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华一老人60年的理发老手艺,10元的价格!

义乌网创祺文化
2月前  
10元钱现在能干什么?
理一次发行吗?
在兰溪市上华街道马公滩社区南门大桥旁的“陈云云理发店”,就是这个价格。
理发店放在楼屋的边房,面积只有十几平米,有很多人说,这家理发店虽小但很温暖。50多年来,这家理发店只涨过3次价。刚开始,理一次发只要1至3元,到2014年收费5元钱,2019年涨为8元,2020年才收10元。有人建议陈云云再往上涨点。他却说:“我一个有退休金的老人,理发不是为挣钱,而是利用自己这门手艺为周边邻里老人服务,农村老人挣钱不容易,减轻老人负担是我的初衷。”今年78岁的他,从16岁开始学理发,到现在已经有60多个年头了。
60年的老手艺
很多人排队来理发
陈云云理发的手艺,是跟外公陈金根学的,陈家祖辈都是剃头的手艺人,理发店是自家房屋,坐落在得天独厚的马公滩渡口,当时婺江没有桥梁,南来北往的行人都得摆渡过江,处在这样一个黄金地段,理发店生意十分红火,而且还是独家经营,每天都有排队理发的人。
众多外孙中,陈云云最受外公宠爱,从懂事起,他就基本上生活在外公家,有事没事围着外公转,“看着他给客人理发,洗头、剪发,剃发、刮胡子、刷发屑……每逢节假日,我还会给外公搭把手,挑水烧水、洗晒毛巾,给客人洗头,时间久了,每个程序都印在了脑海中。”16岁那年, 陈云云初中毕业,凭借着一份单纯的兴趣,正式居住在外公家,帮外公给客人理发。
时间很快,一晃30年理发生涯过去了。1981年,南门大桥建成通车,摆渡停摆,行人都改从大桥走,马公滩集镇变得冷冷清清,原本红红火火的理发店生意也被冲淡了。当时为了养家糊口,陈云云把理发店关掉去农贸市场租了一个蔬菜摊位卖蔬菜,2014年开始,他有了养老金领取,就把出售蔬菜的摊位转让出去,在家休息。
71岁重操旧业
方便周边邻里老人
“在家清闲地养老太无聊了,我将原先一套理发工具拿出来磨一磨,整理整理,请左邻右舍老孺妇幼到家里理发,熟知我手艺的乡邻老人,不约而同上门理发,且分文不取,深受乡邻点赞。”陈云云想如今马公滩虽然有多家理发店,但这些店面向的都是年轻人的时尚发型,而且收费高。“我何不利用现有工具收点成本费,为乡邻老人理发,减轻他们负担呢?”于是从2014年开始,这家小店又重新开始营业,理发收费5元。
知晓陈云云只收5元理发的消息不胫而走,从街坊邻里,扩展到了外乡外镇,不少老人慕名而来,相隔二十多里的女埠、永昌、马涧的老人出来玩时,还会特意到陈云云理发店剃个头。“我当时凭手艺养家糊口,如今想法不同了,不为赚钱。”7年来,陈云云已记不清楚为多少老人理过发。他说,一天最少10个老人上门理发,多的每日有30来个,能够尽自己的一分力量去帮助乡邻老人,觉得日子过得很充实。
除了老人,陈云云理发店也有不少客人是外来务工者。“镇上理发店收费高,像我们这些安徽来打工的民工,在外能省则省,我在这边理发,每个月可以省下15元,一年下来就不少钱了。”一个外来务工人员说。
免费上门理发
手艺备受顾客称赞
“我们这位老理发师,不仅手艺好,还上门服务,真是太贴心了!”日前,马公滩村民徐大爷趁着天晴,一大早打电话把陈云云约到家里理发。徐大爷今年81岁,患有类风湿关节炎,平时出入不太方便。陈云云得知这一情况后,就把自己的电话号码留给老人,并告诉老人需要理发的时候就打个电话。“现在的理发店收费高,又不肯上门,我没地方去理发,腿脚也不行,没想到我一个电话打去他就带着工具来给我剪头发了。”徐大爷说,这些年陈云云给大家理发,从来不嫌烦,真是个热心肠的善人。
邻村石港塘一位江锦芳大爷中风多年行动不便,每当家人带着他来到陈云云理发店时,陈云云都会征得排队老人的同意,优先为江大爷理发,理毕分文不收,像这种残疾多病的乡邻老人,他理发从不收取费用。
“习惯了陈师傅理发,换了其他人不习惯,他的服务态度好,很细心。”
“这么好的手艺在别的理发店,价格起码要翻两倍。”
“你下次再收这么便宜,我不来剪了哈。”这样的对话,经常在的陈云云理发店出现。
在陈云云娴熟的理发技艺下,随着剪刀的飞舞,老人们原本凌乱的头发变得整齐、利落了,脸上也都洋溢起幸福的笑容。看着一位又一位老年人焕发新颜,陈云云脸上也露出了由衷的笑容。陈云云把理发廉价收费这件小事从最初的“善事”,逐渐做成了坚守一生的“大事”。乐观豁达、古道热肠是乡邻老人对陈云云的评价,陈云云说这是自己最大的收获,能够为乡邻老人半义务、半收费理发,自己觉得很快乐。
来源|金华新闻客户端
分享好友
分享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