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你了解“芷江受降”

袅歌
一个月前  
芷江受降是指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标志日本侵华战争结束的仪式,时间为1945年8月21日下午4时,因受降地点位于湖南省芷江县城东的七里桥村磨溪口,史称“芷江受降”。“受降”即商讨日军投降的细节和部署,侵华日军副总参谋长今井武夫在芷江与中国陆军高级参谋人员经过52个小时的商谈,确定了侵华日军向中国军民投降的所有事宜,交出了日军在华兵力分布图,并在投降时的注意事项备忘录上签字。芷江是通往中国西南的“黔楚咽喉”,抗战时期为中国陆军、空军基地,并拥有远东盟军的第二大机场--芷江机场。
日方:日军总参谋副长今井武夫、参谋桥岛芳雄和前川国雄、翻译木村辰男
中方:总参谋长肖毅肃
七里桥对面,隔着湘黔公路(今320国道),是世界上惟一一座二战胜利纪念标志建筑——被称为“中国凯旋门”的“芷江受降纪念坊”。
1946年,在受降地点芷江七里桥建有芷江受降纪念坊。
纪念坊以白石砌成,四柱三门,造型像一个“血”字,坊上有这样的碑文:“和平未到绝望,绝不放弃和平;牺牲未到最后关头。”
今井等人被验明身份之后,先被引至临时搭建的帐篷内休息,陆军副参谋长冷欣以茶水招待今井等人,并略为介绍洽降的程序。稍后,今井一行人坐上两辆插着白旗的美式吉普,前往住所。下午3时20分,今井一行又乘吉普车从住所前往四公里外的受降会场。在现场上千双眼睛的盯视下,今井等人脱帽入室,根据日本军队的习俗,他们事先已获准佩戴军刀。接着,四人走过空位,对萧毅肃将军深深一鞠躬,然后如同面对上级长官般挺直地站着,萧毅肃神色严肃地请他们坐下,开始介绍自己与其他中美代表,然后查询今井等人的身份,并且要求今井出示洽降的授权证明。今井略为犹豫,随即表示目前尚未接到东京大本营(参谋本部)的正式命令,尚无正式文件,不过今井却出示了冈村派他前来洽降的命令副本,桥岛连忙将此文件呈到萧将军的面前。验明身份后,洽降正式开始。
这天晚上,今井向南京的冈村宁次发电,报告芷江洽降的经过,并转达中国陆军副总参谋长冷欣即将飞往南京成立前进指挥所。芷江受降过程中,何应钦身居幕后,俟今井离去,何应钦立刻出现在大厅中,听取萧毅肃的报告,检视今井所呈的文件,对受降过程感到满意。22日上午,冷欣将军与美国柏德纳将军、王武上校前往今井武夫住所,就设立南京前进指挥所的相关问题,包括军需物质装备接收以及美军战俘现状、待遇等问题进行沟通。23日上午,陆军总部再派员会见今井,确定日本投降正式签字仪式将在南京举行,并要求冈村宁次在冷欣、何应钦等人抵达南京时做好安全接待工作。下午1时,何应钦在陆军总部的一间客厅接见今井和随员,何应钦问今井是否明白他的意思,是否收到转交冈村的文件,今井答复明白了,都收到了。在简短的对话后,何应钦最后说:“你现在可以回去了!”于是今井鞠躬退出。2时15分,今井等人搭原机离去,结束了在芷江52小时的停留。
何应钦将军代表陆军总部在受降会场前广场欢宴中美军事首长、新闻界友人,庆祝芷江受降顺利成功。何应钦与几位军事首长笑逐颜开,兴奋之情难以言表。芷江受降之后,他们将不会返回重庆,而是留在芷江前方司令部加紧接收南京的准备工作。25日,何应钦召集前进指挥所全体官兵训话:“……精神力求振作、仪容应力求修饰,服装力求整洁……南京环境复杂,所有赴京人员,应一如战时随时作必要的准备,不可懈怠疏忽。”26日,总部接收冈村宁次来电:“贵总司令部南京前进指挥所,希在可能范围内迅速前进,其飞行路线、高度、时间,希望能通知本官,以负责对冷欣中将阁下一行人之保护,其无遗憾。”27日上午8时,冷欣带领前进指挥所官兵,随行人员159人(包括新六军随行人员一部),动用了六架美军飞机。冷欣事后写道:“当飞机到达南京上空,盘旋下降时,俯瞰南京城,河山虽然依旧,却是满目疮痍,飞机场上三五残破日机,停于萋萋蔓草中,倍觉荒凉!”今井武夫到机场迎接,此后今井担任冈村宁次的联络官,协助处理日军官兵遣返善后问题。
中国战区受降会谈旧址、受降纪念坊、中国抗日战争胜利纪念馆、兵器陈列馆、受降亭等是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受降旧址的几个组成部分。
分享好友
分享好友
更多精彩内容进入 [历史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