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砍三刀不留活路,职场兄弟为何反目成仇?

陕西法制网
一个月前   陕西法制网官方账号
1、工厂内部发生命案,样貌不符增加追查难度
1996年8月25日,辽宁省阜新市公安局细河公安分局的民警接到报警:细河区电工街某木器加工厂里面有人杀人了。
当警方到达案发现场时,只见一名男子倒在了工厂休息室门口的血泊中。
同时,得知杀害张某的凶手竟然是与他共事五年的同事韩某,且根据警方的走访得知,二人曾经还是一对无话不说的挚友。
随后,警方来到韩某的老家辽宁省阜新市长营子村,蹲守了五天五夜,没有发现韩某的任何蛛丝马迹。
由于当时韩某身份证的照片与本人外貌相差很大,警方只能根据韩某亲属的描述,手绘了一个模拟画像。
根据这个画像,警方在当地的一些小旅店、客运站和火车站进行摸排走访,当年公安系统还没有实现全国联网,只靠一张画像让各方的工作人员判断辨认,难度可想而知。
犯罪嫌疑人就这样消失在警方的视线中,虽然没能将犯罪嫌疑人绳之以法,但辽宁省复兴市公安局、细河公安分局却从来没有选择放弃。
当年办理案件的民警已经退休,新上任的民警依旧每年都对这个案件进行研判和梳理。
2、假证惯犯引起警方注意,追捕行动落下序幕
2019年,云南省昆明市出现了一个曾经四次用假名在当地接受治安处罚的男子,这四个名字中,有一个与当年杀害张某的犯罪嫌疑人韩某姓名一致。
于是,警方立刻动身前往云南省昆明市,对该男子展开调查。
警方在他的处罚卷宗里边没有发现任何信息,原以为这次又会是一次落空。正当警方准备返程时,一名当地的民警反映了一条重要线索:在向阳新村看见这个嫌疑人的身影。刑警立刻前往向阳新村进行蹲守,三四个小时后嫌疑人终于浮出水面。
警方感觉这名拎菜的男子非常像嫌疑人韩某,于是将该男子带回公安局,通过技术比对确认该男子正是他们寻找多年的犯罪嫌疑人韩某。经警方审讯,韩某对于杀害曾经的好友张某一事供认不讳。
3、打工兄弟性格迥然,做事方法引发争执
三十年前,年仅二十岁的韩某背井离乡,来到辽宁省阜新市内一家木器厂打工。在那里,他认识了与自己称兄道弟的好友张某。
平日里喝着小酒聊着天,两个人之间的关系如同亲兄弟。但每当聊到工作时,两个人的观念就明显不同了。韩某对工作并无过多的追求,相比繁忙的工作反而更喜欢和老婆孩子呆在家中;张某则不然,他更喜欢当领导,指挥别人的感觉。
起初对待工作的不同态度并没有影响到二人的关系,然而这一切却在四年后,随着厂子里人事变动开始悄然地发生了变化。
张某当上了领导,手底下管着十几个人,不过,也有员工经常仗着岁数大,不服从张某的管理。看着自己的好友为此发愁,韩某决定挺身而出为好友助力。
再往后,工作量变大,韩某也常常自发带头组织大伙周末去加班儿干活,他的举动让张某心存感激,二人的关系也因此变得更为亲密。
张某的业绩逐渐稳定,得到了领导更加的重用与认可。伴随着在公司的地位逐步提升,他开始对兄弟的行为产生芥蒂,因为好友韩某常常不考虑上下级之间的关系,特别是人前过于随便。可是碍于情面,张某选择用隐晦的方式提醒韩某。
韩某说,那时的他一直以为自己在张某的心中都占有较高的位置,直到一件事情的发生,让韩某第一次感到了落差。
韩某实在无法平复内心深处的不满,便决定与张某商谈此事,希望可以拿到这个项目和结果,却并未如愿。
韩某愈发憋屈,一直在寻找出头的机会。在一笔大额订单前,韩某想向众人证明自己的实力强于张某,于是擅作主张私自约谈客户,不料却导致公司失去这笔大订单。
这件事被领导知道后,直接将韩某降了职。面对领导的训斥,韩某这才意识到自己惹了大麻烦,便将希望寄托于张某身上,然而好友在公司利益面前,并未如韩某意愿选择帮助。
如此这般矛盾越积越多,一日两人发生了剧烈的争吵,韩某随手拿起干活时的斧子,朝着张某挥砍了三下,直到其躺在血泊中韩某这才落荒而逃,一逃便是二十多年。
说道:
马延德:按照我国法律对追诉时效的规定,……公安机关立案后,就不再受二十年追诉时效的限制。也就是说,只要罪犯活着,被抓捕归案,就一定会受到法律的严惩。生命权是宪法赋予每一个公民最基本的权利,任何人不得以任何方式、任何理由去剥夺他人的生命权。即便像本案当中,韩某曾经帮助过张某,但这绝不能成为他剥夺他人生命的理由。同样,在日后人民法院审判的过程中,也不能作为减轻他罪责的理由。
北辰:职场上是有规则的,不能丢失边界感,丢失职场上应该有的尊重。不应该做的事情不做,不应该说的话不说。这个当事人恰恰相反,体现出一种以自我为满足的心理投射,如果没有满足,就把所有的怨恨都投射在他人身上。这种心态的人可以从两个角度进行分析:第一,他一定是在小的时候曾经被忽略过,做事情没有被鼓励或奖赏,成人以后需要补偿的诉求非常明显;第二,在生活中,遇到过一些不公平的待遇,导致他心理有一些潜在的创伤。
编审/赵颖
策划/周纪文
编辑/赵雨柔
记者/李萌珠
来源:央视夜线
分享好友
分享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