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失误?还是刻意为之?常熟这家上市公司为何不披露高管薪酬?

江苏资本圈
一个月前  
原创:资本小明 江苏资本圈
最近,风范股份拟以4.7亿元收购北京澳丰源,这件并购事项因曾经被否以及标的估值前后差异问题引发多方关注。
风范股份位于江苏常熟,公司主要从事1000kV及以下各类输电线路铁塔的研发、生产和销售,虽然在业内小有地位,但是并不为普通投资者熟知,资本小明也是因上述并购事项偶然关注到它。
目前,风范股份并购事项正在进行中,暂且翻篇,今天资本小明要聊一下风范股份2020年年报高管薪酬的信披问题。
公司年报显示,2020年,风范股份高管团队一共有13人(包括离任),所有高管人员报告期内从公司获得的税前报酬合计为461万元,不过奇怪的是,风范股份只披露了总量数据,但是却没有披露每位董监高的薪酬情况,个人薪酬栏空空如也。
而在2019年年报中,公司清晰地写明了每位高管报告期内从公司获得的税前报酬总额,所有高管税前薪酬合计427万元。
从金额上看,2020年,风范股份高管税前薪酬总额较2019年还提高了34万元,工资涨了却“秘而不宣”,这是何道理?
风范股份可以不披露高管个人薪酬情况吗?貌似不可以。
证监会官网披露的《公开发行证券的公司信息披露内容与格式准则第2号——年度报告的内容与格式(2017年修订)》第五十五条第(三)款要求“披露每一位现任及报告期内离任董事、监事及高级管理人员在报告期内从公司获得的税前报酬总额及其全体合计金额。”
是工作失误?
资本小明粗略翻了一下风范股份过去几年的年报,此前均有披露每位高管的税前薪酬,完全是程式化的内容,为何在今年出了错?
资本小明注意到,在2019年年报,风范股份所有高管税前报酬总额为461万元,这个数字和2020年年报披露的数字分毫不差,而在2019年年报“不远处”,风范股份13位高管的税前薪酬总额却又变成了427万。
对于薪酬总额这一数据,风范股份不仅在同一份年报(2019年)中出现了“打架”,而且2019年、2020年两年的薪酬总额还“恰好”一样,实在是令人费解。
另外,资本小明注意到,在2020年年报薪酬栏“附近”,高管赵建军、孙连键、刘雪峰被授予的股权激励只有100股、100股、80股,合计只有280股。
翻阅公司过往报告后,资本小明发现,实际上,上述高管分别被授予股票期权100万股、100万股、80万股。公司的股票期权激励计划中,同样是百万级。看来,公司很可能是把单位搞错了。
实际上,风范股份2019年年报的信披瑕疵还曾被交易所问询过,公司在回函中承认“披露有误”,并在之后进行了修订。
公开资料显示,负责风范股份信披工作的现任董秘是孙连键,今年37岁,2018年12月获聘风范股份副总经理兼董事会秘书,2013年8月至2018年10月,任常铝股份董事、副总裁、董事会秘书。
值得一提的是,孙连键曾获得第十二届、十三届、十四届新财富金牌董秘。不过从最近两年的公司年报看,工作质量还有很大进步空间。
分享好友
分享好友
更多精彩内容进入 [财经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