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味红薯片

本报讯
一个月前  
文/图浏阳市融媒体中心记者欧阳稳江彭红霞
在浏阳,红薯是极其普通的农作物。农人偏爱它,多是因为红薯简单易得,但却能凭借一双巧手将其做成许多美食。从曾经的主食,到如今变化万千的各种小零食,红薯一直是主角之一。
大围山镇楚东村,或许是因为远离闹市,日子依旧保持着不紧不慢的节奏。在二三十年前,炸红薯片,是浏阳姑娘成长为妇人的过程中,必须要掌握的生活技艺。86岁的鲁淑珍也不例外。
“那时候能端上一盘油炸红薯片的,都是殷实的人家。”得知老母亲想制作红薯片,鲁淑珍的大儿子孔艳生主动过来帮忙。一院子的人有说有笑,洋溢着农家特有的田园气息。
红薯是在霜降到来的时候收获的,经过两个月的储藏,此时糖分更加充足了。生吃一口,便能尝出甜丝丝的好滋味。将红薯洗净削皮后,袒露着大肚子的红薯们就要被刨成薯片了。
在所有的程序中,刨薯片既是个技术活,也是个力气活。太厚,不容易晒干;反之则容易在焯水的过程中被煮烂。这要求刨红薯的人会用巧力。
刨子还是原来的老物件,约摸一米长的木板上嵌着特制的刀片。简单、实用。将刨子架在箩筐上,孔艳生熟练地捏着一个红薯在刨子上来回刨动,厚薄均匀的薯片接二连三地掉落在箩筐中,手中的红薯却越来越小。
随着肌肉的记忆被激活,孔艳生越来越得心应手。不一会儿,生薯片便堆满了箩筐。厨房里,大铁锅里的水已经噗噗作响。焯薯片不是一件很难的事,凭着经验,女主人邱凤梅将薯片的生熟程度焯得恰到好处。
晒薯片是个细致活儿,多是由老人和女人们来完成。焯水后的红薯片散发出一股特有的甜香,一片接一片地被安置在竹篾晒簟上。三四天的翻晒,阳光将温度传给红薯片,锁住甜味。
“讲究的,还会往里面扔一点洗净的小红薯、黄豆、红枣什么的。不仅好喝,还特别下火。”焯完红薯片后,邱凤梅顺手熬了一锅薯汤。说是汤,其实就是用大火焯红薯片的浆。随着水分的挥发,锅里的汁液慢慢泛黄,飘出一股芳香。大海退潮般,汁液渐渐减少,最后变成甜甜的浓汤。这一碗薯汤,自然也就成了答谢前来帮忙的邻居的最好礼物。
和大多数主妇一样,邱凤梅不曾受过专业的训练,靠着手感便能炸出金黄酥脆的红薯片。拈一片尝尝,满口生香。也就是这样一片不起眼的红薯片,既不是名贵的食材,又没有出神入化的制作手法。然而,这并不妨碍许多农村长大的孩子对“妈妈味”的眷恋。
这些味道,已经在呼啸而过的时光中和故土、乡亲、怀旧等情感混合在一起,才下舌尖,又上心间,让我们几乎分不清哪一种是滋味,哪一种是情怀。
互动区
年味记忆
“从一个普通的红薯到一片香甜薄脆的玉兰片,两者之间有一种不可言喻的共性,一如清简的生活中开出的一朵花……”1月20日,浏阳日报新开设“浏有年味”栏目,以《“玉兰”花开》为题讲述了红薯蜕变成玉兰片的过程,并在“好恰浏阳”微信公众号发布,勾起了不少人关于年味的记忆,简单的一片玉兰片,却有着让人穿越时空的魔力。
@开心笑笑:春节将近,我记忆中浓浓的年味和年俗生活是浏阳西门口的一条街,街上全部是卖年货的,人来人往,好热闹。记得小时候家里条件不好,兄弟姐妹多,购买的炒米糕、玉兰片等年货,要等家里来客人了才能吃到。
@莎妹唧:说起玉兰片,有一个很可爱的故事。当初爸爸看上了妈妈的勤劳朴实,妈妈看上的却是爸爸家乡的玉兰片,妈妈想着嫁给了爸爸就可以带好多玉兰片给家里的弟弟妹妹吃。
@贺@bin:玉兰片用浏阳土话讲叫“薄片”,小时候的年货还有薯皮、冻米糖、紫苏杨梅姜、酸枣糕、浸菜梗、浸萝卜……这些都是以前过年能吃到的,大家坐在火盆边上烤烤火,聊聊天,小孩子在地坪里追追赶赶,满满的回忆。
来源:浏阳日报
编辑:戴鹏
【来源:浏阳日报】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向原创致敬
分享好友
分享好友
—— 分享新闻,还能获得积分兑换好礼哦 ——
更多精彩内容进入 [美食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