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执政十大疑问之五:美欧同盟能修复吗?

纵相新闻
3月前   纵相新闻官方账号
毋庸置疑,华盛顿决不会放弃对欧洲盟国的拉拢勾结,但欧洲盟国总体上还是头脑清醒的。彼此关系在拜登执政时期会有所改善与加强,但在对华政策立场上,华盛顿是构筑不了真正的美欧反华联盟的。
文/周远
拜登上任以来,通过一系列演讲以及其高级阁僚和白宫、国务院发言人的各种表态,已经比较清晰地勾勒出美国新一届政府的国际战略与外交政策。
拜登深知,世界已经变了,美国不再是过去的美国,再像特朗普那样在国际上单打独斗、四面树敌、疏远盟友,采取孤立主义和极端主义的做法已经不得人心,只会以失败而告终。拜登试图通过“去特朗普化”,重塑美国的国际形象,强化美国的战略盟友体系,推行美式“民主人权”价值观,试图维护美国的全球领导地位,与美国的主要对手进行竞争,争夺和捍卫美国及其盟国的利益。
拜登外交“三位一体”
从拜登执政以来的一系列言行看,拜登外交的主导思想无非是三位一体:在全球推行所谓的“民主人权”美国传统价值观,加强美国的国际和地区战略联盟,在符合美国利益和需要的情况下不排除与中国、俄罗斯等世界大国接触合作。
拜登虽表面上一再表示反对冷战,不搞对抗,只进行竞争,实际上这种竞争在很多方面就是赤裸裸的对抗,不过加上了伪装而已。在世界上公开高喊对抗冲突的毕竟只会是像特朗普这样的极少数极端主义者和脑残者,因为这样说太露骨和太不得人心了。但拜登把话说得巧妙一些,只是使得美国国际战略更具有隐蔽性和欺骗性。但在这个世界上实际没有傻瓜,拜登的葫芦里究竟在卖什么药,别的国家心里都明白,是欺骗不了的。充其量只是拜登较之特朗普更老道更深沉,但拜登能否得手则是很大的疑问。
美国同盟战略三大支柱
从拜登政府执政以来的一系列外交政策言行看,华盛顿在国际上修复和强化战略盟友体系,主要是试图借助和依靠三股力量,或者在拼凑三大联盟支柱:一是美欧跨大西洋战略同盟体系,二是美日韩东北亚军事安全同盟体系,三是美印澳印太安全同盟体系。
如果说前两者有传统基础的话,则印太战略同盟体系的构建还只是纸上谈兵。《亚洲时报》28日发表评论指出,美国的印太战略盟友抑或所谓的“亚洲北约”只是画饼充饥,因为既无该地区战略安全需要,也不可能得到地区国家的真正支持。如果以此对抗中国,只能是自找安全麻烦,自寻经济贸易发展死路。
随着美国在欧洲和中东地区的主要战略竞争对手逐渐消退,主要对手的势力式微,以及中国的日益发展强盛,美国正在越来越多和越来越明显地把全球和地区的战略中心转向亚太地区和所谓“印太地区”。当然,美国对于欧洲和中东、中亚乃至非洲、拉美地区,也不会轻易放松,更不会放弃,但对于这些地区的战略关注及外交、军事、安全等战略资源和战略力量的投放将会有所减弱。
但华盛顿的战略冒险家总是自以为是,自作聪明。拜登将修复和强化美欧战略同盟体系作为美国外交与国际战略的重中之重,并正在竭力推进。
强化美欧同盟的三大原因
美国强化美欧同盟有三大原因:一是美欧战略同盟体系是二战以来美国一直强力打造的同盟体系,具有较稳固的基础;二是由美国主导的北约一直在支撑和维系着美欧战略同盟,在军事安全的组织架构上相对比较完整,易于美国掌控操作;三是美国与欧洲多国特别是英法德等国在所谓的“民主”价值观上有较多的共同和共鸣之处,符合拜登以美国价值观构筑战略同盟的基础条件,且拜登与欧洲盟国领导人的私交较好。
不得不说,欧洲大国对于同美国修复和加强战略同盟关系也是有一定欲望和热情的,尽管彼此之间在不少问题上存在分歧。拜登当选后,在美国政局尚不明朗、特朗普坚决否认美国大选结果的微妙时刻,英国、法国、德国等欧洲主要大国的领导人就纷纷主动向拜登发去贺电,亮明态度,表明心迹,释放期待与美国修复旧好的信号。拜登入主白宫后也首先与欧洲大国领导人分别通话,表达修复和加强美欧联盟的积极态度,彼此的距离因此更进了一步。这些既是表面现象,也有实质内容。特别是一些欧洲盟国在所谓的“民主价值观”上,与华盛顿历来就有不少共同语言与国际战略需要。
拜登强化美欧同盟的“三大招”
目前看来,拜登修复和加强美欧战略联盟主要采取的是三大招。
首先是设法安抚。这是当下美国的欧洲盟国普遍期待和需要的。特朗普当政时,美国与欧洲盟国的关系越变越糟,其主要原因是特朗普不分青红皂白,以美国“救世主”自居,不断挥舞“美国优先”的旗号,在政治、军事、安全、经济、贸易、科技和数字经济等方面,对欧洲盟国大肆欺诈打压,一次次地以加征高额关税来威胁欧洲盟国,让欧洲盟国心寒,美欧矛盾因此公开化和尖锐化。美欧矛盾体现在北约军费分摊,美国从叙利亚、阿富汗和伊拉克撤军,美国单方面宣布退出伊核协议、世界卫生组织、《巴黎气候协定》和联合国人权组织等一系列重大问题上,特朗普当局毫不考虑和顾及欧洲盟国的立场、态度和利益,我行我素,独断专行,强权霸凌,肆意妄为,这让欧洲盟国普遍对美国失去了信心和好感,美欧趋于分道扬镳。
(资料图片:2017年6月1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在华盛顿白宫发表讲话宣布退出《巴黎协定》。 新华社发 迈克·泰勒摄)
欧洲盟国认为,美国当政者在国际和地区问题上不讲信誉,只顾自己的利益和政治需要。拜登深知欧盟盟国的这种失落心态与忧虑,因此上任以来,采取了一系列双边和多边沟通方式,或直接出面,或派遣其得力心腹阁僚出面,首先设法安抚欧洲盟国。目前看,拜登对欧洲盟国的安抚在某些方面已有所见效,但美国要想让欧洲盟国被冷落和创伤的心态及被羞辱的脸面得到恢复,拜登还有艰难漫长的路要走。
其次是进行打气。欧洲国家包括欧洲主要大国,虽然在综合实力方面远不如美国,甚至加到一起也难以与美国抗衡,但欧洲有多个老牌帝国主义和资本主义国家,具有悠久的历史文化和先进的经济科技,特别是欧洲人长期来都有一种欧洲人特有的自豪感和优越感,也因此面对美国的欺凌并不服气。
但不得不看到,在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中,在全球经济科技竞争日益激烈复杂的国际大背景下,在全球治理及国际与地缘政治的新较量中,欧洲的力量并不强大,也不够抱团,经济科技的发展势头并不强劲。近年来欧洲多国极端民粹主义势力抬头,极右或极左思潮膨胀,经济普遍萎缩,失业高居不下,数字经济落后,先进科技落伍,投资和贸易不振,加上英国强行脱欧带来欧盟内震,以及欧洲各国疫情肆虐泛滥,欧洲国家普遍处境艰难,与美国关系的冷淡使欧洲处于全球竞争更加不利的境地。从这些意义上讲,一些欧洲国家多少有些失落甚至不无自卑,它们需要借助美国的力量打气,以提振信心,增强国际话语权。
拜登亲自出马拉拢欧洲
拜登清楚地看到了这一点,也看准了欧洲盟国的心态。因此自上任以来,将欧洲选择为加强美国联盟体系的重点。3月19日,拜登以视频连线方式分别出席了美欧大国领导人会议、北约领导人会议和慕尼黑安全会议,这是拜登上任后首次在国际场合抛头露面并发表“重磅讲话”。拜登在慕尼黑安全会议上的5000余字长篇讲话看似温和,实际很有煽动性和蛊惑性。
(图片说明:这是2月19日在美国弗吉尼亚州阿灵顿拍摄的美国总统拜登出席慕尼黑安全会议线上特别会议的视频画面。新华社记者 刘杰 摄)
拜登称,两年前当他最后一次在慕尼黑演讲时,他只是一个普通公民,一个教授,而不是一个当选的官员,更不是美国总统,他对欧洲的处境十分理解,因此当时就说 “我们会回来的”。拜登强调,他是一个“言出必行”的人,“今天我作为美国总统在我的政府成立之初发言,我要向世界发出一个明确的信息:美国回来了!跨大西洋联盟回来了!我们不是在向后看,而是在一起向前看。归根结底是这样的。跨大西洋联盟是一个坚实的基础,强大的基础。我们的集体安全和共同繁荣都建立在这个基础上。我认为,欧洲和美国之间的伙伴关系现在是、而且必须继续是我们希望在21世纪取得所有成就的基石”。拜登声称,民主的功能和工作正在美欧盟友体系中产生作用,美欧“在一起,没有什么是我们做不到的。所以,让我们开始工作吧,伙计们!”
英国首相当美国的“托儿”
对于拜登的首次国际露面选择与欧洲盟国领导人在一起,欧洲大国领导人心中的疑团虽非消除,但多半还是赞赏和期待的。英国首相约翰逊在随后的演讲中积极回应拜登,称“自由世界的领袖”美国已经重新振作起来并“重新归来”,大西洋两岸的“愁云已经散去,我们正在翻开新的一页,那些被称为‘西方’的国家正再度团结,展示他们令人生畏的力量与专业性……这是一件非常棒的事情”。约翰逊还表示,作为美国在大西洋另一端的盟友,英国“愿意为共同解决当今世界的难题而共同分担风险与责任”。英国这个美国的“托儿”,对激活欧洲盟友还是起到一定作用的。
第三是拉拢勾结。拜登除了与欧洲盟国领导人通话和同台发表演讲,向欧洲盟国强烈释放“美国回来了”的联盟信号外,还指派美国国务卿布林肯等人,在上周赶赴布鲁塞尔,与欧盟领导人和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伯格等进行当面密谈。华盛顿一方面在涉及美欧军事、安全、经贸、科技和数字经济等领域的重大问题上表现出合作妥协姿态,给欧洲盟国一些糖果吃吃,同时强调欧洲盟国的重要性,给足它们面子;另一方面,美国诱导欧洲趋同美国的立场态度,将美欧战略合作的中心与矛头主要对准中国和俄罗斯。布林肯在表态中,多次指称所谓的中国和俄罗斯威胁在国际政治、地缘政治安全与世界经贸中的威胁性,对欧中关系进行挑拨离间。但从公开表态看,欧盟领导人对布林肯的这些言论多少表现出了冷淡和避讳,因此布林肯最终不得不改称,美国不会逼迫欧洲盟国在美国与中国、俄罗斯之间选边站队,但话里话外又表达了美国的所谓担忧,实质是对欧洲盟国进行威胁和警告。
(图片说明:3月24日,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右)与到访的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在比利时布鲁塞尔出席新闻发布会。新华社发 欧盟供图)
美欧同盟并不同频共振
拜登的美欧联盟战略正在进一步推进。但美欧之间并不同频共振。一方面,欧洲盟国对美国的单边利己主义仍心有余悸和心存警惕,担心美国说一套做一套,对华盛顿并不信任;另一方面,欧洲盟国各有自己的政治、军事、安全和经贸、科技利益考量,并不认同美国对国际局势的判断,不赞同美国与中俄等大国激烈竞争的战略,更不愿意盲目追随美国,损害自身利益。目前中国已是欧洲多国的最大贸易伙伴,不仅出口方面严重依赖中国,而且在产业链、供应链和就业等方面也严重依靠中国,欧洲国家不愿意为了美国而得罪中俄。
3月25日,拜登在布林肯结束3天欧洲之行、欧盟召开领导人峰会的关键时刻,直接出面拉拢欧洲盟国,他以视频连线方式破例参与了欧盟领导人峰会,对欧洲盟国进一步拉拢讨好和施压,再次强调加强美欧战略联盟的重要性、必要性和紧迫性。但德国总理默克尔并不买账,她在会后就对华政策表示,尽管欧盟和美国有很多共同点,但在对华政策上并不一致。在当今欧洲,默克尔是最资深的政治家和国家领导人,她的表态被认为代表了欧洲多国领导人的心声。
毋庸置疑,华盛顿决不会放弃对欧洲盟国的拉拢勾结,但欧洲盟国总体上还是头脑清醒的。彼此关系在拜登执政时期会有所改善与加强,但在对华政策立场上,华盛顿是构筑不了真正的美欧反华联盟的。
(作者周远为东方智库首席研究员)
分享好友
分享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