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启航新征程 林草话典型】布加,木格滩上的治沙人

林草青海
一年前   青海省林业和草原局官方账号
五十多岁如何投入治沙一线?作为一个门外汉如何成为治沙专家?带着这一系列问题,我们来到了贵南县茫拉乡下洛哇村。精神矍铄、笑容和蔼是他带给我们的第一印象,这个老汉就是全国防沙治沙标兵—布加。
“走,我们到山上看看”没等我们开口,老人便滔滔不绝念起他的“治沙经”。
布加说的“山上”正是贵南县有名的木格滩,布加老人所在的下洛哇村位于木格滩南部边缘茫拉河谷,木格滩的地形类似于黄土高原上的“黄土塬”。
翻阅了相关历史文献后发现,木格滩自古素有“沙洲”之称,《宋书·鲜卑吐谷浑传》中对木格滩是这样描述的:“其国西有黄沙,南北一百二十里,东西七十里,不生草木,沙洲因此为号。”很多学者认为,莫贺、穆格、木格是藏语音译,意为沙滩、沙地。从这些史料文字记载中不难看出,木格滩的荒凉由来已久。
据了解,上世纪中期以前,木格滩周边沙漠每年以5到15米的速度向东南肆意扩展蔓延,每年近3000亩草地耕地被沙漠吞噬,给境内穿越的国道、省道、龙羊峡水电站的安全,以及周边群众的正常生产生活带来了极大的威胁。1996年以来,贵南县将木格滩周边治沙造林列入全县沙漠化治理的重点区域和头等大事,广泛开展植树造林活动。2002年,55岁的布加看到木格滩上的黄沙蔓延到茫拉河畔的农田中,随即萌生治理黄沙的念头,他毅然与村委会签订了50年不变的1万亩绿化的承包合同。
沿着村道一路西行,布加老人一直在跟我们讲述他的治沙经历,行车数公里后转入盘路,我们开始上山。山路呈之字形,坡陡弯急,路外侧是高高的悬崖。
“以前这是一条土路,遇上个雨雪天气,往山上拉树苗子特别吃力,拉多一点就走不动,而且非常危险,现在修成硬化路了,稍微方便了些。”布加一边指路,一边跟我们介绍。
车子摇摇晃晃爬到了"山顶",沿着弯弯曲曲的山路朝着布加的治沙营地快速前进。车行约五六公里,眼前出现了一处简陋的木屋,布加的老伴儿和二儿子早早地等在门口,布加请我们进屋细聊。
“这是我们前阵子刚盖的房子,虽然简陋些,比以前住的‘地窝子’宽敞多了,也不怕雨水往里灌。”布加老人又带我们去屋后的‘地窝子’看了一番,地窝子是一种地洞基础上搭建的“半窑半屋”的低矮小茅屋,里面只有三四平米,几片烂木板上铺着一块羊皮,就是布加的床,旁边是土块砌成的灶台,我们不难想象一个七十多岁的老人在造林护林路上的种种艰辛。
据了解,布加老人的治沙造林工程正式启动于2003年,当时的治沙费用基本都是自筹,不仅用光了家中所有的积蓄,还卖掉了家里的汽车、摩托和463只羊,还欠下了债。通过亲朋好友筹资4.5万元,贵南县林业局为他补助现金2.5万元,解决杨树栽子10万株,柠条种子3000斤,沙蒿种子1000斤,配套网围栏12000米,共折资18万元的基础上,布加雇了60多个村民,带领全家4口人在木格滩荒漠中搭起帐篷、支起锅灶,苦干了40余天,当年完成造林100公顷。
“那时候,村里的人都认为老布加疯了,甚至有人说他是傻子。”旁边的老伴儿说道。
“不过,一家人都没有反对过,这是一件行善积德的好事,我要坚持干下去,等我干不动了,就让格日杰接着干!”布加老人指着二儿子,对治沙事业充满信心。
2004年,布加自筹杨树苗10万株,贵南县林业局又为他提供了杨树苗10万株,柠条种籽3000斤、沙嵩种籽1000斤,补助款4万元,布加带领周边群众完成了3000亩的治沙任务,成活率95%。
“为了保证成活率,我们在植树过程中,每一个坑、每一棵树苗都要验收,栽好树后也要严加看管,以防有人来砍‘铁锨把’‘榔头把’”二儿子格日杰说道。
木格滩中年降雨量稀少,年降水量是在300毫米左右,风力最大可至12级。植树护林难度极大,二儿子和儿媳妇一年四季吃住在山上,与随时来袭的风沙搏斗,连春节都不回家。
“老三老四分别在果洛州和贵南县上班,一有闲暇也来帮我们植树护林,还有远嫁的大女儿,他们会把一部分工资给我,让我把造林治沙的事儿坚持下去。”布加老人说起儿女们,一脸的自豪。
此后,布加带着全家八口人,以每年近800亩的速度治沙造林,为木格滩留下了一片片绿荫,很大程度上阻挡了风沙,改善了当地气候。
布加老人又带我们来到他的治沙战场——黄沙岗,望着眼前的这一大片绿荫,令人无比震撼。
“车子开到这儿就进不去,我们就背着苗子往里走。几天下来,肩膀上、后背上全是血痂,一出汗疼得很!”二儿子格日杰指着脚下的沙地,让人心里一阵阵生疼。
“我试种过黑刺、柠条、榆树、桃树,都没成活,只有杨树和柳树活得好!”布加老人指着眼前绿油油的树苗,像是看着自己的孩子。
据老人讲,这个地方以前是一片黄沙,别说是兔子,甚至都看不见一只鸟,太阳毒到白天成片的虫子被晒死在沙地中。如今,狼群、兔子、各种鸟类都频繁出没,这里已然成了动物的乐园。
“你看,这就是蜥蜴打的洞。”正在沙地里前行的布加老人欣喜地指着地上的洞穴。
十几年的治沙经历,布加老人成为了治沙“专家”,他指着沙地上连根拔起的枯枝说:“植树要在背风面才行,种在迎风面,过几天全被吹倒了。”
作为一名共产党员,布加始终把党员的誓言、信念与行动融合起来,在20年的治沙过程中,用坚定的信念鼓舞着身边的农牧民群众,用自己的人格力量感染着群众,用自身的行为带动着群众,成为农牧民治沙造林的领头人。2017年,布加获得了人力资源保障部、全国绿化委员会、国家林业局共同颁发的“全国防沙治沙标兵”荣誉称号。
老人感慨道,国家加大生态建设力度,每年在贵南县投入大批资金用于治沙造林,但由于没有简易道路,到沙漠腹地治沙造林还是得靠人工运送苗木,这让他们有些力不从心。不过,他始终没想过退缩,一心想着把治沙造林这项事业坚持下去,直到这里看不到黄沙。
“老伴儿跟着我苦了一辈子,我最大的心愿就是和她在这树荫下乘个凉,听一听布谷鸟的叫声……”
夕阳下,一位慈祥的藏族老人,坐在木格滩的沙地上望着远处一片片绿荫,陷入了沉思……
(局办公室 供稿)
来源:青海省林业和草原局
声明:图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分享好友
分享好友
打开腾讯新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