号称南亚霸主的印度,怎么就搞不定氧气供应?

一玶海岸
8天前   国际领域达人
印度的疫情正在崩溃这条道路上一路狂奔。《纽约时报》新德里分社社长杰弗里·格特曼(Jeffrey Gettleman)在他的“疫情日记”中,讲述了印度疫情的恐惧。
新德里火葬场堆满了尸体,就像刚刚发生了战争一样。大火昼夜不停地燃烧。许多地方都在举行大规模的火化,每次几十人,而在晚上,在新德里的某些地区,整个天空都被橘红色火焰照亮。
“感染扩散得如此之快,以至于医院已经完全被淹没了。成千上万的人被拒之门外。药品正在耗尽。救命的氧气也是如此。病人被滞留在医院门口或家中,排着没有尽头的队伍,渴求着呼吸氧气。”
“虽然新德里被封锁了,但疾病仍在肆虐。除了为家人获取无法送达的食物外,我很少冒险,并尽可能多地与人保持距离。有时我和家人就静静地坐在客厅里,看着外面的榕树和棕榈树”。“透过打开的窗户,在漫长、寂静、炎热的下午,可以听到两种声音:救护车,和鸟鸣。”
犹如人间地狱。
印度的这次疫情死亡人数如此之高,疫情如此之惨烈,原因就在于新冠是个非常狡猾的病毒。相比它的同类,SARS,H1N1,甚至ebola,有一个根本差异。
上面所提这些大名鼎鼎的病毒,它们的重症率和致死率在各自范围内没有质的差异。
而新冠病毒的致死率,在医疗条件充裕和匮乏两种情况下,有截然不同的结果,其表现几乎就像两种不同的病毒。
根据各国目前数据,在医疗条件充裕之时,新冠病毒死亡率在1%-2%上下徘徊。
而在曾经被医疗资源被击穿相关国家,致死率就高很多。例如意大利的死亡率就高达3%,而极端情况的墨西哥,死亡率高达惊人的9.23%。(数据来自WHO)
印度现在就处于同样的困境,现在这个国家的医疗系统被击穿,死亡率大幅攀升是必然的。
现在印度各大公立和私营医院,最缺失的资源是氧气,大量重症病人因为氧气缺乏而被放弃治理直至死亡。
昨天,外网最火热的趋势只有一个,indiaNeedsOxygen(印度需要氧气)一跃成为推特上最热门话题。
但问题来了,印度是南亚的区域性大国,劳动力众多,工业总量在世界上也算排名前列,为什么倒在了小小的氧气瓶下?
制造氧气很难么?
一、制造氧气的工艺不难
人类能够制造氧气的方法很多,但制备大量可运输的氧气,可不是大家在中学实验室里加热高锰酸钾那种过家家。目前主要采取两种方法:
方法一是电解水。这个原理大家都懂,电解水会产生氢气和氧气。在某些航天任务中,宇航员呼吸的氧气就来自于电解水。
方法二叫液态空气分离法或深冷分离法。这种方法更简便,连原材料都不用。因为地球大气中氮气占78%,氧气占21%,原材料就是现成了,想办法分离氮气和氧气就行了。
简单来说,液态空气分离法利用空气中氮气的沸点比氧气的沸点低,先将空气加压降温变成液态,然后再加热,由于液氮的沸点(-196摄氏度)比氧气的沸点(-183摄氏度)低,氮气首先从液态空气中蒸发出来,留下的就是液态氧气。
这个方法成本低,产能高,而且最终产品液态氧也方便运输,是工业化大规模生产氧气的最好选择,我国医疗用氧80%产量都来自于深冷分离法。
在正常情况下,各国的医用氧气由专业气体生产厂家制造,能满足医院医疗的要求。
二、但在疫情期间的氧气需求,属于极端情况,满足供应比较难。
在疫情爆发期间,医院氧气不足肯定是大概率事件。毕竟大量重症肺炎病人需要吸氧,而任何一家医院在储备物资时都不可能按照疫情标准来备货,在短时间内市场上的厂家生产能力也可能供应不上。
这时候,就需要有其他行业巨头来“跨界”制造大量氧气,才能缓解疫情期间缺氧的情况。
在这种严峻情形下,最靠谱的解决方案,就是钢铁厂
所有钢铁厂都是用氧的大户,无论炼铁,炼钢,焊接或切割的工业流程,都需要大量氧气,用量和医疗氧气不是一个数量级。
所以很多大型钢铁集团,都有现成的配套气体厂,甚至成立了专门子公司。生产出的氧气就近供应炼钢使用,也可以提升标准成为医疗用氧。而且制氧气的副产品,惰性气体(氩气、氪气、氙气、氖气、氦气)也能带来利润。
2020年初武汉疫情的时候,也出现过医院氧气不足的时候。
但当时武钢主动站了出来,承担了制氧的任务。24小时开足马力,运送到武汉市各医院,氧气荒马上得以缓解。
方案是好方案,但武汉这个作业,印度能抄么?
三、从疫情严重程度和工业潜力来说,印度抄不了这个作业
一来印度的疫情是全国性质的,严重程度远超武汉,病毒也已经进化到双重甚至三重突变了。
按照印度官方数字,目前印度感染者数量为1800万,还有290万病人尚待康复。而中国一年多来的感染者总数不过10万出头,当初武汉疫情的高峰期,存量病人最高也只有5万人。
这还只是统计内的,广大农村和基层还有不知多少病例根本无法统计。
疫情严重程度根本不是一个量级。
其次,印度的氧气产量,哪怕拉上当地钢铁厂一起开工,也满足不了疫情需求。
由于氧气制造实在是一个非常小众的行业,无法取得印度相关数据。但好在钢铁行业数据非常详细,而且由于氧气在钢铁制造中是必需品,可以大体假设“钢铁产量和氧气产能成正比”
比较一下中印钢产量,大致可以了解双方氧气产能的差异。
武汉钢铁公司的钢产量,在2016年就已经达到0.23亿吨。而该公司在2020年初的武汉疫情期间开足马力开工,满足了武汉市内共计50362例(数据来源:武汉卫计委)新冠患者的氧气需求。
看看印度的产量。
也许会出乎很多人的意料之外,印度这几年来钢铁行业也在突飞猛进,2019年印度初钢产量1.11亿吨,已经赶日超美(日本0.99亿,美国0.88亿吨),跃居世界第二。
全印度的钢产量也就大约相当于5个武钢,而印度疫情爆发的城市数量,可远远不止一个。
当然,将地市级企业与南亚霸主国相比有点不公平,这里还有一些数据。
武汉钢铁公司的母公司,中国最大的黑色金属冶炼和压延加工业巨头,中国宝武钢铁集团有限公司的年度初钢产量是 1.09亿吨,宝武钢铁集团=1印
传说中的河北省,2019年度初钢产量是2.84亿吨,四舍五入后,河北省=3印
而全中国的钢产量,在面临着碳中和的压力下,2019年依然达到9.96亿吨,不仅相当于10印,而且超过了全世界其他国家钢产量的总和。
由于氧气制造的潜力和钢铁产量呈正相关,面对印度的疫情程度,哪怕印度全国开工也没法满足爆发期的氧气需求量。
而印度已经明确表态,不会从中国寻求支援,哪怕花钱进口氧气也不会从中国进口。
他们选择的目标是阿联酋和新加坡,这两个国家也确实能提供氧气,但对于印度的体量,绝对是杯水车薪。
在印度教民族主义发作的印度人民党政府心中,自己的面子绝对是大过印度底层人民生命的。
四、印度更大的问题,在于如何把氧气分配到基层需要氧气的病人手中
这个问题就真涉及定体问了,而且确确实实是印度的体制问题。
印度和很多前英国殖民地独立的国家一样,继承了英国威斯敏斯特体系。每次大选要把全国分为很多选区,每个选区按照一定规则(选民人数)安排议会席位。然后由各党安排候选人,在各选区参与竞选,得票多数的进入议会。
印度议会一共543系,如果某一政党占据了超过半数(272席位),其党首将自动担任印度总理。如果任何一个政党均未能超过半数,政党之间就会开始合纵连横组成执政联盟,直到任意一方执政联盟的席位超过半数。
最近一次2019年印度大选中,赢得高达303个议会席位的党派,叫印度人民党,莫迪的党。
说起印度人民党,估计很多不熟悉印度的读者会一头雾水,好像和甘地、尼赫鲁这些大家印象中比较熟悉的政治家完全没关系?
还真是没关系,甘地、尼赫鲁所在的印度国大党,早就已经风雨飘零很多年,现在连印度第二大党都混不上了。
当然,国大党作为从英国人手中争取到印度独立的政党,曾经也是很辉煌的,一直到上世界80-90年代都一直是执政党。
插播一段闲话,印度人民党是怎么打败国大党上台的?背后代表了印度社会什么理念的碰撞?
国大党衰落,印人党崛起的标志性事件之一,居然是两部电视剧及其引起的后续事件
1987年,印度国家电视台播放了由拉玛南德.萨格尔(Ramanand Sagar)执导的长篇神话剧《罗摩衍那》和《摩诃婆罗多》。
87版罗摩衍那
中国人也许不太熟悉,但两部传奇史诗是印度教教义的核心部分,也是所有印度教徒心中的圣经。
特别是《罗摩衍那》更是家喻户晓,大神罗摩蓝色的身躯在印度处处可见,深受印度人民喜爱。
虽然罗摩是神话人物,但印度教徒始终在试图寻找那些和罗摩相关的古迹。他们认为罗摩出生在一个叫做阿约迪亚(Ayodhya)的地方,甚至认定其出生地就在一座伊斯兰教清真寺的下面。
阿约迪亚清真寺(被毁前)
这座清真寺由印度莫卧儿王朝的开拓者巴布尔建立。但印度教徒们相信巴布尔为了建立这座清真寺,曾经毁掉了一个印度教的寺庙,而这个印度教寺庙就是为了纪念罗摩的出生。
这两部神话剧播出后,在印度掀起了一股无比狂热的宗教复兴风潮,甚至达到万人空巷的程度,让这两部神话剧至今保留着观看人数最多的世界纪录。
具有深厚宗教背景的印度人民党更是亲力亲为,密切联系群众,主席阿德瓦尼(L. K Advani)亲自深入田间地头,进行政治宣传。
1990年,阿德瓦尼乘坐着装饰成罗摩战车形象的丰田汽车,其本人也装饰成罗摩的化身,手持战斧,开启了穿越整个印度西北部的“战车游行(Ram Rath Yatra)”,号召印度教徒们行动起来,重建罗摩神庙。
“战车游行(Ram Rath Yatra)”
所到之处,底层印度教徒泪流满面,妇女们带着椰子和熏香的棍子,年轻人用弓、箭、三叉戟(湿婆的武器)武装自己,迎接罗摩战车。
这种从下至上,席卷全印度的宗教狂热最终以毁灭迎来了他的高潮。
1992年12月6日,几十万狂热的印度教徒们手持锄头和铁棍,强行闯入并拆除了阿约迪亚清真寺。
印度教徒占领阿约迪亚清真寺
这一天的宗教冲突,导致约2000人死亡,大部分是为了保卫清真寺殉教的穆斯林。这是印度穆斯林难以忘怀的耻辱日,被撕开的伤口时至今日依然难以愈合。
这件事的影响还不仅是宗教冲突本身,借着煽动情绪,印度人民党终于在4年后的大选中,击败国大党,第一次统治了印度。
所以说,印度是个很大,很复杂,又很散装的国家,本来并不适合威斯敏斯特体系。从选举就能看出来。2019年就一共有650个党派,8039名候选人,抱着各种不同的理念参加选举。
宏大的政治理念决定了全国层面上的党派轮替,例如印度教民族主义和反对穆斯林让印人党取代国大党成为印度执政党。
但其他细小的政治理念也并非没有用武之地,650个党派很多都有自己的基本牌,在邦层面,甚至某一个乡村地区,总有他们发挥实力的地方。
印度人引以为豪自己是最大的民主国家,但面对人口众多,诉求众多,种族和宗教矛盾众多的现实,他们引以为豪的威斯敏斯特体制也造成了印度的大负担。
看看这张2019年印度大选的形势图,整个印度次大陆,被人为分割成为无数个选区,抱有不同理念的政党和候选人在上阵厮杀的结果,各邦的理念和需求各不相同,非常之散装。
在中国的体制下,武钢送氧气到武汉各医院很简单,政府统一协调,大卡车拉着氧气瓶就可以送了。
谁也也不敢破坏防疫大局,就算有少数不开眼的地方官员在疫情初期争抢过口罩,但只需要上头一纸命令,全部就地免职。
印度呢?
就在前几天,因为处处氧气告急,印度政府专门给首都新德里派发了480吨氧气。
但在运输途中,由于北方邦和哈里亚纳邦的警察和政府高官从中阻挠,这些氧气无法到达新德里。
其实就是半路被其他邦给打劫了。
要知道现在氧气瓶在全印度都是硬通货,像金子一样宝贵。目前全印度各邦已经紧急行动起来,在公路上搜寻运输氧气的车辆,并就地卸货救治本邦病人。
而北方邦和哈里亚纳邦,正好是印人党管控能力较弱的邦。而且这些邦的官员是经过19年大选的拼杀才能以当选的,在宪制层面就不能如此罢免或追责。
这些官员不顾全国抗疫大计,只着眼于本地民生,说不定下一次选举反而会在本选区大胜也说不定。
我一直说,印度是一个散装国度。各邦之间不仅宗教民族不同,政治环境不同,连语言都不一样。其他邦人的死活,和我有什么关系?
所以印度一是造不出这么多氧气,二是现有存量和新制造的氧气,也无法顺利运输到有需要的病人手中去。
莫迪这次惨了,现在全印度都抓住他2020年还批准出口了很多氧气瓶开始大声讨,人气剧跌。
其实有什么办法?即使去年没有出口氧气,印度也扛不住。
归根到底国家太散装,工业基础不足,对各邦和基层基本没有掌控力而已。
五、令人感动的一张奖状
絮絮叨叨写了这么多印度,看多了各自为政和两不相帮,实在是让人感慨万千。
昨日是印度教的另外一个节日(Hanuman Jayanti),为了纪念伟大的猴神哈努曼。在印度史诗《罗摩衍那》中,勇敢又机智的神猴哈努曼,总能在圣君罗摩一筹莫展之时挺身而出,为他排除万难,逢凶化吉。
神猴哈努曼深得印度人民的喜爱,但当此疫情肆虐之时,印度人民也只能睹物思神,纷纷寄望猴神能再次显灵,挽救受苦受难的印度百姓。
印度人民的悲伤,远在千里之外的我们也能体会。
但中国人对待疫情,有自己完全不同的反应,这是从神话时代就根植在中国人民心中的那根傲骨
后羿射日,精卫填海,愚公移山,本来就没有什么神仙,老天爷不给力,中国人永远靠自己,人定胜天。
我之所以能毫不犹豫写下这段话,是因为看到了一张来自武汉的奖状。
来源于网络
乍看起来毫不起眼:
授予中国宝武集团宝钢股份武汉钢铁有限公司气体公司全国抗击新冠肺炎疫情先进集体。
但细看奖状上鲜红的盖章,才知道这奖状的含金量之高。
小小一张奖状的背后,隐含了中国人民团结互助,直面困难并最终战而胜之的精神内核。
短短的几句话,但每一个字都沉甸甸的,饱含了是不知道多少人的辛劳和汗水。
印度就是缺少这样的人,缺少这样的精神内核。
所以,就用这张照片作为结尾吧,能平平安安度过疫情,是因为总有其他国人在为你负重前行。
向在2020年初那场劫难中尽心工作,努力奉献,乃至付出生命的每一位英雄致敬。
全文完
一玶海岸
2021年4月28日
分享好友
分享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