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剡溪英烈传】​​​​钱松初:碧血飞溅水口庵

嵊州发布
25天前   嵊州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官方账号
编者按:今年是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不忘初心,方得始终。革命战争年代,有许多剡溪儿女为了民族独立、人民解放献出了宝贵的生命,他们用行动和鲜血践行了中国共产党人的初心和使命,谱写了一曲曲动人的生命之歌。“剡溪英烈传”栏目向大家介绍其中部分英烈事迹,敬请关注。
钱松初(1921~1948),浙江省嵊州市长乐镇四村人。1938年秋加入中国共产党,曾任中共嵊西工委政治交通员、长乐区委书记等职。1948年1月,钱松初因叛徒出卖而被捕。面对敌人的淫威,他坚贞不屈,坚守党的秘密,英勇就义,年仅27岁。
1921年,钱松初出生在嵊县长乐镇四村泥道地的一户贫农家庭,全家7人靠父亲挑脚、租田种地过日子。因家里贫困,钱松初10多岁才进新祠堂小学读书,未读满三年又辍了学。
1937年七七事变爆发,抗日救亡宣传活动在嵊县蓬勃兴起。长乐镇文化底蕴深厚,文艺风气鼎盛,能拉会唱的钱松初积极投身到抗日救亡活动之中。1938年夏秋间,中共地下组织在长乐镇千佛寺办了一所成人夜校,发动青(少)年上夜校读书识字,进行抗日救亡教育,17岁的钱松初也参加了夜校学习。这年秋,他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此后,他跟随长乐农民剧团,深入农村开展抗日救亡宣传,三个月的流动演出,足迹遍及嵊西23个乡镇。他台上扮演角色,台后拉着二胡,台下整理道具,路上肩挑重担,热情高涨的革命精神感染着身边的同志。
1943年3月,日军在长乐镇设立据点,征用民夫大造营房、炮台、碉堡,又命令维持会每天送去大量酒、肉、菜、米,弄得民不聊生。钱松初按照党的指示,发动依靠群众,团结进步青年,与日军开展斗争。日军强逼民夫筑碉堡、修工事,他就发动青年外出挑脚,做小本生意。他还指派积极分子到下坎头日军驻地,趁敌兵出操时了解军情,及时报告组织。日军队伍中有个姓包的翻译官,他的小舅子仗着姐夫替日本人办事,敲诈勒索,奸淫妇女,无恶不作。不管是谁开的店,他看到中意的商品就开口索要,从不付钱,店主送慢一点,即拍桌大骂,甚至拳打脚踢;看见漂亮的姑娘,即跟踪追逐,光天化日之下也敢强奸,老百姓对他恨之入骨。一次,这家伙嫖宿长乐镇维持会长钱高振的小老婆,钱松初就抓住时机大造舆论,使日、伪之间矛盾激化,最后借维持会的手暗杀了这个恶棍。期间,钱松初还以做买卖为名,往返于永康、上虞、余姚等地,做党的政治交通工作。同时按照上级党组织的部署,培养和发展战斗中涌现出来的积极分子入党。在一年多时间里,经他考察培养、介绍入党的就有9人。其中钱春泉入党后,被安排在长乐镇大街摆布摊,以此观察动态,传送情报,又设立了一个党的地下联络点。
1946年7月,嵊西特派员杨光(寿菊生)以贩卖小猪、做小生意为掩护住在钱松初家里,恢复发展党的组织。不久,建立了中共长乐区委,钱松初任区委书记。当时,我浙东主力部队已奉命北撤,国民党反动派气焰更为嚣张,到处传播“三五支队已被消灭”“共产党已完蛋”等谣言。为了稳定群众情绪,中共嵊西县工委决定进行一次散发革命传单、张贴革命标语的攻心战。钱松初组织部分党员,分别从县城、崇仁、东阳巍山三路向长乐沿途张贴和散发标语。这次活动使国民党当局大为震惊,而老百姓却兴奋地说,三五支队没有走,共产党又回来了!钱松初还利用当地民间习俗,成立“巡坂会”,组织“变工组”“修路会”等群众团体,并在此基础上建立了党的外围组织“十八结拜”。这些组织既能团结群众,培养积极分子,又是党组织秘密活动的阵地。他还发动党员参加各保的义务队,其中他所在的八保有12名义务队员,7名是共产党员,有5名是“结拜兄弟”,全队有12支步枪,成为党的一支地下武装。九保的情况也同样。他还以义务队的名义筹集子弹,通过党的地下交通,支援会稽山抗暴游击队。1947年春,长乐镇选举保长,钱松初通过党员的串联,使地主土顽落选、支持和同情革命的人当选,其中六、八、九3个保的保长,都成为同情或靠近共产党的人,革命活动开展更为有利。
1947年7月,会稽山抗暴游击队在楼家小庙战斗中,战士孙胡法负伤,急需转移到安全地区隐藏治疗。钱松初主动承担任务,把伤员从开元楼家送到南山后宅村他岳母家疗养。10月,钱松初和钱春泉接受了嵊西党组织赶制棉衣150套、支援会稽山抗暴游击司令部的任务。他们以经营土布、棉花为名,往返于余姚、慈溪与嵊县之间采购原料,秘密做好缝纫工的思想工作,连夜赶制棉军衣,在寒冬即将来临之前及时将棉衣转送给山上的游击队员。11月,为做好开元缴枪的准备工作,会稽山抗暴游击司令部指战员30余人,隐蔽在三面环山、树林茂密的石井村村后的三角湾待命,钱松初等扮作农民以到小昆坑磨六谷粉(嵊州方言对玉米粉的称呼)、小贩做买卖等方式,利用农民造屋、做寿、办婚丧喜事、赶庙会等习俗,向部队驻地运送粮食、副食品、鞋袜、手电筒、子弹等军需物资,为开展会稽山武装斗争作出了贡献。
12月中旬,周芝山与嵊西特派员杨光、独立大队队长周德伟等在他家里研究开元缴枪行动计划,并报请马青同意。周芝山还写信要求张任伟到嵊西配合行动。张任伟接信后与楼春阳、余惠民率40人枪前来与隐蔽在石井村村后三角湾的同志们会合。12月21日晚11时,张任伟、周芝山等率领部队,在内线戴功炳的接应和嵊西地方党的配合下,解除了国民党开元联防大队驻嘉一祠堂分队和驻金一祠分队的武装,活捉了联防大队长安茂华,缴获轻机枪4挺、步枪100余支、短枪30余支,俘大队长以下官兵100余人。这场以弱胜强、以少胜多的巧仗,是会稽山抗暴游击队由被动挨打转为主动进攻的一个重要转折点,为打开会稽地区武装斗争局面,重建党领导的浙东主力武装起了重要作用。在这次缴枪战斗中,钱松初起到了重要作用。缴枪的当晚,钱松初又发动党员转运缴获的武器弹药,部队装备剩余的20支“三八式”步枪,也由他转移至长乐镇就地隐藏。
开元缴枪后不久,钱松初即奉命护送马青等同志去四明山与浙东工委领导人会面。他与钱春泉伪装成桐油贩子,随身挑去开元缴来的4挺机枪,夜行昼宿,沉着机智地闯过敌人的明岗暗哨,在年底到达四明山孔岙村。完成任务返回时,钱松初又成功带回了浙东工委交给会稽山武装部队的机密信件。
开元战斗的胜利,使国民党地方政府大为惊恐。此时,会稽山绥靖指挥官吴万玉兼任嵊县县长,绥靖指导部也由诸暨枫桥迁驻嵊县。吴万玉采取强化保甲、乡村联保、设立防谍情报网、剿抚兼施、诱逼“自新”等反动措施,加紧镇压革命力量。同时由于叛徒出卖,嵊西党组织遭到严重破坏。1948年1月6日傍晚,钱松初回到长乐家中。次日凌晨3时,熟睡中的他被一阵猛烈的敲门声惊醒,一群暴徒破门而入,不容分说,就把他绑到前门廊下,严刑毒打,逼他供出地下党员名单和卖猪佬(杨光)的去向。钱松初自知情况不妙,只说自己是做生意的,别的一概不知。随后,遍体鳞伤的钱松初被押解到开元,由吴万玉亲自审讯,一天之内对他用刑7次,坐老虎凳、灌辣椒水、扁担毒打,还用红蜡烛烧其背脊。钱松初几次昏死过去,用冷水泼醒后,敌人又用棉花蘸煤油燃着火威胁他:“如再不招供,烧你的肉,剥你的皮!”可是,钱松初志坚如铁,不吐一字。
1948年1月9日上午,阴云密布,寒风刺骨,一行荷枪实弹的暴徒,押着钱松初等人,向开元村边的水口庵走去。钱松初明白最后的时刻到了,但他视死如归。凶残的敌人丧心病狂地向他的膝盖、臂肘、胸脯、头颅连开7枪,钱松初全身血肉模糊,惨不忍睹。同时牺牲的还有钱樟泉、裘奎松两位同志。
嵊州市委党史研究室供稿,如需转载,请与原作者联系。
“爱嵊州”APP周年庆
活动详情请见“爱嵊州”APP
嵊州市融媒体中心出品
编辑:陈汉新
责编:史华东
审核:王敏夙
分享好友
分享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