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想搞“罗斯福2.0”,还得“借东风”

观察者网
2月前   观察者网官方账号
简言之,奥巴马没有做成的“罗斯福2.0”,拜登至少在认真努力了。做得好,可能会成为今后几十年的美国基本政治路线,特朗普主义复活就难;做砸了,特朗普主义卷土重来,民主党(尤其是桑德斯、AOC那样的左翼民主党)则恐将万劫不复。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晨枫】
中国人对开门红很讲究,美国总统对第一个100天也同样很讲究。拜登的第一个100天怎么样呢?应该说,使得人们对“睡老乔”的认知大大刷新。
在拜登上台的时候,都对他期望很低。在大戏迭出的特朗普四年后,人们期望平稳、可预测。78岁的年龄加上“睡老乔”的名声,人们甚至在猜测哈里斯是不是会早早主政。也许是拜登在政坛蛰伏40年后的大爆发,也许是特朗普的横冲直撞反而给拜登打碎了很多传统的障碍,拜登的第一个100天还真的推出了一些大动作。
拜登的防疫得到大面积的肯定。这并不难做到,因为特朗普的防疫太过离谱,换谁都难以做到更糟。拜登只是做到了正常的美国总统该做的:听专家意见,要求大家都参加积极防疫,大力推动疫苗注射。说起来,疫苗是特朗普时代启动研制和推出的,被拜登摘果子了,难怪特朗普悲愤不已。这是当前美国最大的问题,疫情不控制,经济难启动,现在终于想明白了。
1.9万亿的纾困法案也在国会通过,每家1400美元的救济虽然遇到国会共和党的全力反对,但共和党的下层选民其实支持,毕竟谁跟钱有仇呢?低收入家庭的3000美元儿童减税和其他社会福利政策也一样。这在现在只是2021年的特别措施,但拜登很可能把这永久化。这样的法案在正常年代是不可能通过的,这是借疫情的东风了。
2万亿重建美国法案也在国会通过,基建、健保、科技等得到大量投资。特朗普上台的时候也说过要大搞基建,后来是因为钱的事情没法落实,作罢了。如果是正常年代,这样的大手笔也无法通过国会关。在这里,拜登又一次接疫情的东风,以疫后振兴的名义通过了法案。很多分析都已经说明,这2万亿其实远远不够,拜登也有意在后面推出2.0法案,即使2.0落空,拜登也已做到了奥巴马和特朗普都没有做到的事。
4月28日拜登在国会发表执政百日演讲:“危险与机会并存” 视频截图
但这100天也只是政策宣示期,到底能落实成怎样,还要看后面,而落实层面可谓前路艰险。
美国的疫苗注射总数已经超过2亿剂,按照这个速度下去,群体免疫不远了。问题是美国人对疫苗的作用和安全性的认知高度分裂。愿打的差不多都打了,剩下好多不愿打的,再怎么鼓励都不肯,这是群体免疫的最大威胁。美国新冠病例日增数量在2月底就从圣诞节的20多万高峰降低到6、7万了,但此后进入低平期,至今徘徊在5万上下,不肯继续下降。这是拜登通向最终抗疫胜利的重大阻碍。疫情不消,经济就难重启。
纾困法案之所以难过国会关,不是国会不知道纾困的重要,而是出来混总是要还的,这1.9万亿的额外开支最终从出自哪里仍需解决,债负毕竟不能无节制增加。尽管很多人羡慕美国的“无限印钞权”,但美国自己清楚得很,从来不存在“无限”的印钞权,滥用信用是在加速破产。
纾困和直接发现金是在2008年经济危机时就激辩过的问题。刺激经济有两个办法,一是增加流动性,通过宽松的贷款鼓励工商活动复苏,然后通过恢复的就业和税收拉动经济,最后回笼纾困开支;二是直接向公众发钱(也称“直升机撒钱”,形容派直升机直接到小区撒钱),通过公众的直接消费,拉动工商活动的复苏,最后通过恢复的就业和税收拉动经济。
在理论上,两条路线都管用,直接发钱的作用更加直接,实际上,两条路线的问题都大。
增加流动性的坏处人们已经熟知了,这容易导致投资流向暴利产业,在中国就是流向房地产,在欧美可能流向股市和海外。
但直接发钱的话,对中产阶级以上的影响不大,并不会因为多这点钱还改变消费习惯;对低收入阶级的影响直接,马上就会投入消费,然后降低再就业的动力,更大的问题是容易养成依赖性。特朗普时代已经通过3万亿的纾困了,很大一部分用于失业补贴和房租补贴,但一到补贴期满,很多人立刻就不行了,被迫延长补贴。补贴到公司的也一样,各大航空公司在补贴期内按照承诺不解雇空乘和飞行员,期满第二天就大批解雇。补贴还是不解决问题,而且像吸毒一样,一旦沾上了,很难摆脱掉。
最关键的是要经济复苏,拉动正常就业,但现在还是受累于疫情,回到原点。
重建法案倒是有希望拉动经济的长期发展,问题在于:
1. 美国基建的启动快不了,有钱有戏都解不了近渴;
2. 美国基建需要的钢和水泥产能不足,从中国进口是唯一可行的路径,但政治不正确,这是“资共”;
3. 美国拥有新能源和高科技产业的关键技术,但缺乏产业链,完整打造产业链需要的时间、人才和投资都是美国经济复苏等不及的;
4. “直升机撒钱”和经济复苏带动的通货膨胀是最大的威胁。
经济复苏与通货膨胀几乎是切割不开的孪生兄弟。全球石油、钢材和芯片的价格都在迅速上涨,传播到整个供应链只是时间问题。美元超发造成的长期贬值危险在增加,世界贸易的去美元化受到三方面的推动:
1. 主要经济体的去碳化使得石油贸易减速增加甚至下降,这是长期趋势,但也侵蚀了石油美元这一块,进而影响用美元结算的世界贸易;
2. 美元武器化迫使一些国家在贸易中去美元化,中俄贸易中美元结算比例已经降低到50%以下了,伊朗等容易受到美国制裁影响的国家也在跟进;
3. 欧元因为中立而更加强势,人民币的国际化进一步侵蚀美元的份额。
一旦去美元化形成趋势,大量超发美元回流,将进一步增加美国的通胀压力。
对待通胀,经典办法是提高利率,这将极大地提高美国国债利息支出的负担,特朗普-拜登时代增加的5万亿国债加上以前积累下来的20万亿就是不可承受之重。
国债利率与美联储基准理论不是一回事,现有国债中很大一部分是在低利率时代筹措的,但到期国债中的主体是依靠滚动续借来维持的,所以很快就要受到新增利率的影响,尤其是短期国债。
在奥巴马时代,很多人在猜测他是否会成为“罗斯福2.0”,但是他没有,这个“Yes we can”总统最后成了“Can talk but cannot do”总统。
2008年1月,喊着振奋人心的口号“Yes We Can”的奥巴马开始美国总统竞选 视频截图
但“睡老乔”看来决心成为“罗斯福2.”,他在大政府、高税收、赤字财政、工业政策的路上快跑了,在4月28日的国会联席演讲中充分体现了。这是疫情和中国给他的机会。
从里根时代开始,小政府、低税收、放松监管、平衡财政、约束工会就成为美国的基本政治路线,民主党和共和党只是在这个基本路线的左右两边晃动。里根是对罗斯福到约翰逊时代的反动,也取得了显著的成效,开创了几十年的繁荣。但这条路也走到头了,越来越频密的经济危机、越来越尖锐的社会矛盾就是例证,不仅共和党总统走不出死胡同,民主党的克林顿和奥巴马也不敢偏离太远,只能头痛医头脚痛医脚。
在疫情之下,崇尚个人奋斗的美国人也顶不住了,政府作用急剧扩大。2008年的金融危机凸显了监管漏洞,金融创新的野蛮生长必须管一管了。减税造成穷的更穷、富的更富,但经济并无实质性拉动。另一方面,依靠私企和资本的制造业复苏乏力,需要政府引导,投资战略产业,拉动经济了,时不时把中国拉出来作为凝聚共识的鞭打目标更是为了把美国经济发展的基本动力从私企和资本转向政府拉动。平衡财政丢到一边去了,连装都不装了,大肆举债的赤字财政当道,耶伦甚至提出,只要政府开支里有足够的钱留给国债利息支付,就是平衡的财政,本金偿还根本不顾了。当然,要控制财政漏洞,税收只能提高,向富人征税也是在99%中政治正确的。
简言之,奥巴马没有做成的“罗斯福2.0”,拜登至少在认真努力了。做得好,可能会成为今后几十年的美国基本政治路线,特朗普主义复活就难;做砸了,特朗普主义卷土重来,民主党(尤其是桑德斯、AOC那样的左翼民主党)则恐将万劫不复。
“罗斯福1.0”的成功关键在于经济复苏,而如果“罗斯福2.0”做不到这一点,什么都是空的。说到经济复苏,美国就离不开中国了。即使美国要重建供应链,也在很长时间内需要中国供应链的过渡,这就像中国在芯片产业里要建立自己的供应链,但同样在很长时间里还需要美国控制的供应链过渡。
说到中国,拜登的中国政策既在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但后面不乏变动的空间。
中国崛起的最大特征不是政治的,更不是军事的,而是经济的。从美国反华势力看来,在经济上伤害中国是抑制中国崛起的最根本的办法。问题是美国经济已经高度杠杆化了,美中贸易里,美国赚钱可能在账面上更多,但中国赚钱在实体上更实。这对美国是一个大问题:在美中经济关系上,伤害中国必定伤害美国,实际上可能伤害美国更多;对美国有利也必定对中国有利,可能中国还得利更多。所以美国的中国政策成了“哪怕伤害美国更多也要伤害中国vs只要有利于美国哪怕中国得利更多”的两难局面,因为存在“伤害中国更多而美国受害不多”的办法的话,早就用了。
特朗普对美国伤害的估计不足,或者说对中国抗打击的耐力估计不足,走的是“哪怕伤害美国更多也要伤害中国”的路线,踢了铁板。拜登上台前,人们的期望是“只要有利于美国哪怕中国得利更多”,但拜登基本上延续了特朗普的对华政策,甚至变本加厉,但这难说这就是拜登的中国政策长期主线。
拜登需要中国的合作才能:1. 推动美国基建;2. 稳定美国进口价格;3. 继续购买美债。
但这一切只有疫情控制住之后才有意义,只有基建开始起飞、物价有上涨苗头、美债有疲软迹象的时候才有意义,太早了其实没用。
4月21日,拜登在发布会上宣布美国实现2亿疫苗注射目标 视频截图
另一方面,拜登上台靠的是微弱多数,他在国会里也只有微弱多数,他在国内议题上或许还有强力推动的余地,在中国问题上大幅度偏离当前的反华燥热是极度消耗政治资本的,必须用在刀刃上。他还有国会中期大选需要考虑,过早在中国问题上亮底牌是极端不利的,他现在是急需积累政治资本和改善国会力量对比的时候。在还用不上中国合作的时候继续维持特朗普时代的强硬路线,在政治上是有利的。因此,在务虚的外交上抬高调门,在务实的经贸上保持原状,但要控制不致恶化,这就是拜登的近期中国路线。
当然,拜登要考虑到高度毒化政治气氛后,经贸关系也受到影响的问题,加强经贸不是美国说了算的。可能美国认定美国依然强势,中国没法说不;或者这是双赢的事情,中国没法拒绝。不管怎么说,这也是下一步才需要考虑的问题,拜登眼前更加急需做到的是:
1. 建立稳固的执政基础,他上台的微弱多数使得这里软档
2. 帮助国会中期大选,只有在国会里得到稳定多数,他才能办得成大事
那“站稳脚跟”后,拜登的中国政策不转向怎么办?也没有怎么办。美中关系已经到了冰点,除非打仗,已经没有其他方向可转了。中国做好自己的事,在经贸上不依赖美国的“善意”,美国愿意改善经贸环境,欢迎;愿意继续僵持,不怕。中国经济转入双循环,不就是为了提高对经贸风暴的抵抗力嘛。
在国会联席演讲里,拜登没有像反华势力期待的那样,极大提高反华调门、推出更加强力的反华举措,而是强调竞争但不是对抗的一面。与反华势力期望的在一切可能的方面敲打和冲撞中国不同,拜登在演讲里时时处处以中国作为参照,要激励美国在民主与集权的竞争中赢得胜利。这不是坏事。中国不怕对抗,但中国也不想对抗,对抗是双输的。同时,中国不怕竞争,中国欢迎竞争,中国就是在竞争中从落后走到坐二望一的。竞争改良基因,中国甚至有意引入竞争,刺激国内发展,如为特斯拉铺开红地毯。中国发展的目的不是为了打败谁,而是为了改善中国人民的生活。这是拜登式的竞争也好,特朗普式的冲撞也好,都不能改变的。
当然,拜登还有一个定时炸弹:中南美难民。只不过,这是另一个话题了。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分享好友
分享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