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月21日 新华纵横

本报讯
2月前  
2021年1月21日 新华纵横
新华纵横|特色养殖陷“非法”困局 40万只鹦鹉“何去何从”
【节目导视】
同期:看见吗,都饿死了,你看这空笼子,空笼子多得很。
同期:费氏牡丹鹦鹉由原来的三级调整为二级保护,这样在市场上就不允许买卖了。
同期:我们也呼吁,相关机关应该尽快地出台相关的指导文件,准确地去界定人工养殖与野生动物之间的区分标准。
【解说】近日,有网友反映,河南省商丘市近300名养殖户饲养的费氏牡丹鹦鹉,因无法出售造成大量死亡。记者调查发现,在商丘已有30年历史的人工繁育养殖费氏牡丹鹦鹉产业,因多次被外地公安部门认定为非法销售野生保护动物,导致销售受阻。养殖户资金链断裂,40万只鹦鹉面临“养不起”“卖不掉”“放不了”的困境。
【解说】在河南省商丘市梁园区宁楼村,村民王翠兰家饲养的1000多对包括费氏牡丹鹦鹉在内的多个品种鹦鹉,现在每天都有三、四十只会被饿死。
【同期】河南省商丘市梁园区宁楼村村民 王翠兰
看见吗,都饿死了,你看这空笼子,空笼子多得很。
【解说】王翠兰说,2020年开始不让卖鸟,支撑到现在,已经没有收入购买饲料。有时只能从地上扫些鹦鹉吃剩的麸壳,重新喂给他们充饥。
记者随后来到同村养殖户余福玲家。
【现场】河南省商丘市梁园区宁楼村村民 余福玲
原来这喂鸟的米都是放在锅里面蒸,一斤米要放两个到三个鸡蛋,现在都不行了,现在都维持不住了,也不喂它鸡蛋、米了,都是喂点这粮食,地上扫的。原来都喂的时间长,一天喂两三顿,现在一天吃不了一顿。
【解说】余福玲家饲养的2000对鹦鹉,一个月光饲料就要花费一万五千元,现在不让卖鸟,买不起饲料,鸟已饿死大半。
【现场】河南省商丘市梁园区宁楼村村民 余福玲
(记者:像这样每天有多少只死鸟?)每天都得死五六十只、六七十只,使这桶都得拾半桶,天天都得这样。
【解说】商丘市一些规模较大的养殖户也遇到同样的情况。
【同期】商丘市水池铺乡盛庄小张庄村养殖户 周红菊
我的养殖场原来是能有4000多对将近5000对的牡丹鹦鹉,现在这个量已经减少,加上饿死的、伤亡的,这些鸟现在只有3000多只。
【解说】周红菊说,她从2006年开始养殖费氏牡丹鹦鹉,十多年来,这种观赏鹦鹉的市场销售供不应求,家里养殖场的规模也逐年扩大。然而,从2020年10月开始,所有的鸟商拒绝收购,鹦鹉无处可卖。
【同期】商丘市水池铺乡盛庄小张庄村养殖户 周红菊
当时孵出来的有小鸟,给鸟商送过去,然后鸟商不要。鸟商不要,俺当时心里边可纳闷,不知道是因为啥,但是我们心里面都懵了,都不知道咋弄了。
【解说】卖不出去的鹦鹉只能养在家里,周红菊夫妻俩只好外出打工挣钱养活他们。
同样处境的养殖户,在商丘市还有300多家。不少养殖户前期通过贷款等方式投入大量资金,现已陷入困境。
【同期】商丘市示范区崔小寨罗庄养殖户 张巍
现在的生活就是俺媳妇搁外边干点活、打打工,然后贴补家用,剩下的都给鸟买成鸟粮吃了。
【同期】商丘市虞城县王集乡养殖户 沈红升
养鸟从过完年以后到现在赔了都有十来万,这多少钱全部都是借的,包括我身边的朋友一块养鸟的,有些都是贷的款。
【解说】为什么这些鹦鹉“卖不出去”?记者从商丘市委宣传部了解到,商丘市是全国最大的鹦鹉人工繁育基地,全市有鹦鹉养殖户837户,鹦鹉存栏量在100万只以上,其中费氏牡丹鹦鹉约有40万只,养殖户近300户。当地人工养殖费氏牡丹鹦鹉已有30年历史。2020年下半年开始,江苏、江西等地公安部门陆续查获多起买卖费氏牡丹鹦鹉案件。
【同期】商丘市自然资源和规划局副局长 徐建华
2019年11月法律做了一个调整,把费氏牡丹鹦鹉由原来的三级调整为二级保护,这样在市场上就不允许买卖了,这样一来就给养殖户带来了很大的困惑。
【解说】记者从商丘市自然资源和规划局了解到,养殖户销售链条断裂,鹦鹉被积压。为节省成本,养殖户无奈减少饲料投入,加之近期入冬降温,大量鹦鹉死亡。而如何处理现有的大量费氏牡丹鹦鹉成为目前亟待解决的问题。
【同期】商丘市自然资源和规划局副局长 徐建华
因为不允许买卖,养了以后就不能出售,所以说它放到动物园也消化不了。因为是外来的引进的物种又不能放归大自然。所以说这些养殖户们也感到很为难。
【同期】(电话采访)河南省鸟类保护协会会长 李常看
我们追溯就是想看它进口,从美洲引进过来的途径是否合法,现在我们得不到它是否合法准确的结论。二三十年前,整体来讲,对野生动物的引进或者出口,相对来说是管理比较粗放的。有些地方还在鼓励鹦鹉的养殖,没有意识到外来物种会带来什么样一些潜在的威胁,也不懂得如何来规范或者说能够更加科学地对这些引进的观赏物种的管理。
这个无论如何放飞都是最不妥当的一种形式,因为放飞会带来一系列的我们可以预见的一种后果。比如说这些长期多代养殖的鹦鹉,它完全不适应自然环境,那么如果我们把它放到自然环境里面,其实不是放生而是要送死,这是第一点。那么第二点,即使这些个别的个体在我们生活的环境中生存了下来,那么它可能会给自然带来更大的一种生态灾难。因为它不是本土的物种,它带来的一些比如说病毒或者病菌,在笼养的环境下,它可能不发病,那么在自然界以后,它可能就会把这些病毒或者病菌传播到其它的野生鸟类身上,导致在其它野生鸟类这样一种暴发,甚至会更严重导致人禽共患疾病的发生。
【解说】特色养殖为何变“非法”?记者调查发现,原国家林业局在2003年曾颁布商业性经营利用驯养繁育技术成熟的野生动物名单,明确规定了费氏牡丹鹦鹉可进行商业性经营利用。但在2012年10月23日,原国家林业局发布公告废止了这一名单;2019年11月,费氏牡丹鹦鹉的保护等级由国家三级升为国家二级,无证买卖将触犯刑法。
记者走访时发现,绝大多数养殖户没有办理人工繁育许可证和经营利用许可证。
【同期】河南省商丘市梁园区宁楼村村民 王翠兰
没人跟我说,大娘你这养鸟办证吧,没有人给我说,我也不知道,我也没文化,我也不知道。
【解说】法律人士指出,由于一些物种的人工饲养算不算野生保护动物,司法认定还较为模糊,导致在执法层面上不好操作,不利于基层司法实践。
【同期】河南晟大律师事务所律师 王四化
人工养殖的动物和与真正的野生动物之间的保护不应当画等号,关于这一类问题,司法实践过程当中,过去的裁判尺度不一。所以我们也呼吁,相关机关应该尽快地出台相关的指导文件,准确地去界定人工养殖与野生动物之间的区分标准,让这些养殖户能够做到有法可依,也能够有效地规范人工养殖这一市场。
【解说】商丘市自然资源和规划局表示,已向上级相关部门反映了当地养殖费氏牡丹鹦鹉的相关实际情况,争取尽快妥善处理。
制片人:李杰
编导:王超
记者:杨琳 宋晓东
配音:任健(实习)
统筹:王健
片头制作:夏勇
监制:张平锋
出品人:孙志平
新华社音视频部出品
【来源:新华社】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向原创致敬
分享好友
分享好友
—— 分享新闻,还能获得积分兑换好礼哦 ——