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疫情反扑做好准备!全球防疫成效显著,难道要因印度功亏一篑?

全球多看点
一个月前  
面对病毒无边无际的传播范围,人类是一个大群,如果我们不在柬埔寨或肯尼亚击败病毒,那么在加利福尼亚或加拿大击败病毒的成果就是徒劳的。只要这个微小的掠夺者在被忽视的地区徘徊和变异,它就有可能对世界发起新的攻击。
当一些国家在新冠疫苗接种方面取得进展,甚至考虑放宽防疫措施时,印度正在遭受这场大流行病中最艰难的时刻,这表明这场世界性危机仍远未结束。
印度灾难性的疫情向世界发出了三点信号。首先是可能有瞒报病例和死亡人数的风险。华盛顿大学卫生计量与评估研究所的专家建议:“正在发现的病例数量可能需要乘以20或更多,才是印度真实发生的感染数量。”其次是印度疫情的大规模爆发可能会产生能够在全球蔓延的病毒变种。最后是风险共同体,换句话说,除非世界各地均有效抑制了病毒,否则我们可能最终都会回到这场新冠战役的原点。
“现有病例数乘以20,才是真实的感染者数量”
华盛顿大学卫生计量与评估研究所的专家建议:“已发现的病例数量可能需要乘以20或更多,才能得到印度真实发生的感染者数量。”
该研究所预测,到今年8月初,印度将报告超过100万例死亡。该国官方通报的死亡人数目前已超过21.8万人。之前,该研究所估计,截至5月1日,印度的实际死亡人数将会超过42万人。该研究所的研究人员在一份简报中写道:“如果不采取严厉的措施加强卫生系统,以应对这种冲击,不提高口罩使用率,印度的形势只会更严峻。”
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赛称,过去两周全球报告的新冠感染病例比疫情开始的前六个月还要多,印度的感染病例约占上周全球新新冠感染者总数的45%。
阿萨普尔村(靠近印度北部的圣城瓦拉纳西的一个村)的村民潘迪告诉美国国家公共电台(NPR):“新冠病毒的测试工具很短缺,我们村没有人接受测试,所以政府对我们地区的数字报告是完全错误的。”在过去的两周里,阿萨普尔村和邻近的提拉马普尔村有50人死亡,大多数人死在家里,喘着粗气,发着高烧。但其中只有五六人被正式算作因感染新冠而死亡。
印度本周的死者在新德里火葬场被露天焚烧
在印度从事尸体统计工作的西罗希说,去年,在印度的第一波疫情高峰期,他每天都统计到约220个死亡病例。NPR5月12日对他进行了采访,他说:“我计算出当天有702个死亡病例,并把数字上传至上级指挥系统,但和我上报的数字相比,政府最终公布的数字 少了至少20%。”
在西部的古吉拉特邦,当地媒体追踪发现,4月中旬的一天内有689具尸体被依据新冠协议火化或埋葬。但这些死亡人数中只有超过1/10的人进入了政府的统计范围,当天官方公布的死亡人数为78人。这种差异在印度的几个邦都有出现。
病毒变体传染性极强 美媒:为疫情反扑做好准备
谭德赛称,印度的情况“提醒了人们新冠的威力有多大”。印度的感染情况从始至终没有显示出任何缓解的迹象。在今年1月和2月,该国每天有10000-15000个新增病例。3月,这一数字开始上升到5万,然后超过6万。最近,该国每天报告约40万个新增感染病例,每日死亡人数远远超过3000。
据《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报道,虽然印度的大量人口(近14亿)是致使其病例大规模激增的一个重要原因,但较小的国家仍应保持警惕,并为任何未来的疫情反扑做好准备。
研究人员目前正在研究在印度传播的一种病毒变体,这种变体可能直接促成了印度病例的飙升。世卫组织5月10日宣布,在印度出现的被称为B.1.617的病毒变种传染性可能更强,专家们开始担心现有疫苗可能无法抵抗传染性如此之高的病毒变体。
“和其他变体一样,印度病毒变体B.1.617有十多个突变,”剑桥大学的微生物学家拉文德拉·古普塔说,“但有两个突变尤其令人担忧,因为这些突变出现在病毒的一个重要部分——免疫系统向变体发动攻击的地方。”
标有白色数字的位置是英国病毒变异体B.1.1.7的主要突变位点
比利时鲁汶大学的进化生物学家温塞勒斯说:“如果把所有证据放在一起,我相当确信来自印度的病毒变体传染性极强,这就是印度目前病例激增的一个重要原因。”当然,这些发现是初步的,相关结论只发布在社交媒体平台Twitter上。温塞勒斯自己也称,“这些数据仍然非常有限,特别是考虑到这个国家的规模和人口,印度变体的可获得序列数量相当少。”这也是其他研究人员对温塞勒斯的发现表示怀疑的原因。
美国传染病专家福奇最近说,印度开发的新冠疫苗Covaxin似乎能够中和该变体。但据《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报道,印度只有约2%的人口完全接种了疫苗,约10%的人接种了一剂。印度官员们最近才向占印度人口很大一部分的年轻人提供疫苗接种资格。根据华盛顿大学卫生计量与评估研究所的数据,79%的印度人说他们会可能会接种新冠疫苗。
尽管如此,斯克里普斯研究所的计算生物学家卡尔提克·冈瓦拉普说:“毫无疑问,在印度出现的病毒变体是令人担忧的,它是整个世界都需要阻止的东西。”
印度让人“闻风丧胆”
美国新闻网站RealClearWorld评论道,中等和高收入国家把希望寄托在疫苗和群体免疫上,但是,面对病毒无边无际的传播范围,人类是一个大群,如果我们不在柬埔寨或肯尼亚击败病毒,那么在加利福尼亚或加拿大击败病毒的成果就是徒劳的。只要这个微小的掠夺者在被忽视的地区徘徊和变异,它就有可能对世界发起新的攻击。
世卫组织上周说,世界上29个最贫穷的国家中只有一个国家开始了新冠疫苗接种。在2021年,数十亿人仍将无法获得疫苗,而且现有疫苗对在印度产生的病毒变体的疗效还遭到严重质疑。谭德赛警告说,这是一个“巨大的道德失败”。
患者在新德里一个由宴会厅改建的病房内
当然,其后果远远超出了道德上的危险。新冠病毒持续的时间越长,它对全球经济造成持久损害的可能性就越大,我们日常生活中的确定性就越低。
为了应对可能致命的氧气短缺,莫迪政府已经启动了“氧气快车”列车,用罐车将液态氧气送往有紧急需求的地方,印度空军正在从军事基地空运更多的氧气。本月早些时候,印度卫生当局快速批准了已经在美国、英国、日本和欧盟紧急获准使用的疫苗。此外,莫迪政府还批准了一项6.1亿美元的拨款,以帮助制造新冠疫苗的印度血清研究所提高产量。
但由于最近美国和欧洲对关键的疫苗生产材料的限制,印度的生物技术公司无法生产足够的疫苗来满足国际订单或国内需求。到目前为止,印度这个拥有近14亿人口的国家只注射了约1.3亿剂疫苗。需要从美国进口无菌材料的印度血清公司正在请求美国总统拜登解除美国对原材料的出口禁令,以便提高产量。但到目前为止,该公司的请求并没有得到任何回应。当被问及出口禁令时,美国国务院发言人内德·普莱斯说:“美国首先是为美国人民能接种疫苗而努力。”
而且出于对病毒变种的担心,印度已经几乎被世界孤立。英国首相鲍里斯·约翰逊和日本首相菅义伟取消了近期对印度的访问,英国将印度列入其旅行禁令名单,澳大利亚人只有在“非常紧急的情况下”才能去印度。布鲁金斯学会的非常驻研究员卡维塔·帕特尔博士告诉美国消费者新闻与商业频道(CNBC):“这是我们可能会在世界各地看到的情况,变种来临,世界避之不及。”
换句话说,除非世界各地均有效抑制了病毒,否则我们最终都有可能会回到这场新冠战役的原点。
文/俞霖霞 图/网络,呆耳文化
分享好友
分享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