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举行宗教人士专场涉疆问题新闻发布会

环球网
2月前   环球网官方账号
2021年3月9日,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举行宗教人士专场涉疆问题新闻发布会,就新疆宗教话题回答记者提问。
以下是发布会实录: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党委宣传部副部长徐贵相:各位媒体记者朋友,大家下午好。欢迎出席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涉疆问题新闻发布会。
今天,我们很高兴邀请到自治区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发言人伊力江·阿那依提、自治区少数民族古籍搜集整理出版规划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阿布来提·艾山,同时我们也邀请到了几名宗教人士参加今天的发布会,他们分别是喀什地区莎车县伊斯兰教协会会长阿布都外力·阿布力米提、阿勒泰市红墩镇阔克萨孜村清真寺伊玛目阿斯力汗·那扎尔汗、伊犁州伊宁市陕西大寺阿訇马继荣、克州乌恰县巴音库鲁提乡克孜勒阿根村新阿克亚主麻清真寺哈提甫买买提依明·买买提肉孜、乌鲁木齐市沙区和平清真寺伊玛目塔西铁木尔·卡德尔、和田市伊里其乡托甫恰清真寺伊玛目鲁提普拉·阿卜杜热依木,请他们就有关问题回答大家的提问。
记者:有境外媒体称,“中国政府强制拆除新疆的清真寺”“摧毁维吾尔穆斯林的宗教场所”。请问您有何回应?谢谢。
阿布都外力·阿布力米提:我叫阿布都外力·阿布力米提,是喀什地区莎车县伊斯兰教协会会长、莎车镇阿勒屯清真寺哈提甫。
我从来没有听说过新疆有强拆清真寺、摧毁宗教活动场所的事情。据了解,新疆的清真寺大多数建于20世纪80-90年代甚至更早,这些清真寺有的原本是土坯房,有的特别狭小,有的已经成为危房,遇到刮风下雨,根本无法正常开展宗教活动,发生地震时会严重威胁穆斯林群众的人身安全。此外,还有一些清真寺布局不合理,不方便穆斯林群众进行宗教活动。这几年,随着城镇化的加快和乡村振兴战略的实施,一些地方政府根据当地穆斯林的呼吁和申请,结合城市棚户区改造、农村人居环境整治、易地扶贫搬迁等工作,按照城乡建设规划,通过新建、迁建、扩建等措施,很好地解决了清真寺危房问题,清真寺建筑更加安全,布局更加合理。目前,新疆的清真寺完全能够满足信教群众的需要。
我所在的阿勒屯清真寺,和其他清真寺一样,都有政府有关部门颁发的《土地使用证》《房屋产权证》《宗教活动场所登记证》,各项权益依法得到保护。这座清真寺距今已有480多年的历史,占地面积2600多平方米,清真寺礼拜殿可以容纳300人同时做礼拜。2006年被列入国家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国家还拨专款进行修缮和保护。现在寺内宽敞明亮、干净整洁、环境优美,条件特别好,极大地方便了周边的穆斯林群众,大家都非常满意。
记者:境外有媒体称,“在新疆,宗教活动场所和宗教活动都需要经过宗教局的批准,宗教活动受到限制”。对此,您怎么看?谢谢。
伊力江·阿那依提:按照《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宗教事务条例》,政府宗教事务部门依法登记宗教活动场所,目的是赋予其合法地位、保障其合法权益。该《条例》明确规定,宗教活动场所享有成立民主管理组织、管理内部事务、组织开展宗教活动、接受捐赠、管理使用财产、依法兴办社会公益事业等权利。宗教活动场所的合法权益受法律保护,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侵犯和干预。教职人员享有主持宗教活动、宗教仪式等权利,可以接受社会和个人的捐赠。公民在宗教活动场所内以及按照宗教习惯在自己家里进行的一切正常的宗教活动,如礼拜、封斋、过宗教节日等,都由宗教团体和公民自理,受法律保护,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干涉。根本没有境外媒体所说的“宗教活动受到限制”的情况。
徐贵相:我们请阿勒泰市红墩镇清真寺伊玛目阿斯力汗·那扎尔汗,讲一下他所在的清真寺宗教活动情况。
阿斯力汗·那扎尔汗:我叫阿斯力汗·那扎尔汗,哈萨克族,今年56岁,担任阿勒泰市红墩镇清真寺伊玛目已经25年了。从我所看到的、听到的情况看,新疆根本不存在“限制宗教活动”的问题。
就拿我所在的红墩镇清真寺来说,这座清真寺建于1996年,占地面积1500多平方米,建筑面积近200平方米,现在每天来寺里参加五番礼拜的约100人;主麻日会多一些,大约有200多人;两节会礼时来的人更多。他们都是红墩镇清真寺附近的居民。周边的穆斯林结婚,他们从政府民政部门领完结婚证后,会邀请我到他们家里主持尼卡仪式。有人去世了,我去穆斯林殡葬服务中心按照宗教习俗给亡人举行站礼仪式,然后在公墓下葬。在新疆,政府依法保护正常的宗教活动,充分尊重穆斯林的风俗习惯。
境外媒体所说的“新疆限制宗教活动”,完全是胡说八道,他们的险恶目的就是要挑拨我们和政府的关系,制造穆斯林和非穆斯林的矛盾,破坏我们的幸福生活,我们绝对不会上当!
记者:境外有媒体认为“在新疆,政府不认可的一些宗教人士被收押”,请问真实情况是这样的吗?谢谢。
鲁提普拉·阿卜杜热依木:我叫鲁提普拉·阿卜杜热依木,是和田市伊里其乡托甫恰清真寺伊玛目。
据我所知,那些所谓的“被政府收押的宗教人士”,其实并不是宗教教职人员,他们是打着伊斯兰教旗号、宣扬宗教极端思想、从事分裂破坏和暴力恐怖活动的犯罪分子。他们利用穆斯林朴素的宗教感情,散布极端思想,肆意歪曲伊斯兰教教义教规,否定一切世俗观念和现代文明成果,鼓吹“圣战殉教进天堂”,残害“异教徒”“叛教者”,一些中道正信的宗教人士被他们排斥、迫害甚至杀害。比如,在宗教极端思想的影响下,曾经一段时间,新疆发生了上千起暴力恐怖案件,造成大量无辜群众被害,就连阿荣汗·阿吉、尤努斯·斯迪克大毛拉、居玛·塔依尔等一批德高望重的伊斯兰教教职人员,都被他们残忍地杀害了。
这些极端行为,给包括穆斯林在内的新疆各族人民带来了深重灾难,也极大地破坏了伊斯兰教的形象。
中国是一个法治国家,政府依法打击各类违法犯罪活动,对利用宗教进行的违法犯罪行为也不例外。在打击犯罪的过程中,从来没有针对过哪一个特定的宗教。我们都认为,宗教极端主义打着伊斯兰教旗号,但完全违背宗教教义,并不是伊斯兰教,实际上是反人类、反社会、反文明、反宗教的毒瘤,与伊斯兰教等宗教倡导的爱国、和平、团结、中道、宽容、善行等教义具有本质区别。我认为,打击宗教极端就是为了更好地保护合法宗教。现在新疆已连续4年多没有发生暴恐案件了,我们宗教人士都感到很安全,都坚决拥护政府采取的措施。
记者:我想了解一下,新疆的穆斯林获取宗教知识的渠道有哪些?谢谢。
马继荣:我叫马继荣,是伊犁州伊斯兰教协会副会长、伊宁市陕西大寺阿訇。
我们穆斯林学习宗教知识,主要有四种方式:
一是在清真寺学习。通过我们宗教教职人员讲解,来获得宗教知识。就拿我来说,我从25岁开始从事宗教教职工作,刚开始就是跟清真寺阿訇学习。比如,我在寺里就经常给穆斯林群众讲《古兰经》《圣训》和宗教礼仪等,讲授如何做礼拜、如何正确诵读经文等。我们陕西大寺还有图书室,藏有2000多册宗教、历史、文化等类书籍,全天向穆斯林群众开放。
二是在宗教院校学习。新疆现有新疆伊斯兰教经学院和伊犁、乌鲁木齐、和田、喀什等8所新疆伊斯兰教经学院分院,以及新疆伊斯兰教经文学校,共10所伊斯兰教院校。开设的课程有宗教知识类,比如,伊斯兰教教义学、圣训学、古兰经诵读学等;有法律法规类,比如,宪法、民法典、宗教事务条例、去极端化条例等;有文化历史类,比如,中国历史、国家通用语言文字、伊斯兰教历史文化、计算机、阿拉伯语等,有意愿的、符合条件的穆斯林群众都可以来学习。比如,2006年,我在中国伊斯兰教经学院进修,学习了伊斯兰教经学思想、教义教规、宗教礼仪、宗教经典等宗教知识,还利用课余时间阅读了大量伊斯兰教经典,进一步提高了宗教学识和水平。
三是通过阅读宗教经典学习。新疆伊斯兰教教务指导委员会翻译出版了汉文、维吾尔文、哈萨克文、柯尔克孜文4种文字的《古兰经》《布哈里圣训实录精华》等宗教经典书籍,编印了《卧尔兹演讲集》《新疆伊斯兰教教务活动手册》,供我们宗教教职人员和信教群众学习使用。
四是通过杂志、网站学习。中国伊斯兰教协会有《中国穆斯林》杂志和网站,为穆斯林学习宗教知识提供了平台和渠道。
新疆各族穆斯林学习宗教知识的方式是多样的,渠道是畅通的,完全能够满足穆斯林学习宗教知识的需要。
记者:境外有媒体称,“新疆压制当地穆斯林民众的宗教信仰自由”。请问真实情况是这样的吗?谢谢。
买买提依明·买买提肉孜:我叫买买提依明·买买提肉孜,是克孜勒苏柯尔克孜自治州乌恰县巴音库鲁提乡克孜勒阿根村新阿克亚主麻清真寺的哈提甫。境外所谓“新疆压制当地穆斯林民众的宗教信仰自由”,这纯属无中生有、恶意抹黑。
比如,我一直任职的新阿克亚主麻清真寺建于1998年,村里的穆斯林都来这里做礼拜。近年来,宗教活动场所的条件不断得到改善。现在寺内天热的时候有空调,天冷的时候有暖气,还建有水冲式厕所和净身房,条件非常好。我们村的信教群众完全按个人意愿,在清真寺及在自己家里进行正常宗教活动,从来没有任何人干涉,也没有受到限制。
穆斯林学习伊斯兰教知识的渠道非常畅通,可以在清真寺、宗教院校学习,也可以通过阅读宗教经典、杂志和上网学习。就拿我来说,我在新疆伊斯兰教经学院学习了五年,在校期间,我学习了《古兰经》诵读、圣训、伊斯兰教教义教规等宗教知识,还利用课余时间阅读了大量伊斯兰教经典,掌握了宗教学识,具备了为信教群众服务的能力。现在,我在每个主麻日和“两节”会礼,通过卧尔兹演讲向穆斯林讲经解经,讲授伊斯兰教知识。新疆伊斯兰教教务指导委员会翻译出版了汉、维吾尔、哈萨克、柯尔克孜等4种文字的《古兰经》《布哈里圣训实录精华》等宗教经典书籍,方便了穆斯林的学习。
白的黑不了,黑的白不了。在这里,我想说如果真像境外媒体说的那样,我们清真寺的条件能这么好吗?我们穆斯林能正常开展宗教活动吗?我能在新疆伊斯兰教经学院学习吗?境外那些媒体整天就知道搬弄是非、造谣诽谤,他们的谎言蒙骗不了别人,他们扰乱新疆的图谋我们看得清清楚楚。
记者:新疆是否像西方媒体报道的那样“禁止穆斯林封斋”?谢谢。
塔西铁木尔·卡德尔:我叫塔西铁木尔·卡德尔,是乌鲁木齐市沙依巴克区和平清真寺伊玛目。我在和平清真寺担任伊玛目已经12年了。
封斋是穆斯林五功之一。各族穆斯林封斋、过肉孜节是正常的宗教活动,都完全按个人意愿进行,受法律保护,从来没有任何人干涉。我们新疆各族穆斯林群众在斋月期间按照伊斯兰教的传统,早上封斋、晚上开斋。比如,我母亲和妻子每年斋月期间都封斋,妻子每天给我们准备早晚的斋饭。
在斋月期间,我们和平清真寺周边的穆斯林,每天的五次礼拜有的人到清真寺参加,有的人在自己家里进行,在清真寺里晚上宵礼之后还做“台拉威哈”拜。为了方便穆斯林,清真寺还提供了开斋用的茶水、馕、水果等食物。2020年斋月,政府专门安排医护人员在清真寺提供医疗服务和防疫物资,我们每天的宗教活动都正常举行。
新疆政府还明文规定,肉孜节全疆各族群众都放假1天。政府会保障种类丰富、价格合理的生活用品市场供应。家家户户都会炸馓子、油饼等美食,为接待亲朋好友来家里做客做准备。肉孜节这一天,各族穆斯林去清真寺参加会礼,过肉孜节。会礼结束后,大家会到长辈、邻里、朋友家里拜年,表达节日问候,互致美好祝愿。节日气氛非常浓厚,很热闹。
西方有媒体说新疆“禁止穆斯林封斋”,这完全是造谣污蔑。《古兰经》中说,“你们将知道凌辱的惩罚降临谁,而且知道谁是说谎的人。”(11:93)西方媒体的这些谣言,完全是无中生有、颠倒黑白,其险恶目的是想挑拨新疆各民族之间关系,蓄意制造中国与伊斯兰教世界国家的对立,这种搬弄是非的丑恶行径令人不齿。
记者:新疆是一个多宗教并存的地区,历史上流传下来很多宗教古籍。请问,新疆的宗教古籍是如何保护的?谢谢。
阿不来提·艾山:新疆非常重视宗教古籍的保护、普查、抢救、搜集、整理、翻译、出版、研究等工作。1983年9月,成立了自治区少数民族古籍搜集整理出版规划领导小组,在自治区民族事务委员会(宗教事务局)设立了办公室,专门从事对宗教古籍搜集保护、整理出版、宣传推介工作。
三十多年来,中央政府和自治区政府先后拨付上千万元资金,用于宗教古籍搜集登记、整理出版,使一大批具有代表性和重要版本价值的宗教古籍珍品得到了有效保护。2016年,新疆专门建设了特藏书书库,并配置了恒温恒湿设备和符合国家标准的消防和安全设施。2019年,新疆对存放的宗教古籍进行数字化扫描,将古籍原件转变为电子数据形式,进一步加强了对宗教古籍的保护、研究和利用。
截止目前,新疆已搜集、登记造册阿拉伯文、波斯文、察合台文《古兰经》《布哈里圣训》《穆圣传》《先知传》《穆圣故事记》《登霄记》等2000余本(册)伊斯兰教类经典及手抄本、石印本、铅印本、影印本古籍,其中手抄本的《先知传》有230年历史。搜集整理了《五守护神大乘经》《能断金刚般若婆罗密多经》等佛教经典手抄本。整理出版了《先知传》《艾米尔·阿巴·穆斯林传》等古籍。《先知传》《穆圣故事记》《艾合拉库穆赫恁尼》等8本(册)古籍被列入《国家珍贵古籍名录》。
记者:郑国恩发表文章《拘留营之外:中国新疆的长期强迫劳动、扶贫及社会控制计划》称,新疆阿克苏华孚色纺有限公司、莎车雄鹰纺织有限责任公司、新疆美丽奥服装有限公司、新疆金富婕服装有限公司、塔什库尔干县金福源服装织造有限公司等企业存在“强迫劳动”情况。对此,您有何评论?谢谢。
伊力江·阿那依提:郑国恩是美政府成立的极右翼组织成员,也是美国情报机构操纵设立的反华研究机构骨干,以炮制反华谣言、诽谤中国为生。新疆的企业不存在“强迫劳动”情况。工人本着平等自愿的原则,按照《劳动法》《劳动合同法》等法律和法规的规定,与企业签订劳动合同,获取相应报酬。工人没有因民族、性别、宗教信仰不同而受到任何歧视。经调查,阿克苏华孚色纺有限公司、莎车雄鹰纺织有限责任公司、新疆美丽奥服装有限公司、新疆金富婕服装有限公司、塔什库尔干县金福源服装织造有限公司等企业与新疆所有企业一样,不存在“强迫劳动”。《新疆少数民族劳动就业调查报告》《新疆棉纺织行业社会责任报告》呈现的是新疆少数民族劳动就业的真相,是对新疆“强迫劳动”谎言的有力回击。希望大家坚定地选择站在真相一边,坚决地对谎言说“不”。
徐贵相:谢谢,今天的发布会到此结束,谢谢各位发言人,谢谢各位记者朋友。
分享好友
分享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