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川首部矿山长篇小说连载ll铜草花开(十二)

东川发布
2月前   昆明市东川区委宣传部官方账号
东川发布”关注我哟
欢迎关注“东川发布”公众平台,我们为您发布政府权威信息、热点新闻、民生资讯、旅游美食推荐,为您讲述东川故事、传播东川声音,与您携手共建美好东川。
点击播放 GIF 0.0M
点击播放 GIF 0.0M
长篇小说
铜 草 花 开
12、千里马和伯乐
如果把选厂车间里轰轰隆隆的机器声和运矿铁道上来回奔驰的机矿车钢铁的碰撞声比作一种音乐,那么,矿山的夜晚是和谐、宁静又而美丽的。因为在非城市又非农村的矿山,除了这一种声音,几乎没有其他杂音,素朴得近乎呆板。而我们可爱的矿山人早已把这种奇特的声响当成音乐来享受来欣赏了。偶尔因为停产检修,几百台机器设备停止下来,矿山一片寂静,人们反而不适应了,心里空空荡荡,没着没落,吃饭不香,睡觉不甜。
选厂技术室技术员罗清河就是在这样一个夜晚在这样的情况下,突然从睡梦中惊醒的。来矿山已有两年,天天在厂里摸爬滚打,他已经习惯车间那些机器设备发出的巨大轰鸣声,觉得那不是对身体有害的噪音,而是一曲曲或高亢,或低沉,或细碎的优美的催眠曲。今晚厂里因为检修粉矿仓全面停产,机器停止了运转,厂区没有了轰轰隆隆的催眠曲,他竟失眠了。
最近,由他主导的全厂机电系统技改方案,在张副厂长的亲自关心指导下,经过多轮的补充完善,已接近完美了。因为事关重大,明天早上,矿上要在厂里召开专题会议进行审核论证。可他还是不太放心,生怕方案里哪个环节还存在疏忽,遭到厂部和矿有关部门否决。他非常看重这个技改方案。于公说,通过技改可以进一步优化生产工艺流程,每年为厂里降低几百万元的能耗支出,潜在效益巨大;于私吧,利用这次技改可以全面检验一下自己的专业能力和工作水平,他一点也不怀疑,如果技改成功,那么他在厂里机电系统的地位也就初步奠定了。矿山这时候很盛行论资排辈,作为一个年轻人,要想做出一番事业,敲门砖尤为重要呢。他翻个身,心里想,既然睡意全无,不如再到办公室琢磨一下方案吧,万一百密一疏,哪个环节没有考虑周全,正好利用今晚的时间修正和补充完善,过了今晚就再也没有时间补救了。
青云矿选厂现代化程度较高,机械和电器设备密集,机控和电控是工厂的心脏,这个心脏一旦出现了问题或者说运行不灵,工厂将因此丧失生机。罗清河调到厂部技术室任技术员后,具体工作由点到面由微观到宏观,比在电工班工作时更加忙碌了。他积极主动地切入厂里的专业板块,经过反复查看现场,深入研究设计图纸,发现了目前电路控制和设备组合中存在的一些问题。他据此缜密计算分析后作出判断,如果对现有一些关键设备稍加改造,再增加一些必要的装备,对生产工艺作适当的调整和完善,那么,选矿回收率、处理量、精矿品位和选矿作业成本等几项主要生产技术指标肯定会有质的改善和提高。只是这样下来,厂里原有的技术支撑体系和技术权威就彻底被打破被颠覆了,一手建起这个权威体系的分管领导张云生副厂长会怎么想?
他心里面十分矛盾,一方面非常想尽快地通过技改,消除厂里技术上的环节损失,一方面又怕挑战了张副厂长的权威,给这位他所敬佩的领导带来尴尬和难甚。可是,作为一个有抱负有责任心的年轻技术人员,发现问题后又怎能做到独善其身无动于衷呢?他考虑再三后,战胜怯懦坚定信念,忐忑不安地向张副厂长汇报了自己的想法。令他没有想到的是,张副厂长听了他的汇报,不仅没有生气没有不舒服,反而十二分的高兴,拍着脑袋表示赞同,颇有同感地说,清河啊,我早就觉得厂里的指标有些不正常,该高的高不起来,该降的降不下来,可就一直没有发现问题出在何处。今天你这么一说,我豁然开朗了,有道理,有水平,有技术含量,还是你们科班出身的人厉害啊!
张副厂长的态度让罗清河又感动又愧疚,心里不断地说,罗清河呀,你小子在想些什么?你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啊!
的确,张副厂长这番话是真诚的。他早年毕业于天南冶金工校,在校学的是选矿专业,毕业分配到青云矿选厂工作后,一直从事本专业。一次工作调整时厂里把他调到设备室主任的位置上,他这才改变了自己熟悉的专业,半路出家搞起电器专业。还真应了“十年技术成高工”那句话,苦巴苦巴钻研了十来年,他在机电专业上又有了新建树,成了该专业领域的行家里手,在前人的基础上,把全厂的机电工作向前推进了一大步。由于工作出色,业绩突出,一九八二年,他被矿部提拔为选厂副厂长,分管全厂的机电工作。
由专业上的行家到分管专业的厂领导,一路走着,他感觉非常良好,有意无意地觉得工作做得差不多了,能长期维持这样的状况就已经非常不错。然而,年轻的罗清河来到厂里以后,他这种观点被一点点改变了。早在罗清河在电工班工作期间,他就发现这小子不一般。他学习技术不像班里其他的年轻人多半是被动学习、被动钻研、被动去排除故障。这小子呢,是诚心诚意带着问题去学习、去实践。比如说,别的值班电工是坐守在值班房等着生产上出现问题以后才去解决。他进班后却是带着工具跑到车间四处寻找问题,一旦发现电器电路上有事故迹像就马上进行解决。被动防守与主动预防的结果当然不同,这小子值班的时候,从来没有出现过影响生产的事情。从那时候起,一贯重视人才、行事开明的他就格外关注起这小子来。前个月,厂技术室一个老工程师退休,他跑去找厂长,极力地主张把罗清河调上来。
他很有把握地对厂长说,厂长,放别人我不敢夸口说,对罗清河,我敢打包票,从长远看,这小子上来后只会比老工程师强,即使暂时有差距,也不会持续多久!厂长段九章斟酌一番后,采纳了他的建议,同意提前把罗清河调来机关。可段厂长也给张副厂长提了一个要求,老厂长说,罗清河既然如此优秀,就好好带带,小张啊,你也该考虑考虑接班人的问题了。段厂长这番话的另一层意思是说,我今年已经五十九岁了,没几个月就差不多到点了,你张副厂长多年的媳妇也该熬成婆了。
工科出身的张副厂长何等聪明,岂不知老厂长的真实用意,他心坚意定地接受厂长的要求,下来后处处留心言传身教,一顶心地栽培起罗清河来,潜意识里已基本上确定不远的将来让这个后起之秀接替自己现在的位置。罗清河没有让他失望,发挥所长,理论和实践双管齐下,调厂部工作不到一个月就基本找到自己没有发现的问题,还提出了较有见地的初步解决方案。他基本同意罗清河的意见,仔细看了方案后,谈了自己的想法,建议罗清河局部再作些修改,提交厂办公会研究,再报矿部审批。
夜已深沉。规模宏大的选矿厂万赖俱寂,窗外面的灯光在树影的交叉切割下忽隐忽现。罗清河抬起手腕上的那块独钻表看了一眼,时间已是凌晨两点。他翻身溜下了床。为了尽可能地避免影响到肖小林和我,他没有开灯,在昏暗中窸窸窣窣穿上衣服,顽皮地冲我俩笑笑,然后悄悄地打开房门,侧身闪了出去,轻手轻脚地穿过宿舍楼幽静的走廊,出花园过厂区,向办公楼走去。
夜幕下柔和的灯光把他的身影投放在大地上,拉得很长,很长,好像要把这位年轻人的拼劲和对工厂的热爱,深深地镌刻在大地上!
罗清河没有一点倦意,心里无比的轻松。他想:今晚一定要认真细致地把技改方案再过一遍,预算和设备增减部分尤其要重点检查,对了,为了便于矿上的领导们了解,最好再写一个汇报提纲,尽量地把技改的目的和意义说清楚!
他的脚步不由地轻快起来。
作者简介:
杨跃祥,笔名遥翔,白族,大理州祥云县禾甸镇人,云南省作家协会会员。有散文、诗歌、小说在《云南日报》、《边疆文学》、《百家》、《滇池》、《中国铝业报》等省市和中央行业报刊发表并获奖。作品入选多种文集,出版有散文集《黑哥哥黑姐姐》、《父亲的墓碑》和长篇小说《铜草花开》。长篇小说《铜草花开》获东川首届“铜都文学奖”金奖。长篇小说《蒿子花开》入列中国作协2014年少数民族作家重点作品扶持项目。
中共东川区委宣传部主办
来源 | 东川牯牛峰
责编 |金灵 伍洲影(实习)
二审 | 刘思伽
终审 | 王杰云 李泽
分享好友
分享好友
更多精彩内容进入 [新国风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