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地挖出大量金子,一小时全部流失,市长下令追缴,寻回一级国宝

八卦的小柒
25天前  
1999年深秋,寒气逼人,大地一片肃杀之气。11月2日晨曦,红彤彤的太阳裹着雾霭在天空中升起。在西安市未央区谭家乡以东的十里铺村,一片坑坑洼洼的中华砖厂工地上笼罩着一层白霜。推土机师傅赵学和平日一样早早来到工地,他将推土机点火后立刻开干起来,随着推土机的轰鸣,工地上的黄土被一层层推开。
大约8点钟左右,赵学突然感觉推土机出现了异常,于是他将推土机停住跳下车来查看什么情况。赵学跳下驾驶室后和工友刘卫两人走到挖机前面,从推土机的履带上抠出了一块闪烁发光的东西,像是一块金属物。
砖厂
“哎!是块铜疙瘩!”刘卫将金属块上的泥巴抠掉后,放在手心掂了掂后,将这块金属丢回了土里。赵学弯腰将这块金属捡起,拿到眼前仔细看了看,又用指甲刀在金属块上划拉了一下。赵学告诉刘卫,这东西可能不是铜的,倒像是的金子。
赵学和刘卫两人立刻意识到这地方有宝,如果这下面是个古墓的话,这金子肯定不止一块,可能还有其他东西。二人兴奋地在挖机周围寻找,果然从挖出的坑里找到了一块块金子,这些金子埋藏在1米多深的黄土之中,像是一窝土豆。
金子
“赵老幺挖到金子了!大家快来!”赵学推出金子的消息很快在工地上传来,这一消息如同一颗惊雷在工地上炸响。正在干活的民工放下手里的活计,飞奔到发现金块的地方,在墟土中众人你争我夺,抢到金子的人纷纷往口袋里、咯吱窝下藏起来。附近村子里的人听到消息后,也纷纷扛着锄头来挖宝。
一时间,整个工地乱成了一窝蜂,众人乱哄哄地挤成一团。争夺的过程中,有人趁乱溜出工地,有些民工则悄悄卷起铺盖不辞而别。宝物争夺持续了一个多小时,还陆续有人赶来抢挖。一些迟来的村民顿足摧胸,骂骂咧咧,后悔自己得到消息晚了。当天到底挖出了多少金子?没有人知道,也没有人去关心。
追缴
上午9点10分,谭家乡派出所接到群众举报:新华砖厂挖出大量金子。所长郭英明觉得此事严重,于是立刻带着几位民警驱车赶去现场。抵达现场之后,哄抢金子的民工和村民早已经散去,空荡荡的工地上满目狼藉。经过郭所长等人初步判断,这些金子极有可能是埋藏在地下的重要文物,参与哄抢的人员有数十人,按照一人一块来算,至少也得有几十块。
兹事体大,郭所长一边将情况向上面汇报,一边紧急出动人力将民工和村民进行控制,积极向民工和村民们宣传法律和文物保护知识,动员民工和村民们将手里的金子上交。金子还未追回,新华砖厂就成了热点,四面八方的群众纷纷涌来,围观的人黑压压一片,有些人带着铁锹锄头蠢蠢欲动,事态一度趋向极端。
追缴打击
当时情况复杂,未央分局接到报告后立刻派出160多人的警力赶往新华砖厂,将现场进行合壁围拢,对现场人员进行一一清查,并对重点嫌疑人进行盘查。经过清查,从砖厂的窝棚里、厕所里、墙缝和砖堆里收缴到了52枚金块和1面青铜镜。在出土金子的废墟里,经过连续深挖后,又挖出了一块金子。
当天傍晚,郭所长和区里来的领导认为,这些金子体积小、价值大,很容易被人藏匿和运输,目前收缴到的金子只是极少一部分,肯定还有大量金子被藏匿,肯定还有人没有如数交出金子。为避免国家财宝流失,造成不可挽回的遗憾,当即现场成立了“11·2”宝物追缴专案组。
出土的铜镜
经过调查走访,发现不少人交少藏多、有的拒不交出,有的还积极寻找文物贩子,准备高价出售。鉴于这种情况,分局将情况上报了市长冯(煦初),冯市长对此事高度重视,他亲自作出指示:一定要将金子如数追缴回来!同时冯市长让市文物局专家立刻行动,赶赴新华砖厂参与收缴工作,务必将这批重要文物留住。
收缴行动开始后,专家组深入到当地群众之中多达数百次,对重点追缴的村子和外县民工进行了宣传教育。经过长达5日的追缴工作,专案组先后从20多个民工和村民手中追缴到金块90多枚,每个金块重达250克,收缴到的金子总重量为22.5公斤。随后,专案组又赶赴安康旬阳县、谭家乡东方红砖厂、高铁寨村、张家堡街道等地方追缴到金块58枚,追缴到的金块总量为111枚。
出土的金饼
就在追缴工作如火如荼进行时,推土机师傅赵学前来报告,他在上次推出金子的地方又挖出了一“窝”金子,数量多得惊人。为了避免被人再次哄抢,他将挖到金子的土坑用泥巴回填并且做了一个标记,请民警迅速前去取出。郭所长等人听后,立刻赶往新华砖厂连夜将挖到金子的地方封锁。经过市文物局的专家现场发掘,从土坑里又挖出了金子107块。
经过清点之后,民警将这218块金子秘密送往安全之地暂存。一个星期后,这些金子被送往省里鉴定。经过专家鉴定,这些金块名为金饼,乃是西汉时期铸造的贵重货币,这些金饼最大直径为五公分,平均每个重250克,218块金子的重重量为54.5公斤。金饼成色上等,含金量95%以上,属于国家一级文物。
王莽
西汉金饼,乃西汉时期最重要的货币,属于国家物质财富的象征。西汉金饼个体大、含金量足,采用当时独有的浇铸金办法制造,金子的造型如一个个圆饼子。金子中间一般凹陷下去,形成一个小坑,金子含金量十足,一般都是超过95%以上的足金。
西汉后期,王莽篡位之后,曾实行了新政。王莽新政要求将全国所有的贵重黄金收缴,并且下令全国包括地方诸侯在内,不准私藏大量黄金,尤其是金饼这种重要货币。在此政策下,地方诸侯为保命纷纷将库存黄金上交,王莽兵败被杀死,西汉国库之中藏有黄金70万斤,这是有历史记载的中国存储黄金的巅峰。只可惜这些黄金后来因为战乱而流失,下落不明。这批出土的黄金,应该属于王莽收缴黄金上交之前,不然诸侯王哪有那么多金子陪葬?
博物馆里的金饼
新华砖厂出土的金饼,数量之多、质量之高是当时少有的。但可惜的是,由于砖厂修建用了炸药,因此古墓早已经荡然无存。从出土的铜镜规格上来看,这座古墓至少是西汉时期的一个封王之墓。这批金子价值连城,按照当时专家的估算(1999年),这批金子的总价值在500多万元左右(如今市场价值过亿)。若从金饼的历史文物价值而言,则是一级国宝,无价之物。
最后,这批金饼如数藏入陕西历史博物馆中,成为了博物馆的镇馆之宝之一。推土机师傅赵学因发现和保护文物有功,获得了相应的物质奖励和精神奖励。
西安历史博物馆
由此,一段国宝的历史传奇画下了句点。
分享好友
分享好友
更多精彩内容进入 [新国风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