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京津冀交通一体化按下“快进键”

1039调查团
3月前  
年是“十四五”的开局之年,也是京津冀协同发展从完成中期任务目标转向启动远期工作任务的重要一年。作为协同发展率先取得突破的领域之一,2020年底到2021年初,京雄高速北京段、国道109新线高速等一批重大交通基础设施项目相继开工。摆在三地交通部门、尤其是北京交通人面前的任务更加艰巨,道路互连互通和综合交通运输系统建设同步进入了“攻坚阶段”。
多项基础设施建设工程开工
在位于房山区琉璃河镇的京雄高速北京段施工现场,巨大的机械正在进行桩基作业,两侧的围挡清晰勾勒出道路的基本走向。中铁北京工程局天津公司副总经理梁洋说,工程实施的难度极大。
梁洋:
“我们管段一共是6.67公里,主要有5.5公里的高架桥,1.2公里的路基,2532片的箱梁预制架。工期紧任务重,涉及到房山区三个镇,琉璃河镇、长阳镇和窦店镇。需要和当地政府积极配合,加快红线用地和临时用地的征拆工作,确保工程按照节点目标完成。”
京雄高速公路北京段施工现场/记者拍摄
作为服务非首都功能疏解的重要交通保障项目,京雄高速将和荣乌高速、津石高速等其他高速公路一起,组成雄安新区“四纵三横”的对外联系路网,中铁投资集团京雄高速项目筹备组组长何峰介绍,这条高速公路将穿越诸多风险源。
何峰:
“京雄高速是贯彻落实国家京津冀一体化发展战略的重要交通枢纽工程。北起五环,跨越永定河,跨越六环,南接京雄高速河北段,全长27公里。这条路是未来北京到雄安重要的交通枢纽,含有大量的涉铁路、涉高压、涉林地等节点,目前协调难度都非常大。计划2021年实现六环到市界通车,2022年全线贯通。”
京雄高速公路北京段线路图/中国中铁供图
在西部地区,国道109新线高速正冒着严寒进行隧道掘进。中铁京西高速公路公司建设管理部部长刘旭升表示,作为门头沟区第一条放射线高速公路,这条新路将通过张涿高速对接首都地区环线高速河北段。
刘旭升:
“国道109新线高速公路全部位于北京市门头沟区,起点是西六环的军庄立交,向西经过7个镇,与河北省的张涿高速相接,计划 2023年的12月份建成通车。全线一共65.4公里,设置34座桥梁,设置隧道15处,桥隧占比约是88%,技术难度与施工风险比较高。”
国道109新线高速公路启动隧道掘进/记者拍摄
新建项目实施难度增加
“十三五”期间,京台高速、延崇高速等一批沟通京津冀三地的交通工程相继完工通车。进入十四五,摆在北京交通人面前的建设任务都是难啃的硬骨头。市交通委协同发展处处长赵阳坦言,环境因素复杂多变、土地征拆困难重重,制约工程推进的客观因素迅速增加。
赵阳:
“涉及到前期审批、规划立项、征地拆迁等很多问题,还存在基本农田征地的问题。因为涉及到方面太多了,我们道路部门是最后一个环节,真正修路的速度其实非常快。”
已建成的延崇高速几乎全部穿越山区/来自网络
从根本上来说,北京、天津、河北三地在投资保障、工程安排等多方面存在很多不同,工程推进中出现各种障碍在所难免。国家发改委综合运输研究所城市交通室主任程世东认为,三地需要首先打破“一亩三分地”的固有思维。
程世东:
“每一个省市考虑发展的时候,首先考虑为他当地的经济发展服务,要把他的资源利益最大化,这是无可厚非的。当然我们现在可能是更多的是利用行政手段,北京必须要修过去,河北必须要修过来,必须要接通。以后我们要逐步的建立一种利益的协调机制,经济是一体的,道路修过来以后对自身经济的发展也是有好处的,推动经济产业融合也会推动交通的连通和发展。”
已经基本建成的首都地区环线高速串联三地/来自网络
制度创新,优化设计,减少制约
面对不利条件限制,京津冀协同发展的交通基础设施建设,亟需打开一条“绿色通道”——有力的制度保障和恰当的建设组织,应该成为通向这条“绿色通道”的两扇大门。北京市政路桥市政专业设计研究院副总工程师郭明洋说,以京雄高速北京段为例,在设计阶段,为了减少拆迁因素的制约,经过细致比选,确定了一条“最佳路线”。
郭明洋:
“最终将路线走廊带选在了永定河西岸的小清河分洪区内,用高架桥的形式建设,全线的桥梁比例大约占到了90%。采用高架桥的方式工程费用是比较高的,但是它的优点也很突出,这个方案大部分都位于非集中建成区,而且有12.5公里的路线是跟京石客专铁路平行,可以和高铁共用一个走廊带,基本上没有大的拆迁。为了避让走廊带里的特殊用地,在路线设计的时候灵活运用曲线元素。在与河北省接线位置的选择上,双方对路线的平纵进行了一体化设计,成功避免了对两侧村庄的拆迁。”
京雄高速公路北京段永定河特大桥效果图/中国中铁供图
在工程前期工作推进中,北京已经摸索出了一条创新之路。首发集团建设公司总工程师李亮辉介绍,北京市积极引入社会资本参与项目投资,通过统筹协调,行政审批和前期工作时间被大大压缩。
李亮辉:
“促进公共服务领域推广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模式在高速公路建设项目的落地,履行政府出资人代表的职责,主动谋划,推进项目前期工作。提前启动土护降工程和征地拆迁等工作,积极参与实施方案的编制,开创了相关领域的先河。通过不断优化线路和设计方案,最大程度节约土地资源,减少对周边环境的影响,全面提升基础设施供给能力和服务保障水平。”
积极推进“放管服”简化审批流程/来自网络
统筹协调,三地共商共治共管
北京大学政府管理学院副教授万鹏飞表示,在协同发展的大背景下,京津冀三地不同部门之间,要建立一个具有高度自主决策权的机构。
万鹏飞:
“应该要加强横向之间的联系。比如说交通跟产业的布局,交通跟环境的关系,这些都非常密切。现在缺乏这样一个所有的涉及到京津冀的相关部门共同商量的机构。我们应该成立一个京津冀跨域协同治理委员会,作为一个经常性的议事协商平台,要有充分的授权,甚至说要有一定的决策权,共同商议、共同作出决定,最终共同去执行。”
国道109新线高速对接河北省张涿高速/中国中铁供图
市交通委协同发展处处长赵阳介绍,在具体实践中,北京市交通部门牵头三地,已经形成了定期沟通、联合决策的体制机制。
赵阳:
“三省市的交通主管部门建立了统筹协调机制,成立了京津冀三省市交通一体化统筹协调小组,建立了联席会议制度。充分利用国家、北京市、还有三省市交通部门这种多层级的协调机制,共同研究区域交通发展的战略规划政策,加快交通基础设施的互连互通,及时统筹协调,确保项目如期完工。”
有了体制机制和工程推进等两方面保障,三地之间交通基础设施互连互通才能加快推进。清华同衡规划设计研究院副总规划师黄伟说,坚持“一张蓝图干到底”,交通才能成为经济融合的有力支撑。
黄伟:
“推进不同交通系统之间的融合和衔接,跨区域层面的交通规划图纸,要一张蓝图干到底。多方出资、利益共享、风险共担,我们要按照三地各自的定位和分工,通过交通枢纽和交通通道的建设,配备我们区域的交通资源,适应未来的发展。”
京津冀区域之间将形成快速直达通道/来自网络
综合交通运输网络正加速形成
在这条“绿色通道”的护航下,“十四五”期间,一大批重点交通工程正在加快推进。市交通委协同发展处处长赵阳表示,到“十四五”末,京津冀之间的综合交通运输网络将初步形成。
赵阳:
“在‘十四五’时期,对于北京来说,我们要开工建设承平高速,建成京雄高速、国道109新线高速、大兴机场北线东西延,还有城市副中心站等等这些重点的交通项目,深化不同交通方式的行业标准衔接协同。到了‘十四五’末,我们要力争形成多节点全覆盖的综合交通网络,公路的结构要基本完善,重点区域的交通便捷可达。”
多项重大交通基础设施建设加速/记者拍摄
记 者 | 黄 河
编 辑 | 朱艳婷
主 编 | 程 艳
分享好友
分享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