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徒手攀岩》后的人生,Alex Honnold 才是真的开挂了

三味土狗
一年前  
Alex Honnold,攀岩界的人气明星,他在西雅图的签售会上遇到 Sanni,这个女生主动留了自己的电话,其实多半是有跟朋友开玩笑打赌的成分。后来 Alex 再到西雅图,打电话约她出去,两个人就开始在一起。
跟 Sanni 在一起后,之前攀岩从未受伤的 Alex 接连失误,一个月内伤了两次。Sanni 当然要负责,因为是她拉保护绳出了问题,害 Alex 一次伤了腰,一次崴了脚。
Alex 心想这么下去怎么能行,攀岩状态明显不对。而他的多年好友,同为登山家攀岩家的 Tommy Caldwell 一句话直击要害:恋爱会让 Alex 丢失精神铠甲
两人住在房车里,房车经常停在加州的优胜美地国家公园(Yosemite)里,方便 Alex 练习攀登酋长岩(El Capitan),他始终想要征服的一座光秃秃的岩石。
……
这是在攀岩运动纪录片《徒手攀岩》(Free Solo)里面的爱情故事(一直觉得这部片子完全可以作为爱情片来看)。
这两天刷 ins 刷来的最开心的事,是 Alex Honnold 跟他女友 Sanni McCandless 结婚了。
奥斯卡获奖纪录片《徒手攀岩》上映之后,主角 Alex 先是出现在南极洲攀岩,还跟自己的老搭档 Tommy Caldwell 一起刷新了酋长岩“鼻子段”的攀爬速度,另外还在着力推动他名下基金会的发展。
关于他 Free Solo 之后的事,翻到了这篇稿子。下文作者为 Chris Van Leuven,稿件2020 年 2 月初首发于红牛网站。
/////////
Alex Honnold 迄今为止的人生中,有三个章节都是围绕无绳攀登酋长岩这个壮举展开的:一段攀岩路线,一部纪录片,一系列的宣传路演。
首先是一场长达 8 年的备战,他以徒手攀登酋长岩为目标,坚持攀登练习、熟悉路线。随后,一部完整呈现 Alex 备战并正式挑战无绳攀登酋长岩当天过程的纪录片,一举成为奥斯卡获奖作品,它的导演是金国威和 Chai Vasarhelyi 夫妇。
Alex 和金国威在西南偏南电影节观看纪录片《黎明墙》(The Dawn Wall)首映 REESE REISSIG/RED BULL CONTENT POOL
紧随而来的是这部影片的宣传和上映,Alex 被全球媒体频频报道,一天安排 5 场采访是常事。作为(可能是)全球最知名的攀岩者,Alex 受邀参加诺贝尔奖颁奖典礼,还和贝尔.格里尔斯一同上电视节目。在影片的宣传之旅中,他始终坚持严苛的训练以保证攀爬水准。
在 Alex 的厢车里,他训练用手指力量来悬挂身体 JIMMY CHIN/RED BULL ILLUME
此外,当《徒手攀登》成功俘获全球众多影迷后,Alex 成立的人道主义项目运营推广公司壮大为一家稳健的非盈利基金会 Honnold Foundation,这一基金支持太阳能项目的援助。今年,基金会收到了 100 万美元的捐款。
对 Alex 来说,不论是设置目标、分析和拆解目标,还是在目标之上又叠加更多目标,他始终保持着专注。
1.锻炼,锻炼,坚持日常锻炼
成长于加州萨克拉门托的 Alex,青少年时期总爱骑着单车去攀岩馆锻炼,一周去 5 天,每次练几个小时,然后再骑车回家。“大部分时间是我自己去的,有时候我爸爸也会一起。现在回过头去看,我从那个时候就开始练就忍耐力。不说别的,但就身体素质而言,在高中时期每周骑行 110 公里,对一个孩子来说还挺有难度的。这个经历也帮我变得独立。” Alex 说。
AUSTIN SIADAK
去年秋季,Alex 惯行的训练日常又有了新成果,他坚持了一整年的 Lattice Training 攀登训练计划,让他在电影宣传途中都保持了健康状态。“没这个训练计划的话,我会有种脱轨的感觉,” Alex 说,他认为自己持之以恒的动力来自首次 5.14d 攀登,那是 2019 年 9 月在内华达州查尔斯顿山(MountCharleston)的 Arrested Development 路线完成的。
2.当进展不顺时,镇定下来
在 Alex 的母亲 Dierdre Wolownick Honnold 的回忆录《The Sharp End of Life: A Mother’s Story》里面,她记录了 Alex 在 2004 年发生的一次意外坠落和急救过程。那天是圣诞节第二天,Alex 穿着雪鞋独自攀登到了海拔近 3 千米的塔拉克山(MountTallac)山顶,当时大风把他从滑具上吹了下来,然后他从山上坠落。“我摔断了手腕,刺伤了脸,受了重伤。”他说。
在脑震荡和一片血迹中,他掏出手机拨通了母亲的电话,再由母亲叫了救援。很快,一架直升机接上 Alex 去往急救地点。他还记得在飞行途中的感受,“我当时在一个狭窄的空间里,并不舒服,我只记得当时自己就想打个瞌睡,也不管他们会把我带去哪里。”
经验教会 Alex 何时撤退 AUSTIN SIADAK
母亲觉得当时 Alex 是需要并同意呼叫救援的,而 Alex 却并不这么想,“那次事故并没有改变我,它算不上是一次多惨重的经历。如果当时我没有手机,那我会自己走出去。关键在于,我应该保持冷静。”
2017 年,Alex 去了一趟位于南极洲的毛德皇后地,气温在摄氏零下 30 度,他和 Cedar Wright 取得了三项重要的首攀。在最后的最艰难的攀登过程中,他望着 45 米落差的对 Wright 喊道,“我没把握,我真的很害怕。给我一点时间。”待 Alex 恢复镇定之后,两人完成了自己对海拔 365 米的芬莉斯山的第一次攀登。
3.耐心是种美德
就在 Alex 成为成功挑战无绳攀登酋长岩的第一人后不久,他又去攀了一次,这一次还带着搭档 Sam Crossley、母亲 Dierdre,Dierdre 借助祝玛尔式上升器在他们身后攀登。这是超级漫长的一天,对于习惯了日常攀登并在一个早上就完成这段路线的 Alex 来说,要陪 66 岁的母亲攀上这段 910 米的岩石,他需要让自己慢下来。
带母亲攀上酋长岩之前,Alex 还陪她攀爬了优胜美地的其他长途路线,包括Matthes Crest Traverse(Alex 曾与 Jared Leto 一起爬过)和 Royal Arches路线。他说:“一起攀岩成为我们相处的一段美好时光。”
在 2017 年万圣节那天,Alex 和母亲一起攀登酋长岩,对他来说最难的部分其实是“保持耐心、等待”,那天他们花了 13 个小时攀顶,用了 6 个小时下山。通常 Alex 只用 1 个小时就能完成下降,时间流逝,那天他们下山后已经是半夜,而他一直耐心地陪在母亲身边。
这次攀登为 Dierdre 赢得了一项记录:她成为攀酋长岩的最年长的女性。
4. 降低风险
在追求更快的方面,2018 年 6 月 16 日,Alex Honnold 和 Tommy Caldwell 将酋长岩“鼻子段”的攀爬速度刷新为 1 小时 58 分钟,这段创纪录的攀岩被记录在影片《Reel Rock 14》。在这之前,2 小时内完成该段攀爬被认为是不可能实现的。
“每次和 Tommy 一起攀岩,只要我们认真尝试,我们都会节省一点时间。”每迈出一步,两人都会进行微调以提高效率。以创纪录的速度进行攀登,还意味着要全力以赴,而他们只会在真正重要的时刻才把自己置身于极大的风险中。
Tommy Caldwell & Alex Honnold PRINCIPAL MEDIA LLC
5.发起影响深远的项目
Alex 在社交媒体上有近 200 万粉丝,他将这些粉丝引流到他的非营利组织 Honnold Foundation。五年来,他将自己的大部分资金投入了该组织,但是徒手攀登酋长岩及纪录片的成功,以及他不断增长的名气,帮助这个基金会成功运转。
“这是无绳攀顶酋长岩之后,发生的最美妙、最成功的一件事,基金会的募资进展很顺利,我们在全球范围有了更大的影响力。今年我们募集了 100 万美金。” Alex 说。
FLICKR CC: TED CONFERENCES LLC
基金会的募资有一部分来自 The North Face、Black Diamond 和 Maxim Ropes 等 Alex 的赞助商,更多捐款则是来自“个人,非常多的普通人”。
分享好友
分享好友
更多精彩内容进入 [娱乐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