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华栋《北京传》:“中国尊”的瞭望

北京出版集团
8月前   北京出版集团官方账号
北京历史源远流长,从春秋战国到金元明清,再到近现代以来的巨大变化,特别是在改革开放年代里的世界大都市的形成,以及当下,北京城市副中心和雄安新区的建设,都是北京作为世界大都市的传奇般的扩写。这一雄伟的历史进程和时间的铸造,使北京成为了人类的建筑杰作。
《北京传》结合了时间和空间的转移,梳理出这座伟大城市形成和发展的全景观。这是一个作家个人的城市观察,又是一座伟大城市的个人记忆。一砖一瓦,一个个的词汇,构成了北京这部大书,一座古老而又宏伟的城市跃然纸上。
《北京传》
邱华栋/著
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
2020年12月出版
//
序章:“中国尊”的瞭望
//
北京第一高楼
2019年,在北京东三环中央商务区的核心区中,矗立起一座挺拔傲岸的建筑,从北京城的多个角度望过去,都能看见它,而它也在瞭望着你。
这就是中信集团的新大厦,俗称“中国尊”,在当前全世界最高的十座建筑中,位列第八。它高达五百二十八米,地上有一百零八层,地下八层。2019年大厦全面竣工,中信集团验收后入驻此楼,中信银行、阿里巴巴集团也入驻大厦。“中国尊”由此成为北京最高的人工建筑和新地标。
“中国尊”的造型十分独特醒目。尊,也写作樽,它的起源,最开始是用作盛酒的青铜器皿。从商代到西周时期,尊就渐渐演化为祭祀的礼器。目前我们在博物馆里见到的青铜尊,有圆尊,也有方尊,其中有一座方尊很有名,叫四羊方尊。那么,在建筑设计师的巧手妙用之下,中国古老的青铜尊的意象,被化用为这座摩天大楼的建筑外形,最终建成在北京中央商务区内。
尊在文学作品中也常出现。我记得李白的诗篇《行路难》(其一)的开首,就有这样的句子:“金樽清酒斗十千,玉盘珍羞直万钱”。气势豪迈之外,在于李白举起金樽把酒喝,却“拔剑四顾心茫然”。
苏轼则在他的《念奴娇·赤壁怀古》当中,写下了这样的句子:“人生如梦,一樽还酹江月。”在唐诗宋词中,我们常常看到“樽”的字眼。樽后来简化为尊。尊的出现,让我们看到了一个喝酒做事豪情万丈的时代。你想想吧,举起铜樽金樽豪饮的那种激情,往往都来自尊这种酒器的引发。
这座“中国尊”的落成,标志着北京的建筑高度跃上了一个新台阶。此前,北京最高的大厦是中国国际贸易中心三期大厦,高三百三十米。“中国尊”五百二十八米的高度,使北京的建筑拔高提升了一百九十八米。北京一向对建筑的高度非常敏感,在东西长安街二环内沿线的建筑规划当中,长期限高四十五米。而现代经济社会发展的一个象征,就是摩天大楼的高度竞赛,“欲与天公试比高”,此前“中国尊”最初的设计是五百五十五点五五米,后来因北京规划委的反对,最后降到了五百二十八米。“中国尊”的落成,不仅使得中央商务区(简称CBD)核心区的轮廓初显,也改变了北京东部的城市天际线。
我们现在看到的是“中国尊”的落成,但它的建筑谋划是起始于2010年在北京小汤山九华山庄的一次竞标会。在那次竞标当中,一共有十二块北京中央商务区的土地被拿出来挂牌竞标,其中就有标号为Z15的地块。这块地在规划中,显示为中央商务区核心区的“北京第一高楼”。
经过了一番激烈角逐,中信集团、万达集团和海航集团三家进入最后一轮竞标。最后,中信集团以六十三亿元的报价,拔得头筹,拿到了这块将要兴建“北京第一高楼”的地块。
地拿到手里了,后面的事情还多着呢。从2010年12月中信集团收到了这块土地的中标书,一直到2019年“中国尊”的建成使用,其间经历了九年、三千多天的建设周期,同时也经历了资金投入、建筑设计、施工建造、消防安全、内部装修、验收入住等多个环节的考验,一环套一环,哪一环都是紧要的。在建设早期,北京市政府为了这幢大厦早日完工,还特别召开市长办公会,专门优化精简了关于“中国尊”的审批流程,使得时间进度整体缩减了一年半,为这幢大厦的早日建成争取了时间。
担纲“中国尊”这幢建筑设计工作的,是北京建筑设计研究院。这家机构的有限公司执行总建筑师邵伟平领衔“中国尊”的设计。他还是北京中央商务区核心区规划与城市设计项目的责任建筑设计师,参与了CBD建设的总体规划设计。我从20世纪90年代就很关注北京中央商务区的建设,这个中央商务区CBD的规划面积是三点九九平方公里,从2003年到2009年,中央商务区的核心区概念更加清晰,并进行了两次详细规划的调整完善,最终使得核心区的建筑高度限制,提高到了五百米左右。
2010年到2012年,北京中央商务区核心区规划中的17块土地经过挂牌竞标,大都被中国的银行、保险业的大公司拍得,如中国人寿、中国投资集团、中信集团、中金公司、中国中期集团等等,显示了中央商务区将成为中国乃至世界商务、金融服务业的总部基地。
后来,有关中央商务区建设的规划有了新变化。2017年9月,在北京市政府发布的《北京城市总体规划(2016年—2035年)》中,将长安街东西延长线的建筑高度做了新规定。根据这一总体规划,未来东三环北京中央商务区核心区的建筑高度,被限定在一百米到一百八十米。那么目前在中央商务区尚未建设而已经设计完成、设计高度超过了这一标准的,都将按照新规定重新设计。
走近“中国尊”
我们再来看看“中国尊”。由于有“尊”的造型,它具有了别具一格的中国文化意蕴。“中国尊”的理念可以说是神来之笔,把“尊”这一古代酒器和礼器的外形意象取过来,然后进行优化,使得“尊”的文化符号在现代建筑中得到了变形和应用,发展和生长。
我不仅喜欢远观“中国尊”,我还走近“中国尊”,体会它给我带来的各个方面的感受。如今的“中国尊”,就像是高高矗立的一尊擎天柱,天圆地方的理念也隐含在建筑中,弯曲和收腰的弧线使得这幢大厦既能抵挡强风的冲击,也能在抗震强度上获得极佳的安全感。双曲线的收腰造型,拉长的体量,使得这幢建筑流畅而稳定,外部线条柔和中带着硬朗,在审美上带给我们视线和观感的愉悦,同时还带来了北京这座城市昂扬向上、努力发展的气度和力量感。
“中国尊”的外观是蓝灰色玻璃幕墙,显得低调含蓄。一幢大楼的玻璃幕墙的选择十分重要,不仅有外观的审美要求,还有环保、安全和使用上的方便。中国尊的玻璃幕墙使用了一种加涂层的白玻璃,设计团队将不同颜色的幕墙玻璃反复对比,在不同的天气、天色中进行测试,使得现在大厦外墙的幕墙玻璃与北京市的市色——一种高级灰色完美相合,灰色中透着银色的明亮,远远地看去,挺拔中别有一种内敛的从容感。
“中国尊”的外形有弧度,在蜘蛛人能否顺利擦窗户这样的细节上,设计者都考虑得比较充分。这要结合不同高度、方位的大厦弧度、风力和重量的对比,擦窗机的升降情况,反复对比,最终形成了现在的方案。就像是方尊也有坚实的底座,“中国尊”的底部有一个裙边设计,这样不仅使靠近大厦的人有一种底座坚固牢靠的视觉感,也使远观大厦时,具有线条流畅的美感。
走进“中国尊”,内部空间宽敞明亮,层高设计比一般写字楼的都要高,空间格局大气、实用、宽敞、明亮。“中国尊”的电梯系统非常先进,在施工过程中就采用了与提升高度同步的跃层电梯,跟随大楼的升高而不断提升。高速电梯的运行,保证了这样的超高层建筑内部人流可以迅速抵达和撤离。
从消防的角度讲,“中国尊”大厦内部每十二层就有一个避难层,这样你跑上六层和跑下六层,都能抵达避难层。在大厦的一百零三层,还设有一个六百九十立方米的大水箱,这个水箱在大厦发生火灾情况时,不用依赖大厦的消防电力系统,凭借重力就可以提供消防用水三个小时。
如果你的车子行走在东三环国贸桥之上,在北京中央商务区摩天大楼林立的视野中,能够看到“中国尊”确立了地标和中心的地位。它与东三环西侧中国国际贸易中心建筑群、库浩斯设计的中央电视台大厦、老牌的京广中心、北京电视台新大厦、银泰中心建筑群、建外SOHO等,共同形成了北京商务中心区的轮廓线,十多座两百米以上的摩天高楼组合在一起,高低错落,成为了北京最具现代性的商务、金融、传媒、外贸和总部基地中心,也演奏出一曲旋律优美的城市乐章。有人说,建筑是凝固的音乐,那么“中国尊”的美与力结合的身姿,就是这个乐章中最华美的部分。
本文摘自《北京传》序章,作者邱华栋
邱华栋,著名作家,中国作家协会书记处书记。著有长篇小说《夜晚的诺言》《白昼的躁动》《正午的供词》《花儿与黎明》《教授的黄昏》《单筒望远镜》《骑飞鱼的人》《贾奈达之城》《时间的囚徒》等十二部。发表中短篇小说两百多篇,出版小说集、电影和建筑评论、散文随笔集、游记、诗集等一百多种单行本。多篇作品被翻译成日文、韩文、英文、德文、意大利文、法文和越南文发表和出版。曾获第十届庄重文文学奖、《上海文学》小说奖等。
分享好友
分享好友
更多精彩内容进入 [新国风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