谎称“与联合国合作”的作业帮被顶格处罚,传递出什么信号?

大白财经观察
一个月前  
继跟谁学、学而思、新东方在线、高思四家校外教育培训机构因价格违法行为被北京市市场监管局给予顶格处罚之后,监管部门对小船出海教育科技(北京)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作业帮)和北京猿力教育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猿辅导)两家校外教育培训机构,分别给予警告和250万元顶格罚款的行政处罚。专家分析,连续出拳“顶格处罚”,表明监管部门整顿教育培训机构的态度,对市场释放警示信号。一场针对教辅机构乱象的整治风暴,已在路上。
顶格处罚
5月10日上午,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发布消息称,针对群众反映强烈的校外教育培训机构乱象,市场监管总局价监竞争局会同北京市市场监管局开展联合行动,对作业帮和猿辅导两家校外教育培训机构相关行为进行检查,并依法对其处以警告和250万元顶格罚款的行政处罚。
经查,作业帮在其官方网站谎称“与联合国合作”,并虚构教师任教经历、引用不真实用户评价。猿辅导在其网站谎称“班主任1对1同步辅导”“微信1对1辅导”“您的4名好友已抢购成功……点我抢报”,并虚构教师任教经历等不实内容。
作业帮和猿辅导还在其运营官网、天猫旗舰店和App小程序促销课程时,分别标示相关优惠价格来吸引学生家长眼球。经核实,相关课程均未以标示的划线价进行过交易。
市场监管总局根据“不正当竞争法”“价格法”以及已经出台的规范培训机构经营的规定对其作出处罚。同时表示,下一步还将持续聚焦民生领域案件,加大校外教育培训机构执法力度,严厉打击各类违法违规行为,规范市场经营秩序,维护人民群众合法权益。
作业帮和猿辅导随后分别对本次处罚做出回应,表示诚恳接受,坚决服从,进行全面整改,用心服务用户。
大白财经观察注意到,猿辅导在网站首页贴出整改声明;作业帮在首页显摆的“联合国”字样已经不见踪影。
猿辅导工作人员表示,官网和App修改了过去的一些宣传语,比如取消了“一对一”的说法,变成班主任跟踪辅导,服务项目和内容均没有变化,目前公示的价格就是最后交易价格。
作业帮工作人员回复称,对于此前不实宣传已经整改到位,最新宣传信息和授课价格以更新后的为准。
21世纪教育研究院院长熊丙奇表示,所谓“从严”,不过是依法依规进行处罚而已。如果不能形成长效机制,治理培训机构的违规经营就会是一阵风,即便提高顶格罚款的额度,培训机构在缴纳罚金之后还会继续违规经营。
值得注意的是,就在不久前,北京市市场监管局刚刚对跟谁学、学而思、新东方在线、高思四家校外教育培训机构的价格违法行为,分别给予50万元的顶格处罚。
面对从中央到地方的“顶格处罚”重拳,公众舆论对此反应不一:“对于一个年度要花几十亿做广告的培训机构来说,一两百万罚款无关痛痒,处罚250万元对巨头企业能有起到多大的威慑作用?”“监管部门不能再容忍这类违规经营行为。保护家长的腰包,救救写不完作业的孩子。”
大白财经观察注意到,在今年两会上,有关校外培训机构制造教育焦虑、烧钱营销、恶性竞争等话题,代表、委员们予以高度关注,甚至有政协委员建议取缔校外教育培训机构。两会之后,各地都启动对校外培训机构的新一轮严格治理。各地职能部门纷纷用“顶格处罚”回应社会舆论对校外培训机构违规经营乱象的关切。
国家督学、中国民办教育协会会长刘林认为,相较于企业体量,监管部门对其处罚的金额并不算高,但表明了监管部门对违法违规行为严肃整顿的态度,未来执法部门除了进行罚款外,可能还会在教育培训机构的办学资质、执照、年检等综合方面加大管理。
网友:教培机构贩卖焦虑
公开资料显示,作为教育培训机构的头部企业,作业帮在2020年年底完成E轮7.5亿美元的融资后,估值达到了110亿美元。猿辅导在2020年10月22日就宣布已完成G1和G2轮共计22亿美元融资,以155亿美元的估值成为全球教育科技行业内估值最高的“独角兽”。有关这两家校外辅导教育培训机构要登陆资本市场的消息,在今年更是不绝于耳。
大白财经观察注意到,不少网友反映:针对作业帮和猿辅导对于“顶格处罚”的回应,在微博上不能评论。他们在转发博文时表达自己的遭遇和看法:
“做教育就用心服务吧,别披着良心教育的皮,干着资本捞钱的事。”
“他们不知道哪来的我的电话号码,整天打电话说让我孩子上直播课。我婚都没结,你这不是骚扰吗?”
“我还是个大二学生,你直接给我打电话,张口就是您孩子、您孩子的,太离谱。”
“我也是,我问他们哪儿来的我电话,一口咬定是孩子爸爸给的,让我问孩子他爸。我去你的,我怎么知道孩子他爸在哪儿!”
“天天发短信让我上三年级课程。我娃才三岁。直到我上12321投诉了才不给我发了。”
“有人管管深海教育嘛?就在官网上填了个咨询信息,电话被打爆。拉黑一个,换一个打,还换不同地区的号码。”
一位大四学生告诉大白财经观察,自己和班里不少同学获得校外培训机构的面试资格,“本想着去做辅导员,结果被告知给不了我们想要的岗位,能做的工作就是向家长们卖网课。”
“取消这些教育机构吧!其本质就是贩卖焦虑,让你交钱。”不少网友表示自己遭遇过作业帮和猿辅导此类校外辅导机构推销课程的广告轰炸,已经对电话铃声敏感到身心崩溃的边缘。
但是也有不少家长直言:“我昨天还在看广告,准备给小孩报暑假的班呢。”
有受访家长向大白财经观察坦言:现在小学生的作业真是太难了,四年级以上的作业对成人已经是学历考验。孩子老埋怨我们讲的她听不懂,还和老师讲的不一样。可是指望不上任课老师呀,毕竟学生太多了。只能给孩子在校外报个辅导班,算是请外援吧。
面对校外辅导班这一话题,不少学生条件反射般地起身摇手表示“免谈”,也有学生认为网课老师讲得不错,课堂气氛挺活跃的,比线下课堂秩序要轻松得多,“只要不布置作业,可以听一下。”
“现在抖音、快手、微信朋友圈和微博等自媒体上有好多家长在谈论作业帮、猿辅导,有说好,也有说作用不大。”家长们向大白财经观察表示:看到别人家孩子都在暗地里补课,就怕自家孩子不上校外辅导班,学习差距会越来越大。孩子能学多少是多少吧。就怕辅导班出事,学费打水漂,孩子学习也中断了。
大白财经观察注意到,这些辅导班推出的App小程序,标榜“真是家长和孩子的一站式辅导学习好帮手!”但有家长反映,孩子做作业时习惯索要家长的手机,说是看老师布置的作业和听网课,结果发现是遇到难题懒得动脑子思考,利用拍照搜题功能,把作业题拍照后找解题方法和抄答案。
“作业帮的老师让14号各科预交50元,为孩子留位子。到底报不报名呀?”不少家长显得左右为难,但有网友指出,很多校外培训机构就是擅长制造焦虑,让家长买单。
教培机构监管将趋严
“我老家的那所县城小学,老师的平均学历是自考大专,县城初中的师生都是周边重点学校挑剩下来的,镇上高中的高三学生每年能考上一本的仅有个位数。”一位自称漂泊在一线城市打拼的中年男人感慨:有能力的家长都把孩子转学到了大城市。留在老家的孩子,只能通过录像和直播课,希望接触到优质的教育资源。
有业内人士指出,国人自古以来崇尚耕读持家,重视教育成为共识,读书+高考被奉为改变人生命运最公正的不二法门。如今想变得“更优秀”的学生和家长与日俱增,在这种情况下,市场上就出现了很多教辅机构。
我国曾经在一年内增加了5000多家教育培训机构,行业竞争让其乱象纷呈,违规经营行为层出不穷,包括虚假宣传、违规收费、进行超前教育等问题。
行业内人士指出,其实一直有家长在反映,媒体一直也在报道,但是监管和处罚的并不多,培训机构也在和监管部门做“猫鼠游戏”。一些家长甚至配合培训机构躲避检查,因为他们送孩子去培训机构,就是想多学、早学。还有一批培训机构在居民小区里采取“作坊式”小班教学,利用地下经营方式游离在监管之外。
有在校老师通过大白财经观察向家长们提醒:并不是所有学生都适合补课班。如果孩子对校内知识都无法及时消化,盲目参加补课会让厌学情绪越来越严重,对自己以后的学习会更缺乏信心。学生需要劳逸结合,如果没有时间休息,效果只会事倍功半,身体健康和正常发育都会受影响。培训机构普遍存在“超前教育”,容易造成学生自以为学过了,在正常的课堂上放松学习,思想走神,跟不上老师的教学节奏,陷入越补课成绩越差的“死循环”。
“我们调研发现,今年到目前为止,各地没有再审批过任何一家新的校外培训机构,估计接下来也不会轻易再审批校外培训机构了。”中国民办教育协会会长刘林向媒体透露,针对校外培训机构的治理,中央正酝酿发布相关文件,“这次文件的力度会非常大,不仅是文件的内容力度空前,在执行上也是空前的。同时文件将强调双向发展,不仅要治理校外培训机构,还要优化校内服务,让学校的服务更多地让家长满意,把需求引导到校内。”
刘林还强调,不要把校外培训做成学校教育的对立面,而应该和学校教育、家庭教育融为一体,在内容上大家互相配合,通过互补实现全面共赢。
撰文丨孙涛
分享好友
分享好友
更多精彩内容进入 [教育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