坚强有没有一些特别要注意的地方?
龚师傅:肯定有。第一要特别注意它饮食正不正常,还有一个它体温正不正常,还有就是它走路,如果是发现它走路不对劲儿了,必须要去看、报告医生。买药来跟它针灸、打针治疗这些。因为发现它有一点问题的话,必须要提前治疗,要是拖厉害了就不好治疗。
问:它现在就相当于说是已经八九十岁的老人家了吗?
龚师傅:应该是说100岁左右了,因为它一岁的话相当于人类八岁。
问:您刚才也提到说照顾猪坚强,您觉得是一种很荣幸的事情,为啥是这么说?
龚师傅:它是一种值得学习的精神,就人类来说,是比较敬仰它的。我就说是喜欢它、敬仰它、学习它这种精神。所以说作为我来说,饲养的话肯定就是很荣幸的一种工作了啊。
问:您会不会把猪坚强平常的一些生活分享给您的家人、您的孩子啊这些,会不会经常跟他们提起?
龚师傅:有时候会拍一些小视频。
问:猪坚强的年龄比较大了,您会不会比较担心比较有压力,觉得万一一不小心它去世了怎么办?
龚师傅:确实有压力。最起码来说,它一出问题的话,我饲养上就相当困难。还有一个说在工作上肯定有压力啊。所以说我都希望它能够好好活下去,我也是尽最大的努力来饲养它嘛。
问:您从事这份工作家里人理解吗?会不会觉得说,你要是在成都打工啊,可以挣更多的钱。为什么要专门来照顾这一头猪,专门来饲养它?
龚师傅:不会。家里人很支持我。因为就我而言,我上有父母已经去世了,我自己有一个小家庭,我的爱人也在这个博物馆里工作,我们在一起的。
问:她是做什么工作呢?
龚师傅:她是做外保洁。我女儿已经是长大成人了,在外面找工作了。其实来说的话,我这份工作我家里人,我爱人都很支持我,像我有些事情忙不过来,她会替我帮我去完成。
问:爱人也会来帮你喂猪这些吗?
龚师傅:实在是我忙不过来的时候。但是百分之九十以上,都是我自己在饲养它。因为我长期跟它接触,我就知道它的生活习惯、脾气啊这些。
问:从您接手猪坚强以来,它有没有生过大病或是出现比较危机的情况的时候呢?
龚师傅:18年的时候它生了一次大病。就是它的腿,说是以前地震时留下的,是旧伤复发。因为当时是冬天,可能也是冻了一下,那次是相当的困难,相当的危险。在精心的管理和治疗下,治疗了一个多月,它能够站起来走了。然后其他像饮食方面没出过问题。总的来说,内部没出现过问题,就是它那个腿有问题。当然是算够坚强的了。像去年那个非洲猪瘟,当时我饲养它的时候我还是尽量注意到饮食上、卫生上,还是把那个艰难(时期)度过去了。
【版权声明】本作品的著作权等知识产权归【封面深镜】所有,深圳市腾讯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享有本文的信息网络传播权,任何第三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分享好友
分享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