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U跑腿创始人:非典让我的公司解散,这一次我不会再重蹈覆辙

名人汇客厅
4月前  
UU跑腿创始人乔松涛开了一场直播。他说,这是他在办公室睡的第27天。
“不过,睡办公室并不是因为焦虑,只是因为小区隔离,确实出入不便。”乔松涛调侃。
这已经是他创业过程中第二次经历疫情了,2003年的非典疫情让他在北京的公司解散,而这一次,他不会再让UU跑腿重蹈覆辙。
在直播中,乔松涛通过他UU跑腿的难得数据,透露出一些他对经济运行变动的独家观察和感悟。
根据UU跑腿发布的疫情期间新增跑男的职业来源:美容美发、餐饮、司机、房地产等行业的从业人员纷纷开始打起“零工”,“跑男”队伍不断壮大且越发重要。“‘跑男’进出门槛低、灵活性和兼职性强,成为当时受疫情影响人员的再就业主渠道,我们大量招募新就业形态下的‘共享零工’,整合赋能后为社会提供‘共享服务’。”UU跑腿创始人乔松涛说。
在楼道的拐角、写字楼的电梯口,“跑男”们提着文件袋、快餐包,迎面跑来,青春和急切,都写在脸上。他们或者收件,或者送件,门铃响时,猫眼里满是等你开门的急迫。
“跑男”们的速度以分秒计算,飞驰和奔跑是他们生活的常态。在郑州干“跑男”两年多,张立鹏心里有一张地图:疫情期间小区哪扇门开着,高峰期间走哪条路近,他都“门儿清”。“天天在外面跑,就不怕被传染吗?”不少客户关心地问。张立鹏的回答很“走心”:“说不怕是假话,但每个人岗位不同,物品总要有人送,我们也是战‘疫’的一员。”
【创业中遭遇的第二次疫情】
新冠肺炎疫情,是乔松涛创业过程中与重大疫情的第二次“遭遇战”。
2003年,当非典疫情袭来时,乔松涛正在北京做一家创业公司,为用户提供免费的个人空间。在疫情来临前,公司年营收已超过了100万元。但穿越非典疫情,这家公司就解散了。
有了这样的前车之鉴,面对新冠肺炎疫情的袭来,乔松涛说:“一点儿都不着急是不可能的。”
他从UU跑腿的后台拉了一个数据:从1月22日开始,UU跑腿后台订单遭遇了断崖式下滑——而这一天,正是武汉发布封城通知的前夜。
他说,1月25日到2月5日,由于疫情防控措施不断升级,跑男的活跃度也大幅下降,后台订单的取消率一度达到了25%。以每年2月14日的订单量为例,往年这一天UU跑腿要送出去10万束鲜花,而今年这一天,只有1.8万束,不到往常的20%。
“大年初三,企业家圈子里的焦虑到了顶点。”乔松涛说,用“鬼哭狼嚎”来形容一点儿也不夸张。但他很快发现,疫情确实会让企业经营遇到一些问题,但这其中也有不少人“在故意贩卖焦虑”。
疫情催生“宅经济”,“网上下单”“无接触配送”成为人们获取生活必需品的主要方式,也让乔松涛发现了新的发展机遇。“疫情养成了用户的线上消费习惯,UU跑腿的用户年龄结构发生明显变化,从35岁以下递增至35岁以上,倒逼我们提供更多的适龄服务。”乔松涛说。
【与其焦虑不如把能做的事情做了】
乔松涛认为,盲目的“焦虑”情绪其实很“毒药”,在一些人还沉浸在焦虑的自虐之中,UU跑腿已迅速行动起来。
1月23日,UU跑腿的防疫物资已经到位;1月25日,公司成立防疫指挥部;1月26日,UU跑腿与美团做了无接触配送的标准;1月26日,平台上线跑男电子身份证明;1月28日,UU跑腿将此前开发的店面小程序升级,免费开放给商家使用……
这期间,UU跑腿还与百消丹一起做了平价防疫物资的配送;在郑州、西安等城市成立“跑男突击队”,配备全套防疫物资,专门接医院的订单,满足医护人员的生活需求。
乔松涛安排公司的人力资源部门,组织公司的中高层进行领导力、组织力培训,集体看了一些书,听一些视频的课程,每天还进行考试。
“如果没有事情可以做,我觉得可以做一些‘重要但不紧急’的事情,比如知识储备,团队建设等。”乔松涛说,疫情是不可抗力,与其焦虑,不如把能做的事情做了。
他认为,如果有条件,也做一些可以立竿见影的业务。
比如更细致的社群经营。将用户沉淀下来,当疫情过去,这些人会成为新业务的发动机;比如人们宅家中刷手机的需求,可以抓一些内容红利,抖音快手等平台,这时候点赞量高,吸粉速度也快,而投入并不大;比如招聘自己想要的人才,疫情让一些公司受到影响,此时的招聘成本会降低很多。
【“黑天鹅”“灰犀牛”随时来,要保持敬畏之心】
与非典时疫情将公司逼到到解散的境地相比,17年后的乔松涛在疫情中从容了许多。但再度袭来的疫情还是让乔松涛反思,即使公司再处于风口之上,也要随时保有敬畏之心。
“在疫情的焦虑中,创业者的共识:公司活下去,才是最关键的。”乔松涛说,尽管政府也给了小微企业很多支持,涉及金融、税务、社保等诸多领域,但要活下去,还是要靠平时就有意识地管理现金流,在企业的发展和稳定之间找平衡点,时常问自己,在最坏的情况下能活多久?要保有敬畏之心。
他说,其实疫情不叫“黑天鹅”,经济学上有一种说法叫“灰犀牛”,其实它是可以预期的。作为创业者,要保持积极乐观的心态,在面对不可抗力的时候,要会及时寻找机会,将未来的趋势做好。
从现在来看,疫情的影响或许比他预期要小一点。“我们本来预计,3月底之前,订单量可以恢复到往常的60%,但现在来看,到3月15日我们就能恢复到80%。”他说。
不过,对疫情过后将有“报复性消费”提法,乔松涛认为还是要理性看待。此次疫情冲击了很多家庭的收入,报复性消费会有,但不会很大:可以去喝一碗胡辣汤,但不会有超出消费能力的消费,毕竟“覆巢之下无完卵”。他甚至预计,疫情过后消费者会更在意性价比。
【不要把用户当流量,而要当活生生的人】
创业经历了两次疫情,乔松涛最大的感触是,尽管现在都在提经营流量,但他却并不认为用户是流量,而是一个个鲜活的个体。
如果只是流量,公司倒闭了就什么都没有了;如果将流量经营成朋友,即使公司关门,这些强关系的朋友用户还存在,创业者就还可以做很多事情:流量可以走,但朋友不会,强关系的朋友,会成为新业务的放大器。
UU跑腿在这方面做得比较好,无论是和用户,还是和跑男,都是按照朋友的方式来经营的。
在这次疫情期间,山东的一个用户告诉平台,希望寻找口罩生产线的调试师傅。乔松涛说,整个平台的管理人员、跑男都为这名用户寻找,最终从长垣找到了调试师傅,一天时间,就帮这条日产量超过8万的流水线复工。他相信,疫情结束之后,这名用户也会记得UU跑腿。
“当你发自内心尊重用户,就是非常大的竞争力。”他说。
分享好友
分享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