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棉花全史:为何说美国制裁实则上是与恐怖主义相勾结

讲武堂
19天前   讲武堂官方帐号
文/虎贲尉
【棉花究竟是什么花】
棉花是当之无愧的“纤维作物之王”,在人类穿衣保暖的天然资源中,棉花胜过了所有的物种——
蚕丝太娇贵,羊毛太厚重,羊绒更稀缺,亚麻纤维短、难染色。
而只有棉花,轻柔、温暖、透气、纤维长、柔韧性好、易于染色、性价比高,适合全世界不同纬度地区的各种不同人群的着装要求。
虽然人类早已进入现代化工用石油生产化学纤维的时代,但化纤的种种短板,使得棉花至今未能被完全取代。
棉花是陪伴人类最重要的植物之一,没有棉花,就没有我们习以为常的文明生活。
然而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既没有在棉枝上采过棉铃,未曾见过原棉的纤细纤维,更从未听到过纺纱机和织布机发出的震耳欲聋噪声,棉花是耳熟能详、从未见面的存在。
棉花花期和果实形成阶段:1.花芽;2.花;3.发展种子荚;4.种子荚干燥并打开,露出成熟的棉花纤维。
首先,棉花不是“花”,而是锦葵目-锦葵科-木槿族-棉属(Gossypium)草本植物花朵凋谢之后的果实——棉桃(也叫棉铃)里,保护种子的絮状纤维。
这种纤维经过简单加工后即可纺纱织布,是世界上最重要的纺织原料之一。
当然,作为锦葵科,棉属植物真正的花也十分艳丽,甚至在一天中的不同时间都会呈现出不同花色。已知的50多个种合起来,几乎拥有彩虹的每一种颜色。
所有棉属物种都有一个共同的祖先,即200万年之前的非洲木棉。靠风力和洋流传播扩散到南亚次大陆、非洲、澳大利亚和南、北美洲的亚热带地区。
但作为人类栽培的纤维作物,棉花在世界广泛或曾经广泛种植利用的只有4个种。
亚洲棉(G.arboreum),又叫树棉、印度棉、中国棉,是中国乃至世界历史上种植时间最长的棉花栽培种,其产量低,纤维粗短,只能适于手工纺织。
亚洲棉起源于南亚次大陆,多年生;非洲棉(G.herbaceum)又称草棉,原产非洲,一年生,品质与亚洲棉接近,两者都属于“粗绒棉”。
还有美洲的陆地棉(G.hirsutum)、海岛棉(G.barbadense),这才是当今世界广泛种植的商业棉种。
【棉花的起源】
棉花的起源同样是一个多元的故事。
在前现代世界,南亚、非洲、美洲这三大地区各自独立地发展了棉花种植和棉纺织技术,并在区域范围内进行商贸流通。
1929年,考古学家在现巴基斯坦境内的印度河流域,发现3块棉布残片样本。经C14测定,距今已有约5000年(公元前3000年),确定是用亚洲棉织出来的,而且织造技术已经比较成熟。
同样,考古学家在距今4000~5000年前的埃及法老墓中发现盛有棉籽的器皿,以及木乃伊身上缠绕的棉布彩带。
在今天的秘鲁,考古学家已经挖掘出约4400年前(公元前2400年)的棉织品残片。在今天的墨西哥,考古发现最早的棉线可以追溯到3500年前(公元前1500年)。
后来,东非土著也自行掌握了这一技术。遗传和考古证据表明,目前商业种植的4种棉花在全球4个不同的地方被独立驯化。
亚洲棉、非洲棉及其纺织品通过部落和各国人民之间的贸易往来,逐步向外传播。
古希腊著名史学家希罗多德(约公元前484~425),描述了印度种棉花的情况:
“那里还有一种长在野生树上的毛,这种毛比羊身上的毛还要美丽,质量还要好。印度人穿的衣服便是从这种树上得来的。”
作为一种亚热带植物,棉花要求生长期内温度不能低于10摄氏度,最好经常维持在16摄氏度以上,还要有足够的光照。
因此,寒冷的欧洲和棉花缺少缘分。直到中世纪,大部分欧洲人还是这样想象棉花——它是长一种动植物杂交体“羊树”上的:
白天,树端结出的棉羊在阳光下静静生长;夜幕降临后,枝条便垂向水边,花萼里的羊小啜饮清水……
【棉花与中国】
中国不是棉花的原产国。在古代中国,富贵者衣服的主要原材料是蚕丝,平民百姓则以苎麻、亚麻、葛为主。
在我国南方的亚热带地区,也有利用木棉(锦葵目-木棉科-木棉属乔木)的传统。
木棉开花结桃后,也有像棉花一样包着种子的絮状纤维,但是纤维比较短,又缺乏韧力,不适合作纺织原料,只用于做填充物。
新疆民丰县尼雅遗址出土的东汉时期蜡染棉布,是中国最早的一块棉织物
棉织物通过丝绸之路进入中国新疆地区的时间不晚于东汉。而棉花种植传入中国,有三条不同的途径:
一是印度的亚洲棉,在公元前1世纪,经由东南亚传入我国的海南岛及雷州半岛。
二是亚洲棉由印度经缅甸传入我国云南地区,6世纪唐代时在云南大理已有植棉的记载。
三是非洲棉大约于公元3世纪前后经由中亚传入我国新疆地区,再到6世纪唐代延伸到河西走廊。
新疆巴楚县脱库孜萨来遗址出土的唐代棉花
棉花通过以上三条道路传入我国之后,长期停留在边疆地区,未能广泛传入中原。
在唐宋的文学作品中,“白叠布”、“木棉裘”都还是珍贵之物。宋朝以前,中国只有“绵”字,没有“棉”字。
尤其是亚洲棉,很早就传至气候温暖的海南、广东、广西和福建南部(当时通称为“越布”),但继续向北推进却经历了漫长时间。
因为亚洲棉本来是适应热带、亚热带地区生长的多年生木本植物,而长江流域气温偏低,亚洲棉不能在那里越冬。
【黄道婆与衣被天下】
从西汉到宋代,经过长期的选育,棉农终于培育出了适合于北部地区生长的一年生草本亚洲棉(中国棉),亚洲棉才推进到长江流域。
到了宋末元初,松江府乌泥泾(今上海徐汇区华泾镇)的一位普通劳动女性黄道婆(1245~1330),在中国使用棉花的历史上是最重要的里程碑。
她幼年时在故乡给人家做童养媳,因不堪虐待逃亡至海南岛(一说可能是被拐卖到海南岛的)。
在海南岛期间,她向当地黎族人学会了精良的棉纺织技术。重返故乡时,把整套棉纺织技术带了回来,并参考丝绸纺织技术进行了全面革新。
黄道婆总结的手工棉纺织技艺,从轧棉(把棉纤维与种子分离)、弹棉到纺纱、织布,从她的家乡乌泥泾传至松江全府,进而传遍整个江南(南直隶)。
而松江地区成为了全国棉纺织业的中心,被称为“衣被天下”。
到了明朝初年,明太祖朱元璋以法令的形式强行推广种植棉花:“凡民田五亩至十亩者,栽桑、麻、木棉各半亩,十亩以上倍之。”植棉成为国家战略。
而松江地区的棉花种植面积更是约占总耕地面积的一半,年产棉布4000万匹以上。此前盛产粮食的江南地区,以致要从湖广、四川地区购买粮食。
过去,史学界热衷于研究鸦片战争以前江南的早期商品化和工业化问题,乃至“资本主义萌芽”问题,都离不开棉纺织业这一典型行业。
棉纺织品无疑促进了江南商品经济的发展。同时,更平民化的棉纺织品,替代了丝绸,成为中国出口的重要手工业产品。
世界近代贸易史上鼎鼎大名的“南京布”“松江布”远销欧洲,最高的年份是1819年,出口量多达330多万匹。
不过,随着英国工业革命的完成,用新发明的纺织机器生产的棉纺织品,不论是性价比还是质量,都迅速超过了中国的土花布。
到1831年鸦片战争前,中国棉纺织品贸易实际已经由出超变为入超,手工败给了机器,土布败给了洋布。
【张之洞与洋务自强】
第一次工业革命就是从棉花纺织业开始的。
而支撑英美纺织业革命的,除了机器纺织,还有美洲的陆地棉(G.hirsutum)。
陆地棉又叫美棉或洋棉、“细绒棉”,原产于中美洲墨西哥南部的高地,同时美洲还有加勒比群岛的海岛棉(G.barbadense)。
1492年,哥伦布发现美洲,就发现当地人穿着精美的棉布。它的纤维较长(23~33毫米),品质较好,美洲棉最终成为欧美弯道超车的助力。
也正是在这一波全球一体化的浪潮中,陆地棉传入了中国。
1892年,作为洋务派主将的湖广总督张之洞在武昌创办了湖北织布局:衣服这种生活必需品,一定要自给自足。
为了解决机器纺织所需的棉花原料,湖北织布局花2000两白银从美国购得陆地棉种34担,发放至湖北15个州县试种。
这是中国第一次有计划、有批量地引进陆地棉,具有开拓意义。
棉花,左起分别为美洲陆地棉、美洲海岛棉、非洲草棉。上面一排是栽培型,下面一排是野生型。
经过之后几十年的品种杂交、更新换代,到新中国成立后,原来中国普遍种植的亚洲棉和非洲棉,逐渐退出了商业种植。
当然,由于亚洲棉植株较适应亚洲土壤气候,生长期短,抗逆性强等,对棉花育种有一定价值,至今还保留少量的科研种植。
美洲陆地棉的栽培驯化型(左)与野生型对比。
棉花家族的第4位成员是海岛棉(G.barbadense),最初在美洲的加勒比群岛种植,所以叫“海岛”棉,也称“长绒棉”。
著名的埃及长绒棉,就是海岛棉家族的知名成员。在世界上久负盛名,价格自然也是最贵的。
其特点为纤维长(绒长超过32毫米),有蚕丝光泽,质地坚韧,染色效果好,接近于丝绸的感觉,是纺织工业中的上等原料。
相对于非洲棉、亚洲棉和陆地棉,海岛棉传入我国的时间较迟,推广也有限。因为其适应性较差、产量较低、加工成本偏高、只用于高支高密织物。
目前仅在新疆的一些地方种植,总量仅占中国棉花总产量的3%。中国种植的棉花,97%以上为陆地棉(细绒棉)。
【新疆棉花,最近10年大发展】
众所周知,钢铁工业和纺织工业是第一次工业革命的基石,也是后发国家实施赶超工业化所必经的作业。
为了发展纺织工业,棉花种植也是必备的上游。但棉花也非常挑剔。
它需要适宜的温度,不多也不少的水(降雨量在500~600毫米之间为宜),又需要足够的光照——这三个条件很多地区都不能满足。
其实,从温度和降雨这两个主要条件来看,中国最适合种棉花的还是苏北的黄淮海平原地区。
在新中国成立的前30年里,棉花的主要产地主要集中在这里。
但由于湿度较高,黄淮海地区的棉铃虫害问题比较严重。再加上前些年棉花供应相对过剩,近年来这里的棉农已经退出,转种主粮。
作为中国最早的植棉地区之一,新疆夏季光照足、温差大,适合棉花生长。但新疆的劣势在于降水较少,春季积温也略低,气候条件属于“次宜区”。
即使在1919年后中国多次引入现代棉品种,也主要在南方推广,与长期处于军阀割据状态的新疆地区无缘。
1949年新疆只有棉田33350公顷,总产10万余担。到1959年棉田已发展到14万多公顷,总产114万余担,较1949年总产增加10倍以上。
但在改革开放前,新疆的棉花种植面积止步于20万公顷(300万亩),仅占全国棉花产量的3%。
1988年新疆被列为全国棉花生产基地后,棉花生产出现根本性转变
到1990年以后,新疆的棉花才开始崛起。1994年,新疆棉产量开始成为全国第一。这一轮高速发展,首先得益于水利设施的配套。
新疆建设兵团在进入新疆后,为新疆农业建造了一批水利设施。到了1990年,新疆已有水库466座,总库容59亿立方米,可以灌溉5300万亩的土地。
但这些水源首先要用于种粮食,种棉花还不够。随着90年代引进以色列地膜覆盖、膜下滴灌、水肥一体化等技术,新疆的棉花生产终于迎来爆发。
从南疆的和田、喀什、阿克苏、库尔勒到北疆的昌吉、奎屯、石河子、乌苏、博尔塔拉,有绿洲的地方,都分布着大片的棉田。
到2008年,新疆棉花种植面积上升到171.86万公顷,占全国棉产量的比例由3%上升到40%。
2010年后,新疆棉花种植业又迎来了第二次发展高潮。
从全球棉花供需格局来看,2010~2015年,由于连续5年供大于求,价格疲软,黄淮海地区、长江流域的棉农加速退出棉花生产。
全国棉花种植面积从2008年顶峰时超过430万公顷,压缩到今天的300万公顷以下。而产量高、质量优的新疆棉花,则发挥比较优势,进一步扩大种植面积。
到2018年,新疆棉花播种面积从172万公顷增长到250万公顷,产量占比增加到全国的六分之五(83.8%),也占到全球产量的近20%,奠定了决定性的地位。
【比较优势】
新疆的辽阔土地、环境优势在新的历史条件下得到了充分的发挥。
新疆是我国高产植棉区,棉花平均亩产已达140公斤,高于世界平均产量30%以上,创建了许多棉花高产典型。而棉花和新疆可谓是“天作之合”:
气候干燥、昼夜温差大、多晴朗天气、光热资源丰富、土地偏碱性,是棉花生长的乐园;地广人稀,平坦的土地为机械化生产提供了基础条件,省下了不少劳力和费用;
因为地理原因,新疆曾经隔绝了不少内地、国外虫害,危害最大的棉铃虫就是其中之一。新疆出现棉铃虫害是1994年后的事。
另外,新疆棉区气候干燥,冬季严寒,最低气温在-20摄氏度以下,不利各种病虫越冬繁衍。
1992年后,中国人依靠自己的力量培育出转基因抗虫棉,使中国成为世界上第二个具备Bt抗虫基因自主知识产权的国家,拯救了中国的棉花产业。
现在,已经培育出多个转基因抗虫棉品种,并在全国范围内全面普及。
提到新疆棉花,你常会看到新疆长绒棉(海岛棉)品质如何如何。
但是,长绒棉在新疆比例其实并不高,种植面积目前保持在约10万公顷,占比仅约4%,产量占比3%,约15万吨。
新疆长绒棉种植,主要集中在东疆吐鲁番和南疆阿克苏地区(尤其是阿瓦提县)这两个热量最丰富的的地区。
这也是经过多年杂交选育,突破了原产热带的海岛棉生长北限的成果。极限实验记录曾经到过北疆的石河子,但纤维质量产量不理想,没有推广。
全球生产的长绒棉主要是埃及的Giza系列、美国的Pima系列,中国新疆的新海系列。
新疆长绒棉的纤维细长(一般为33~39毫米),超过了普通品种的埃及棉(32毫米或以下),但光泽度略逊。
长绒棉虽然售价较高,但单产较低。通过密枝早促等栽培技术,细绒棉平均亩产已达140公斤,最高可达400公斤,而长绒棉不到100公斤。
另外,长绒棉依然依赖手工采摘。能够机采的长绒棉新品种,去年才进行了第一次实验。
【现代化】
新疆的棉花种植业既是远古的回响,也是中国经济现代化历程的见证。
统计数据显示,新疆有一半以上的农民(约700万人)从事棉花生产,其中少数民族约占70%。
新疆棉花是当地种植户特别是南疆维吾尔族聚居区农民的主要收入来源。棉花及其下游加工产品的收益关系到数百万新疆农民的生计和生活。
地广人稀,是新疆土地资源丰富、成本低廉的优势。但到了棉花收获季,优势就成了劣势,劳动力短缺的问题无法本地化解决。
改革开放打破了人口流动的限制,每年秋天的采棉季节,河南、四川、陕西、甘肃、青海、山东等内地省份,浩浩荡荡进入新疆的数十万采棉大军,对棉花种植业的发展功不可没。
但随着人力工资成本上涨,采摘工人费用在棉价中的比例提高。10年前每公斤仅1元,现在已经上涨到2.5元。而采棉机的成本可以低至每公斤1元。
在形势的变化下,从2015年开始,对采棉机的需求开始呈井喷式增长。机械采摘比例从2016年的20%快速增长到2020年的70%。
目前新疆地区已有3000多台采棉机,一台采棉机约可替代500个劳动力。3000台采棉机可替代150万人的劳动。
10年的时间,新疆采棉工需求数量从超过百万人下降到几万人。
据统计,2018年新疆地区销售650~700台采棉机,其中约翰迪尔进口大型高端5、6行机销售200台,凯斯进口加国内组装销售30台,二手机从国外销售到国内100台。
国产品牌钵施然、东风、星光农机、中农机等加起来销售350台左右,市场占有率51%,新机销售占有率超过60%。本土品牌首次超过了外资品牌。
国产采棉机销量超过外资产品,有弥足珍贵的意义,说明国产采棉机也能行,用户开始认可,后期发展前景可期。
但要深究起来的话,外资品牌主要是5、6行高端和复式作业机器,国内产品80%是3行机,20%是5行机和6行机,因此从销售额上还是落后于外资品牌。
然而意想不到的是,2020年美国对新疆棉花发起“制裁”,美国最大的农机厂商约翰迪尔直接丢失了最大的采棉机市场,继而在中国的整个市场都要被放弃。
【产业】
中国经济发展的历程,也就是纺织产业发展的历程。
1949年以后,中国的棉花种植有了很大发展,曾经长年是世界上产棉最多的国家,直到2015年才被印度超过。
但由于纺织工业发展更快,长期处于供不应求的局面,除少数年份外,一直大量进口棉花。
1969年,中国取代日本成为最大的棉布出口国,取代美国成为最大的棉纱生产国;
1988年,成为最大的服装出口国;1991年,成为最大的纺织品出口国;并一直保持至今。
那时候称为“八亿件衬衫换一架飞机”,现在中国纺织业仍旧是出口龙头产业,在全球就业人口最多,产能最大,产业链最完备,是世界唯一的纺织业中心。
中国历年棉花产量
作为全球最大的纺织品出口国、棉花消耗国,中国目前棉花年消耗量近780万吨,其中520万吨来自新疆,占比约为2/3。
但仍有近200万吨的缺口依靠进口;国储仓库里还囤着够用一年的棉花,占全球库存的四成。
中国历年棉花进口量
2020年,中国纺织品出口1538.4亿美元(增长29.2%),服装出口1373.8亿美元(下降6.4%),这两个行业消耗了大量的新疆和进口棉花。
随着用人量更大、劳动更密集的下游服装制造业,转移到落后的印度、孟加拉、土耳其等第三世界国家,中国更专注与聚焦于中游的纺织品规模化生产。
例如,越南在2018年已经成为仅次于中国和印度的全球第三大服装出口国,但60%的服装面料和55%的纤维纱线仍来自中国。
棉花产业链包括棉农、轧花厂、流通商、纺织企业、服装加工商和贸易商等多个主体。
新疆棉花,就是中国纺织业的主粮。搞新疆棉花,首当其冲的就是要搞中国的纺织业。
2020年我国纺织服装累计出口额达到2912.1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9023亿元),在总出口中占比10.6%。
纺织工业是工业化体系里面最能吸纳就业、最接近消费者、利润回报最短的产业。提供了近7万亿GDP,出口1.9万亿。
由欧洲人牵头打压中国纺织业,由美日韩台打压中国的电子产业,这就是要试图重塑全球产业生态。
【总结】
首先,美国挑起棉花战争,即使闹大,对国内来说最坏的结果无非是新疆棉花无法出口,只能内销,所有出口服装必须转用进口棉。
但中国纺织产业本来就要进口1/4的棉花,即便内销不能完全消化新疆棉花,影响也不大。新疆的棉田还可以重新改种其他作物,直接经济损失是非常有限的。
另外,整个纺织品行业的形势,就是随着化纤技术的提高,纺织品中棉花的添加量越来越低。全球棉花消费量已经多年停留在2500万吨。
但其次,这不仅仅是棉花问题,绝非普通的经济问题。
因为事件的背景是通过美国通过旗下的“智库”,把新疆组织劳务输出污蔑为“强制劳动”,甚至“种族灭绝”。
这已经不是戴有色眼镜,或者选择性失明的问题了,这是故意的污蔑。他们就是要以此栽赃抹黑中国,打击中国的国际形象和国际地位,同时也破坏中国和伊斯兰世界的关系。
美国进一步的目的,还在于试图打击中国对新疆的治理——让维吾尔族民众通过务工融入现代文明、消除极端宗教影响。
从实践来看,美国和西方的做法——禁止从新疆购买原料,“制裁”雇佣维吾尔族工人的中国公司,就是在打压、阻吓全中国、包括外资在中国用工单位。
进而欲图把维吾尔族同胞从现代产业链中清除,断绝他们的就业和发展机会,以维持其落后贫困的局面,持续成为中国的暴恐火药桶。美国此举实则是与恐怖分子相勾结,实则是赤裸裸地侵犯维吾尔族同胞的人权、发展权、自由迁徙等权利。
但是很显然,这是做梦。这是美国在面临中国完成最后赶超之际,丧失信心、无计可施的表现。
纯白无瑕的棉花,不容亵渎
但对于这些疯狂的挑衅,必须以更清晰和坚决的态度,进行回击。
以商务部2021年1号令《阻断外国法律和措施不当域外适用办法》为起点,中国已在加速涉外立法,会尽快建立起以反制欧美制裁为基础的本土立法。
这一次,欧盟可能认为随同美国对中国进行“制裁”,这种施压是“口号式”的,模式还是传统的,一边“不痛不痒的”施压站队,一边继续跟中国做生意。
很显然,中国的反向制裁,对他们而言很意外。时代已经变了。而他们也将为自己的短视和愚蠢,付出代价。
分享好友
分享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