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农民因“抢劫”被判16年,刑期还剩15天,法官:对不起抓错了

北北看世界吖
18天前  
恐惧让你沦为囚犯,希望让你重获自由。——《肖申克的救赎》
新中国成立之后,我国对司法体系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不仅将一些混吃混喝的司法人员赶上了岗位,而且还从新进人员当中提拔了非常多优秀的干部担任管理岗位,试图让中国的司法体系走向一个正规的道路。
不过,任何系统,只要是有人参与其中都必然会出现相应的缺点。人们只能将这种缺点无限的缩小,但是却永远都无法根除系统内部存在的问题。
在上世纪90年代时,河南省宣布了一件案子,在这起案件当中,有一位农民被认为犯有抢劫罪,法官则是当庭宣布这位农民有罪,并将其判处16年的有期徒刑。可没想到的是,这件案子却在以后出现了天大的误差。这位农民是谁呢?
一、一件背心引发的谜案
1991年的春节时期,河南省周口市鹿邑县杨湖口乡,在这个喜庆的日子里,家家户户都在准备着过年,都以为可以趁着这个时候好好休息一会儿,可十几起入室抢劫案件却让警察们忙的根本转不过来。
这些入室抢劫案件发生的非常的诡异,警方一时之间也是难以处理,虽然发生了10多起,但是在所有这些案件当中,警方几乎都没有什么目的证人现场,也没有留下什么可以用的证据。
入室抢劫的嫌疑人不仅将自己的脸部蒙了起来,而且还趁着夜色入室抢劫,这给受害者识别嫌疑人的特征造成了很大的问题。案件的侦破工作甚至一度陷入死胡同,警察也不知道如何查案。
就在警方一筹莫展的时候,有一位村民向警方提供了一条非常宝贵的线索。一个名叫卫国良的村民向警方表示,他发现一个同村的村民胥敬祥穿了一件抢匪曾经穿过的衣服。
这条线索立刻就引起了警方的注意,根据卫国良的说话,在他跟胥敬祥一块喝酒聊天时,他意外的发现胥敬祥在身上穿有一件带条纹的毛衣,非常巧合的是,这件带条纹的毛衣,他在劫匪的身上也曾经见过。
卫国良之所以会如此肯定,其实还有另外一个特征。这件毛衣在左肩膀的位置有一处织错了,当时卫国良看到劫匪穿的这件毛衣,这个特征深深的印在了卫国良的脑海里,这也就是为什么他如此肯定胥敬祥身上穿的毛衣,就是结尾当晚劫匪穿着的衣服。
关于这件毛衣,其实还有另外一个线索,这件毛衣其实是卫国良的小姨子梁秀格为胥敬祥编织的,良家在那之后遭到了歹徒的抢劫,这件毛衣也抢劫之中消失。
摸清楚来龙去脉之后,警方很快就将胥敬祥锁定为嫌疑人,经历过一番相应的摸查工作,警方迅速展开抓捕,成功将其捉拿归案。
被抓的前几天,胥敬祥在警察局里几乎天天是喊冤,他告诉警察,他实在是不知道那件毛衣的来历,那件毛衣是他从跳蚤市场上买来的,当时他觉得那件毛衣看起来非常眼熟,而且穿起来又非常合身,所以他从跳蚤市场那里买了过来。
在被捕之后,胥敬祥根本就没有机会与自己的家人见面,家人也一直不相信他就是劫匪,因为胥敬祥完全没有任何作案动机,他更没有作案的时间。就在大家都以为警方抓错人的时候,没想到,在三天之后,胥敬祥在警察局里招供,将一切的罪责都揽到了自己的身上。
其实,这是一件天大的冤假错案。相信大家都已经猜到警察局里的人肯定对他使用了严刑逼供的手段,强迫他承认不属于自己的罪名。胥敬祥最后又是如何洗脱自己的冤屈的呢?
二、四处奔波洗脱罪名
10多起抢劫案件,就这样随着胥敬祥的招供而得到了结束。法院拿着卫国良的证词和胥敬祥的供词立刻就对他进行了宣判,判处他犯有抢劫罪,不仅没收了他莫须有的抢劫财产,而且判处他16年的有期徒刑。
这件案子在这之后被移交给了一位名叫李传贵的警官,本来来讲这件案子其实已经结束,胥敬祥已经被判处有期徒刑,没有必要再追查下去。
可是,胥敬祥在自己的供述当中招供了其他的一些人,胥敬祥编造了“梁小龙”“黑龙”等一些人的名称,并将这些人描述为自己的共犯,只有这样,他犯案的细节才能与抢劫案当中的细节相对应。
可没想到的是,李传贵却从他的口供当中看出了不同寻常的地方。这位有着十几年办案经验的警官从胥敬祥的口供里看见了一些非常矛盾的地方,他隐隐约约察觉到了其中的不对劲。
李传贵亲自赶往监狱看望胥敬祥,他在胥敬祥身上看到了非常多的伤口一下子李传贵就明白过来,一定是警方屈打成招只有这样,胥敬祥才会如此快的招供,警方和法院也才能从这件案子当中解脱出来。
李传贵立刻找到了当时案件的检察长,可惜的是,由于案件已经进入法院审理的程序,就算李传贵对此还有异议,可是法院也必须做出相应的判决。就在他奔走呼吁之时,法院已经判处了胥敬祥16年有期徒刑。
在一路追查的过程当中,李传贵还发现了一个非常有问题的疑点,胥敬祥的妻子根本就不识字,可是有一份文件却有着胥敬祥妻子非常熟练的签名。
对于警方来说,如果某些人不识字的话,完全可以用手印来代替。很明显,警方并没有将这份文件交给胥敬祥的妻子查看,这也就使得胥敬祥的妻子没有按上红手印,而是由警方的人员在上面伪造了她的签名。
胥敬祥与检察长在这个过程当中不断的奔走呼吁,希望能够洗刷胥敬祥身上的冤屈。胥敬祥则是在监狱当中老老实实的,不敢有半点喊冤的行为,他担心自己在狱中有任何不老实的地方都可能会受到不法分子的伤害。
在不断的调查取证当中,李传贵还真的就找到了梁小龙这样一个胥敬祥招供的同伙,可没想到的是,梁小龙根本就不认识胥敬祥,也对他所说的抢劫案件没有任何的了解。从调查结果来看,梁小龙也根本就没有发完的动机和时间。很明显,梁小龙根本就是胥敬祥胡诌出来的人物。
2005年经过李传贵与检察长的不断奔走,胥敬祥的案件终于再一次进入到审理程序。在铁一般的线索面前,法院终于承认了自己的错误,以犯罪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为由宣判了胥敬祥的清白。而此时距离胥敬祥的刑期服完也只剩下了15天,在这之后,胥敬祥积极寻求国家赔偿,同时努力回归正常的生活。
总结
在某种情况下,犯罪分子可能会将证据隐藏得严严实实,以至于警方抓不到任何的把柄。在这种情况下,法律其实是在保护每个人的,不管是犯罪分子还是清白的人,只要没有犯罪证据,相应的证明就应当是不承认。在理智与情感之中,每个人都应当毫不犹豫的选择理智,情感会冲昏一个人的头脑,让他走向一条不归路。
图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联系删除!
分享好友
分享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