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拳惩治“村霸”基本肃清农村黑恶势力

光明网
一个月前   光明网官方账号
□ 决战扫黑除恶
□ 法治日报全媒体记者 蔡长春
肆意干扰村里事务,操纵基层政权,致使村“两委”班子软弱涣散……在宁夏回族自治区中卫市中宁县喊叫水乡北沟沿村,“村霸”马某仗着家族势力一度横行乡里。
随着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深入推进,马某等黑恶势力尽数瓦解,并依法受到严惩。2019年,北沟沿村顺势整顿软弱涣散党组织,选出村民认可的村干部带领大家脱贫致富。
曾经,一些地方“村霸”长期把持基层政权,成为当地一大毒瘤,严重影响农村社会稳定,破坏农村基层政治生态,群众反映强烈。
在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中,各地坚持重拳打击、除恶务尽,严厉打击“村霸”等农村黑恶势力,有力整顿软弱涣散基层党组织,将农村黑恶势力基本肃清,夯实基层基础筑牢坚强堡垒,农村政治生态和治安环境明显改善。
严惩“村霸”
绰号“姜三”的姜某利用其曾长期担任村干部的影响及家族势力,先后纠集带领其子、外甥等9人,从事涉土地违法犯罪活动,形成了以亲属、血缘关系为主要纽带并以其为首的黑社会性质组织。两年间,该组织共实施诈骗、寻衅滋事、聚众斗殴等多起犯罪,非法获利500余万元。
黑龙江省佳木斯市郊区人民法院经审理,认定姜某犯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诈骗罪、寻衅滋事罪、聚众斗殴罪等数罪并罚,判处有期徒刑23年。二审维持原判。
专项斗争开展以来,黑龙江全省法院一审审理结案的黑恶势力犯罪案件中,把持基层政权和“村霸”两类案件占12%。一批相关案件的依法审判,有力打击了利用家族、宗族势力横行乡里、称霸一方、欺压残害百姓的“村霸”型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维护了人民群众合法权益。
为害群众的“地头蛇”,扰乱基层的“痞霸王”,破坏经济的“吸血鬼”,侵蚀基层政权的“土皇帝”……“村霸”不仅损害群众切身利益,蚕食群众获得感,而且严重侵蚀基层政权、危害农村和谐稳定。
对此,各地重拳出击,严厉打击“村霸”等黑恶势力,依法严惩违法犯罪分子,彻底清除这一毒瘤。
河南警方严厉打击“村霸”、宗族恶势力、“保护伞”及“软暴力”等犯罪,发现一起、查处一起,一查到底、绝不姑息。陕西省西安市两级检察机关将群众反映强烈的“村霸”、宗族恶势力“保护伞”等作为打击重点,严惩不贷。
为充分调动群众举报黑恶势力犯罪积极性,辽宁、河南、安徽等地公安机关还专门设立举报“村霸”奖金,鼓励群众踊跃检举揭发黑恶势力。
公开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11月底,全国累计打掉农村地区的涉黑组织1198个,占打掉涉黑组织总数的33.4%,打掉农村地区的涉恶犯罪集团及团伙13272个,依法严惩“村霸”3727名,对受过刑事处罚、存在“村霸”和涉黑涉恶等问题的4.17万名村干部,全面清除出农村干部队伍。
3年来,一大批横行乡里、欺压百姓的“南霸天”“北霸天”受到依法严惩,农村黑恶势力基本肃清,群众无不拍手称快。
强筋壮骨
广东省广州市花都区赤坭镇瑞岭村素有“盆景之乡”的美誉,然而广阔的市场和巨大的红利却勾起了某些人的贪婪和觊觎。以原瑞岭村党支部书记、村委会主任彭某为首的多名村委干部长期垄断村里的盆景花卉行业,村民敢怒不敢言。
专项斗争打响后,以彭某为首的涉黑团伙被一举歼灭。这仅是瑞岭村蜕变的开端,当地党委政府全力整顿软弱涣散基层党组织,出实招、求实效。
赤坭镇党委第一时间对村党组织成员进行撤换,及时补选配强了党支部委员、村委委员,瑞岭村的治安及营商环境得到显著改善。
扬汤止沸,不如釜底抽薪。黑恶势力能否铲除殆尽,关键在于基层战斗堡垒是否夯实筑牢。
各地以专项斗争为契机,努力破解农村基层党组织软弱涣散问题,推动农村基层党组织“强筋壮骨”。
每年按照5%至10%的比例倒排确定软弱涣散基层党组织,坚决清理受过刑事处罚、“村霸”和涉黑涉恶等问题的村(居)“两委”干部……福建省厦门市持续加强基层党组织建设,3年共排查整顿71个软弱涣散村级党组织。
2020年以来,云南对全省18.1万余个基层党组织开展全覆盖排查,共排查出2128个软弱涣散基层党组织,经过采取领导干部挂联、结对共建、选优配强村“两委”班子成员、强化督促指导等整顿措施后,基层党组织战斗力得到明显提升。
江苏、湖北、陕西、内蒙古等地建立基层换届候选人联审机制,在村“两委”换届中,组织部门协调政法、纪检、信访等部门组成联合审查组,对候选人进行资格把关,坚决把黑恶势力挡在门外。
截至2020年11月,全国共排查出101621个软弱涣散村(社区)党组织,已整顿转化92896个,占91%,其中涉黑涉恶5579个,已整顿转化5424个,占97%。清除“村霸”后空缺的村干部,已补配3369人,占90%,其中空缺的1294个村(社区)党组织书记,已补配1165人,选优配强了一批农村基层干部,农村基层组织明显优化。
整治“三资”
倒卖土地非法获利85万余元,侵占集体经济款项36万余元,骗取征地补偿费用200余万元……贵州省铜仁市德江县堰塘乡关口村是城市扩容的“黄金宝地”,何某历任村委委员、村主任、村党支部书记期间,利用家族势力横行乡里,大肆侵吞、霸占集体资产,并利用职权垄断当地运输业务、非法倒卖土地、私分侵占集体经济补偿费等。
2018年7月,德江县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何某犯强迫交易罪、职务侵占罪,被判有期徒刑2年6个月。
以何某为典型,铜仁市持续整顿软弱涣散基层党组织,排查出受过刑事处罚、存在“村霸”、涉黑涉恶等问题的村“两委”人员417人。
“村霸”掌控村级事务后,插手工程项目、资源开发、市场经营,“掠夺式腐败”高发多发。
各地结合专项斗争,全面开展农村集体资产、资源、资金“三资”清理整治专项行动,严厉打击“三资”领域涉黑涉恶违法犯罪,有效保障了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和农民合法权益,进一步助力乡村振兴发展。
河南省开封市全面开展非法侵占侵吞农村集体“三资”专项整治,截至2020年8月底,已收回被非法侵占侵吞土地4.4万余亩、房屋9.6万余平方米、资金4000余万元。
吉林省四平市清理农村集体经济资源实收金额1.2亿元,清理资产两亿余元、资金8000余万元。
广东省鹤山市深入推进农村集体“三资”管理专项行动,全市累计整治欠交租金、坐收坐支等问题840个,追缴拖欠集体租金1000余万元,并积极推动形成产权明晰、权责明确、经营高效、管理民主、监管到位的管理体制,促进“三资”管理在阳光下运行。
各地坚持重拳打击、除恶务尽,“村霸”等农村黑恶势力基本肃清,软弱涣散基层党组织得到有效整顿,农村“三资”专项整治成效凸显,农村政治生态和治安环境得到明显改善,人民群众赞不绝口。
来源:法治日报——法制网
分享好友
分享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