固始一学生作案,使学校食堂出现巨额亏损

印象固始
一个月前  
今年7月中旬,固始县公安局秀水派出所接到辖区群众报案,据这名报案人反映自己在经营一家学校食堂时,就餐人员多达3000人,可是食堂在短短一个半月时间里,亏损高达10多万元。食堂经过内部核查,也没有发现任何问题。那么这10多万元亏损,究竟是怎么产生呢?警方经过细致的调查摸排,终于发现了一个惊天的秘密。
王先生是县城一家餐饮公司的负责人,在城南承包一所学校食堂有五、六年时间了。说起经营食堂亏损的事儿,他感到不可思议。
今年由于疫情期间,开学比较迟,5月13开的学,5月底就没有核算了,到6月底,核算之后,发现亏损10多万元。一开始我们怀疑加工期间,可能浪费有点大。
王先生说自己承包的这家食堂平时有3000人就餐,以前从没有出现过亏损,在仔细审核内部采购及收支后,并没有发现明显异常。
最后我们又核对了学生充值卡,有好多都是有负数,然后引起我们对充卡这一块,引起了怀疑。通常负三二百的,百儿八十的都有。当时我们就怀疑有学生与校外人员勾结。当时没有怀疑是学生,主要怀疑有校外人员,破译了密码。
在发现充值卡异常后,2020年7月13日,王先生向固始公安局秀水派出所报了案。接到报警后,秀水派出所立即成立专案组,对该案进行侦查。
针对这个情况,出现负值现象,我们就找到当时负责充值的技术员,问他你这充值进去以后,上面应该显示余额嘛,消费一次,减少一次,它减少到0的时候,不能消费了。为什么还出现负值,也就是0以下,他还在消费。民警调查发现该校食堂采取的是储值卡消费制度,使用者先向卡内储值一定数值的金额,然后用卡在食堂进行刷卡消费。同时在调阅食堂储值及刷卡消费记录时发现,有近五百多个饭卡账户的储值信息上出现了负值,但该校食堂在为学生办理饭卡时均未采取实名制,民警无法查到每个负值账户对应的是哪个使用者。
这个技术人员也解释不了这个现象,他说我没有办法往里面充值负数。针对这个现象,我们开始调查,从他那个采购,销售,他们都有清单。然后负责充值这个人是食堂经营者亲戚,等于说他自己家里生意,然后食堂门口贴的支付宝,微信都是充值者本人的账目。通过查他的账目,也没有什么问题。基本上我们排出了他监守自盗的可能。
针对储值系统出现负值的现象,专案组民警立即奔赴郑州,到该系统的生产厂家咨询,厂家给予的答复是充值系统只能向卡内充值正值,而无法使卡内出现负值。
我们充钱充的都是正值,不会出现负值。但为什么会出现负值的现象呢?我们大脑想会不会系统外,在他生产的充值系统外,可以充值的可能。因为系统外充值,他系统内部肯定不会出现正值增长,只能出现负值增长。我们把这个疑问跟厂家一说,厂家召集技术人员研究,认为这是可以的。
在听到厂家的答复后,民警怀疑该系统有可能被他人破解,于是向厂家提出,假设充卡的人不是在该厂家的储值系统内进行充值操作,而是破解了这个充值系统后自行进行充值,然后在该厂家的系统内进行消费,是否会出现负值。厂家对此问题召集技术人员讨论后,给予了肯定的答复。
从郑州回来以后,我们又系统排查了500余张出现负值的饭卡,也就意味着有500多人在使用这个饭卡。在学校什么人最多呢?就是学生。只有学生才有这么大的数量,才能使用这么多的卡。
在确定该校食堂饭卡储值系统极有可能被他人破解,用来进行非法牟利之后,警方分析鉴于该案件的受益人要么是食堂的内部充卡人员,要么是使用被破解的饭卡进行消费的学生。于是专案组民警就从这两类人员着手开展侦查。食堂内部人员监守自盗的嫌疑很快被排除。剩下的可能就是学生作案,但此时该校已放暑假,所有的学生均已离校,案件调查陷入僵局。
他这个充值系统是一个比较低版本系统,不需要实名制,学生到食堂办一个卡,交100块钱,充100块钱,就把卡给你了。而且这个卡没有编号,外观是一模一样。分辨不出是谁的。没有编号也没有挂失系统。针对这种情况呢,我们开始的思路想找学生,或者找学生会的骨干,我们进行询问,但是这个时候学校已经放暑假了,所有学生都已经离校了。
专案组民警经分析后,认为这五百多个负值的账户中,肯定不会每个账户都是单独存在的,他们之间会有横向的联系,既然有联系就会留痕迹,现在是信息时代,他们之间的联系也不会是单独的口口相传,也肯定会在微信或者QQ中留下相应记录。
我们想500多个人,他肯定有勾结,有串联,有组织,肯定会留下痕迹,而且这500多个学生,肯定不会是一个班级的学生,他们之间交流,之间串联,之间组织肯定要有信息,以信息的方式体现出来,我们想到每个班级都有微信群,然后我们通过学校找到每个班级的班主任,翻阅手机的微信群,整理着海量信息后,所有的目标都指向该校计算机班一个姓张的学生。
经查嫌疑人张某在暑假期间,去了河北省唐山市其父母处,民警又立即奔赴唐山开展侦查工作。
因为这个姓张的,15周岁,是未成年人,我们先于他的父亲取得联系,他的父亲一听说我们介绍的情况,对我们工作非常支持。主动劝说他的孩子对我们说实话。因为我们当时怀疑他15周岁,很可能只是一个技术人员,不会是这个组织的头目或者主要参与者。我们在对他询问的时候,这个姓张的对我们说的大部分是假话,把责任都推到其他人身上。比如推到主犯周某某,推到主犯汤某某身上。但唯有一点,他承认有这个事情。
经过在唐山的侦查工作后,专案组终于打开了案件的缺口,了解到该案的基本情况,但是要把案件的事实全部侦查清楚,就必须找到该校上半年所有在校学生进行询问查证。
我们回来以后,考虑到必须找到普通的用卡的学生,进行调查,但是因为这卡没有实名制,我们也不知道这些用卡学生都是谁。最后没有办法,只有靠原始的侦查方法,逐个排查。
在该校的大力配合下,民警联系到了近千名学生,除了部分在家的外,还有五六百人外出务工或者去了父母在外地的务工处。经过专案组成员艰苦的工作,历时近二个月,先后到达冀、豫、苏、浙、闽等省,通过侦查取证近千人,一举破获了这个通过科技手段进行犯罪的团伙。
经过我们大量调查取证工作,对这些涉案学生心理造成极大压力,因为这个消息包不住,公安局的人又到浙江来了,又到上海来了,又到广州来了,找我问情况。然后这些消息又传到涉案人员耳朵中去了。我们从外地回来以后,其中两个主犯,一个周某某,一个汤某谋,在同一天到秀水派出所投案自首,向我们如实交代,如实供述了整个事情的经过,他们投案自首没多长时间,张某某迫于压力,在其父亲陪同下,从河北省唐山市到我们秀水派出所投案自首。
经依法侦查查实:该校计算机系学生张某某,通过网上自学并下载相关软件,结合本人手机自带的“NFC”功能,成功破解了食堂饭卡的充值系统,通过手机内下载的软件随意向卡内充值金额用于消费,其伙同同学汤某某、周某某等人,以找学生要80元充值100元不等的名义,使用该手段进行作案,以非法牟利,三人约定由张某某负责技术操作,汤某某和周某某负责找学生要卡充值,其中汤某某和周某某又分别发展不同数量的学生作为下线,向其他学生找卡充值,下线再发展下线,形成了一个“金字塔”型多层级犯罪团伙。
据悉这个团伙从今年5月17日张某某学会破解技术并开始实施犯罪以来,到学校放暑假学生离校结束,短短一个多月的时间内,疯狂作案,致使食堂经济损失近二十万元。该团伙涉案人员多达23人,其中两名主犯涉嫌诈骗罪固始县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其余未达到刑事追诉标准的人员,被固始县公安局依法给予治安拘留。警方提醒食堂经营者,充值刷卡不要只考虑成本,应该升级充值系统,避免充值卡被不法分子破解,以免给自己造成不必要的损失。(来源:平安固始)
分享好友
分享好友
—— 分享新闻,还能获得积分兑换好礼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