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房价引发又一乱象,李嘉诚早有预测,当代年轻人生活更难?

麒麟谈财经
一个月前   财经领域达人
文:百川
无论是哪个国家的国民,对于拥有一套自己的房子的向往都是一致的,中国人的向往之情更甚。结婚先买房已经成为我国约定俗成的规矩,虽然此前“裸婚”曾经流行过一阵,但毕竟还是小众,更多人还是赞同有房才有家,有房才结婚的理论。
也正因为深知房子在我国国民心中的重要性,我国的房价才在开发商等的操作下久居不下。现在一套售价百万元的房产已经非常常见了,然而对于市民来说,购买一套百万左右的房产也是非常吃力的。分期贷款就成为了现在最常见的买房方式,但因为买房之后很多人就要背上半辈子的房贷,一些人不想承受严重的心理和经济负担,不想买房,因此我国现如今的租房系统极为发达。
李嘉诚曾经就预言,未来我国的租房市场一定比购房市场更加活跃,没想到一语成谶。果然我国各种租赁平台都已经发展得非常成熟了。而此前在房产市场刚开始繁荣的时候,我国就有很多炒房客手里囤积了大量房产,这个时候租房市场的繁荣恰好能满足他们的需求,很多炒房客就成为了一手房东。
国家严禁炒房之后,我国的房价上涨速度明显下降了。但是同时房屋的租金却悄悄上涨了,特别是一线城市,其租金上涨的情况尤为突出。我国现如今的打工趋势就是,农村人跑到周边地级市打工,三四线地级市的人向省会城市蔓延。此外无论是哪个地方的人,都普遍存在一大部分人前往一线城市打工的趋势。
如今一线城市的流动人口已经远超负载量了,北漂最巅峰的时期,北京的各个地下室都要隔出小隔间来出租。在这种长期供小于求的情况下,一线城市的房屋租金就应市涨价。就拿北京来说,在2019年北京就出现了明显的租金涨幅,相比前一年同比增长了将近27%,而到了今年这个涨幅更加大了,更不用说市中心地区了,堪称寸土寸金。
有需求才有供给,然而北京的房屋总量毕竟是有限的,随着租房的人数增加,又因为消防安全问题,北京禁止将地下室、厨房等隔开当做卧室出租的行为,市内的房产资源逐渐不能满足广大租客的需求了。即使很多北京打工人租房的地方越来越远,通勤时间越来越长,但是北京的租房市场还是一年比一年热闹。
据去年最新的租房人数统计,现在我国一共有2.2亿租房人群,而现在这个数据想必只多不少。那些长期在北京、上海和深圳等地打工的年轻人,虽然工作在一线城市,但是大多数都没有能在一线城市买房的能力。这几个城市的郊区房价大多都是在2万/平以上,越靠近城市中心房价越贵,很多地区的房价都已经突破6五年/平了,能供得起的外来打工人太少了。
目前我国前往外地的打工人数粗略估计都要有3亿人,而70%的人都选择了租房。每当年后和毕业季前后,租房市场都要有一轮涨价潮。即使这样,还是有很多地方会出现一房难求甚至多人争抢一房的情况出现,有很多房东都会在这个时候选择涨价。
看来李嘉诚说的确实没错,无论怎么看,我国的房屋租赁市场只会越来越活跃。但是基于各种各样的原因,我国的房价可能会在长时间内都保持原状,很难有明显的下降幅度。因此租房市场只会越来越大。特别是一线城市的房东来说,一般三室的房子能够出租给三个不同的人,综合下来租金甚至能覆盖房贷,因此对于房东来说,对于租房市场的活跃是喜闻乐见的。
很多商家也看到了租房市场的商机,但是基本上都是保持着“大捞一笔”就跑的态度加入的,反而让租赁市场鱼龙混杂,我们也经常看到很多长租平台暴雷跑路的新闻。这些平台为了更快地扩大市场规模,经常出现争抢一套房源的情况出现,这也是租房价格上涨的一大原因。
一般情况下,我们可以把这些长租平台看成二手房东,有些平台还提供装修服务,又将房子的租金给提高了,并且很多长租平台都是房东和租客“通吃”。
这边对于房东低价租房,每个月给房东交房租,那边抬高价格要求租客将房租“押一付三”甚至直接让租客将租金年付,后来拿着租客的钱就直接跑路了。因此租赁市场的乱象频发,也成为了现在最需要解决的问题了。否则长期发展下去,大部分打工人可能不仅承担不起房贷,连房租都有可能交不起了。
分享好友
分享好友
更多精彩内容进入 [房产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