采棉机在沙雅县的一处棉田进行采收作业(2020年10月23日摄)。新华社记者胡虎虎摄
新疆中泰纺织集团:
理直气壮用事实回击污蔑
新疆中泰纺织集团拥有员工2000多人。作为新疆纺织行业领军企业,中泰纺织集团生产研发出高质量、多用途的纤维素纤维,为国内纺织品市场提供了原材料。
新疆中泰纺织集团在招聘、用工各环节始终秉持各民族一视同仁的原则,少数民族员工占比近30%。公司始终重视少数民族员工的培养培训,少数民族员工经过系统培训,全部走上了正式工作岗位。部分维吾尔族员工通过勤奋工作,在当地安家并买了房和车,孩子也在附近的学校上学。来自于田县和巴楚县的阿布杜力艾合提·麦图隼与依布拉依木·阿布都热依木,分别在纺练一车间和供排水车间工作,加入中泰大家庭后,他们已掌握了熟练的技能,成为车间小组负责人。
少数民族员工不断成长,为集团发展作出了积极贡献。2020年,集团员工努尔买买提·库尔班因表现优秀获得全国“五一劳动奖章”、中泰集团“民族团结进步模范”等荣誉。在2014年11月的一次巡检时,努尔买买提·库尔班听到细破碎机传来异常声音,发现设备震动,他果断停止设备运行,并立即上报公司调度中心,由于发现及时避免了设备损坏,直接挽回经济损失上万元。努尔买买提·库尔班还是个热心的人,时常对新员工进行专业技能和安全培训,经常在生活上关心和帮助他们。
目前,新疆经济持续发展、民生不断改善、人民安居乐业,各族群众的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持续提升,根本不存在所谓的“强迫劳动”问题。那些别有用心的美西方反华势力屡次编造谣言对新疆抹黑攻击,可谓居心叵测、用心险恶!光明前进一分,黑暗便后退一分。新疆各族人民的眼睛是雪亮的,任何人都休想破坏我们幸福美好的生活!谎言阻碍不了新疆的繁荣发展,更不能阻挡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历史步伐!
昌吉利华棉业有限责任公司:
新疆棉花不容抹黑玷污
近日,H&M等一些外国服装企业借口新疆存在所谓“强迫劳动”问题抵制新疆棉花,对这种无稽之谈,我公司表示无比愤慨,坚决反对!
我公司的轧花厂坐落在昌吉市佃坝镇,这里的农民都种植了棉花,实现机械化种植采摘,棉农连年增产增收。
在加工期,轧花厂里一派繁忙景象,棉农将籽棉运到轧花厂交售,从进厂开始就按标准定等定级、堆垛,锯齿轧花机、清理机、打包机、码垛机全程机械化生产,为纺织企业提供优质的纺织原料,为消费者提供优质的纺织服装商品。棉花加工季节性强,生产加工人员都是长期工,企业与员工签订劳动合同,每月按时发放工资,收购加工期人均月工资5000元左右,企业切实保障员工的各项合法权利,不知道所谓的“强迫劳动”从何而来?
我公司多方面关心关怀各民族干部职工,每逢有职工过生日,都会送上蛋糕。各族职工在这样的大家庭中生活、工作,十分开心快乐。每逢节日,企业会开展各种活动,各族职工欢聚在一起,包粽子、炸馓子……载歌载舞,一起欢庆。企业通过诚信经营,与当地植棉大户建立了良好的合作关系,保证了棉农的正常收益。
在此,我公司要正告别有用心的美西方反华势力:请你们停止利用所谓涉疆问题干涉中国内政。谎言终究掩盖不了真相。新疆所做的一切坦坦荡荡,光明磊落!任何外部势力都破坏不了新疆的和谐稳定,都阻挡不了新疆各民族团结奋进的步伐,都抹杀不了新疆人权进步的客观事实。任何破坏新疆繁荣发展的图谋和行径,只能自食其果、自取其辱,注定会遭到世人的唾弃!
你们无权对新疆指手画脚
和田县服装厂工人 哈力克孜·艾比
我今年23岁,是和田县英艾日克乡人。近几日,我在网上看到H&M等一些外国品牌以新疆存在所谓“强迫劳动”问题为由,抵制新疆棉花。对此,我感到非常气愤,他们纯粹是胡说八道。
2015年,我考上了和田县职业技术学院服装设计专业。2017年毕业后,我选择在一家服装厂实习。服装厂厂长人很好,厂里条件也不错,有清真餐厅,有干净舒适的宿舍。我们节假日正常休息,还可以参加厂里组织的各类文化活动。实习期间,厂长看我专业基础好,工作努力,征求我的意见后,让我留在厂里工作。我与工厂签订了劳动合同,成为该厂的正式员工。厂长特别喜欢新疆的棉花,他常说,新疆棉花是世界上最好的棉花之一。所以,我们厂的原材料使用的都是新疆棉花。厂长经常讲,做生意最重要的是讲诚信,厂里从来没有拖延过员工工资。现在,我每个月能挣5000多元。工作几年来,我每年都给家里寄钱,孝敬父母、补贴家用。父母用我寄的钱盖了新房,买了新家电,家里的生活条件有了很大改善。
美好生活是每个人的向往和追求,每个新疆人都想过好日子。我们用辛勤的劳动为自己和家人争取幸福生活,不需要任何强迫。我所在的工厂还会主动帮我解决生活、工作中的困难。俗话说得好,鞋子合不合适只有脚知道,我们生活得好不好、幸不幸福我们自己知道!我们决不允许任何人污蔑我的家乡、我的祖国,不允许任何人破坏我们的幸福生活!
棉花是我们家的“摇钱树”
泽普县古勒巴格乡棉农 阿布都如苏力·吐尔孙
我今年28岁,家住泽普县古勒巴格乡,我家种植棉花已经30多年。1990年,我父亲种了100亩棉花。2010年,我从学校毕业后,跟随父亲在家发展养殖和种植产业,去年我家的棉花种植面积达300亩,养牛20只、羊200多只。
最近几天,我在网上看到H&M等一些外国品牌商抵制新疆棉花,说新疆存在所谓的“强迫劳动”问题。这纯粹是胡说八道!30年来,棉花就是我们家的“摇钱树”。去年,我家种植棉花的纯收入有80多万元。每年到棉花采摘季,我家会雇30个拾花工来帮忙。2个月的时间,他们人均能挣8000至10000多元。很多人还会提前和我打招呼,抢着来摘棉花挣钱,根本不存在强迫。今年,我家300亩棉花地全部安装了滴灌设施,节约了大量人力物力财力。
以前,我家住的是土坯房,冬天不保温,夏天不隔热。现在,村民全部都住上了安居房,屋内敞亮,院子漂亮,我们的生活环境越来越好,收入也越来越高,日子越过越红火。
新疆棉花的品质一流,畅销国内外,不然新疆棉农为什么要不断扩大种植面积,收入怎么会越来越高呢?美西方反华势力编造新疆存在所谓“强迫劳动”的谎言,简直是愚蠢可笑!那些诬陷新疆棉花的人和企业,不是为了维护我们的权利,而是要砸掉新疆棉农的饭碗,我们决不答应!新疆人决不允许任何人破坏来之不易的美好生活,恶意诋毁抹黑新疆的人也必将付出代价!
来源:石榴云/新疆日报
裕民县融媒体中心
分享好友
分享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