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大陆全境解放临门一脚,白崇禧重兵集团的覆灭

小糊匠
22天前  
1949年8月4日,在国民党湖南省政府主席程潜及国民党军第一兵团司令长官陈明仁发表《告湖南民众书》和《告将士书》宣布起义,长沙和平解放。“衡阳扼荆湖南北,引交广为颈”,衡阳往南穿过南岭就到了粤北重镇韶关,往西南过永州就来到了广西重镇桂林。随着长沙的解放,白崇禧要想守住他的老家广西,最好是能把解放军拦在衡(阳)宝(今邵阳)地区。白崇禧集结了他所有的家底,指挥其第一、第三、第十、第十一、第十七等5个兵团11个军20万人,退至衡宝地区,在衡宝公路两侧和粤汉铁路衡山到乐昌段一线重新在组织防御,企图依托湘江、资水负隅顽抗。
长沙和平解放,解放军与游击队胜利会师
白崇禧这个人历来用兵谨慎,虽然他看似想在衡宝地区与解放军进行决战,但其真实想法是极力避免与解放军主力决战,保存自己的政治资本,长期与解放军周旋。这就是典型的旧式军队做派,各顾各家,国民党焉能不败?
当然,解放军得出白崇禧会避而不战的结论,并不是空想出来的。解放军第四野战军司令部要求负责情报工作的野战军二局采取一切侦察手段,迅速查清白崇禧集团进驻衡宝地区后的下一步动作。
这任务决定着解放军能否全部吃掉白崇禧集团,重担在肩,二局全体人员包括局长彭富九昼夜不停地多路侦察,包括派遣侦查员前往敌占区,但始终未能掌握到有价值的情报。时间一天一天地流逝,彭富九与二局的同志们心急如焚,只要闻到一丝情报的味道,就会恶狼般扑过去。连日来的一无所获,彭富九把他的目光瞄向了白崇禧集团的电报,尽管连日来他们并没有在敌人电台发报中收获有价值的情报,但他依靠经验判断,他一定可以在海量的电报中捞出属于解放军的那根“胜利之针”。
功不唐捐,二局找到了含有重要信息的三份电报:第一份是桂军司令部电令各军给团以上发放五万分之一的广西地图;第二份是白崇禧要求广西省政府上报各地存粮;第三份是要求广西省政府上报各地桥梁情况。得了,彭富九心里高兴,终于抓住了白崇禧这个“小诸葛”的狐狸尾巴了。他立刻把二局的分析结论送到野司首长那,经过综合分析,野司首长断定白崇禧集团已经做好败退广西的准备,不过其主力在中南前线如果没有遭到歼灭性的打击,他是不会不战而退的。
衡宝战役中的解放军炮兵部队
先前针对白崇禧的战略企图和兵力部署,毛主席和中央军委向四野发出指示:“白崇禧本钱小,极机灵,非万不得已绝不会与我作战。因此,对白崇禧集团作战,应采取远距离迂回包围方法迫使其最后不得不与我作战。”
根据毛主席与中央军委指示的精神,野司连日开会,认为白崇禧集团在解放军进攻下可能采取以下行动:一是撤往云贵,与胡宗南部汇合;二是逃往海南岛;三是撤往广西死守老巢,伺机逃往越南;四是在衡宝地区与解放军决战。白崇禧全身而退,迅速退至广西境内,解放军最不想看到这个情况的发生。
根据二局所获得的情报,幸好白崇禧在撤与不撤中犹豫不决,为实现毛主席与中央军委消灭白崇禧集团全部或大部主力部队于湖南的要求,四野野司当机立断,分东、中、西三路大军实行大迂回、大穿插、大包围的作战方针,完全不理会敌人的防线而远远超过它,迂回并占领它的后方,迫使敌人不得不与解放军作战。野司计划西路军直插广西百色、南宁,阻断敌人西逃云贵的退路;东路军夺取广州断敌南逃海南岛的退路;而中路军则是牵制白崇禧集团。
通过策反白崇禧留在长沙的秘密电台,给白崇禧发送假情报,使其确信解放军因水土不服,攻势将会停下来。自以为是的“小诸葛”经过一番算计,很快制定出“继续修筑工事,先图固守,寻机再战”的作战方针。稳住了白崇禧,四野就有时间进行军事部署。
青树坪的49军
随着三路大军捷报频传,四野对敌形成了合围之势。白崇禧为了让他的部队安全撤回广西,他命令国民党第七、第四十六、第四十八、第九十七军站住衡宝防线,企图阻滞四野南下。1949年10月9日,四野中路军将包括白崇禧王牌第七军在内的四个师,合围在祁阳以北的五峰山地区,14日发起总攻,经过两昼夜的激战,白崇禧集团主力47000余人灰飞烟灭。
衡宝战役的胜利,让白崇禧集团的士气一落千丈,国民党军再无王牌部队之一说。此后,解放军相继消灭余汉谋部与胡宗南部,终结了国民党反动集团在大陆的统治。
分享好友
分享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