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内出轨、抑郁退圈,转行卖起保险的他为什么拒演《寻秦记》?

盖饭人物ThePeople
7月前   盖饭人物官方账号
可以看出,回归家庭,成了江华如今最幸福的事。至于演戏,静待时机。
点击播放 GIF 0.0M
3月20日,江华在微博上分享了一段自己“见义勇为”却被凶的小故事,并在结尾写道:好人难做?但我还是愿意做个好人。
“谁敢瞪西楚霸王?”网友纷纷开起玩笑并替他本人抱不平。
话说入行这么多年,江华演绎过太多经典剧集,如今随便发条微博都有网友在下面念念不忘,可见角色之深入人心。
日前电影版《寻秦记》放出一小段预告,更是瞬间刷屏微博。
熟悉的BGM响起时,网友纷纷转发大喊:爷青回!
不怪大家这么激动,作为中国穿越剧的鼻祖,《寻秦记》真的是太经典了。我相信大部分90后甚至有不少00后都看过这部神剧。
而这次的电影版,在宣传上主打的就是原班人马回归,势必要给大家带来一波强烈的童年“回忆杀”。
不过等等,好像也不完全是原班人马,“嫪毐”去哪了?
作为原剧中非常重要的反派角色,江华把“嫪毐”也就是“连晋”这个人物的狠辣、自命不凡、为达目的不择手段以及人性中最后一丝良善温柔都被诠释刻画得淋漓尽致,当年的观众喜爱度一度不亚于古天乐饰演的项少龙。
而今20年后再聚首,原班人马唯独欠缺江华,不少观众直呼遗憾。
从业三十多年,江华塑造了太多惊鸿一瞥的经典。可惜后来,这种对于角色的探索就止步不前了。
2006年演完《红佛女》后,江华就逐渐淡出荧屏,再难有作品出现。后来再看到他时,他已转行卖起保险,
巅峰期退圈?又拒演《寻秦记》?还跑去卖保险?
江华这是怎么了?
01.一朝出轨,巅峰期抑郁+退圈
回溯过往,发现江华的许多人生节点都同感情经历和个人追求有关。
1986年,江华进入亚视艺员训练班,当时的他并还不懂得怎么演戏,但带他的老师非常看好他。而后,他也不负众望地在凭借电影《但愿人长久》获得了第9届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新演员,开始在业内有了一定的声誉。
初入影视圈就获得很好的成绩,他也因此受到亚视的力捧。
1996年,江华和邓萃雯搭档拍摄电视剧《我和春天有个约会》,戏内他饰演的沈家豪忧郁帅气,一双含情眼当时不知道迷倒了多少少女,也为他本人带来了不少人气。
演技好长得又俊,一时间江华风头无限。
可就在这个时候,凭借一手作死的好技能,他把自己推上了风口浪尖。
电视剧里,姚小蝶和沈家豪的爱情打动无数观众。电视剧外,他和邓萃雯假戏真做的消息震惊了无数香港人。
事发是在亚视的一次年会上,当时就已频频传出绯闻的二人在酒会上屡有亲密举动,而被爱情冲昏头脑的邓萃雯后面更是借着酒劲向江华示爱表白。
于是第二天早上,全港报纸的版面都印着大大的标题:“江华出轨 ,邓萃雯小三插足。”消息一出,舆论哗然。
要知道,彼时的江华已经结过婚了啊!而且他老婆麦洁文当时还怀着孕。
不仅是婚内出轨,还是最渣的孕期劈腿。一时间,江华之前好不容易凭演技积累起来的口碑,瞬间化为乌有。
而之后发生的事更是让人大跌眼镜。
江华不仅没有很好的处理这件事,甚至还配合他老婆一起上演了一出夫妻同心痛打小三的戏码。
两人在记者会上大骂邓萃雯,直指是她主动勾引并借机炒作,把所有的过错都推到女方身上。邓萃雯知道后气到要告他们夫妇二人。
一地鸡毛,围观群众都看得头晕。
这事之后,邓萃雯惨遭亚视雪藏,事业一落千丈,直到八年后的《金枝欲孽》才开始翻身。而江华虽然完美回归家庭,但演艺生涯也受到重创。
如果说她和邓萃雯的这段绯闻给了他事业沉重的打击,那么后面与TVB的理念不合,以及个人对艺术创作的执念,更是导致他退圈的导火索。
或许是想换个地方重新开始,不久后,江华离开亚视去了TVB。
不得不说江华一张脸真是走到哪里都吃得开。来无线的第一部剧,他就凭借着《西游记》里的“最帅唐僧”重回大众视线。
当时这部剧一度火到内地,令他的事业迎来短暂起色。
2003年,他更是凭借《九五至尊》中穿越到现代的皇帝一角,荣获同年度的万千星辉颁奖典礼“我最喜爱角色奖”,并入围“我最喜爱的男主角”五强。这部剧在香港还创下了最高46点的收视记录,江华也凭借此剧重回巅峰。
在TVB的几年生涯里,他塑造了不少经典角色。
不论是《寻秦记》里不择手段的嫪毐,还是《碧血剑》中亦正亦邪的金蛇郎君,亦或《苗翠花》里风趣多智的方德,都曾在观众心中留下浓墨重彩的印象。
这样看来,江华当时在TVB的发展前景还是很好的。
但在2004年,拍罢《楚汉骄雄》的项羽后,江华毅然决定离开TVB投身到内地拍戏 。
问及离开无线的理由,他当年给出的回答是:“没意义。”
想要更好的团队,想要更多有意义的制作,不想为了生活而将演戏变得像在工厂返工。
在TVB待的这些年,江华觉得自己越来越没有生命力。为了保持演员对角色的敏感,他选择换个新环境重新找找感觉。
与曾黎大美女合作的《聊斋》就是其作品之一。
然而信念虽好,但现实却并不尽如人意。
内地的影视生态比起TVB可以说是另一种对理想主义者的“摧残”。比起TVB的流水线模式,内地这种潜在的“市场决定命运”的规则更是让江华感到无所适从。
在TVB里,哪怕是配角也可以成就一番天地。而在内地,只要市场不认可你,资本认为你带不动剧,你就永远只能在低谷徘徊,等待时机来临。
于是便是肉眼可见地减产,大约一年只有一部剧。
这种恶性状态一度让江华感到非常痛苦,甚至罹患抑郁症。
由于早年拍过一些打戏,江华还留有腰伤的旧疾。2006年,在拍摄电视剧《红佛女》时,频频复发的疼痛感给他的身体造成了很大影响,严重时行动都十分不便。
身体的病痛加重了他的抑郁程度,每天吃不下饭、睡不着觉,整个人瘦得不成人形。
在这种身心和身体的双重压力下,拍摄结束后江华便选择了在家休养,再后来就仿似退圈般在荧幕上无影无踪。
02.6年时间走出抑郁,却转行卖起保险
倒也不是没尝试过回来拍戏。
2009年,江华出演了一部唐人出品的喜剧电影《跟红顶白大三元》,但并没有引起多大水花。
2010年,他主演了一部由香港电台和证监会合拍的金融犯罪剧《证义搜查线》,这似乎成为了他职业生涯的最后一部剧。
此后,他便一直处于养伤+养病的状态。
抑郁期间,他的妻子麦洁文一直陪着他,而家庭重担也由她一手背起。
为了节省开支,他们先后卖掉了元朗和北角的两栋楼,全家搬去了月租7000的村屋居住,离市区有两小时的车程。
2015年,在镜头前消失了许久的江华再度重回公众视野。
不过回来的方式有点不同——他没有重返TVB,而是卖起了保险。
这个消息令许多人吃惊,纷纷感慨:“昔日男神怎会沦落至此?”
对此,江华本人的看法却不一样。
原来,他卖保险的原因并非是外界传闻的因为生活拮据,而是为了一个承诺。一次在与友人吃饭时,他答应了加入她的团队,便信守诺言来到保险行业。
早年拍戏混沌期间,江华有过一段禅修经历,那次修行让他深刻地反省了自己的前半生。而后经历大起大落,他更是对人生有了新的领悟。
对他来说,“卖保险只是一份体验。”
他认为,人生是需要经历的,如果事事都拒绝便会错过很多。而且卖保险的过程也是一个学习和认识人的过程,从前在镜头前事事受限,但在另一个行业,大家都是普通人,大家都在认真做自己的事,非常自由。
而搬去村屋除了是为了修养,也是为了远离世俗,过一种平静的生活。
确实,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方式,为什么一定要将它负面化呢?自己选择的,自由开心就行。
虽然保险行业给他带来了全新的体验,自己的生意也不错,圈内好友经常找他买保险。但凡事点到为止,一年后他便离开了这行。
后来他偶尔也参加三两节目,但并没有真正返回荧屏。
有人让他放下身段去拍戏赚生活费,他回敬谢谢教导。
有人催他,那正好去拍古仔的电影版《寻秦记》,说不定是个翻红的好机会,他却直接拒绝。
其实在影版筹备期间,江华就明确表示过对电影版《寻秦记》的拍摄毫无兴趣。后来接受媒体访问时,他也正式回答过关于拒演的问题。
他认为:“一部剧能在观众心中成为经典已经很好,如果20年后再去塑造同一个角色,意义何在?”
在他看来,对于经典最好的就是尽量保持原貌,而不是试图赋予其新的内容。这话说得有点得罪人,但确实不无道理。
对于演戏,江华依然坚持着自己十年前的态度,精益求精,不做无谓的演绎,不为了生活而低头。
但拒演不是针对,只是每个人有不同想法,有自己作为演员的执着。
虽然江华不再参与出演,但影版预告发布后,他也郑重发了个微博,真心祝贺《寻秦记》电影版票房满堂红。
缺席也许是为了更好的保护角色,有些事还是放在回忆里会更好吧。
如今的江华在经历低潮和反思后,早已能坦然面对过去。对于当年和邓萃雯的感情,他大方承认自己的错误,并称当年不后悔爱过她。
对于不离不弃的妻子,他俨然一副好男人形象,细心呵护着如今来之不易幸福的家庭。
而面对是否会重回演艺圈的问题,他表示:随缘就好。
谈及自己不拍戏的原因,他说:
“其实我不是去演,我是把自己变成了角色那个人。”
要求太高,所以碰不到合适的戏。
入戏太深,所以抑郁症痊愈后,他将自己彻底从演戏中抽离。
彼时陷入人生瓶颈期的江华,在大病一场后,似乎正迎来新的生活。
近年来,凭借着社交网络,江华逐渐活跃在网友们的视线中,时不时地就会分享一下搞笑温馨的日常,秀下恩爱闪瞎大众。
太太举办个人画展,他到场支持;
太太举办演唱会,他陪唱情歌;
就连社交平台上的背景都是和太太的照片。
可以看出,回归家庭,成了江华如今最幸福的事。至于演戏,静待时机。
就像他3月15号发在微博的随笔:
“得到时,好好珍惜。失去时,坦然面对。”
“人生哪有十全十美,一半就好”
作者:ZAU
责编:CHEN
分享好友
分享好友
更多精彩内容进入 [娱乐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