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急!德国9000张监护病床突然消失!薪水低压力大是原因?!

德国华音
6天前  
综合报道:曹 晴
德国政府的疫苗政策使得民众对现任大联盟政府失去信任。来自民调研究所YouGov的数据显示,只有四分之一的民众对政府持有信心。《德国疫苗策失民心;7万境外旅客被挡边境 航空公司违反测试要求》(点击阅读)。
但,与欧洲其他国家相比,德国的医疗体系绝对属于“国中翘楚”,所以德国民众还是非常信任本国的医疗系统。因此,德国民众也从未担心会出现类似意大利小城贝尔加莫(Bergamo)的悲剧——因感染病患过多而导致出现医疗资源挤兑,病患得不到及时救治而死亡。
特别是德国的重症监护室病床。一直是欧洲其他国家国民最羡慕之处。《值得借鉴:德国成为欧洲抗疫标兵的秘密武器》(点击阅读)。
每十万人中,德国拥有的重症监护室病床数量最多,平均为38.2张。排在德国之后的是奥地利,每10万人中有28.9张重症病床,卢森堡有24.8张。拥有重症病床数最少的国家是葡萄牙,每10万人中平均只有4.2张。
莱比锡的重症监护室。由于缺少能在重症监护室工作的护士,导致病床被“空置”
然而,就在现在,就在新冠疫情的第三波浪潮期间,来自德国重症急救跨学科协会(Deutsche Interdisziplinäre Vereinigung der Intensiv- und Notfallmediziner / DIVI)报告如同一锤重击打在政府和民众的头上:
2020年夏天,每天有超过3.2万张重症监护室病床可供使用,
而今天这一数字是2.3万张,其中800张重症监护室病床带体外膜肺氧合(ECMO)。关于体外膜肺氧合的报道请看:德国一家人感染新冠的惨痛经历:父亲靠人工肺逃过死亡 女儿住院 母亲咳嗽...这仅是刚开始!(点击阅读)
9000张重症监护室病床就这么消失了?
此外,2.3万张重症监护室病床已被占用85%,其中17%是新冠感染患者。这可是防治新冠病毒最后的一道防线!
“在我看来,即将到来的挤兑是一个谣言。”
德国《图片报》记者,通过对比DIVI的数据发现,今年重症监护室病床明显少于2020年。
自从2020年3月DIVI一直与罗伯特·科赫研究所(RKI)密切合作,统筹管理德国1200多家医院的重症监护病房。但凡出现医疗资源挤兑的现象,就可以采取适当的措施缓解。
新冠病毒是医院的额外负担
RKI鉴于目前日益飙升的新增感染人数,认为德国很快即将出现重症监护病床的医疗资源挤兑现象。
据悉,目前有4700名新冠感染患者在重症监护室接受治疗。
新冠信息平台工作组发言人、医学博士马蒂亚斯·施拉佩(Matthias Schrappe)教授认为这一论点被夸大了:
“在法国,超过70%的重症监护病床上都是新冠感染患者。在德国,超过23000张病床中不到5 000张在治疗新冠患者。在我看来,谈论重症监护病床的医疗资源挤兑是一个谣言。”
德国重症急救跨学科协会主席,医学博士杰诺特·马克思(Gernot Marx)教授,他警告重症监护室即将出现医疗资源挤兑现象
但是,为什么重症监护病床位越来越少呢?
减少的原因是人员短缺。这也是德国医疗系统的软肋:医护人员的缺乏,经久以来都是个大问题。
自2021年1月1日起,更严格的护理管理已生效。每个护士一天最多可负责两张床,晚上最多负责三张床,之前是2.5和3.5张,甚至更多。
去年新冠疫情爆发时,关于护士最多可负责多少床位数的规定被取消,但自从2021年1月1日开始,不仅开始重新实施,而且还减少了负责病床的数量。
DIVI的发言人,尼娜·梅克尔(Nina Meckel)表示,“这本身就是好事,新的规定让护士有更多的时间来照顾病人。当然,缺点就是没有工作人员的重症监护病床必须‘空置’。”
不过,新的规定也给医院带来更多的麻烦。
“第二波疫情、第三波疫情让很多医护人员感染新冠,人手紧缺,代表病床无人负责,”梅克尔说。“每报告一个生病的护士,代表医院必须‘空置’2.5张重症监护病床。”
分享好友
分享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