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张“猪坚强”照片的拍摄者:“继续活下去”是一种希望和力量

成都商报红星新闻
3月前   成都商报红星新闻官方账号
网络上一直有人质疑,“猪坚强”只是一头猪,不应该受到如此多的关注。陈蒙川说, “猪坚强”只是动物求生的本能,但这种无论如何都要继续活下去的愿望,是那个时期很多人内心所需要的一种希望和力量。
2008年6月,原成都商报摄影记者陈蒙川,是拍下第一张“猪坚强”照片的摄影记者。当时,他与同事、时任成都商报记者余文龙一道对“猪坚强”事件进行首发报道,并用镜头独家记录了“猪坚强”获救后的真实状态。
被埋36天后,“猪坚强”获救,体重已从原来的150公斤减到50公斤。陈蒙川 摄影
13年之后,2021年6月16日晚,猪坚强在建川博物馆离世,结束了传奇的一生。红星新闻记者第一时间联系上陈蒙川,他讲述了当年采访报道“猪坚强”的幕后故事……
红星新闻:你是什么时候、什么情况下接到“猪坚强”的线索?
陈蒙川:当时距5·12地震发生已经一个多月,因为已持续很长时间的地震报道,而且也已过了黄金救援时间,关于再发现生命的报道已经变得很少。但我们当时仍是24小时待命,听到还发现活着的生命时还是很吃惊的,即便知道是动物,也还是很吃惊,毕竟三十多天没吃的,就算有水,在我的认知里也觉得挺奇迹的。接到线索后,我们第一时间赶往现场,那天应该是下午,回到报社发稿已经完全天黑了。
红星新闻:还记得第一次采访“猪坚强”被救时的环境,以及它当时的状况吗?
陈蒙川:当时的现场是在彭州龙门山镇团山村,因为地震,到处的路都有不同程度的破损,我记得“猪坚强”的猪舍在路边一处斜坡下面,旁边就是农地。那段时间,地震过后龙门山一带雨水多,道路很泥泞,我们下了斜坡看到,猪舍塌了一半,半个屋顶外露,四周全是碎砖块。雨水让本就污秽的猪舍地面更加泥泞。猪舍面积很小,“猪坚强”躺在里面,比正常的猪瘦很多。但看到我们时还能站起来,也许是想要吃东西,他的状态比我想象中还要好一些,至少能站起来,只是行动比较缓慢,感觉没什么力气。
红星新闻:“猪坚强”被救后又生活了13年,作为当时首发记录“猪坚强”被救以及被建川博物馆收留的摄影记者,你有什么感受?
陈蒙川:“猪坚强”对我而言就是很多地震新闻中的一件,并没有其他不同,它作为动物用自己求生的本能创造了一个不大不小的奇迹,这个奇迹也改变了它自己后来的生活状态。
红星新闻:网络上一直有人质疑,“猪坚强”只是一头猪,不应该受到如此多的关注。樊建川曾在接受采访时表示,“猪坚强”是地震记录的参与者。你怎么看?
陈蒙川:当时那种情况下,给很多人内心带来的那种伤痛和绝望,如果没有亲身经历是无法想象的。“猪坚强”只是动物求生的本能,但这种无论如何都要继续活下去的愿望,是那个时期很多人内心所需要的一种希望和力量。我想这也许就是“猪坚强”的意义所在吧。
红星新闻记者 于遵素
编辑 张莉
分享好友
分享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