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菠萝被叫停,那接下来呢?丨台湾一周

直新闻
2月前   直新闻官方账号
文/许亿
这是《台湾一周》的第38期
大陆喊卡,台湾菠萝暂停输入
因为大陆海关检疫中多次查出台湾输入的菠萝带有有害性生物,国台办发言人马晓光周五宣布,从3月1日起暂停台湾菠萝的输入。从源头防范动植物的疫情风险,本来也是正常的措施,但此举引起了台湾当局的震动。当日下午,主管农业生产的陈吉仲就立刻召开记者会,指责大陆暂停输入台湾所有菠萝是“片面决定”。
陈吉仲一面说大陆此举是不顾有关规范,一面又说希望和大陆有关方面坐下来谈。他还提出,将动用十亿新台币外拓新市场,以消化这些输往大陆的菠萝,又拜托台湾2300万人一起来吃菠萝。有名嘴说,以为他有办法,结果不是花费纳税人的钱,就是动员人民来吃。又说幸亏现在不当兵,不然,作为军人又要被迫天天吃这些菠萝。
台湾农业部门的数据,去年中国台湾地区农产品出口的主要国家和地区前5名排名分别为中国大陆、日本、美国、中国香港和越南,占比分别为20.7%、15.5%、13.7%、8.0%和7.0%。其中新鲜菠萝及各类菠萝产品出口的总数量为46297吨,总价值5596.8万美元。其中对中国大陆的出口量为42121吨,总价值5036.8万美元。菠萝对中国大陆的出口占总出口量的近91%。
云林县农业处长吴芳铭也说,根据农粮署二月份统计,台湾菠萝收获面积7869公顷,总产量为41万5901吨,其中外销市场占“总产量”一成,约4万1661吨。这一成中的95%则销往大陆市场,产值约新台币14.9亿元,其余零星5%销往日本、马来西亚等国。如今大陆喊卡,对台湾菠萝影响颇大。
有老农直接对着记者说,今年的市场会崩盘。
吴芳铭也说,大陆暂停台湾菠萝的输入,其实早有迹象,2020年以来,中国大陆海关多次从台湾地区输入大陆的菠萝中截获检疫性有害生物,并也向有关部门做了通报。吴芳铭最后感叹,两岸关系的稳定也很重要,如果两岸关系稳定和缓,很多事务便能透过协商机制,自然会有比较好的解决管道。
两岸关系的恶化,使即便单纯的防疫管控措施,也充满了政治意涵。暂停台湾的菠萝输入以后,很多大陆网民都给予了正面肯定,纷纷叫好。而另一方面,台湾却视为大陆的打压。蔡英文当局操弄“仇陆”议题,终于生出恶果,两岸人民的敌意与不满螺旋上升。台湾的政客们却从这份仇恨中骗取政治红利。
蔡英文说让陈吉仲作好应对,去协助果农,并妄称大陆的决策是“非正常的贸易考虑”,她要表达谴责。连广播主持人蔡诗萍都忍不住说,蔡英文现在骂人家没有善意,吁全民多消费。但反过来讲,你对人家已经几年没有善意了,别人总要出手吧。民进党就好好吞下来,不要再讲这些无聊的话了。
很多台湾人真正忧心的是,台湾出口大陆货物占比创历年新高。2020年台湾对大陆出口达1367.4 亿美元,占台湾总出口值的43.8%,较2019年同期约951亿美元增加了14%。而菠萝的输出产值一年不过区区四五千万美元而已,小数点后的零头,台当局目前当然有能力吞下菠萝。但接下来呢?
江启臣又搞砸了一件事
江启臣宣布竞选连任党主席的时候,恰好刚被《时代》杂志评为百大的“次世代领导人”。其中《时代》提到,1972年出生的江启臣是“亚洲最古老政党有史以来最年轻的领导人”。同时,国民党发动的“反莱猪”投票联署超过了60万票,这些都成了江启臣争取连任的资本。
另外,江的起手式很好。他承诺若连任党主席,自己不会参加2024年的台湾地区领导人选举。上一次选举,外界普遍认为时任党主席吴敦义私心自用,导致后来国民党党内初选混乱和自相残杀,也造成了2020这场选举国民党一败涂地。所以从上次补选开始,很多国民党人就思考党主席责任的问题,究竟是自己出头还是辅助别人出头。后者显然比前者显得更加公道。2020年补选党主席时候,候选人之一的郝龙斌就以此作为自己的参选主张。而那一局胜出的江启臣显然这次也延续了这个主张。不过江启臣的好朋友林为洲却认为江是有自知之明,因为他还不具备一个台湾地区领导人的格局。
这种以退为进的做法,等于将了志在2024年选举同时也想参选党主席的朱立伦一军。上一次选举,朱其实是最适合的人选,可惜没有得到国民党高层的支持,党内初选办法一拖再拖,最后导致不该出来选的韩国瑜,和半途杀进来的郭台铭加入竞争。以朱的戏言,自己成了“边缘伦”。所以痛定思痛,未来想选台湾地区领导人,先争党主席。
对已经宣布参选2024但选党主席资格不足的赵少康而言,江启臣也起到了与赵互补的作用。所以,一时有“江赵”联盟的声音。
从之前赵少康恢复党籍、宣布参选党主席一刻起,国民党党主席这一局,已经在岛内造成了很大的声量。除了台面上的江启臣、赵少康、朱立伦以外,有传连胜文也有意参与角逐党主席,另外不甘寂寞的韩国瑜也以做公益的形式低调复出,马英九更是每天都有话题。于是这场党主席的选举被岛内的舆论放大观察,当然也使其中内斗的部分被最大化地呈现出来。
本来以为江启臣渐渐有胜出的态势,哪知他自己冒进了一下,搞了一个和民众党党主席柯文哲的会面,被外界解读为“蓝白和”,结果闹得党内一片喧哗,不满声大起,甚至有人鼓动“倒江”。
柯文哲的民众党,所谓“白色力量”,注重中间选民的支持,范围扩大到浅蓝以及浅绿。过去柯文哲偏绿,但与民进党决裂以后,其政治光谱开始往蓝营板块拓展。理论上讲,算是泛蓝阵营的扩大,但从政党竞争的角度而言,恐怕又不是那么一回事。当传出“蓝白和”的消息以后,国民党的台北市议员就开始愤愤不平。一方面柯文哲是台北市长,国民党市议员本有监督之责。更重要的是,传出“蓝百和”后将可能进行选举交换,这当然触动到一些担心自己选区被“礼让”的国民党议员的个人利益。而柯文哲过去的从政纪录,也让很多基础党员质疑柯文哲的政治诚信。
而另一方面,江启臣个人将这件事情处理得十分粗糙。国民党以国民党智库的名义召开会议邀请柯文哲,但身为智库副董事长的连胜文却不被告知,事后才从媒体上得知。连胜文在2014年与柯文哲的台北市长竞选中败北,他本人也遭受了柯当时的竞选团队发动的铺天盖地的舆论攻击以及网络霸凌。当江启臣想和柯文哲联合的时候,无论从责任上,还是礼貌上都应该与连胜文沟通一下。但江启臣不知道出于什么目的,全程保密,这当然引起了连胜文不快。另外,非常支持江启臣的国民党秘书长李干龙也被蒙在鼓里,事后得知非常不高兴。台北市国民党党部主委黄吕锦茹也是事后得知,称自己“气得想离职。”
柯文哲与连胜文(右)
赵少康曾说国民党有内奸,恐怕江启臣也担心这个,故意把事闷在心里,让大家都蒙在鼓里。
从国民党角度而言,目前在野党合作最大的议题应该在“反莱猪”上,但会议主题却放在“居住正义”(人人有房住)上,也正是这点引起了很多国民党台北市议员的不满,因为他们觉得柯文哲在“居住正义”上的表现并不好。
引起党内极大的反弹后,这场会议还是照常举行,但江启臣与柯文哲则表现得非常刻意与拘束,两人全程不称对方“主席”,而是互称职务,全场几乎没有什么互动,一幅两人隔着好远握手的照片更使当时场上的尴尬情形表露无疑。不过江作为东道主,虽然有意保持与柯文哲的距离以平息党内不平,但既然来了,却表现得如此畏畏缩缩,实在让人觉得太过小家子气。
据说连胜文得知消息后,曾经发消息给江启臣表达自己的担忧与不满。但江却“已读不回”。林为洲在电台上说,江这个人就是这样的性格,他觉得大家相互理解的话就不必多言。另外林还透露,江启臣当初刚选上党主席时候,曾经有过一个七、八个人的决策平台。如今李彦秀去了美国,林为洲败选党团总召后出局,蒋万安也忙自己的台北市长选举去了。江启臣的决策团队已经名存实亡,所以他这个决定没有经过讨论,确实过于冒然了。
民进党一党独大的情况下,岛内在野党也的确有联合的必要。这次会议,国民党其实也邀请了“时代力量”和“基进党”,但二党都不屑参加,唯独柯文哲来了,也就不出意外地突出了“蓝白和”。但泛蓝阵营的整合从来都是问题,无论之前的亲民党,还是新党,最后这些泛蓝政党泡沫化后,并没有滋养到国民党,反而带来的是泛蓝板块的萎缩。所以很多事情,主张其实是不错,只是手段粗糙了一点。但绿营善于见缝插针,蓝营的人也有一点“外斗外行、内斗内行”,甘受绿营挑拨。
“蓝白和”是一个有价值的议题,江启臣和柯文哲见一面,沟通沟通又有何妨。但最后搞得蓝白双方都不开心,国民党人抱怨被蒙在鼓里,民众党的人也抱怨事先不知情。而“蓝白和”的另一个议题是台北市长这局共推蒋万安,这置柯文哲培养的、也有意台北市长的黄珊珊于何地?两党本想拥抱一下,结果还没有抱上,彼此内部都出现了内讧。
蒋万安与黃珊珊(右)
另外这个事情也看出江启臣所谓“次世代领导人”,可能优势也只在于年轻。他之于国民党这个百年政党而言,缺乏必要的威望,而且个人魅力也确如赵少康所言是不足的。这也导致他在“蓝白和”这个问题上有点进退失据,自讨没趣。
分享好友
分享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