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性补偿170万元私了”,河北一铁矿3人死亡事故涉嫌瞒报

南国今报
2月前   广西日报社南国今报官方账号
2月24日13时,36岁的李海旺死于一起铁矿生产安全事故。其家属称,矿方与家属协商达成赔偿协议,“一次性补偿170万元私了”,家属不再追究矿方一切责任。武安市冶金矿山管理局相关负责人介绍,截至目前,该局未收到团城东铁矿上报的事故报告。
▲武安团城东铁矿副井门外竖着“塌陷区警示牌”。新京报记者 李英强 摄
2月24日13时,36岁的李海旺死于一起铁矿生产安全事故。
生前,他是河北武安市冶金矿山集团团城东矿业有限责任公司(下称“团城东铁矿”)一名矿工,负责井底打巷道作业。
天眼查显示,团城东铁矿成立于1999年4月,武安市冶金矿山集团100%控股,而该集团又是武安市政府100%控股。
事发后,团城东铁矿相关负责人告知李海旺家属,事发原因系矿工乘罐笼升井时,井筒爬梯绊住罐笼而侧翻,造成三名矿工摔下井底死亡。其家属告诉新京报记者,矿方与家属协商达成赔偿协议,“一次性补偿170万元私了”,家属不再追究矿方一切责任。
国务院《生产安全事故报告和调查处理条例》规定,造成3人以上10人以下死亡的事故,被认定较大事故等级。事故应逐级上报至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安全生产监督管理部门,并由设区的市级政府负责事故调查。
武安市冶金矿山管理局相关负责人介绍,截至目前,该局未收到团城东铁矿上报的事故报告。该矿因改制现由私人经营,相关手续齐全。3月11日,新京报记者从邯郸市应急管理局事故调查处证实,该局未收到武安市上报团城东铁矿事故报告,也未参与该起事故调查。
▲涉嫌发生事故的武安团城东铁矿副井。新京报记者 李英强 摄
━━━━━
事故致3人死亡
李海旺家属告诉新京报记者,李是武安市活水乡后掌村人,小学文化,一直未成家。生前曾在石料场、铁矿干零工。其母早年去世,他与神志不清的父亲相依为命。事发后,同村的姐夫李军兴出面为其料理相关事宜。
李军兴回忆,2月24日事发那晚8点恰逢下大雪,突然有朋友来电话说海旺在井上干活碰伤了,让他到武安市中医院看看。
后掌村位于太行山区,距离武安市城区近50公里。李军兴说,他驱车摸着路刚进入城区边界,朋友又打来电话说海旺在武安市医院。
武安市医院急诊科,李军兴查无李海旺的就诊记录。他询问朋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才被告知“海旺人已经没了”。
翌日,他和矿上人员来到涉县殡仪馆,见到了存放在冰棺的李海旺尸体。其后脑勺已凹陷变形,腰部、右手、右小腿部位外伤。
此后,一位自称是团城东铁矿矿长张红顺的男子与他商谈赔偿事宜。
张红顺向他介绍,事发矿工从井下升井过程中,井筒上的爬梯绊住罐笼侧翻,三名矿工从罐笼里摔到井底死亡。除了李海旺还有武安大屯村人李贵新,以及一名四川籍包工头。事发后,矿方将矿工送到了就近的仁慈医院进行救治。
3月11日,新京报记者查询武安仁慈医院急诊科,均无李海旺、李贵新抢救记录,涉县殡仪馆也无存放李海旺尸体的记录。
团城东铁矿副井一名地面矿工介绍,事发时他正在井面工作,矿上通知停工马上回家。出事的三人,李海旺是井下巷道工,李贵新是井筒维修工,还有一名四川籍包工头,但才来矿上一二天,不知道其具体身份信息。
━━━━━
家属称私了可以多拿赔偿
李军兴说,他向附近村因矿难事故死亡的矿工家属处了解到,经公处理,每名遇难矿工赔偿金也就是130万元左右。而私了的话,可以多拿些赔偿。
李军兴和矿方经过几轮协商最终达成赔偿意见,李海旺安葬费、老人抚养费,一次性赔偿170万元,家属不再追究矿方任何责任。
他说,矿方与家属签订了一式两份赔偿协议书,但矿方要求保存两份协议。家属拿到170万现金后同意矿方将尸体火化。事发后第四天,矿方将骨灰交给家属。
李海旺的姐姐说,山里人家穷,去年才通过亲戚朋友借钱给弟弟张罗着盖起新房,总想着有个新房好娶媳妇。
记者看到,三间正房外墙已贴好白色瓷砖,屋内仍是毛坯房未能来得及装修,李海旺的姐姐说,“盖新房的外债还没还清,现在有钱了,可人又没了”。
另一位遇难矿工李贵新与李海旺是表兄弟关系。李军兴了解到,事发后矿方将尸体转移到邢台市一个殡仪馆存放,同样协商好赔偿事宜后才被安葬。李贵新的儿子告诉新京报记者,父亲刚下葬没几天时间,家里人没心情说这事。
▲涉事的武安团城东铁矿大门紧闭,目前停工。新京报记者 李英强 摄
3月12日,新京报记者致电张红顺了解上述事故情况,他承认是团城东铁矿矿长。 张红顺说,矿井还没通过政府的复工复产验收,根本没有发生事故,之后他挂断电话。
新京报记者探访团城东铁矿,该矿主井位于武安市上团城乡下团城村东,副井位于下团城村北1000米处,死者家属说副井就是事故发生地。副井大门口西南方向300米,田地里塌陷出一个天坑,深约50米,目前已被倾倒的建筑垃圾填埋了一多半,大坑一侧竖着“塌陷区危险”警示标志。坑沿四周多处出现地陷裂缝,裂缝宽约60厘米,有胳膊粗的小树陷在裂缝中。
正在田地翻土的下团城村村民李志平(化名)等多位村民告诉记者,团城东铁矿副井停工大概有两年多时间,春节前开工干了不久,春节期间停了,春节后开工干了没几天就发生了事故,目前又停工了。
铁矿副井被2米高围墙包围,矿区里空无一人,绞车房设备已断电,墙壁一侧悬挂着“武安市团城东铁矿副井钢丝绳检测记录牌”。矿区北面一个铁栅栏大门紧邻井口,是矿石外运通道。新铺好的一条石子路穿过村民田地,通往团城东铁矿主井院区,经过一处地磅房连接到312省道。
━━━━━
监管部门称未收到矿方事故报告
武安市冶金矿山管理局是辖区非煤矿山企业主管单位,该局相关负责人告诉新京报记者,目前团城东铁矿已完成改制,从国有矿转为私营铁矿,证照手续齐全,暂未了解到该矿是否存在偷偷生产。从2月24日至今,从未收到团城东铁矿上报的事故报告。
该负责人表示,企业发生生产安全事故,第一时间应向事故发生所在地政府、主管单位、应急管理局上报。
团城东铁矿所在地属武安市上团城乡政府辖区,该乡综合执法队队长左小飞分管生产安全工作。3月16日,左小飞告诉新京报记者,未接到该矿上报的三人死亡事故报告。
▲武安上团城乡被称为“钢铁之乡”。新京报记者 李英强 摄
武安市应急管理局局长王增平通过短信回复新京报记者,铁矿安全属冶金矿山管理局分管,应急局是综合监管,“目前,武安铁矿停产没有复工,不会有事故的”,王增平同时表示,马上安排了解核实情况。
河北省应急管理厅《关于加强非煤矿山企业复工复产验收工作的通知》规定,长期停工停产的地下开采非煤矿山企业,进入井下排查治理事故隐患前,治理方案和安全措施要上报县级应急管理部门审查,经审查同意方可开展井下自查自改工作。停产时间超6个月的非煤矿山,复产前还要进行安全条件论证和安全现状评价,评价结论合格方可恢复生产。
事故发生前,团城东铁矿是否向武安市应急管理局上报复工复产验收申请?该局局长王增平未给予新京报答复。
自2007年6月1日起施行的《生产安全事故报告和调查处理条例》规定,发生事故后,事故单位应当于1小时内向事故发生地县级以上政府安监部门报告,较大事故应逐级上报至省级政府安监部门,并同时报告本级政府,由设区的市级政府负责事故调查。
该条例还明确,事故发生单位、地方政府,以及安监部门相关人员,存在迟报、漏报、谎报或者瞒报事故的,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责。
依照上述条例规定,新京报从邯郸市应急管理局事故调查处核实,截至3月11日,也未收到武安市应急管理局、武安市政府上报的团城东铁矿生产安全事故。
分享好友
分享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